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三条搞笑新闻

楼主:网络恐龙 时间:2010-09-22 12:45:06 点击:2277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专家称舟曲泥石流可能与晚清地震有关
  
  中央电视台8月15日的《面对面》节目播出了国土资源部地质灾害应急中心副主任田廷山的专访,田廷山称,地质上的稳定需要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此次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不仅与汶川大地震有关,也有可能与晚清道光年间的文县地震有关。
  
  网友点评:此次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不仅与汶川大地震有关,也有可能与晚清道光年间的文县地震有关,更有可能与第四季冰川年间的地震有关!估计和UFO的出现也有关,和美韩联合军演有关!事前猪一样,事后诸葛亮!
  
  2、公务员午休上厕所摔倒身亡被认定为因公牺牲
  
  四川泸州市黄舣镇党政办工作人员朱继宏,午休期间在厕所摔倒,抢救无效死亡,被认定为“因公牺牲”。政府负责人称其系在周六加班午休期间,不慎摔倒后引发颅内出血死亡,认定为因公牺牲符合相关规定。中共江阳区委追授朱继宏“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朱继宏因公牺牲后,泸州本地论坛网友对朱继宏表示哀悼。朱继宏的同事们也加入到发帖怀念同事的行列中。黄舣镇工作人员李某的网名叫“忘忧谷”,他介绍了大量朱继宏平时工作的情况。
  
  “忘忧谷”介绍说,“7月24日午饭后,小朱和往常一样,在办公室时上上网,边做做工作上的事情,边和女友聊天,并相约下午迟一点陪女友逛街,中午一点多钟同女友话别,先到厕所方便一下准备午休,结果摔倒在厕所内。”
  
  3、天津组织盲人"观看"唐山大地震 盲人眼含热泪
  
  人民网8月15日报导8月13日,人民网8月15日报导 8月13日,天津市盲人协会组织盲人到和平文化宫免费“观看”电影《唐山大地震》。图为放映过程中盲人们眼含热泪。网友觉得很迷惑,盲人怎么看电影,另有网友跟帖作出合理解释,电影院是新装修的,甲醛等气体严重超标,刺激盲人的眼睛很不舒服,所以流泪。
  
  一张哀脸
  网友三糊涂说,在8月15全国哀悼日,晚饭后打开电视,连换六十多个频道,居然都是一副面孔-全是转播的东方时空版的舟曲连线。
  
  舟曲不算小,遇难同胞也不少,故事多得一年半载都用不完素材。各电视台养的广甫震荡仪,少说都是千军万马的。都在家扶墙呢,还是在医院震荡呢?咋就不派出自己的记者,弄些自己的、有特色的深度报导给我们看呢?电视台可能会委屈地说:上面要求通稿呢。
  
  央视男主持在12:10分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当五星红旗缓缓降落时,人性的尊严冉冉升起”。
  
  有人问,那当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时呢?
  
  三糊涂说,我们原本是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一个政党。现在可好,要加上一张哀脸啦。连致哀都搞得十三亿人一张面孔一副口气啦。我有理由怀疑,以后中国百姓上床睡觉,组织上都要通过中央一台的通稿,给大家喊着一二一之类的口号啦!有不按中央节奏来的,让狗仔撞他们的门,拉出来批斗!
  
  北京市人大调研组出淘汰“低端劳力”议案
  针对北京市人大调研组“淘汰『低端劳力』”议案,时评作者笑蜀认为认为这实在是个脑残级馊主意:“对弱势族群的这种公然的歧视和排斥,在任何一个现代文明国家都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果是官员,会立刻被迫辞职;如果是议员,会立刻被选民炒鱿鱼;如果是学者,同样要身败名裂。但北京市人大调研组却可以那样坦然而从容,似乎根本就不需要考虑这样的风险。”
  
楼主网络恐龙 时间:2010-09-22 13:26:55
  三省衙门
  不久前,官方网站连续报导的三条和公检法有关的新闻:
  (1) 江西乐平市交警实行罚款包年制,就是说车主只要交上8000元,就能保证在一年之内违章不再罚款。
  (2) 河南新密市实行赔偿保证金制度:轻微犯罪嫌疑人只要向公安机关缴纳足额赔偿保证金,检察院可以不批捕。
  (3) 江苏靖江市两个派出所警察洗浴中心火拚,5人受伤。
  (1) 警察利用公权胡乱收费,为自己部门利益创收,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不过江西乐平有胆大包天的“透明度”。
  (2) 河南新密的公检法似乎还相信他们是有诚信的,所以推出了一个“新政”,但是这种“新政”的猫腻,和江西乐平警察的胡乱创收,有异曲同工之妙。
  (3)江苏靖江警察为各自的私利,比前两者来得更直接,更血腥,赤裸裸的程度让黑社会也退让三分。
  
  杭州市民罢免人大代表失败
  
  杭州市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下城区的市民向区人大办公室递交了一份有64人联名的公民申请书,要求罢免区人大代表赵之毅。两天后,区人大公室回应说,由于罢免申请提出者非原选区选民,并且联合署名的64人中,不足原选区选民人数,应达到50人的要求,所以该罢免不成立,驳回。
  
  网友讽刺说,这次杭州人大做的很“正确”:人大代表不是你选的,你有什么资格提出罢免?还有网友说:想的美,连选举权都没有,还想罢免人,笑死人了。
  
  你有你的天堂我有我翅膀
  
  歌手黄征的新歌《卖》,今年5月问世之后受到广泛关注,并且被网友热捧,说这首歌是“写实巨制”。《卖》MV,以房价为主题,由此展现出民心普遍的失衡,失落和失望,歌中唱到:“想活出个人样,却被掏空了心脏;感觉梦太远了,有人卖掉了翅膀;别人不懂的伤,昂着头我不去讲;欲望那么嚣张,有谁还愿意再逞强。我宁愿流血不流泪,我宁愿看自己受罪,出卖自己的疯狂,何必伪装;我宁愿流血不流泪,我宁愿去笑着受罪,出卖自己的信仰,多么荒唐。不在乎伤痕累累,无所谓,无所谓,面目全非。别人不懂的伤,昂着头我不去讲。你有你的天堂,我有我翅膀。”
  
作者 :盛世恐龙 时间:2010-09-22 18:20:17
  那天全市派出所统一行动开始查户口,这次是查狗户口。
  国内规定是一本户口或一人身份证只能养挂一只狗,
  户籍管理费是每只狗一年需要交纳400元,其他什么防疫费用除外。
  于是派出所警员所到之处,很鸡飞狗跳。
  “快快,把自家的狗牵出来对号,查户口了。”
  一小队警员开始上楼,吆喝着,对于那家有狗,他们有数。
  这队人马后面有一部专车,上面叠满了狗笼子,
  这笼子大小刚好可以容纳一只盘曲的狗。
  主人拿着狗户口,还有去年的交费收据,等待核查。
  每只狗都很明白,它不能不明白:
  只要看到后面笼子中那没有户口或身份有问题的可怜狗狗
  正蜗居在专车的铁笼里面,像被抓的逃犯,六神无主,
  可怜兮兮,发出无奈的凄惨的鸣叫。
  之后,这批非法狗狗就会集中被送到某个大公园的草棚下,
  那里狗笼子会一层层叠上去,像一道高层立体狗风景线。
  它们在这里被集中关押。
  上层笼中惊恐的狗会不停的拉屎撒尿,它们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大小便,
  下面的狗则会一身臭气..于是高压自来水会喷上去,不然一得传染病,
  这些狗狗就全部很快玩完。
  受惯贵族待遇得狗狗一旦遭受这等待遇,
  就似乎是要经历一场刀与火的革命考验。
  自然神经健全的也有,那是草根级坐监狱的老运动员了,
  但大部分是贵族小姐和公子狗狗,哪里曾见过这等场面..
  于是不停的呜呼哀哉。
  一夜之间,温暖的狗窝没有了,肉和排骨和狗粮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它们成为囚犯。
  再撒娇或者摇尾巴也没有用,欲哭无泪,神经近乎崩溃。
  不过最紧张的还是狗主人。
  “啊呀,不得了,我们的QQ栽进去了!”
  QQ是新收养来的一只老实狗,它原来的主人出国了。
  QQ成为没有人管的狗,于是有好心人收留了它。
  但是这QQ的户口还是挂在它老主人的老妈户口名下。
  那老妈因病已经住院了,正病的厉害,在特护病房。
  “没有户口,QQ就是非法户,就出不来了。”
  他们夫妇奔赴那医院找QQ的老奶奶,照例买了礼品。
  “让我们进去吧..”之后送上礼品给医生通融..
  一条高级香烟没有了,外加一只P4.
  “什么,QQ进局子了?”老奶奶正在打点滴,一下从病床上挺起来。
  “别动,千万,您老人家千万别激动,”
  “QQ怎么样?没有出问题吧?我已经无所谓了。”
  “没有没有,只是少了QQ的,也就是您老人家的那份养狗的证件。”
  “QQ是登记在你老人家户口名下的,所以麻烦你将那户口也交给我们。”
  “之后,我们把QQ领出来,您放心吧,QQ还是能挺的住。”
  “去年不是查过狗户口了吗?怎么又查?”老太开始不满。
  
  终于QQ回来了。
  它身上很臭,给它洗刷了八遍,再喷上最高级的美国香水。
  做新式发型,还头上插只花。
  于是QQ似一下忘却了昨天的事情,一下精神振奋起来。
  其它那几只狗一声不叫,很尊重QQ,看着QQ的归来,
  他们明白自己的运气要好很多。
  报载一哥们的好友大狼狗因为身份手续不全进了笼子。
  还附有一幅照片和专门报道。
  他在笼子外面先是嚎头大哭,之后终于愤怒之极,
  他用全行武功和警察对打,要救出那狗。
  之后警察把他拷起来,要送班房。
  他却那哪里也不去。
  “我就搬进这笼子,睡在这里,只要和我的狗在一起。”
  “我们生死与共,我要的就是进这笼子,不能让我的狗哥们受惊。”
  
作者 :兽类社会 时间:2011-08-29 16:51:52
  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曾经是“舆论监督”的利器,被誉为 “中国舆论监督第一品牌”。但从何时起,“焦点访谈”开始衰落,甚至变成“舆论打手”?以至于有民众说:曾经每日必看,如今遇到就换台。既然是演戏,变身 “焦点谎谈”,为何不找个编剧更高明、更出彩的看?
  
  在国人心中,“焦点访谈”曾经是“舆论监督”的利器,被誉为“中国舆论监督第一品牌”。但从何时起,“焦点访谈”开始衰落,甚至变成“舆论打手”?以至于有民众说:曾经每日必看,如今遇到就换台。既然是演戏,变身‘焦点谎谈’,为何不找个编剧更高明、更出彩的看?”
  
  曾经的舆论监督第一品牌
  1994年的愚人节4月1日,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正式开播。据它的官网栏目介绍:“家喻户晓的电视栏目”,“平均每天栏目能收到数千条来自观众通过电话、写信、传真、电子邮件、手机短信、 QQ等方式提供的收视意见和报导线索。”但是否该节目是“真人真事”?绝口不提。
  
  《检察日报》2001年曾发表评论文章,经常看到这样一种现象:凡被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曝光的丑陋事件,都会迅速惊动省级、市级、县级的领导人,于是迅速召开专题会,有关部门组成工作组,在当地刮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专项治理斗争”,在领导如此“高度重视”下,治理工作成绩当然是大大的。
  
  当时的效率就是这么“神奇”。有人开玩笑说,如果让中央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都变为焦点访谈工作人员,将八个频道都改成《焦点访谈》节目,24个小时全天候地不停地播放“访谈节目”,那么,何愁当代中国丑恶现象不灭?
  焦点访谈变“舆论打手”
  
  央视当年提供的资料显示,1998年,“焦点访谈”舆论监督内容占到47%,达到最高峰。但是从1999年起开始下跌,到2002年,这一比例下降到17%。到2004年后,低得央视都不愿透露了。
  
  “由几年前的每日必看、到后来的可看可不看、到如今遇到焦点访谈就换台。”新华社的薛记者在一篇相关评论中,引述了一位网友在央视国际网站表达的对“焦点访谈”态度的转变过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