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审美的避难所:孤山放歌所洋溢的古典情怀与现代体思

楼主:田大安 时间:2009-06-11 16:53:02 点击:1508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审美的避难所:
  孤山放歌所洋溢的古典情怀与现代体思
  
  五四运动是一个时代与精神传统的分割线,白话文的兴起无疑将沿用千余年的文言文断送于末路。语言表达模式直接与思想观念相关,中国古典诗文的思想与意韵也因此在文体的变革中逐渐淡失。外学东进使中国近现代诗有了“西洋的品质”,近数十年以来,随着中国对国际社会的主动溶入,诗文传统被生生割裂,国人的精神世界越发变得模糊而混杂,市场经济大潮让传统的中国诗文精神变得失落了。今日,中国诗坛也难见明朗圆满的诗作,诗体的自由和言辞的浮泛使当代诗歌失去了简约与雅致,“笔力轻淡,词气安和”、“言有尽而意无穷”逐渐被“热烈而急切的自我表达”所取代,飘飘凌云的古典诗文意境在当代的语境下,多了几分阴郁与隳沉,割裂传统也使当代的中国诗歌失去了可以依存的思想体构,中国诗文从思想到形式上出现了极大的分别。
  
  在此情形下,当代的中国诗人无疑肩负着一种架接过去与现代的使命,除此者不能言为大家。冥冥中,诗人若虚成为横跨古今的诗歌桥梁。在《无题十篇》中,我们欣喜地可以见到渊雅与峻切、势度与韵味,见到了“古典与今意”的交互回环。如:
  美人如花酒伴诗,盛世嘉节百事无;若得梅雪同一醉,起看江山画何如?(之二)
  又如:
  梨花百朵山门雪,饮醉东风,暂引冰娥,一吻樱桃破!
  千帐灯火剑未磨,梦入浮云;谁挑残月,怜尘世风过!(之八)
  
  中国古典诗文是一种高度的精神凝缩。“收缩并不妨碍延长,”简短的诗意味却可以更为悠远,诗人若虚对中国古典诗文的通熟使其用语极为凝炼。“超以象外,得其环中”,呈现出中国古典诗文的新异韵味,“居高临远”,让人能够从“易尽”里望见了“无垠”。通读《孤山十年》,可见诗人若虚是以一种史诗般的笔调着力于抒情的诗人。在宏大而急速变革的时代场景下,诗人在思想的沉淫中寻找到情绪的喷发,从而模糊了历史的和即存的界限:
  
  反抗或拒绝早已不再高贵
  再困惑 或不能接受
  记忆的永恒依旧可以补偿
  
  在抵达与反复澄清的征途上
  反思是唯一的开始
  ——《以悖论的名义》
  
  诗人温热的生命体验在普世价值取向下得到淋漓尽致的书写。通过诸多篇什,我们可以见到诗人古典情怀与现代生活的感悟的交接,传统的厚重与静止在富有怀疑精神的现代性统照下,色彩无比斑斓。对真理的追问伴随在抒情的言辞间,一事一物似乎都成为拥有了一个终极性的注解:
  
  想想你在高楼的街角
  憔悴表述我与往事的沉默
  一个女人。在怀念中
  漫过唐朝 月白 面容清雅
  焚香的野外 狐仙出没
  ——《漫过唐朝》
  
  置疑着真理与客观性,以饱含神灵的新异词语探寻自由的限度,在飘零的状态下完成着史诗般的宏大叙事,多样化与不稳定性呈现在或古典或现代的词语之间,这让我们深切地认识到关于古典也没有一个预定的图景,彼此不相连的符号系统一起参与了《孤山十年》精神性大厦的构架,以一种规矩反抗着一切规矩,诗人若虚以中国古典诗文的情怀反照着当代的精神生活,“新古典主义”由此诞生。
  
  在一个个貌似割裂而内在关联的意象之间,《孤山十年》为我们展现了诗人于今时代的独特体悟,无论是爱恋、乡思,还是悲世的英雄情怀,都显得意味深浓,玄意更在于言辞之外,拥有着古诗今义的丰溢体态,其诗句往往打破表达的惯常程式。通过沉吟带领着我们进入崭新而又似曾相识的语境中,通达神灵的喻象正筑就了审美的避难所。
  
  在诗歌世俗化与滥觞之余,诗人若虚的新古典诗文正显示出弥足珍贵的时代光辉,值得我们玩味、揣度。新古典绝不是“时空的抽离组合”,更不是简单的“历史还原”,诗人的生命体验突显在自我的历程中,永不停歇的性灵脉动孕育着未来的种种可能性,其诗歌的重要性也许将在不久被人们所感知。
  
  
  
作者 :圆桌骑士 时间:2009-06-19 02:23:33
  一篇很棒的美学论文,学习且收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