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愚公移山

楼主:linhaijie 时间:2010-05-15 02:05:57 点击:3197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愚公移山的故事,在今天的中国传颂了多少年,有的人还把它编成歌曲,激励着几代的中国人为此付出了青春和生命。然而,愚公的精神,只能是精神而已,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的寓言(我们姑且先叫寓言吧)。如果用它来指导我们今天的行动,恐怕就会寸步难行。
  从愚公的角度上讲,如果愚公今天还生活在我们中间,它还在乡村挖山不止,大家想想,就会知道结果会怎样。山上有什么?如果有树,林业部门会管你,你破坏了国家的森林资源,会判你坐牢;如果山上有矿产,国土局会管你,你属于私挖乱采国家的矿产,会对你处罚;如果山上有野生动植物,你破坏了它们的生存环境,对野生动植物、植被破坏,你就触犯了国家的法律。
  
  为什么挖山,如果是为了盖房而挖山,会有更多的人找上门来。土地是国家的,你凭什么私自占有?没有土地部门审批的文件,你挖挖试试?你就属于非法占地,不受法律保护。就算你拿到了审批文件,你的房屋建筑要缴土地部门的土地征用费、税务部门的土地使用税、城建部门的房屋设计费、文物部门的文物勘探费、消防部门的建筑安全配套设施费、水电设施费等多种费用。等到你这些都办完了,你长出了一口气,动员全家把花费了毕生的劳动节攒的钱,买了砖、水泥、钢筋,建起了新房,享受了宣传上说的新生活。有一天,地方的官员一时心血来潮,要建旅游区或者自然保护区、动植物保护区,按城建部门对房屋建筑评估的标准补偿。如果你的建筑没有这些文件和手续中的某一项,你便属于非法占用,胡乱给你点钱,便撵你起身,为了和谐、稳定,算是给足了你面子。
  
  如果只是为了你出行不方便,为了修路而挖山,修路?
  
  你凭什么挖山?凭什么修路?土地、森林、矿山都是国家的,关你什么事?要挖,也轮不到你,得地方官员来管。修路、建筑这等好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贫民愚公说了算的?
  
  就算地方官员没有经济上的动力,山高皇帝远,睁一眼闭一眼,把修路这块肥肉让给你了,你有修路的相关证件吗?在工商部门注册了吗?有占用地的文件吗?占用了多少地,修成什么标准?是沙石路、柏油路?是集资还是独资?是什么公司修?有修路的资格文件吗?这些东西横在你面前,你敢动吗?比有形的大山还高,你愚公能挖的动吗?
  
  从大众的角度上看:嘲笑愚公的人,不只是智叟,难道愚公就只能住在山的跟前吗?连人挪活、树挪死的道理都不懂的人,在山前与山较劲的人不是傻是什么?还让人去学?真会笑掉人的大牙。就算你去修,用得着你动用全家的力量去蛮干吗?现在有的是推土机、铲车,如果真要挖,靠我们战天斗地的本领,几天就能把山推平,靠你那点人力、物力?要等到猴年马月?学愚公?傻冒吧?
  
  从地方官员的角度上看:县市修建了那么多的房子等着你去消费,促进消费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建设的三驾马车之一,再加上现在农村三(三八妇女节,代表妇女)六(六一儿童节,代表儿童)九(九九重阳节,代表老人)的现实,农村医疗、教育的越来越薄弱,迫使农村三分之二的人口转移到了城市去打工、去谋生,农村的生存环境将越来越艰难,与其劳精费神地在此打拼,还不如到城里打工赚钱来得容易。
  
  从作者的角度上讲,受当时条件的影响,古代的人类是崇尚山水的,把山崇为山神,把水崇为水圣,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水被赋予仁义的象征。是愚公的坚定信念感动了山神,感动了天神,把山给搬走了。目的是要人对山有崇敬的心,才能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有些事情靠人的努力是改变不了的。就是在现在所谓的文明时期,也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面对像山一样的困难,人要有从善、从真的信念,去面对一切,才能改变命运。
  
  如果愚公生活到今天,你还敢有搬山的想法吗?就算你有了搬山的想法,你有能力搬得走有形的山吗?就算你能搬得了有形的山,你能搬得动法律、法规、制度这座无形的山吗?
  
  从上古的愚公发展到今天所谓的文明的人类;从简单直接走向了复杂繁琐;从有形的目标走向无形的追求;这时愚公的悲哀,也是人类的悲剧。
  
  
作者 :linhaijie168 时间:2010-06-14 10:47:01
  政治不明社会不公,众多弱者含怨怀愤而不敢抗争,却纷纷拔刀向更弱者,竟然借妇女儿童以泄愤,乱杀一通。更令人触目惊心又不可思议的是,儿女杀害父母的案件居然也在全国各地频频发生。这样的世道,真比丛林社会还可怕、可恶、可耻和可悲!
  
  
  “乱杀之后,侠杀现象会越来越多。不论是忍无可忍的以恶对恶以暴抗暴,还是路见不平的拔刀相助诛凶除恶,不论出于什么动机和目的,为自己报仇也好,为别人雪恨为社会清污扫黑也好,不论采取什么手段,明杀也好暗杀也好,直接地杀也好间接地杀也好,只要被杀者有可死之罪,都属于侠杀的范畴。刀剑是刀剑,草木瓦石风花雪月香车宝马美色毒药也可以是刀剑。
  
  君不见,所有官员的权力都缺乏民意合法性,多数富豪的发迹和财富离不开与特权的勾结或建立在歪门邪道之上,这在中外历史上都是罕见甚至是空前的。因此毫不奇怪,任何官员及富豪的“出事”或死亡都会招来民众的一片非理性欢呼。
  
  也因此,创造条件让某些官员及富豪的“出事”或死亡,就会逐步成为广大弱者及含冤怀恨不满社会者的一种强烈意愿和普遍选择----且不说侠者豪士本来就以锄强扶弱杀不平为荣。越来越多的“自杀爱好者”则会认识到,与其自杀不如杀人,与其杀弱者被人骂,不如杀“强人”做英雄。
  
  二在正常社会法治国家,乱杀固不可,侠杀也不行,只有刑杀才合情理,赏善罚恶特别是杀人夺命之事,是法律的权力范畴。但在国法极其不良、刑罚极端不公之时,为了让社会维持基本的底线,让历史回归基本的公道,侠杀不失为一种可以认可的“次优选择”。这也是对为善者的安慰、鼓励和促进,是对各种恃强凌弱、仗势欺民、弄权为恶、贪得无厌之徒最有效的警告和拯救。
  
  乱杀和侠杀虽然都是法外行为,都犯法,但有区别:乱杀不分青红皂白甚至针对无辜弱者,侠杀只指向罪大恶极、怙恶不悛的各种“强人”;乱杀悖情逆理,犯法又犯罪,大不义,法律不容,天理更不容,侠杀合情合理合乎仁义合乎天理,不仅无罪,而且大有功德----免让社会彻底堕为丛林,免让人类彻底堕为野兽,免使人民误以为罪恶可以被无限度无止境的纵容;乱杀者天人共愤、万劫不复,侠杀者神鬼同钦、万古流芳。
  
  古人云:“有杀之为仁,生之为不仁者”。对于那些罪大恶极、怙恶不悛的“强人”,对于那种“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两脚兽,不杀不仁,杀之为仁,为应天顺人、替天行道之举。即使是最凶恶的野兽,只要无害于人,不可乱杀,两脚兽危害他人危害社会和国家,比一般野兽更凶恶更多罪孽,不可不杀。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大恶必诛死罪必杀,这是人情也是天理。在天不诛地不灭法律又杀它不了的时候,就应该有也必然有侠士出手代劳,以锄强扶弱,以替天行道。古代汤武革命,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有组织的侠杀行为。
  
  古人又云:“天诛所以补国法之所不及,而较国法更为快意。何也?国法本乎律例,天诛本乎情理,律例但守乎经,情理可行乎权。”将“侠杀”替代“天诛”二字,这句话照样成立。那些已经或即将死于各种意外事故的贪腐奸恶之徒,其“事故”如真属意外,便是天诛,如属人为,便是侠杀。天诛非人力可防,侠杀也防不胜防。
  
  侠杀,作为一种权道,可以矫社会之不公、“补国法之不及”。其实,侠杀本质上也是天诛,是天道天理借人之手惩罪罚恶。
  
  写到这里,刚刚得到一个消息: 6月11日晚上7点到11点,马鞍山发生一起普通但又不普通的交通事故:一名局长酒后驾车撞了一名高中生。这个局长不但没有赔礼道歉,反而将该学生暴打了一顿,在一旁的小情人则大声喊:打得好!当愤怒的群众质问为什么打人时,该局长厚颜无耻地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不愧为“领盗”-----一般盗贼撞了人当不至于如此猖狂。光天化日之下撞了学生尚且如此猖狂,这个领导平时为人如何、为官如何,可想而知。依法肯定罪不该死,免不免职都不一定,但揆情度理,当时被撞又挨打者起而反抗将他击毙,或者现场有人打抱不平将他侠杀,将是多么大快人心、大快天心的事。杀掉这种领导,论律例固不可,论情理上则无不可。这就叫:国法本乎律例,侠杀本乎情理,律例但守乎经,情理可行乎权。
  
  是什么样的文化和教育什么样的体制,能够培养和推举出这种人物作领导?出了这种领导,谁之耻?当地主要领导以及高层领导难道没有责任?作为中国人,我都感到脸红。
  
  三《荡寇志》书末有诗写到:“天遣魔君杀不平,不平人杀不平人。不平又杀不平者,杀尽不平方太平。”当官民之间、贫富之间矛盾不断尖锐化,当贫富悬殊、众多不平超出了社会心理与社会生态能够忍受的程度时,如果执政者不能真诚崇奉一种比较优秀的文化,及时建立一个相对良好的制度,混乱、争斗和形形色色的杀戮就难以避免,“不平人杀不平人、不平又杀不平者”的血腥斗争就难以避免。
  
  只不过,杀,不是根本办法,只是严重无道之时迫不得已的辅助性、暂时性手段。如果没有优秀文化的指导,仅靠杀戮不可能“杀尽不平”,即使是侠杀乃至充满理想主义精神的群体性革命行动也不行。纵然一时杀尽不平,又会制造新的不平,太平将成为永远的梦想-----唯汤武革命有所不同,因为它是儒式革命,有儒文化作为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革命有礼有节有情有理,革命成功之后立即着手制礼作乐-----建设起各种儒家的文物典章制度。
  
  符合仁义原则、符合民众和时代要求的良法良制,即公平公正的法治和建立在法治基础上的礼治,才是消灭不平、达至平等、创造和谐、追求太平最根本的方法和途径,是对广大弱势群体最好的道援。这也是制止暴力侠杀乃至革命的最好办法。
  
  东海愤痛于弱势群体的乱杀,也不忍心看到侠杀成为普遍现象或者发展为大规模的暴力革命。盼只盼中国早入接受中华文化的指导,从速建立政治道德,建设道德政治,从而顺利走进法治,走向礼治。对此,儒家负有重大的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儒者不能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侠与儒道不同,一仗暴力,一重礼制(现代新礼制的基础是法治),但两者在除恶扬善方面又不无相通处。侠值得儒家尊重,也值得在道义上给予一定的支持。东海在此谨对古今中外的侠者致敬。如果有天堂,希望他们在天堂享乐,或者重返人间重开另一期美好的新生命。当然我更希望有人进一步提高境界,由侠入儒,与东海们一起为儒家的重兴、新礼的建设、中华的光复而奋斗。
  
  同时,我还要对那些把刀子捅向无辜的弱者及妇孺的龌龊东西表示严重的鄙弃和恶毒的诅咒。他们本来是受害者可怜人,却成了最怯懦无胆、下流无耻、丧心病狂的人型兽。地狱或者叫宇宙黑洞,无疑是这些东西最为合适的永恒归宿!
  
作者 :兽类社会 时间:2010-06-17 11:05:20
  小时候看多了反映清朝时期中国人抵抗外辱的爱国电影,印象最深刻的是这样一个镜头:一个义愤填膺的中国汉子怒目喷火,紧握双拳,把头上的大辫子一甩,还把辫梢咬在嘴里,那动作虎虎生风。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光彩夺目的亮相,若没有那根大辫子这么呼呼一甩,气势起码就弱了一半。
  
  但凡中国人都知道那根在银幕上彰显中华雄风的大辫子是怎么来的。满清入关后那道“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剃发蓄辫令是历史课上必须要交代的,到底有多少万汉族人死在这道残忍的法令下也是有一个大概的数字的。至于满清政权这么做的目的则更清楚:留这样一根辫子,不但毫无实际效用,每天还要化时间伺候,但它却把每个男人对满清政权的服从明明白白地在头顶上表示出来,让统治者一目了然。
  
  可以想象,无数汉族人在满清大屠杀后被迫蓄起这么一根辫子时,对它是无奈而充满憎恨的。很多人很可能还会这么想:用这样无耻残暴的手段强迫人们服从的政权是不会持久的。我们的孔孟之道和以民为本的传统是不会容忍这样的政权的。
  
  但奇怪的是,两百多年下来,清朝不但没有倒,那根辫子还成了中国人民族认同的一部分,被无数的汉族人当作了自己的文化,哪怕对这根辫子当初的来历他们知道得一清二楚,哪怕在这种认同的背后也还有深深的恐惧。满清末年,少数在海外生活学习的中国人为了生活方便,也为了不再被外人耻笑而剪去辫子,革命党人更是把剪辫看作是反满革命的一个象征,一时兴起了剪辫风。很多海外同胞或是大义凛然地质问“剪了辫子,你还是中国人吗?”,或是向使馆和国内打小报告,说某某某在海外剪辫了。忠厚一点的不向官府报告,但却向剪辫者的家人和乡里吹风,引来一片恐慌和斥责。好心人则偷偷向剪辫者进言:“剪了辫子,你还敢回国吗?”
  
  外国人则把辫子蔑称为猪尾巴,视为中国人愚昧萎琐的象征,竭尽嘲讽愚弄戏耍之能事。他们当然明白这辫子不是装饰,而是政治符号,代表着那颗脑袋和那个王朝的关系。根据一些海外劳工史材料,一些欺负中国人的外国工头往往强迫中国人剪辫,以此来打掉中国人“天朝臣民”的心态。一些桀傲不驯的中国劳工一旦辫子被剪,立刻焉了,萎了,就像是被“去势”,这种心理效果真是非常奇怪。这样来看,爱国电影中甩大辫的动作还真不是虚构的。
  
  随着满清国运日衰,人们也渐渐心照不宣,完蛋是早晚的事,于是对辫子的态度也就有了微妙的变化,尤其在海外。有人还不敢剪,但把它盘得紧紧的,用小帽遮住。有人剪了,但准备了假辫子,回国时用。但这都是只能偷偷做不能公开说的。
  
  晚清时报刊有相对的言论自由,很多事情可以讨论了,但作为满清专制象征的辫子还是动不得。满清官吏会对你说只要你不动那根辫子,经商、游学、办实业、出国,干什么不行?很多“明白人”也会说干什么不好,非要去动那根辫子?为满清王朝的专制辩护的人则会说,今天的中国很自由啦,只要你不动那根辫子,什么都可以做。
  
  用现代政治学理论来衡量,满清政权当然不是一个极权主义政权,但它却想出了蓄辫这个绝主意,并成功地迫使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汉人接受,在这一点上它对人的心理的控制超过了极权主义。它明明是一个外来政权,它的建立和孔孟儒家没有半点关联,而纯粹是暴力和杀戮,它那一套意识形态说穿了不过是赤裸裸的暴力语言,靠的是对读书人的精神羞辱、强暴和肉体消灭来灌输。但这种暴政就是维持下来了,这和蓄辫的推行是分不开的。蓄辫这件事的荒谬和无理是不用多说的,它在日常生活中每天都带来不便,不但要梳洗打理,走路时形影不离地拖在身后,打架时还给对手下手的方便,但满清就是不但做到让中国人接受了,而且还把它当作了民族、文化和身份认同的象征。
  
  能蓄起这根用暴力强迫的辫子,能假装忘记了它背后的血腥和耻辱,能忍受它给日常生活带来的种种不便,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只要过了这一关,满清的江山就坐稳了。人们也就明白,只要不去动那根辫子,彼此原来是可以相安无事的。通过认同这根辫子,满清王朝不但成功地让中国人把这个政权视为中国,把这个政权强加给中国人的制度和思想视为中国文化,还发展出一整套以满清为中华正统的说辞和逻辑:满清再坏也比洋人好,满清再腐败也比革命党强。而对洋人对辫子的耻笑,很多人觉得是辱我中华、勃然大怒也就不奇怪了。要让这些人明白这个道理是非常困难的:辫子不是骄傲,而是耻辱,西方人对辫子的嘲弄虽然有些无礼,但不过是人对荒谬丑恶事物的正常反应。
  
  中国人之所以被西方人看不起,一个原因是西方人怎么也不明白,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大国的人民,怎么会对这样一个明显是昏庸腐败暴虐无道的政权俯首帖耳到这个地步。华人的被歧视,实在和他们身在海外也自觉地维护自己头上那根辫子有关。凡是在自己国家的政府面前享有做人的尊严的国民,在西方国家受歧视的可能性要远远低于那些在自己国家只能当奴才的人。人必自辱而后被辱。
  
  头颅外的辫子易剪,脑瓜内的辫子难除。今天只要是中国人,对于哪些事就像是大清王朝的那根动不得的辫子心里清楚得很。晚清革命家邹容说中国人是拖尾奴才,这话要是放在网上不加说明,恐怕很多人会以为是某个网络写手的醒世名言。
  
  要看邹容说的这些当今拖尾奴才并不难,近年来西方都市和校园那些豪情万丈舞红旗的表演就是把辫子当作巨龙在甩。
  
  
   
作者 :兽类社会 时间:2010-06-17 12:10:54
  愚公天天在挖山,很累,人也見老。五十歲的時候看上去象八十歲,八十歲的時候,老得都不成形了。終於有一天, 愚公快死了。死前,他手上捏了一把土對兒子說:送葬的時候順便把土帶過去,死一個人帶一把土,死十個人帶十把土,子子孫孫,沒有窮盡……愚公的話沒說完就咽氣了。
  
  
  愚公年輕的時候有兩座大山擋住了他們家的出路,一座叫太行山,一座叫王屋山。太行山擋住了前門,原來愚公家門是朝外開的,可一推門就被太行山擋住了,只有一條縫,愚公家的狗也要側著身子才能過。愚公很聰明,雖比不過曹沖稱象,司馬光砸缸,但他非常愛動腦筋,當年差點被皇帝評爲“十大傑出青年”。他想了五年想出一個好辦法,他決定把門朝裏開。這一動作,不但解決了門口的空間問題,更主要的是外面的男野狗们也有機會擠進來串個門,聊聊天。愚公抽著旱煙袋,高興地對大家說,前門的事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後門的事還煩著我,你們看這王屋山不知怎麽長的,那大塊大塊的石頭都長到咱後院。愚公他爹在世時請風水先生看過,認爲只有前門沒有後門會阻止財運融彙貫通,風水先生認為最好別在這兒造屋,換個地方也比此地強。愚公他爹的智商實在不怎麼的,堅持要在屋後開個後門,形成風水上的 “通”,愚公他爹在開後門時突然又萌發了既然在挖山開門,為什麼不把這兩座山移掉,一勞永逸呢?
  
  愚公家的位置相當獨特,它被太行、王屋兩座大山緊緊地夾在中間,它象兩隻鼻孔下,一點沒擦淨的鼻屎,又象淘米時被挑出來的小石頭,一不留心就被扔在了這個地方。愚公死後幾十代的子孫們沒有一個問過,“爲什麽祖宗要在選這個地方建家呢?” 愚公的土屋中央,供了一把愚公用過的鋤頭。因爲離縣城太遠,所以沒法去照一張遺像。鋤頭上方立了愚家的家訓,中國歷史上有很多家訓,最著名的是《朱治家訓》,它告訴後代們如何做,怎樣行,家訓寫得工整對仗,顯示出朱家深厚的文化氣息和教育基礎。愚家不一樣,他是鄉下人,粗人,所謂的家訓無非是平時罵小孩的粗話,家訓是寫在牆上的,“不可晚起,不許偷懶,不論多苦,不管多累,兩山不除,愚家完蛋。”這個家訓簡稱“四不一沒有”,比臺灣的 “四不一沒有”整整早了二千八百年!
  
  太行、王屋兩座大山位處晉東,如何搬掉這兩座大山的確使愚公想了好長一段時間。山可以挖掉,可土往哪儿放呢?把土送到新疆去,那地方是沙漠,需要土,地方也夠大,可是路太遠,來回一次要20年。但從挖一點就會少一點這個科學理論來看,再乘以子子孫孫是沒有窮盡的基數,等於不但可以挖掉兩座大山,還可以在山的地方造一個海。但時間需要十億年。愚公雖然姓愚,但不蠢,他決定在附近解決土方問題。
  
  挖掉太行王屋理由非常簡單,只是愚公在山裏待的時間太長。聽說山那邊的小鎮很熱鬧,初一、十五趕大集,初三、十八趕小集,愚公他爹活著的時候帶他跑了三天三夜去過一次城裏,真的是讓愚公開了眼界。城裏的男人穿長袍,哼著小曲,女人走著碎步,擦著胭脂。愚公覺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看的他眼都發直了。當時就發了毒誓,一定要挖掉兩座山,這樣他天天可以上城裏玩,聽說巷子深處還可以唱卡拉OK,洗三溫暖澡呢。
  
  挖出的土往哪放?這真是個大難題。太行、王屋的東面是狼牙山;南面是中條山;西面是呂梁山;北面是恒山和五臺山,真是山山相扣,山山環繞,山山疊嶂,山山擁抱。把土送出去是繞不開、避不過這些高山大川的,可愚公是下定決心,不怕犧牲一定要做成這件事,搬掉大山上城裏。後人們對愚公的計劃進行深入的研究和論證認爲是不可能的,爲這個命題還湧現出一大批博士後。土方問題,愚公沒有解決,愚公的子孫們也沒有辦法解決,就象人們有能力抽幹大海,但水存放到哪兒?愚公耍了個小聰明,他朝東走十二里,朝南走百里,再朝西走三里,發現一處低窪地,愚公決定現把土放在這兒再說,雖然離億年大計有些距離,但可解決近百年問題。誰知道愚公選定堆土的地方,千年後居然成爲革命聖地!此話後表。
  
  愚公死了,愚公的子孫們一代一代也死了,根據祖訓,他們睜開眼睛就是挖山,閉著眼睛就是睡覺,愚公挖山爲了方便去城裏玩玩,子孫們挖山顯然已經不知是爲什麽挖?挖了幹什麽?挖了有啥用?挖到第八十代時,太行山、王屋山的樹和草都被挖光了,浮在岩石上的土,就象家裏的灰塵被掃了一遍,露出了青面獠牙的岩石。此時的大山已經沒有往日好看,森林不見了,鳥兒不唱了,一場不是怎麽大的雨就把愚公的子孫們一股腦地沖到了山外。有一天,八十一代問八十代:“爸爸,我們挖山是爲住到城裏來,或到城裏方便些,爲什麽我們不從山裏搬到城裏住?這樣就不必去挖太行山、王屋山了,我們有力氣,有時間去做點更有益的事。”八十代隨手給八十一代一個耳光:“凡是祖宗說過的,我們就要照辦,凡是祖宗做過的,我們就要照做。祖宗的遺訓是我們的領導核心,祖宗的思想是指導我們的理論基礎。挖山,是我們對祖宗的尊重,是我們孝敬祖宗最好的表現。”“可是爸爸,雖然我們遵循了祖宗的足跡去幹,但我們得到了什麽好處?每天挖山,每天運土,我們沒好的吃,沒好的穿,幾十代人這麽辛苦,我們得到了什麽回報?饑餓、貧窮、痛苦。和外面世界相比,眼睛睜著你總看得見吧。”
  
  這是一個歷史的分水嶺,八十代扛著鋤頭又進山挖土了,八十一代留在了城裏。重新進山的這一代活活累死在山裏,沒進山的一代在城裏延綿不絕,再也沒有一個人去挖過山。他們在城裏過得好好的,有的做了幹部,有的做了科學家,有的甚至把“愚”這個姓也改了,總之沒有人再想到進山去搬掉兩座大山。突然有一天,不知是化學反應,還是物理反應,愚公的陰魂在他們世世代代堆土的地方發酵了。挖了上千年,天天挖山,月月運土,倒也堆出了一座像模像樣的小山,山名叫“虎頭山”,在晉東南昔陽縣境內,屬大寨大隊管。大寨人發揚了“愚公移山”的精神,在虎頭山擺開了戰場,這回折騰得更厲害,鬧大了。過去是愚公一個人帶領一家玩。今天,是大寨人帶著全國、全世界的人一起玩。虎頭山上是紅旗招展,鑼鼓喧天,一排排當代活愚公揮著鋤頭,唱著《語錄歌》。自來水廠搬來了大管子,噴的,淋的,澆的,灑的,活生生地把虎頭山這塊荒地變成了水田,小孩們興奮得脫下褲子往田裏撒尿,“嘩嘩”地直響。活愚公們眼裏放著藍光,人定勝天!
  
  大寨人是不是愚公的後代?理論上是,血緣上不是。大寨人玩了十年,入不敷出,不玩了。全國的愚公們也不玩了,覺得這是虧本的買賣。大寨愚公頓時像被人販子賣掉的嬰兒,孤立無助,任人擺布。但真正的愚公後輩們沒閑著,他們召開了《愚家第一屆國際省親會》,很多愚家人從世界各地趕回來開會,連非洲的都有。他們爬了五天五夜爬到了太行山、王屋山的中間,祖宗戰鬥和奮發過的地方。過去爬了一個ONE WAY(單程)只要三天三夜,現在被愚家挖了上千年,山還在,但路更難走了。子孫們聚集在老宅面前,祖宗的家訓在牆上已經發黴,那把供著的鋤頭柄也被老鼠啃掉了一大半,連猴子也在後廂房做了窩。後輩們吃著山外帶來的“康師傅”,喝著山西醋,認真總結和回顧了歷史經驗和教訓。會開得非常熱烈。一個說“山西這個地方了不得,別看這窮山惡水的,始祖堯出於臨汾;舜出於永濟;禹出於夏縣;關羽出於解州;王維出於祁縣;白居易出於太原;柳宗元、司馬光、宋江、羅貫中哪一個不是山西人,連劉胡蘭都是文水的。真是英雄輩出的地方,所以出個愚公是很正常的。”一個人說愚公從一開始就錯了,錯就錯在定位錯了。當一個人制定了錯誤的目標,然後朝著錯誤去努力,越努力越錯誤,越努力離真理越遠。愚公爲了進城可以有兩種選擇,一是修一條好的路,這比挖掉兩座山容易得多;二是全家搬到城裏住,這更容易。從祖宗選擇這個地方創業說明我們祖宗智商並不怎麽樣,我考證研究我們的歷史,我們原來不姓愚,是因爲我們不斷得做愚蠢的事,外面人才稱我們爲愚。
  
  一個說“都是幾千年前的舊事了,說他幹嘛,如今發展經濟才是硬道理。如何在這老宅子上做做文章才是當務之急,我建議修復老宅,成爲山西又一大旅遊亮點,它可以改名爲‘愚公故居’,或‘愚公移山階級教育廳’,或‘愚公同志先進事蹟展覽會’,或‘愚公博物館’。”大家對‘愚公博物館’頗爲興趣,認爲這個名字氣派,好聽。那麽博物館放些什麽東西展示給中華子孫們?一條發黴的家訓?一把用過爛了柄的鋤頭?有人說,沒有物質可以展示精神,愚公移山本身是一種精神的象徵:它是一種堅忍不拔,一種持之以恆,一種吃大苦,耐大勞的精神;它是從一無所有經過幾十代人的奮鬥和努力,犧牲掉無數生命,創造一個更理想、更偉大、更高層次的一無所有!
  
  一些愚公的後輩們做起了旅遊生意,他們辦起了徒步紅色經典十八日來回游;有一些愚公的後輩們正在向毛主席的後輩索討<<愚公移山>>的名字侵權費;另一些愚公的後輩義憤填膺,據說一定要討個說法。因爲在2050年的《中華大詞典》上把‘愚公移山’從褒義詞類編爲貶義詞類。詞條注明:愚公移山表示不明確目標,不用科學論證,蠻幹,蠢幹的一種行爲。近義詞有:執迷不悟,愚不可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