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受了点伤

楼主:碎月之殇 时间:2009-04-18 19:58:41 点击:612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遍遍看着那些聊天记录,看着那些安然写给我的,关于若水的文字,他说,若水是一个孩子,一个比我小很多可以做我女儿的很会伪装的孩子;可是我这个孩子爱上你了,和你有了我人生中第一次性爱的经验。我问安然会不会担心我从此纠缠,他说,若水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呢,知道该怎么做。是啊,我知道我该默默等候着吗?等候着你寂寞时分我一分爱么?我是若水,若水,该如水般柔软,也该如水坚韧。
  决然,将你QQ从我的好友中拉入黑名单,然后删除,再见不到你,再不会傻乎乎关注你的上线下线,只为和你打声招呼,道个晚安!在之前曾和你说:“最后一次和你说代表‘我爱你,爱你’的晚安了,从此不再打扰。”你的回信第二天才来,告诉我,你昨天喝醉了,还说。傻瓜,说晚安怎么会打搅呢!听着你这句昵称“傻瓜”,我再也呵呵不出来,胸口的疼痛开始泛滥。
  也许是你不太会撒谎,也许是我不会装糊涂,记得么?你离开的时候我发信息给你,你没有回,说真的,我很失落,虽然我没有立场失落。第二天,你解释说没收到,还说给我发了信息,笑言现在的网络速度值得怀疑。其实何必这么不高明的欺骗呢?如果真的如你所说,你也不会收到我给你的最后的短信,不是么?这个城市太会说谎,爱情只是昂贵的橱窗,沿路华丽灿烂陈列甜美幻象,谁当真谁就上当!我们之间似乎从来都只关乎风月,无谓情爱!
  看着你发来的讯息,我有些激动,若是以往,我该欣喜若狂吧,为何眼泪却在眼眶打转,我抬起头,让眼泪倒流,回落在我的心里。我颤抖着翻出你的号码,强迫自己把关于你的一切联系方式删除,只有我才会死心吧!我害怕自己哪天脆弱了,忍不住和你倾诉,再度迷恋你给的温暖感觉无法自拔。
  我有些迷信,常常翻阅关于测试或者预言之类的书籍,我记得你是巨蟹,我是天蝎,他们说这是一对很匹配的星座,还说只要蝎子勇敢的走出第一步,螃蟹会陪着她走完剩下的九十九步。我能做的只是隐隐约约透露我的心意,你只是摸棱两可的和我说,就算是计划好的将来,信誓旦旦的承诺,不到做到那一天,永远都是假的。我惘然,继续着我的追击,像你告白,I love you not because of who you are but because of who i am with you ,意思是我永远那么爱你,而你仅仅轻描淡写地告诉我,我也是的。既然是的,为何那么冷淡于我,也许你是沉稳的,不愿轻易说出什么;也许只是不爱而已,如若不爱,何不清楚告诉我。是谁说,谁在爱情里先告白就失去爱情的主动权,我不知道,我不想最后的结束也由你掌控。在你安然的世界,我前进转弯,跌跌撞撞,如同迷宫般,死心失望比较简单,却又心有不甘!
  坐在长椅上,任由雨点滴落在脸上,感受这春天残留的一丝寒冷的气息,望着风光带结伴而行的情侣,我只能任风吹乱我的思绪。
  糖糖打电话给我,说在水木活动,我答应过去。走进满是喧嚣音乐的酒吧,见到朋友,礼貌的点下头。自然递过一支烟,我犹豫下,还记得答应安然不抽烟的,想想还是接了,熟捻的点燃,一口一口,用力吸进,缓缓吐出,烟圈打着旋上腾。旁边的男子仔细的盯着我看良久,开始顺着我吐出的烟圈贪婪的用嘴吸进去,看着他沉醉的样子,我笑,放肆的笑。接受他的邀请,在舞台上不知疲倦的扭动,释放身体最狂野的因子,望着下面一双双饱含热火的目光眼睛的注视,我反常的发挥着自己,感受到自己的气场,像是小宇宙在一刻倾尽全力爆发。
  一曲终罢,我累倒在舞台边缘,恍惚中有人扶起我,转眼看,不过不认识的陌生男子,远处朋友在唤“若水,过来休息下。”我蹒跚着走过去,刚落座,隔壁的男子端起两杯酒过来搭讪,“嗨!美女,可以喝杯酒吗?”我摆摆手,示意不想喝,他自顾自的喝完一杯,欲强行向我灌下另一杯,此刻友人不在身旁,我歪嘴笑道,“不就是一杯酒么,我喝!”男子满意的看着我笑,我接过酒杯,手紧紧的握住,用力向桌子拍下去,散裂的酒杯碎片深深刺进我的手心,血顺着手指“滴答,滴答”流着,我死死的盯着他,挑衅地说“还喝吗?”男子灰溜溜的离开。糖糖回来看到我的手,差点晕倒,我忘了,她晕血的。朋友焦急得要送我去医院,我执意不肯,只去附近的药店简单包扎了下。
  回到热闹依旧的的水木年华,我信步来到舞台上,用受伤的手握着那根舞者的钢管,开始旋转,一圈,一圈,又一圈,我眼睁睁看着血挣破刚包扎在手上的纱布向外渗透,瞬间,满手已是血染,我仍不肯停息,如同穿上童话中带有魔力的红舞鞋,只知道旋转,直到生命终结。我疯狂的舞动,哭泣的声音湮没在嘈杂的音乐中,我,头晕目眩,血液的流失消耗着我的精力,在震耳的呼叫声中,我被很文质彬彬的某男子抱下台,他在我耳边轻语:“我叫橙子,跟我走!”我知道他关注我很久了,惊讶他在斯文的外表下竟然这么大胆,我很欣赏这种霸道。他什么也不问,直接带我到医院,医生认真的替我清理伤口,还说:“年纪轻轻的,不要那么疯嘛!看这伤口多深啊,很疼吧?”我像是回答医生的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般,“其实流血也不是那么痛,为什么我却这么难过,这么辛苦!”
  走出医院,看着他的背影,张张嘴,还是真心的说出了“谢谢!”他笑了,“原来你也会感谢啊,这样吧,真想谢我,陪我吃消夜去吧。”他的眼中是诚挚的目光,我没有拒绝。在我的要求下我们是走着去小吃街,在灰暗的灯光下,我有些迷离,安然也是带着金丝镜框眼镜的,也是这般温暖的握着我的手。和我说:“若水的手肉乎乎的,很好握呢。”我总会“扑哧”的笑,打趣说:“那要不要握一辈子啊?”这时的安然总是沉默,而我也会抽离他的手,默默在他身后随着他前行。望着眼前的男子,我竟错觉他是安然。我忽然停下脚步,他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我突然贴近他,他有些措手不及,退到墙脚,我受伤的手轻轻撑住墙,一手开始在他身上游走,我霸道的吻上他的唇,有舌头在他的嘴里索求,他先是有些笨拙,后来也在热烈的回应,他的唇很有肉感,吻很温柔,真的很像安然,此刻,我真的把他当安然看待,不停的吻着,用力的狁吸,即使嘴已疼痛,仍舍不得停下,吻得彼此都气喘吁吁。
  橙子理智地推开我,“若水,你别这样,我也是男人,我不敢保证我还能忍受得住!”我打量着他,突然想起安然和我说过一句话,“女人总是忘不了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不知道当时的安然是用怎样的复杂的情绪和我完成那次爱旅,事后告诉我 不要因为他而沉沦。回到现实,我意味深长的对橙子说,“怎么不能忍受?要不我们改变路线,去七天?”他有些惊讶,我继续挑逗地在他身上抚摩,如意料中一样,他没有拒绝。
  到了七天,我执拗地一定要616这间房,橙子有些奇怪,也没多问。拿着616的房卡,我怎么也打不开房门,橙子摸摸我的头,笑笑说:“紧张?小孩子!”我仰起头,倔强地说“谁紧张拉,还有,不许叫我小孩子!”橙子无奈的说:“好好好,你不是小孩子好了吧!”说真的,进了房间我还真在冒冷汗。拉好窗帘,他将我推倒在床上,用他的身体压着我,用指尖在我的身体上行走,感叹着我的稚嫩,他的手也如安然那般柔软,温厚,而我已然感觉不到安然带给我的触电般的颤栗,很舒服的感觉;对于橙子,我还带着些许惊恐,橙子的手伸进我的衣内,在他准备解开我的内衣时,我慌乱的拨开他的手,故做镇定地说,“你去冲凉先咯!”他慢慢走进浴室,听着里头“哗哗”的水声,我垂丧着头,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我好气恼自己,既然都来了,还想这么多干嘛?只是上次和安然也是在这里,那时的我以为我很幸福,想到这里,我禁不住仓皇逃离。
  我漫无目的在大街晃荡,夜色依旧朦胧,不小心踢到石头,自己摔交了,膝盖顿时浮肿,一片片的红紫的渲染令膝盖十分显眼。在包包找了一会,只找到上次安然买给我的止痛膏,自己小心翼翼的涂抹着,一样的药却没有了一样的疗效。
  接近凌晨的湘江,在霓红灯下分外迷离娇艳,我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烟,眯着双眼欣赏夜色中的湘江,即使有着微风的吹拂,依然波澜不惊。在天空露出一丝红光时,我迎来了新的一天,正好在抽最后一支烟,望着忽明忽暗的烟头,我释然,安然,其实你没有伤害我,我只是自己伤了自己!
作者 :蓝香如故 时间:2009-04-18 20:35:10
  先坐上沙发,慢慢看啊!
作者 :蓝香如故 时间:2009-04-18 20:40:05
  呵呵,既然绝望了,还哪来的悲伤!忘了安然吧,给句忠告:)
楼主碎月之殇 时间:2009-04-18 22:13:45
  谢谢!
作者 :落霞在飞 时间:2009-04-19 10:20:10
  爱情只是昂贵的橱窗,沿路华丽灿烂陈列甜美幻象
  
  爱 一个千古传承的古老传说,一条人人都在游过都想游过的河。
作者 :水月天女 时间:2009-04-19 14:24:35
  世上没有忘不了的事。忘记并不是从此不再记得某件事,而是把这件事沉放在心底。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