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安然和若水故事篇之水乳交融版

楼主:碎月之殇 时间:2009-04-25 02:07:18 点击:91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眯着眼,看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有些刺痛,我揉揉眼睛,转身看去,城还在熟睡,我摇摇他,习惯性的叫着,"宝贝,起床了,今天还有事呢!"冷不丁,他翻身将我压住,我刮刮他的鼻子,笑道:"怎么?昨晚还没玩够?"他轻轻在我额头吻了下,满是春意地说:"你这个小妖精!"是的,城很喜欢叫我妖精,我亦得意于这个称呼.他总说,我若水的名字还真是没有取错,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柔软得如水般,可以轻易地缠绕于他的每个部位,引发他一阵阵的快感.
  穿上职业装,宽松了不少,望着日益消瘦的自己,我感叹不已,城打趣道:"小妖精,看来我把你滋润得过头拉,是不是要分点给别人啊?哈哈!"我故做嗔怒,做势要打,"你敢?"城过来搂着我的腰,手开始不由自主地游走,有些意乱情迷,我轻轻地拨开他,开始收拾昨夜留下的一片狼藉.
  走进公司,所过之处,礼貌的问好后身后依旧是一派的议论之声,一个公司唯一一个敢在老板后面进公司的主管,似乎是心知肚明的都知道若水是城的半个情人,好在我这个情人不是花瓶,还有那么点真材实料.我正视他们的轻视,而我并不在意.我很明白这个社会的现实,要得到,必要付出什么.我曾说,要么就不择手段爬到最高,要么就是永远的沉沦,但沉沦是我所不愿的,为了高度,我可以牺牲自己的灵魂.
  整理好手中的材料,走进会议室,见到安然却是我始料不及的,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他的眼里带着些许惊讶,也很快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再回头,已是职业性的微笑和寒暄.商讨的会议总是那么繁琐而匝长,我偷偷瞟了安然几眼,安然的视线不时的与我交汇.彼此竟然有点尴尬,当初的他是那么努力的使我生活在阳光下,而今我是挽着别人的臂弯,以他人情人的身份生活在安然所谓的阳光下.
  那时的安然执意将我从夜店的圈子中拉出,他说那里很黑暗,说我们两个是不同世界的人,我在想,也许你就是把我从一个黑暗带入另一个黑暗,只是这个黑暗离你很近,很近!他总说,若水,你该有属于你的世界的,就看你去不去争取.我说,我会的,只是害怕自己为了努力所用的手段.安然,是你告诉我,从现实的角度而言,手段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结果;你也曾说,其实很多所谓的成功人士,都是有原罪的,他们的成功,无所谓手段,重要的是结果!我还是担心,担心现在我可能是为了某个目标达到某个高度,可我怕我有天到达那样高度,却再不能拥有那个原来的结果了.你只是呵呵带过,笑着而言,所以最好就是凭自己的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目标,也许不需要那么辉煌,但是只要让自己安心就好,只要是阳光下的生活,就是值得欣慰的,至少自己问心无愧!可你知道么,要么不做,要做我一定做到最好,那时的我只能回答你说,如果我走下去,我可以肯定我会生活在阳光下,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水准,问心无愧怕是我最最不敢保证的.现在我能够和你坐在同一个平台,而我已不敢去面对你,不敢再奢求什么.
  阵阵的代表结束的掌声已将我拉回现在的思绪,自然地和安然交换名片,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
  如预料一样一个星期后他约我在老树见面,我很期待和他见面,抑制自己的激动,一直等他的电话,我知道他一定会打来,只不过考验彼此谁更耐得住。如约到来,开场白很老套,“这些年还好么?”我扬起三十度嘴角,“还不错,你呢?"安然的回答如其人一样平稳,“老样子。”
  照旧点杯蓝山,静静的搅拌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安然,他的成熟气质已是浑然天成了,时间并未给他带去衰老,越发显得他稳重,大气,和依旧不变的斯文。
  安然被我盯得有些不自然,“看什么呢.傻丫头?" “呵呵,我还是丫头吗?已经五年过去了,安静读完书,渐渐融入社会,有着一份尚且可以的工作,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偶尔陪老板出席应酬,月底领一份工资,日子就这样过着,”润润喉,我接着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没错,我是我们老板的情人,在这个公司里向上走,除了学历是不够的,还要人脉,我选择出卖自己身体换取,不否认我和城有那么一丝情意。”安然没有展示失望的表情,只是沉默了一会,告诉我,“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生活的方式,我无权评论,你要好好的过就行了。”
  安然始终像白开水一样温吞,那爆发的张力隐藏的很好,无论怎样,他都而可以表现得波澜不惊。
  我挑逗性的问了一句,“不如我们等下去开房?”脸上玩味的笑容让安然迷惑,似乎想不出我的理由是什么。安然很谨慎的说:“我有女朋友了,近期将会结婚!”我掩面笑道,“那又怎样?我们只是玩玩,我可不想失去现在的靠山,而你继续你的生活。你了解的,我得不到的总会千方百计破坏的!”坏坏的笑容颇具意味看着安然,我在赌,没有不受诱惑的男人,只有自制力很好的男人,最后一句貌似威胁的话语多少有些警示作用,我看见他点头了。
  两人走出老树,很默契的去了如家,没有华丽的装饰,就是那么的像家一样的感觉,很亲切。记得我的第一次也是在这里给他,第一次?最后一次?我自嘲的摇摇头。
  褪尽身上的衣物,安然还是肉肉的,很有手感,拉着安然走进浴室,打开莲蓬头,水“哗哗”地冲击我们赤裸的身躯,我忘情地吻着安然,从嘴到乳头直到下身,舌头灵活的打圈,不停的舔舐。安然道:“你今天好热情哦!""你不喜欢吗?""我当然喜欢,"安然不由自主的呻吟。安然也回吻着我,他的吻酥酥麻麻的,说不出像什么,让我全身瘫软,完全没有防御力。他用舌尖轻轻撬开我的贝齿,诱惑我的舌尖与他共舞,如此的拉拒揪扯,终于让我弃械投降。
   原来一个女人竟然能被这样充满的爱语的无声言语充分撩拨,安然的每一个呼吸仿佛在我身上跳跃飞舞一般,情欲的电流从头顶窜流到脚底,晕眩的感觉让我愿意就此沉醉。
  安然抱着到床上,“想不想再尝尝那美妙的感觉,”他在我耳边诱惑的低语,并轻舔我的耳垂,舌尖钻进我的耳朵里。他一字一句的说着,同时吻向我的耳后、颈间,在我丰满的胸脯上落下濡湿的细吻,并且不停的在她的耳边诉说着热烈渴望的爱语,直到再次挑起令我难耐的欲望。
  我的手不知不觉攀住安然的颈间饥渴的吸吮着安然的上唇,舌尖轻舔着他的唇、嬉戏·····
   迷乱的我脑中一片空白,不由自主的说:"我··想···”他开始奏起爱的乐章,我扭动自己身躯极力迎合,让原始的旋律搭配他粗声的喘息,配合我迷人的浪语呻吟,合奏出一曲迷人的舞曲。
  良久之后······
  安然打开电视,两人都无心看,只是借电视的声音赶走空气中流动的沉默。我点支烟,他没有像以前一样阻止。过了很久,安然突然问我:“我一直都很不明白,你为什么把第一次给我?”他的话又让我回到了五年前。
  刚化完妆,糖糖打电话来,“若水,我们在水木活动."“我就到。”挂掉电话,照照镜子,看看没什么需要整理的地方,准备出门了。“i miss you,i miss you”的铃声传来,打开手机,提示是安然发来的,“我回长沙了,晚上我开房,你来吗?”我想了下,回复“不去。”很快又回过来了,“呵呵!这次我在长沙不会呆很久哦,明天就要走。”看完直接关机,拦下一部的士。“师傅,麻烦去水木年华。”
  到了水木的水晶宫,热闹如昔,大伙嘻哈打闹,一个人罕见的静静坐着喝酒,把玩着酒杯。任何一个过来敬酒的来者不拒,和伟少玩色盅,故意加大喝酒量,然后放水,伟少还在不知所以然的沾沾自喜。糖糖走过来问我,“怎么了。”我顺手倒了杯酒,很无谓的说,“没什么啊,想喝而已。”糖糖做昏倒状,无奈地说,“你哪次出来不想喝咯?自己少喝点啦!”我刻意笑她的啰嗦,“知道啦,我没事。”闲来无事,拿出手机,发个信息给安然,问他在哪里,说是在家和父母闲聊,我想想还是要他过来接我。他似乎有些惊讶,问了确定吗,我很肯定的回复了他。
  十分钟后他告诉我到了,与有人打过招呼,独自离开了,刚出来,冷风迎面吹来,已经是春天了,还带着冬的萧瑟。寻找安然的身影,直到他唤我,“若水!"回头一看,不是在那吗?呵呵!真的有些醉了,走路都在摇晃。上车胃开始翻滚,我肆意环抱着安然,他的手好冰。安然一路扶着我到房间,自己还是没怎么清醒,醉意阑珊吵着还要喝红酒来壮胆,傻傻的。
  安然询问我,“若水,我们一起去冲凉吧?"我像受惊吓一样,断然拒绝,“不要!”“好,你自己去冲凉好吧?”“恩”,我像孩子样呓语着。将门反锁好后,我才小心翼翼脱下自己的遮掩,心里砰砰跳个不停,我努力平息很慌乱的情绪,使自己看上去是做好准备的,是无畏的。洗浴好后,我仅裹着浴巾就出来了,手颤抖着打开那一扇门,知道这扇门后等待我的是什么,而我不知道这之后会怎样。调整好自己的户呼吸,眼一闭,心一横,壮着胆子迈着细碎的脚步走出来,安然如看猎物般打量着我,这让我很不安,催促着他去冲凉。听着里头的阵阵声响,我开始深呼吸,好像没用耶,怎么办,我好着急。等安然走出来,我还是担心,感觉这时候有着奔赴死亡的勇气和壮烈。
  安然先是温柔的吻着,在我的身体里探索,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禁不住颤栗,这就是所谓的触电么?他的唇覆上我的樱桃小口,火热的纠缠,炙热的温度,他的唇紧紧的压迫着我的,叫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当他的舌在我口中翻腾,我顿时陷入空茫·····我有些退却,他的手臂却将我紧紧箝住,甚至他的身体不断在我身上磨蹭,诱得我一时情迷而浑身打颤。他的唇仔仔细细占领我无力自保的城池,没放过一丝一毫品尝着我身体每一个地方的滋味,烙下他专属的痕迹。我渐渐觉得自己从原先被蜘蛛网困住的蝴蝶,变成一只在花丛中穿梭飞舞,吸取蜜汁的彩蝶,尽享那一壶香醇醉人的百花酿。属于他的男性气息如影随形地缠住我的鼻端,勾引我曾引以为自豪的稳定和忠贞。火热的唇一路狅烧,很快烧尽我所有的坚持,只能任凭他予取予求······
  安然把握住我忘情享受的时刻,将饥渴已久的男性欲望,狠狠的刺穿我的最后一道防线,身上的埋入我的体内最深处。我则因痛楚而尖叫出声,那是撕心裂肺的疼痛,意味着从此刻开始我将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安然为我吻着抹去那些因痛而掉落的泪水。开始温柔的,慢慢的挺进,一边做一边问我,“还痛吗?”我故作没事,强颜欢笑,咬牙切齿说出一句,“没事!”他的温柔慢慢将我带入另一种境界,很舒服,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觉得身体某些部分不一样,如同言情小说中所描绘的美妙感觉,我嘤咛着。沉浸在欲望中的他没忘看看我的下面出血没有,没有,一点也没有,他很惊讶,没道理处子之身初夜不会流血啊。我从没经历过这么激烈的情爱之事,一时间承受不住,无力瘫在床上,任安然狂野的完成这次爱旅。
  两个人汗流浃背躺在床上,安然问道,“你的怎么会没出血呢?”我很坦然的回答,“我小学时跳山羊的时候因不小心,曾经流过血,应该是那会时候弄破的吧!”我也不是很确定,毕竟自己对那个没什么概念。安然打趣道,“不会是自己不小心扣破的吧?”我有种想昏阙的冲动,“怎么可能?”他也不再说什么,两人冲洗过后就躺下睡了,一觉醒来,已是天明。这一夜的记忆仅限于疼痛。
  
  走出如家,心有些漠然,强忍着疼痛,始终是笑着,我默默说,既然丢掉它,自己也就选择遗忘过去,好好的活着.看着安然貌似戏谑的微笑,静静的接过他买的药,我在庆幸昨天没如他意料中看见他想看见的东西,是不是多少打击他的骄傲? 不喜欢什么都被别人掌握,自己要把握主动权!
  坐在电脑前肚子好痛,疼得死去活来,刚去厕所方便,忽然就出血了,我好害怕,还好只是一点点而已.我以为真的丢下它,我会好过一点,但是现在真的比以前还要难过,痛心自己的随便.安然临走要给我两个TT,要我随身携带,他说"以后要是和别人**,用得着,和我嘛,就不用拉",我在心里冷笑,对于你来说这样的我和别人有什么不同?那我又何必把你和别人区分开呢,未免太高看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了!
  我应该释怀点面对他,也许和他作情人真是个不错的选择,起码不讨厌他,很温柔,很柔软.这个念头冒出来,觉得自己真的坏.怎么会这么想呢?连自己都不懂自己了,对于他,绝对不可以动心吧!如同他说的,小点的男孩子我不喜欢,可成熟的男人我也玩不过,玩不起.如若不然,耗费的是宝贵的青春,一旦容颜老去,还有什么资本玩?自己老是那么幼稚而天真,真是,自己好好的忘了昨天的我,我一直就是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己!
  事后安然曾和我解释,是我误解了他,他只是要我好好保护自己,注意安全,没有别的意思,是我太过敏感,想得有些多了,看到安然的解释,我是开心的,有些雀跃!
  一直有人说,女人会爱上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也忘不了自己的第一个男人。而我正是陷入这样的境况中,我不得不承认他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是我也很清楚现在的我是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他于我的情意不过是让我不要因为破处而沉沦,我对他的爱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单恋罢了。
  在几次信息联络无果后,愤然将他的号码删除,任他如何发信息,强迫自己不理,删除信息,害怕自己忽然脆弱,又和他倾诉,然后再出不来;QQ拉黑。却还是傻得老是跑到他的空间去看,很想他吧!最后拜托佳佳加他的号和他聊,佳佳告诉我他应该是在乎你的,因为他提到你,因为他的话语关于你。佳佳还发了些他们聊天记录给我看,看了之后觉得自己很冲动,又加安然为好友。
  我再次和他聊天已出现在他的陌生人里,他问我,是不是将他拉黑了,我支吾着。他也不恼,只是说:”我玩QQ的时候,你还是小屁孩呢,和我玩这个?你呀!"我调皮的吐吐舌头,不好意思的承认了。我在不经意间透露出佳佳的讯息,他开始询问,我想以他的聪明,应该知道我玩弄的小伎俩。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既然不说,我也不问。时间就这样过着,我日复一日的思念,佳佳不停的劝我不要着迷,她说:“那其实只是一场梦而已,再回首的时候你会发现,最愚蠢的人就是自己了。那些人,玩不起的,输的就只有自己而已。”
  我对告诉佳佳,我会好的,想想也是。什么是情,什么是意,还不是自己骗自己;什么叫痴,什么叫迷,不过是男的女的在做戏;有的演的认真,有的演的虚假,有的愿意一直当演员,也有的罢演,何必去研究,何必去探寻。
  烟灰掉落在我手上,烫出红红的的一块,我才回过神来。认真回答安然说:“和你做第一次,就是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束缚,我要摆脱,而你应该比较有经验,我耶恰好不讨厌你,就这么简单。”他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我问他:“你后悔吗?”“不,只是觉得我很幸运!”安然啊安然,我曾经为了和你在一起努力着,而你不肯给与我一丝丝的希望,我也曾试探,你始终是顾左右而言其它。我曾假想过这天,你说会儿和我做朋友,那好吧,我们就只是做朋友好了。你有你的生活,我也开始有我的世界。我会祝福你,但我绝不祝福你们!
  望着安然熟睡的面庞,我亲吻一下他的额头,穿好衣服,帮他锁好门,转身离开,我知道我的住所还有城在等着我。前天城向我提起结婚的事,我不置可否。对于我,能够拥有婚姻,而且是从情人“转正”的婚姻大概是我没预料到的。城总说我冷漠,心拒人于千里之外,对于物质的追去也不似其它莺莺燕燕,很超然,很无谓,好像单纯只是为了主管一职,他很不明白!也许越不容易得到的越想得到,越容易得到越不在乎。
  我也不小了,对于城这样的归宿,我因该偷笑吧,只是那笑也有泪花。
  一切一切终归结于,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祥恋;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