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泛滥的权力

楼主:盛世恐龙 时间:2011-11-11 14:10:15 点击:8595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稿源:南方都市报
  
  讲讲两个亲身经历的小故事。当年我在工厂做电工的时候,曾经被征召进所谓“护厂队”。我所在的工厂是一个大型钢铁企业,总有人来偷铁,领导觉得这事儿不可容忍,所以自备了抓贼的队伍。某天,我去护厂队上班的时候,发现前一班的人抓到了一个小偷,但该人似乎行动不良,是被上一班的人给打的。警察过来带走了一瘸一拐的小偷,对打人的事儿也没说什么。
  
  另一次是在大约8年前,开车自驾游路过某县城,没注意投宿到了似乎是当地红灯区的地方。晚上警察查房,我与太太自然都配合其工作,警察倒是很客气,就是他带着的那两个协警与联防上蹿下跳的,好像很遗憾没有把我们捉奸在床、还要找点儿别的事端似的。
  
  想必您已经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了。我们知道,国家是离不开合法的暴力机构的,无论军队还是警察,都是维持一个社会正常运转所必需的。我最喜欢的哥斯达黎加没有军队,但依然有警察来维护社会秩序。但由于其是暴力的掌握者,而这个暴力又是国家所认可的、合法的暴力,对于他们的监管就特别严格,限制也特别多。这就像工厂里的有毒原材料一样,严格管理就能造福于人,随便乱用就会伤人。
  
  我们这里的情况似乎有所不同,这种暴力机构不但并未受到足够的监督,反而权力往往会溢出来,泛滥到原本不该得到的人手里。不知道您注意过这种现象没有,就是街上那些大盖帽穿得都像警察似的,无论是协警、保安、治安、协管、城管,名目虽然繁多,制服的样式与颜色都很接近,有时候不看他们的臂章,我都分不清面前这位到底是做什么的。这就是权力外溢的一种趋同效应,让很多并不合法掌握暴力的机构与人员,得到了这样的权力,或者说至少他们认为自己有某些权力,这种想法也就反映在了制服与执法上。
  
  实际上这就是一种暴力权力自我扩张的过程,而这种扩张往往是无序的、有害的。在维稳体制下,增加对于社会的控制力度是首先考虑的问题,而经过正式训练的警察总是不够用,就征召并不合格的人员、赋予他们一些权力,让他们协助执法。平心而论,受过专业训练的警察对于暴力的使用还是有所顾忌的,没有受过训练的人则很难说,这就像成人用火与孩子好奇玩火的区别一样。当这些孩子玩火出事之后能以“临时工”、“外聘人员”等卸责,有用的时候用之、出事的时候替罪羊之,何乐而不为呢?
  
  也正是因此,这样的事情一出现,管理部门往往不去反思这种联防、协警、城管制度的问题,反而把事情归结在个案、临时工的头上,以为处理了某个人就可以了。但这并不是这类事件频发的原因,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权力的外溢、自我授权而不受监督。有人说抗战的时候汉奸比鬼子凶,这话古人早就说过: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说到底,小鬼难缠也是阎王所默许的。
楼主盛世恐龙 时间:2011-11-14 21:39:29
  网上又曝真相,协助警方维护治安的联防人员杨喜利酒后无故持警棍打砸外来人员杨武的家,杨武的妻子阻止时反遭杨喜利毒打和强奸。杨武由于害怕而躲在杂物间,并亲耳听到妻子被对方施暴长达一小时,直至他鼓起勇气报警。
  
  丈夫杨武哭“自己窝囊”,妻子怨丈夫“没用”,联防家属捎话要撤案“否则全家死光光”,其实杨喜利多次被人举报,但联防队“领导也拿他没办法”,声称事发前已解聘来脱干系。
  
  舆论谴责谩骂多指向丈夫,多于指责施暴者的暴行,对施暴者的声讨有意避讳敏感字眼,冷言、嘲讽与司空见惯之词也不绝于目,毕竟这等事发生在中国已不是第一次,每次赶场似的抨击之后又一切照旧发生。
  
  “如果反抗他会往死里打”,说来杨武是被穿制服、拿警棍的联防人员欺负、“被他打怕了”。对杨武来说,他的懦弱更多来自社会的形式的威压,媒体上屡屡出现的野蛮城管、暴力联防队员,一次次地施暴着平民百姓而逍遥法外。
  
  妻子遭到这档事,保护妻子是丈夫天经地义的责任,应是人性的本能,然而,对政府的“怕”抹杀了丈夫的良知;如果保安的职责是保护人民安全的,任用杨喜利这样的流氓是来保护民众安全的还是百姓是用来吓唬,驯服的?而闻者在大是大非前,人性又是如何的曲张……
  
作者 :linhaijie168 时间:2012-01-12 00:30:06
  近日,有民众在网络披露,江西省萍乡市一名处长醉驾撞倒65岁老太廖明兰,不但没及时将伤者送医,还殴打伤者和路见不平制止他暴行的民众,并叫嚣“一百万摆不平给一千万”,导致伤者当场身亡。该事件在网络引起热议。
  处长撞人还打人致死
  
  这起上月末发生的命案,近日才被民众在网络论坛发帖曝光,并被纷纷转载,引来大量跟帖。网帖称,11月27日下午,在320国道萍乡市硖石匝道路段附近,一名驾驶马自达6者当场把一路边老太撞倒,事后下车对老太连续殴打致死,并对制止他行为的路人施暴。
  
  
  
  (网路图片)
  目击者介绍,肇事者下车后东摇西晃,用脚向被撞老太的头部猛踢,制止者也被打伤手部,被撞老太儿子也被打伤。撞人者还叫嚣:“我是山下管理处处长,撞死人算什么,一百万摆平不了,老子给一千万!”
  
  
  
  
  
  11月27日下午,在320国道江西萍乡市路段,驾驶马自达6的萍乡市安源区城郊管委会山下管理处处长石正启当场将一路边老太太撞倒,事发后不仅没有及时把伤者送医,反而下车殴打伤者和制止他行为的路人,并叫嚣“一百万摆平不行给一千万”,伤者最终不幸身亡。
  读罢这则消息,令人很感慨权力在当下中国的嚣张。一句“一百万摆平不行给一千万”,虽是酒醉呓语,却是现实的真实写照。
  
  司机的猖狂,当然酒后驾驶是必不可少的。经交警验血,石正启的酒精含量高达百毫升151毫克。但喝酒只是嚣张的一个条件,并非主要要件,因为没喝酒的“我爸是李刚”或“是局长”之类的这些年也是屡见不鲜。
  
  中国的统治,实质上是一种权力统治,在整个官场政治中,权力几乎居于唯一的支配地位。大大小小的各级政府官员们,必须为权力活着,失去了权力就等于丢掉了一切。石正启的“一百万摆平不行给一千万”,至少说明了以下四点:
  
  (1)有权。据悉,作为处长的石正启,其所任职的安源区城郊管委会山下管理处,原来只是一个村委会,后来当地出于经济开发需要成立了管理处,石正启所任处长一职相当于村委会主任。
  
  一个村委会主任,是政府系列中最小的一级官员,俗语“别拿村长不当干部”,那可是称霸一方的地头蛇。现在,连中小学班委班干部(重点校尤甚),再到大学的学生会,都是“响当当”的荣誉,很多都人抢人争的,县官还不如现管呢,何况一个村长村主任呢?
  
  (2)有钱。撞了人,100万不成,给你1000万,财大气粗,出手阔绰大方不亚于煤老板之类。
  
  (3)有关系。这个“关系”体现在:一是不怕醉酒驾驶;二是不怕撞人;三是不怕被人民谴责。我撞了人还打人骂人,但我有钱有权,照样趾高气扬。
  
  (4)权钱能摆平一切,这是官场的规则。
  
  有人认为应该反思官员无德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探索对权力进行约束。但目前的中国社会,权力已经达到极致,已经失控,你怎么约束无处不在的中共权力?古今中外,有谁看见独裁者的权力被约束过?
  
  上梁不正下梁歪。一个小小的村主任都那么地耀武扬威,何况不可一世的
  
作者 :网络恐龙 时间:2012-01-20 06:35:02
  吴英在东阳、义乌、湖北等地拥有的商铺、地产、房地产项目,吴英还购买了大量的珠宝,当时是计划开珠宝店的,从当时的情况看,吴英购买珠宝显然不是用于个人消费,因为个人消费不可能购买上亿元的珠宝。吴英所拥有的商铺、地产,是2006年购进的,大家都知道,从2006年到今天,这五年之内,房地产的价格翻了多少倍,吴英的资产如果不是被非法没收和拍卖,不但能够偿还所有的债务,而且吴英已经是坐拥价值数亿元房产的富豪。而吴英所拥有的珠宝价格在五年之内也翻了几倍。吴英案并没有结案,吴英名下的财产就被东阳市政府的一些部门超低价拍卖,这是非法的。这其中存在多少猫腻尚不得而知,而可以知道的是,吴英的本色概念酒店仅装修就投入了5000万元,这个酒店的经营状况良好,入住率很高,盈利状况也很好,却被东阳有关部门以450万元的价格近乎无偿地掠夺。以450万拍卖价值至少数千万元的本色酒店的事件当中,就有东阳市当地公安人员的直接参与。官方数据说他借款7亿多,有3亿多还不上,不到一半,那还上的4亿还是低价贱卖的结果。如果他平安到现在,那么多房产的升值都不止7亿吧?不灭口,那些通过法院超低价拿到他的地产的人能安心吗?吴英罪不致死!经济犯罪,即使是集资也是两厢情愿;其集资的资金是用来投资了,如果她的 个人资产没有被廉价处理, 到现在几个亿没有问题,还贷依然可能。浙江法院为何无视法律,罔法泛滥死刑。究竟有多少黑幕不为人知,再者,惊闻有联名要求判决吴英的那些人?是为了封住她的 口吧,怕再说出一些黑Mu。再就是,不论国有银行还 是其他的一些国有投资机构,经常损失几十亿,几百 亿,追究的责任在哪里?
作者 :网络恐龙 时间:2012-01-27 02:31:51
  公款吃喝是个老掉牙的话题。边吃边研究着如何治理,吃和说,都很磨牙,多年来在不懈批评和不断治理的过程中,有些人真的老掉了牙。
  
  深圳市委书记王荣在本市政协会上“总结点评”委员们的大会发言,大篇幅谈及“三公消费”。他指出,最难(解决)的是公款吃喝,“大酒店的价格扭曲了,这是公款吃喝的价格,如果不是公款吃喝,酒店的餐饮价格绝不可能有这么高。公款吃喝就是扰乱市场经济!”
  
  抨击公款吃喝“扰乱市场经济”,可谓出了点新意,这里,还有自身的“经验体会”做根据。王荣说“大酒店的餐饮价格很贵,自己目前的收入一顿饭也请不起”。这说法,把自己“混同于普通老百姓”了,一般老百姓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市委书记的“经验之谈”,肯定会招来网民的讥讽和谩骂,网民们不会承认高官和他们属于一类人,他们坚信,高官的消费与自身的合法收入之间,没有什么关联。
  
  若有实权官员出面叫穷,舆情反馈都将是消极和负面的,这一点,对每个网络意见观察者来说,都是简单的常识。或许,那位叫穷的官员真的比较廉洁,网民真的冤枉了他——既便如此,真正让他蒙冤的,说到底还是他的同僚或上级、手下。
  
  公款吃喝“扰乱市场经济”,观点并不错。据早些时候的调查,中国餐饮业营业额中,大约百分之二十是公仆们“代表人民消费”的,这领导潮流、示范民间的公款消费,就难免抬高人均消费数与全民幸福程度,导致市场信息扭曲。
  
  公款吃喝一旦减少则导致多家饭店关门,则成为餐饮业的大灾难,这样的地方在全国并不少见。酒店老板最怕失去公款消费客户,甚至有过餐饮老板以保护企业为由,集体上书反对遏制公款吃喝的现象。
  
  高、中档酒店的财务特点为公费占很大比重,餐饮业龙头企业靠公款吃喝支撑,此类地区的共同特点即“民穷”,或者叫“官富民穷”。平心而论,深圳还是比较不错的地方,这里公款消费数额对餐饮业产生很大影响,而在许多地区,公款消费对餐饮企业存亡起着决定性作用。故而,网友戏言“腐败是中国经济的脊梁”;“公仆,是餐饮业的中流砥柱;没有他们,就没有中国餐饮业”,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必担心失去公款吃喝支撑后的餐饮业,要是那一天到来,老百姓的日子才真好过了,饭店的生意才会真正好起来,餐饮业GDP反映的就是健康发展、货真价实的国民经济。
  
  在早我说过:“我们相当的一部分GDP是可耻和愚昧的,记录了耻辱、不智、虚伪和罪恶”。像公款吃喝,就产生不少GDP,可将其当作“可耻GDP”的典型例证。
  
  “公款吃喝扰乱市场经济”是个小错误,就算是一种罪行,也无法追查。因此,抨击与追究公款吃喝还得讲政治、讲制度、讲法治。公款吃喝其实就是直接“喝血”,拿走的是国民的“可支配收入”,夺走公众医疗费、学费和居住空间,其性质,当属彻头彻尾的“公仆犯罪”。
  
  公款吃喝拉动内需的理论也不错——以国民“内虚”为代价,确实拉动“公仆”的内需。
  
  公款吃喝久禁不止,具有鲜明的标志意义:其一,连一张贪吃的嘴巴都管不住,其他的严管和吏治也皆成扯淡;其二,没有民主机制监督、制衡的权力系统,将“不透明财政”和“随意聚财用财”视为命根子,公款吃喝之所以成为“必需”,概因这一“权力福利”或“工作方式”,处在“反反腐”与“反民主”的阵地前沿。
  
作者 :网络恐龙 时间:2012-02-02 09:41:57
  网论与话语权
  1,网络是平台,俾人类敞开言论。
  2,言论必不同,此乃常态。
  3,平台需要搭建者,搭建也需要钱,管理更不易。
  4,因此言论不存在自由,言者应理解。
  5,更因此,诸君网论当有礼有理有道。
  6,言论无对错,出自个人心。
  7,讨论要平等,倾听很重要。
  8,讨论,就是个讨论,讨论者有时并无目的,也不想得到结论,更不关心结论的曲直。
  9,人人有说话的权利,说话,可以辩是非,可以诉冤屈,可以呼救。。。也可以无目的,就是纯粹的想说话,证明自己不受约束与限制地在说话,可以说话,可以表达,能够表达——此所谓话语权的广义解答。
  
作者 :_海涛 时间:2012-02-05 14:31:34
  西江镉污染一发不可收拾,沿江上百万民众陷入恐慌,海内外为之侧目。广西官员竞相道歉,低头作揖,表示要尽力清理河道,做出一副为民请命的姿态。其实这些装模作样的道歉,无异于猫哭老鼠假慈悲,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真正的首恶元凶、始作俑者还不是这些狗官!
  
  当局将今次镉污染的元凶锁定为广西金河矿业公司和鸿泉立德粉材料厂,这两家企业在当地存在多年,每年排污造成的重金属污染街知巷闻,难道政府会不知道?又为何不早采取措施封停关闭这两家企业呢?难道地方官与企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关系?
  
  更可恶的是,早在去年三月,当地就爆发过镉污染事件,导致六千人饮水困难。当地疾控中心发表的报告曾经显示,该市抽检的一百五十四份食品样本中,铅含量超标率达四成,镉含量超标率达一成二。如此严峻的事实摆在面前,这些狗官们为何无动于衷,视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如草芥呢?
  
  今次镉污染在过年前就已发生,事关百万民众的身心健康,当地官员却三缄其口当作儿戏,不仅不对下游民众预警,还以维稳为由封锁消息,直到江面漂满死鱼,纸包不住火,民众开始疯狂抢购矿泉水时,这些狗官才装模作样,调动人力物力堵截污染带,可惜为时已晚,镉污染已蔓延上百公里,导致损失惨重,民怨滔天。
  
  狗官变脸 双重害民
  
  广西的狗官们先挖个大毒坑,将老百姓推下去,然后又假惺惺地道歉,表示会不惜一切代价将老百姓从毒坑中拉出来,这不是在双重消费老百姓吗?他们挖毒坑时赚足了黑心钱,发足了横财,道歉救人时又将丧事当喜事办,自吹自擂,赚足形象分数。狗官们无论怎幺做都好像理由充足,完全忘记自己才是害民祸民的始作俑者。
  
  类似事件在大陆并不少见,譬如当年震惊海内外的三鹿毒奶粉事件,三鹿奶粉厂当时为河北当局树立的标兵企业,董事长更是全国劳动模范,但就是这样一家荣誉加身的企业,明知三聚氰胺有害幼童健康,却偏偏大肆生产销售,导致结石宝宝层出不穷。后来在舆论压力下,当局进行了查处,官方舆论却将当局打扮成救民于水火的正义化身,殊不知当局本来就应该负上首责。
  
  再譬如近期的乌坎村事件,广东当局起初罔顾民众的正当诉求,甚至频频打压,导致风波愈闹愈大,后在千夫所指之下,当局不得不与乌坎民众和解,然而,随后的宣传却变为广东当局的“一个创举”,完全忽略了当局先前如何以“海外敌对势力操纵”为由打压乌坎民众的事实。总之,政府横竖都有理,公仆总是问心无愧,只有老百姓永远都是错的,永远应该报恩政府感谢公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