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期待的露水

楼主:孤岛弈 时间:2009-08-30 23:47:45 点击:1949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露水的期待
  
  “永远不要期待露水。”影子说。
  
  是夜,月儿尚未升起,星辰也是相当的稀疏。虽正值盛夏,夜色却冰凉如水,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这个世界上,露水的生命是那么短暂,绝大多数情况下,对露水的期待都是远远大于与它相处的日子。”
  
  我不由得点点头。然后想到了逃跑。
  
  逃跑对我来说是个褒义词,反正我是这样想的,没有计划的冲出去,拼命地奔跑着,没有原因,没有目的。一直跑到自己实在无法迈出脚步为止,然后开始气喘吁吁地思考另一个问题,我还要回去吗?
  
  如果是在战场上,估计我早已以逃兵的罪名被击毙了。可是生活远比战争残忍,它会把我这样的逃兵折磨到最后,然后看着我耗尽最后一点勇气和精力。
  
  正是因为生活允许逃跑,才带来了这个问题,已经跑离了的我,还要回去吗?已远在海边的我靠在冰冷的岩石上苦恼地思索着。
  
  不知什么时候,影子从不远处的树上折下了树枝,把枝叶上的露水悉数洒在了我的身上,冰冰的,使我又打了个寒战。
  
  “每个万籁俱寂的夜里,便会有成千上万的露水栖息在枝叶之上,它们在等待什么呢?”
  
  “等待着昆虫的吞食,还是某个人来将它带走?如果等到了天亮还是什么都未发生的话,它们便会化作水汽,消失在晨曦中了。”
  
  “对露水的期待是危险的,那么露水本身的期待呢,也是失望大大多于希望的吧。”
  
  “这是短暂的生命的悲哀。”
  
  “未必只是露水吧,我们有何尝不是这样呢,一生不过几十年而已,就算几百年又能怎样?在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夜里,该失望的终究是失望,又有多少期待能化作现实呢?
  
  
  
  二、忧郁的字眼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的思想开始变的混乱起来,每个夜都是一次逃跑,而每个早晨却又不得不考虑回来的问题,说是考虑其实勉为其难,因为不管怎样,结果都是要回来的,回来开始新的一天在这个世界上的生活。
  
  当我孤独的时候还可以抱着你。
  
  偶然听到郑源的歌,这个倒霉的男人,歌中总是有着倾诉不完的伤怀和寂寞。
  
  打开电脑,查看校内上自己的日志的情况。总是有着那么多忧郁的字眼。
  
  “干嘛那么深沉,那么悲观呢,要振作起来。”影子说。
  
  我梳理着大脑中的比较有活力的字眼,开始组织话语。可是失败了。失败本身就是个不好的字眼。
  
  “那些文字是不能完全代表我的。那只是我的一部分罢了。”最后我只好解释道。
  
  “哦。”影子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然后再见到影子的时候,就找些戏谑的字眼组成句子,把忧郁的字眼深深的藏在了思维深处。
  
   “就是吗,人们都喜欢阳关开朗的男孩的。”
  
  
  
  三、守望诗意。
  
  
  
  我要过充满诗意的生活。我对影子说。我的生活中是要由所有一点一滴的诗句组成,每一句在措辞和韵律上都是一流的,意境犹如阳春白雪,高山流水,令人仰止。
  
  存在这样的生活吗?影子有些困惑地问。
  
  乘上一列驶向南方的列车,身边坐着的都是些同龄人。他们聊起生活中琐屑的东西,并且乐在其中,我始终把头转向窗外,这样的生活与诗意简直是天壤之别,怎么在我的视野中出现呢。
  
  看来你要独守寂寞了……。影子说。
  
  我连忙打断影子的话,不要用“了”之前的那个字眼,它远比“忧郁”可怕。那是个可耻的字眼。
  
  影子用惊奇的眼光看了看我,继续听我的叙述。
  
  那一路大半时间我保持着沉默,在静默中独守着自己的高雅。喝光了自己带来的两瓶康师傅冰红茶,只好向车上买水的大姐又买了一瓶。
  
  喜欢听王菲的《闷》,喜欢影子那种不羁的声音。影子说。
  
  我找到了这首歌,人与人是有区别的,自己并不觉得它有多好听,倒是听喜欢那首《旋木》。但还是多听了几遍,想找到影子思维的蛛丝马迹。
  
  你会写诗,随手拿出来不就是诗了吗?影子说。
  
  我有些郁闷,诗会让我快乐些吗?相反,它恰恰只会让我更加忧伤。
  
  那么诗意呢?我开始困惑了。
  
  四.所谓音乐
  
  Close your eyes,you will see.
  
  某一个广告中,那位盲人小提琴手说。
  
  那是音乐。
  
  印象最深的是肖邦的夜曲,寂寞的象征,一个人在月明星稀的夜晚,独自演奏着能够穿透你我心扉的钢琴曲,一首接着一首。
  
  林肯公园,抽象的电子打击乐,配上声嘶力竭的歌声,真的感到很混乱。
  
  一切都是那么混乱。
  
  开始喜欢上钢琴曲,一曲流畅的钢琴曲是一条明朗的河流,流水叮咚,令人陶醉。
  
  然后喜欢二胡,悲戚而悠扬,《二泉映月》,闭上眼睛听着,试图感受阿炳演奏时的心境。
  
  有人说,过多的音乐会让一个人变得孤僻。或许,在音乐世界里,语言已经变得多余,只需闭上眼睛,静静地倾听,你想要表达的,你想要得到的,都会迎面而来,又随风飘远。
  
  音乐是纯净的,所以还是纯音乐最具内涵,其次便是用自己听不懂的语言演唱的歌曲。不需要明了的含义,那会限制你对一曲音乐的想象。
  
  
  
  五.Linken park。
  
  你在等什么呢?真的是在期待露水?影子问。
  
  我已经记不得什么时候了,耳边想起了linken park的numb。先是比较安静的说唱,然后进入高潮,开始了充满尽情的高潮。而我的数学却只考了七十来分(那时的满分是150分啊)。把试卷贴在墙上,然后戴上耳机把音量开到最大,让泪水和歌声肆意地流淌,直到交汇成一片汪洋,而自己,沉浸于其中,享受着窒息的感觉。
  
  
  
  我仍经无法放弃某些东西,某个夜晚醒来,心里感到一阵阵的混乱。
  
  或许自己本来就是一颗露水,落在某片树叶上,在期待某样东西。而它,可能永远都不会到来。然后我就会慢慢地变小,直到彻底地消失掉。
  
  我想离开这里,准确点,是逃离。我转身对影子说。
  
  逃离?你要去哪里?
  
  还没想好,反正就是流浪,漫无目的地流浪,直到某一天,变得足够勇敢了,再思考关于回来的话题。虽然从前有过许多次的逃离,却都只是小打小闹,而这次,我要真正的逃掉,彻底地逃掉。
  
  影子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充满了忧虑,却没有说话。
  
  六,逃跑。
  
  在一个凌晨,天依然漆黑一片,我背上了背包,踏上了一列驶向远方的列车。
  
  对了,你是个一点方向感都没有的路盲,你会迷路的。
  
  那又能怎样呢,这对我已经无关紧要了,不是吗?
  
  我回头对影子笑了笑,决然地离去,再也没有回头。
  
  远方,是一个模糊的字眼,我只是茫然地前行,把所有不想面对的东西都跑在了身后。
  
  你还会回来吗?影子问。
  
  睡梦中,泪水肆虐地流了下来,似乎永无休止。
  
  我还会回去吗?逃离了那些事情,那些自己无法面对的事情,不想去想的事情,不知道对与否的事情。
  
  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是如此地懦弱,不是脆弱,我不配这个字眼。
  
  因为懦弱,所以选择逃离,却伤害了关心自己的人。
  
  是啊,我还会回去的,一定会的。
  
  另一列火车迎面而来,呼啸而过,原本混乱不堪的思维开始清晰起来。
  
  在前方的一个小站,我下了火车,在铁轨旁看着它渐渐地开动,有节奏地抛下我驶入了沉重的夜幕中。
  
  你猜这列火车会有多少车厢?
  
  我笑了,可是它已经走远了,或许再也没有了数它的机会了。
  
  
  
  七.我会回来的
  
  我会回来的。脑袋仍旧有些混乱,我不断地想着这句话,不管那里有什么在等着我,我都要回去面对。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从俗的过程。有人说。
  
  生活又是怎样的呢?诗意也罢,烦琐也罢,那就像是一做迷宫,我都是要进去走一遭的。不管是谁都会迷失在里面,痛苦过,欢笑过,迷茫过,明朗过。然后怀着各种心情离开它。
  
  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影子,不知影子会陪着我进入这座迷宫,走完这段路吗?
  
  这是我需要面对的第一件事情,我抚了抚忐忑的心,朝来的地方走去。
  
作者 :蓝香如故 时间:2009-08-31 23:05:07
  呵呵,挺有意思。在一次次地逃跑中选择留下面对,也是一件痛彻心肺的事情。
作者 :落莫莫 时间:2009-09-02 01:22:53
  好文,欣赏过,问候楼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