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给儿子当孙子》访谈节目造假的真相

楼主:盛世恐龙 时间:2011-08-31 23:42:00 点击:3675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给儿子当孙子》访谈节目造假的真相一经公布,受骗观众有的大骂电视台的节目缺德、演员缺德。有民众说都是假的还上这样的访谈节目,以后再不看了。也有的说,电影里面的反派大家都知道是虚构的,但是作为访谈类的节目,大家可以认为那就是事实发生。如果访谈也是演出的话,那明星访谈、专家访谈还有什么可信度呢?
  
楼主盛世恐龙 时间:2011-08-31 23:42:32
  违背新闻真实性原则
  
  早在1975年就在陕西电视台工作的马晓明,先后任记者、编辑、责任编辑等职,所采制的新闻、专题等报导多次获全国及省级奖,并开办了多个栏目,其中《体育世界》获陕西电视台优秀栏目奖,《经济资讯》获陕西电视台开办新栏目奖。
  
  他认为石家庄电视台的“情感密码”栏目中的《我给儿子当孙子》节目,实际上是弄虚作假,它严重混淆了虚构的文艺类作品和新闻类的界线。
  
  扮演儿子的演员小苏向媒体曝光,制作公司反覆强调有这样的事情,并称该对母子就住在石市四中路,但他曾去四中路多次打听,都没听说有这么一回事。
  
  马晓明表示,就算根据制作公司讲的是母子真实的故事,但是找来的是父子来演。“关键是讲述的纪实性故事,就得找当事人如实报导的形式来讲这个事情。显然这个访谈节目,严重违背新闻真实性。其结果是人也不真实了,事情也走了样了。”
  
  他说:“如果这个事情出现在小品里、文艺作品中,它一点错误都没有。错是用了非纪实性的手法出现在纪实性的访谈类节目当中了。当事人、经过、结果都应该是真实性的,但是它又是请的人,虚构的情节,叫他们在摄影棚里表演,似乎是很真实的,这就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到底哪些是真实的、那些是假的,观众不知道。违背新闻从业人员的起码准则,严格来讲,完全违背了新闻真实性的原则。文艺节目我可以编造、可以请演员去演,但纪实类的要跟艺术加工类的严格区分。”
  
  原河北广播电台编辑、笔会作家朱欣欣表示,《我给儿子当孙子》这种节目也是对观众的一个不尊重,既然是访谈节目,而非电视剧,就应该对真实性负责。
  
  朱欣欣说:“你不应该为了谈论一个话题,现编故事。如果你是编故事的话,那你也说清楚,纯属虚构,你不能欺骗观众,观众看了这些节目都把它当成真实的来看,同时也把自己的感情投入进去了,如果以后才发现是假的,那对观众的情感、人格也是一种欺骗和伤害。如果尊重观众的话,作为媒体首先在这类节目保持真实性的,这是媒体的灵魂。”
  
  非文艺非纪实,节目不伦不类
  
  马晓明表示,平面媒体比如报纸报导,可以经由文字详尽的回溯事件始末。而电视这种以画面、形象叙事的媒体就容易出现比较多问题。他说:“比如一个案件,光有当事人和办案人员的画面好像不能发挥形象媒体的长处,要出新闻的时候,有请演员的、有外请及当事人,又把这件事情从前到后拍了一遍,这是严重违背新闻真实性的。
  
  现在有很多新闻报导节目都这样造假。比方说一个病,当初怎么样了,手术过程中遇到什么情况,最后这个病治好了。他用来讲故事的时候,就让当事人装当时得病样子,做当时手术室时的镜头,实际是这个事情当初发生后,根本没有人给这个当事人去拍这些镜头,都是后面补上去的。”
  
  他指出,这些年来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省拍了一些大案、要案的节目。如果说是艺术片,节目中是真的公安局长、办案警察,连汽车、办公地点都是真的;如果说它是真的,但是作案人员、反面人物等,它又是找演员演的。有一些侦破的过程都是后来补镜头制作的。无法归类是文艺类还是纪实类,这样就不伦不类了。
  
  观众看了也分不清它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造成人们认识上的一种混乱。
  
  处处禁区,媒体人被“逼良为娼”
  
  朱欣欣分析了现在电视台很多节目造假的根源,他认为现在大陆媒体也面临双重压力,一个是市场竞争的压力,要取悦观众;另外是党对新闻媒体控制的压力。新闻从业人员很难平衡,如果想让观众满意的话,有很多的禁区。真正群众关注的问题,包括维权问题,很多节目都无法去做,都是被控制的。所以只好找一些娱乐性的、情感性的、围绕私人家庭生活的一些内容来做文章。
  
  可是一般人谁也不愿意暴露这些隐私,上访谈节目去谈自己的事情。而电视台为了吸引观众,就作假,引发了很多节目的造假。
  
  朱欣欣认为究其原因还是中国媒体创新的空间太狭窄。不是说这些媒体人不敬业,也有很多人愿意做些事情,但在官方的高压之下很难突破,它有禁区。有才干的人、有愿望的人没办法施展自己的才能。因此有很多媒体就不讲信誉和道德,怎样吸引眼球就怎样做,所以中国媒体的水准低下,跟一党制、新闻没有自由有关,这是根本性的原因。
  
  中国媒体不讲信誉和道德,根本原因在于专制下新闻没有自由。他表示,编导和主持人在某些方面也是一种无奈吧,等于是逼良为娼。如果中国有很宽松的节目创新机制的话,编导们也可以吸引很多的人才,作出很好的节目。关键是他们能发挥的空间很小,所以导致他们的很多节目雷同。
  
  很多的电视台、电台,基本上都是国家来投资和控制的,行政化安排。有的地方县、甚至乡镇都要搞自己的台,实际上都变相成为宣传领导的一种工具了。
  
  造假风由来:假大空
  
  据媒体披露,外界质疑节目造假时,该节目制作公司媒体负责人表示其节目都是真人真事,只是有的案主不方便出面,才会找演员来演。并强调全中国很多此类的栏目都是这样做的。但记者调查,网上流传“情感密码”招聘演员的广告上联络人本身就是演员,她承认这个栏目都是演员根据剧本演的。
  
  马晓明也表示全国很多此类栏目确实是找演员演出,这种情况已经非常普遍。他说:“因为我们现在这个新闻报导就是虚假、歪曲来维持的。当年我在电视台工作的时候,就一直有这种做法了。比如《忆苦思甜》节目,为了表示旧社会多不好,现在有多好,把农民几年前遗弃的破旧房子拍一下,当成旧社会如何如何就这样报导,这房子明明不是旧社会的,是几年前,这样的情况很多。”
  
  他再举当时学大寨为例,“农民耕作、兴修水利,但老百姓破衣烂衫的,如果这样的镜头拍回去,领导是要怪罪记者的,所以记者要求上场的人,农具要收拾好,不能穿太破烂的衣服等等,会提很多要求,包括场面都是假的,往往不是他们真的劳动场面。而是编辑、记者跟当地干部商量好,明天我们在多大的范围内,设计好那是人在干、那是牲口在干、那是种树、那是挖沟,一切安排好了才开始拍。真跟拍电影、故事剧一样,所以这是中国新闻由来已久的一种弄虚作假的做法。”
  
  “还有更可笑的事情,是组织叫好,组织鼓掌。虚假在中国到处可见。正如外界所说的,访谈节目用这种手法已经变成行业的潜规则了。”马晓明说:“为什么叫潜规则?潜就是暗藏的不是大家都能看到的,是摆不到公开场合中去的。他有鬼、他不敢拿出来的,习惯了也不行。严格讲这样的编辑、记者、这样的从业人员、这样的媒体,没有搞清楚文艺类表现方式和新闻类表现方式上严格区别,更不用说在新闻不自由的情况下,在捉刀代笔、强奸民意的媒体中,有意作假、有意地去做这样虚伪的场面表演的情况。”
  
  马晓明指出:“关键因素在于我们这个社会弄虚作假太严重了,这个执政党、政府应该负主要责任。林彪说:‘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达不到就只好用骗人的办法。整个社会弄虚作假成风,与执政党直接提倡‘假、大、空’有直接的关系。
  
楼主盛世恐龙 时间:2011-09-01 01:16:09
  假如一个国家成立文化部(世界上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有文化部),其宗旨是为本国公众和国际社会提供娱乐和笑料,那么,中国现在无疑是拥有全世界最优秀的文化部。
  *中国公众嬉笑怒骂寻开心*
  日前,中国文化部公布第三批100首网络违禁音乐名单。今年以来,文化部以捍卫中国的“国家文化安全”的名义,连续发表发布禁令,已经把300首中文外文歌曲打入黑名单。
  在文化部发布最近一道禁令、把最新一批100首中外文歌曲打入违禁品行列的时候,中国《南方都市报》通过新浪微博发表一条简讯。该简讯写得十分言简意赅,可圈可点,在此照抄如下:
  “南方都市报:【文化部公布违规歌曲 Lady GaGa作品在列】文化部发出关于清理违规网络歌曲的通告。通告称名单中的100首歌曲,未报文化部进行内容审查或备案,部分网站提供这些歌曲的播放、下载,危害国家文化安全,应立即删除。张惠妹、张敬轩、Lady GaGa、碧昂斯等中外歌手都有作品被列入名单。”
  文化部发布歌曲禁令的消息传来,成千上万的中国公众好像是得到了今年最大的笑话,立即通过互联网做出了最戏剧化、最喜剧化的反应。以下是随便从新浪微博上摘来的几条嬉笑怒骂的反应:
  不如啥的:80年代初禁邓丽君的歌,说是靡靡之音;30年过去了,什么都没变过。
  旺旺号:文化部强力推荐的,我不听听对不起文化部
  949翔子:其实人家是用心良苦,大力推介这一百首歌!老夫本来不知,现在准备找来听听。
  江小鱼 :古有焚书坑儒,今有焚歌坑爹。
  KEN8307:最近领导们是不是《警钟长鸣》看多了,居安思危的观念接受得彻底而深入,觉得伟大的我党的政权可以被一首流行歌颠覆。
  在嬉笑怒骂之外,中国还有许多网民一本正经地提出一些半真半假、真假莫辨、或假装正经的阴谋论,其中包括:
  1)文化部之所以要上演这番喜剧,是因为看到前些日子铁道部或关卡媒体娱乐业的广电部太风光,太出名(出恶名),文化部心有不甘,不甘寂寞,自己也要登场露一手吸引中国公众的注意;
  2)文化部内有些阴险的骗子,他们挑出一些受听众欢迎的歌曲跟他们哥儿们的烂歌掺和在一起列入禁歌黑名单对外公布,以便取得最大的、也是最便宜的宣传推销效果。
  *列入黑名单的莫大光荣*
  中国文化部发布网络歌曲黑名单,给中国公众带来了哭笑不得(以笑居多)的娱乐,也给世界媒体带来了娱乐和忙碌。总体而言,欧美媒体从中国文化部的黑名单上得到的更多的是娱乐,日本媒体则更多的是忙碌。
  更准确地说,中国文化部的网络歌曲黑名单一公布,各国媒体都连忙查对本国的歌手歌曲是否有以及有多少荣登黑名单,因为能够登上这样的黑名单基本上就是获得中国听众欢迎的证明书。也就是说,中国文化部公布的黑名单,其实就是各国歌手的光荣榜。
  从这个意义上说,至少从日本主要的工商报纸《产经新闻》的报导来看,日本媒体或日本娱乐业界获得了相当大的满足。8月29日,《产经新闻》发表记者河崎真澄从上海发出的报导,题目是“中国取缔平井坚和Lady Gaga等歌手歌曲 / 中国当局将100首歌曲列入黑名单、这些歌曲危害国家安全?”
  在报导的标题上、以及报导的第一段里提出日本歌手平井坚的名字之后,河崎真澄显然还觉得为日本歌手摆谱摆得还不够。他在报导的第五段再高调提出另一位日本歌手的名字,大有拿中国文化部黑名单当擂台跟欧美歌手比赛的味道:
  “包括仓木麻衣的‘再一次’在内的5首日语歌曲,以及包括Lady Gaga和美国流行乐队组合‘后街男孩’(Backstreet Boys)在内的欧美25首歌曲被列入(100首违禁歌曲)黑名单。”
  *歌手越是遭禁越受欢迎*
  不过,《产经新闻》记者河崎真澄毕竟是记者,而且是日本记者。日本记者的文字特色往往是十分严肃,甚至过于严肃,例如河崎真澄的报导:
  
  “中国当局宣布,(那些违禁歌曲)歌词没有经过审查,‘危害国家文化安全。’然而,中国网民反驳道,平井坚的歌曲‘亲爱的日子,’‘其歌词表现的是离别的心情,这样的歌词能危害谁的安全呢?’中国网民对不透明的黑名单的基准发出不满之声。
  
楼主盛世恐龙 时间:2011-09-01 01:18:02
  冯小刚在全国政协一次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会议上说,近年来,中国的导演没有能够拍出几部记录这个时代的深刻变革的作品,其中的原因,他说:“一方面是创作者的视野和能力的问题,另一方面是不是也应该认真检讨一下我们的审查给创作带来的伤害和桎梏。他说:“这个问题不解决,想要拍出经得住时间考验,无愧于时代的作品将是一句空话。”
  冯小刚导演说,电影局在审查把关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为了确保不出任何问题,“积极还是消极”成为了判断一部影片好坏的唯一标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