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们需要这样的世界第一吗

楼主:网络恐龙 时间:2011-08-20 17:28:43 点击:2038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铬渣遇水后会产生剧毒物质六价铬,一旦汇入地表水,或渗入地下水,将对地表水、地下水和土壤造成严重污染。六价铬易为人体吸收,而且可在体内蓄积,可诱发肺癌和鼻咽癌。了解了这些,就能了解刚被曝光的云南曲靖铬渣污染事件中140余车共计5222.38吨铬渣被违法倾倒意味着什么。
  
  就曲靖铬渣污染事件,我们提出三个疑问。
  
  第一,污染行为何以持续3个月而不被发现?
  
  此事件中,非法倾倒铬渣系与云南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并承运该公司铬渣到贵州进行处理的两名司机所为。两人在承运过程中,受节省运费的利益驱动,共在曲靖市麒麟区的三宝镇、茨营乡、越州镇的山上倾倒铬渣共计5222.38吨。
  
  我国1999年10月1日起开始实行的《危险废物转移联单管理办法》要求:“危险废物产生单位在转移危险废物前,须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报批危险废物转移计划;经批准后,产生单位应当向移出地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申请领取联单。产生单位应当在危险废物转移前三日内报告移出地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并同时将预期到达时间报告接受地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
  
  然而,从媒体报道中我们得知,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没有按照国家规定执行危险废物转移联单制度,而是私自与承运人签订协议,委托运输。当陆良公司将责任归咎于承运人的时候,我们不禁要问,国家有规章制度为什么不去执行?陆良公司究竟是不知情的受害者还是同谋?
  
  第二,为何发现污染两个月后才向公众通报?
  
  据查,司机最早开始倾倒发生在4月,被发现是在6月,但公众得到曲靖市政府的明确公告已是8月13日晚了。在网上疯传、媒体曝光,事件实在无法掩盖的情况下,曲靖市政府才出来向老百姓披露事件情况。
  
  2008年5月1日起开始实行的《环境信息公开办法(试行)》规定,就“突发环境事件的应急预案、预报、发生和处置等情况”,政府必须主动进行公开。然而,从曲靖市政府的做法来看,信息公开的步伐似乎依然艰难。
  
  第三,我们需要这样的世界第一吗?
  
  我国铬盐产量约占全球的40%,居世界第一。然而,铬渣污染是迄今未能解决的世界环保难题,现有的修复方式都不成熟。
  
  正是由于铬渣毒性强、修复难,上个世纪90年代我国开始全面整顿铬盐行业,逐步关停并转了40多家铬盐企业,到2005年只保留了25家。对于残留的大量铬渣,国务院在2005年向全国发出通知,要求所有历史堆存铬渣都要在“十一五”末(2010年)全部实现无害化处理。但就陆良公司一家企业来讲,大量残留铬渣不仅未经有效处理,还出现了极恶劣的随意倾倒事件。
  
  在生产的20多年间,陆良公司累计遗留28.84万吨铬渣,处理过14万吨后,还有14.84万吨堆放,这14.84万吨铬渣要安全处置,被污染的土壤要进行修复,依然是一个挑战。
  
  在我国顶着铬盐生产世界第一这顶帽子的同时,发达国家已经逐渐把相关产业转移到了其他落后国家和地区,比如德国的相关企业就转移到南非去了。我们不禁要问,我们需要这样以牺牲环境和当地人民健康为代价换取的世界第一吗?
  
  
楼主网络恐龙 时间:2011-08-20 17:32:16
  几天前,《新华网》上刊登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山西洗煤厂排污使黄土地变黑,环保局推托脱责任》。文章说,中国不仅是世界上水资源最匮乏的国家之一,还是水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目前全国70%的江河水系受到污染,3亿农民喝不到干净的水,流经城市的河流95%以上受到严重污染。
  
  接下来是记者调查,在山西省晋中市寿阳县的龙门垴村,记者看到许多原本黄色的土地,变成了被洗煤水浸染过的黑色的土地,一位王姓村民说他家的土豆苗快要死光了。
  
  龙门垴村村长冀涌博告诉记者,这家洗煤厂建成投产已经有三年了,他们在厂子的围墙上挖了个排水口,把农民的排水渠当成了自己的排水渠,大量的洗煤水通过水渠直接排到村后的白马河里。由于水渠很浅,每当厂里排污的时候,未经处理的洗煤水都会漫到周围的农田里,洗煤厂附近的玉米地难逃一劫,地里堆积了深深的一层煤泥。
  
  一眼望去,黄土地已经失去了原来的面貌,被盖上了一层黑黑的煤泥。村民们说,被洗煤水浸染过的良田,失去了以前的肥力。那里以前是全村最肥沃的土地,被洗煤水浸泡过之后,长出的玉米还不到往年的一半高。村民们告诉记者,今年的玉米肯定结不出来了,玉米粒都是扁的。
  
  这位记者很不错,又跑了几百里,到运城市新绛县看了看,情况是差不多的。在新绛县煤化工业园区,不到五百米的距离内就有三家大型的煤炭洗选、焦化企业。村民们说,他们村以前的水资源挺好的,现在开了厂子、打了深井,水都跑到厂子里去了,周围的老百姓浇水都挺困难的。厂子里的井越打越深,农民自家的井就没水了, 而且水都变成了咸水,根本不能喝。
  
  记者又跑到吕梁山上的柳林县,发现污染河水的不仅有洗煤的污水,还有煤矿排出的矿井水。随着这几年煤炭开采加工大发展,地下水就变成了眼前黑水滚滚的河流,再也不能灌溉和饮用,有时候就连自来水也脏得无法使用。
  
  情况看到了,接下来想听听当地环保部门的解释,但是他遇到了麻烦。有人向他封锁资料,有人拒绝采访,不管是明查还是暗访,总之是一无所获。但倾向性还是相当明显的,环保部门的局长、总工程师们不是站在维护生态环境一边,而是站到各种违法排污企业一边,这真是令人深思的。
  
  据我所知,煤老板都是很有钱的,雇得起打手、贿赂得起官员。大部分的煤老板在北京拥有多处豪宅,每天有专车把当天的现金收入送到北京,然后藏起来或者尽快转移国外。网上有人说,这是一个很黑的行业,钱太多了,不知道如何花,五毒俱全是一定的,在车展上买豪车是一定的,在北京买豪宅也是一定的,而且一次要买好多套。据说,某个别墅区有个山西煤老板一次就买了8套1千多万的别墅,分给亲戚和马仔。
  
  我在网上也看到过一个煤老板儿子的结婚场面,清一色的悍马车竟然有几十辆。这种军用吉普在美国是绝少有人开的,因为性能好、价钱高昂,在中国、尤其在煤老板里头,是非常时髦的,用来显示他们的身份和财富。
  
  在煤炭行业对环境的污染破坏与企业主的暴富之间,是不是有着某种联系呢?这其实不算是个问题,所有的中国人都心照不宣。如果煤炭开采、加工行业严格执行环保法规,环境保住了,民众生活、生产不受影响了,但他们就要增加成本、减少利润。对他们来说,保持利益最大化的捷径,就是拿出一个零头,去贿赂环保官员,于是我们也毫不惊奇地看到,在中国环保部门是大有油水的。警察与小偷勾结起来,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