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爱之瞎扯

楼主:舒画 时间:2009-08-31 22:17:17 点击:2070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瞎扯
  有时两人不顾后路的取悦,只是想保护对方,保护那各自担挂的心,让他(她)确信无需疑问的爱。
  
   老公又出差了,袁子又得一个人在家呆上一个星期。
  “晚上NJ原来的同事请我吃饭,你一会自己记得弄点吃的”老公发短信过来。
  “噢,好”袁子正嘀咕,想想他在外面出差着实很累,有几个朋友聚一下解解闷也罢。
  老公职业的关系经常出差,袁子嘀咕不为别的,只觉他忙得四脚朝天了,还不忘喝酒,他不通知那些同事,谁会知道呢。
  嘀咕归嘀咕,回头再说也无妨。
  晚上自顾自一个人上上网,没有味口,这几天感冒咳嗽得厉害,味口也差。快十一点了她想也该差不多了,短信就来了。
  “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唱歌,你记得吃药啊,乖”他知道袁子身边没个人照顾,提醒她吃药。袁子不乐意地把手机一把甩在床上。
  她习惯于老公晚上十二点跟她在网上聊天,或者电话里听他讲:“来,老婆,亲一下。”临了哄她睡觉。眼下不仅腻歪不成,他还玩带劲了。
  夜里三点,正是她每天睡觉的点,他没来电话,估计是还在玩儿着。
  “老公,我睡觉了,你早点回去休息。晚安”
  第二天醒来已是十二点。袁子刚辞了工作,作息时间全由着自己,老公一个人在外面东奔西跑地挣钱,担心他劳累之余,心里倒有时也少不了琢磨。
  电话拨过去,果然还没开机。一点,关机。索性没再打。
  灰灰地看看冰箱,也不知道吃点什么,饿着,就是无力。心里还端着事儿。
  两点,电话来了,声音是刚睡醒地,那边有点吵吵的,像是在外吃饭。
  “我刚刚才起来,今天下午写材料,和明天上午准备一上午,赶着把东西交了,下午去机场。”随后说一堆中间还需要处理的事情。控制不住地一把火就烧上来了,袁子没再作声,收了线。
  她心里越想越气。时间不赶就罢了,这倒好,晚上约出去喝酒,还跑出去唱歌,到夜里四点。再知道时间紧张了?写东西的时间还不够又得往机场赶。
  ……心里憋着气。还没发作。
  滴滴滴,他的小熊熊头像在网上闪着,一个笑脸过来。
  她正想先敲一敲。
  “我也不晓得说什么,你自己在外面,你在干什么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就只能是什么。另外,你自己也好好安排一下自己的时间,在外面都这么赶了,还呼东呼西的叫一堆人,吃点饭喝点酒也行了,玩到晚上三四点,睡到下午,接下来又熬夜,你这是为的什么呢”
  好一通含蓄的火。
  “好啦,不批评俺了”要是平时他一定过来一顿好说,这会儿他只草草了事。
  “为什么不批评你呢?”
  “俺在看材料,宝宝别生气啦”
  她没多作声,听口气他这会儿不能多说。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就翻天也不是她的性格。
  一个小时后,电话响了。又在外面。
  “老婆,别生气了啊。回去再跟你说,我现在买点水上去”
  六点半,她正看网上的帖子看得起劲,QQ滴滴地又响了“我下去吃饭了啊,回来聊,记得吃饭啊”
  这下她绷不住了,到底在干什么!
  平常他在家写东西,她专门把面包,水果放在手边,下班回来他根本都没动过。他赶时间写东西的投入她是领教过的,一天不进一滴水都行,这会儿是怎么了,一个刚吃完饭一会去买水过一会儿又想着吃饭了,怎么回事!!!
  心里的魔就起来了,人在外地看不见摸不着,加上这回出去有项目要谈,是好是坏,袁子更加地乱想起来,昨晚又玩到四点,干些什么呢玩得那么晚……
  人最怕胡思乱想,一乱想什么都来了。袁子想着自己这会儿没工作,他的事业倒正是风声水起的时候,在外面称兄道弟的总免不了,保不准他还不拿自己当回事儿呢,初出茅庐的小丫头。这一乱想,原来的感情基础,什么一起走过的艰辛都不作数,全像个被感情被叛的抓心模样,越是生病了越显得悲悲然起来。
  这下在网上就跟他闹腾开了。他一个电话就过来了。
  他一直以来这样宠着她,有什么‘不舒服’都得把手上的事,放一放。
  “怎么了这又是,”大概也知道她犯哪门子气。
  “没怎么―――”
  “我昨天不都跟你说了嘛,还给你打电话说了让你先睡了。”
  接着就是沉默,直到挂电话,时长15分37秒。一有什么说不通两个人就在电话里死掐,都不说话,看谁先说话。
  又转到网上。
  “你不知道我在担心吗,昨天玩就算了,谁知道你今天跑来跟我说这么多活要干,我当然一肚子火了,本来就天天熬夜,这会倒好,工作一堆还呼朋唤友的”
  “我以前回NJ办档案时都是找的这个同事办的,有时出门在外需要应酬,不然没谁能帮你”
  “需要玩到晚上四点吗?上回你还说以后再也不那样了”
  “上次不是喝醉了嘛,我昨天又没有喝酒,电话给你时不是好好的吗,”
  “那你不是玩到四点!”
  “你这不是管着我玩儿吗?我在家里哪天不是两三点睡觉”他倒轻松起来。
  “我是要你注意身体,本来就熬夜写东西的,前几天规律打乱了就睡不着,既然在外面时间还这么赶就不应该玩那么晚”
  “唉哟―――我自己的工作有分寸,我就算是不出去也是今天才开始写,我哪一次不是到最后两天才憋出字来啊。”
  “谁知道你在干什么啊,刚才也是,两点钟吃的饭,三点跑下去买水,四点才回来,六点半又下去吃。”她又扯今天下午的事来8。
  “哟,你到底要说哪件啊?”听了她的话他马上明白过来了,她怕他劳累是一回事,怕他外面乱来才是真的。于是话里带着偷笑的语气。
  “我就说你在外面玩儿!!”她有点赖起来。
  “哟,你哪天不是到三点才睡觉,少说我,嘻嘻。”
  “我现在没事情,三点五点,觉补得过来,再说我才二十五,我补补就行了,你看看你那头发掉得”
  “下次不玩了还不行?”不再争辩,只是认下来。
  小俩口总有这样的默契,她骂,他不还口,像个小孩子突然一下被大人关心了,觉得暖,呵呵,有个女人挂着他,还离谱地怕他乱来,想到这他就偷笑,老婆这是担心他跑哩。
  他不是一般的男人,他有经历。情感的折磨,社会的打磨,人事的变数,而今他事业已见起色,他疼这个愿意陪他走的媳妇儿。
  一哄一闹,一下也就好了。两个人又爽起嘴皮子来。
  也许是爱得深,也许是害怕失去,两个人牢牢地,为对方挂耽着诸多的事情,走过来的日子,感情极好。
  虽说极好,却总是另一方有活动时,瞎猜,通通的不理智起来,像个孩子一样,翘气耍性子,歪理,瞎扯。
  袁子有回跟回国的闺密出去逛街,到晚上吃完饭两个人聊忘了十一点还没到家,他就慌起来。
  “就像个断了线的风筝……”怕她跟她朋友去酒吧,跳舞啥的,不学好。
  袁子也觉得好笑,自己怎么会是断了线的风筝呢。爱他都来不及。
  “我很听话的,怎么会去跳舞。”袁子虽不排斥朋友酒吧里混,这会却把酒吧舞池当流氓黑社会似的不可接受。
  
  他俩各自不顾后路的取悦,也只是想保护对方,保护对方那担挂的心,让他确信无需疑问的爱。
  


作者 :蓝香如故 时间:2009-08-31 22:55:50
  呵呵,很有意思:)
作者 :我喜欢豆皮 时间:2009-10-09 00:07:54
  太晚了,眼皮子打架
  先放收藏夹里
作者 :我喜欢豆皮 时间:2009-10-09 18:39:53
  幸福的女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