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无论现在基尼系数是多少,肯定的是早已超过警戒线且逐年上升

楼主:网络恐龙 时间:2012-01-27 02:32:34 点击:8570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有关基尼系数的公布,国家统计局自2000年后连续11年交出的白卷。
  
  1月17日,北京国家统计局宣称,因无法获取高收入居民真实的收入信息,不能公布中国城镇居民的基尼系数,这是国家统计局自2000年后连续11年交出的白卷,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今天的中国观察,要向大家介绍有关基尼系数争论的分析评论。
  
  山东《齐鲁晚报》署名余丰慧的评论称:“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百姓收入快速增长,而至今连一个高收入阶层收入的真实信息都难以获得,这是我国统计事业的悲哀!”“有机构统计认为,我国2007年基尼系数已经超过警戒线0.4达到了0.48,而目前已经超过了0.5。由于部分群体‘隐性福利’的存在,中国实际收入的差距更大。”“这部分‘隐性福利’包括高收入阶层偷逃税收那部分收入、官员等权力人‘灰色’收入甚至腐败收入、形形色色的利益输送以及党政行政部门、国企内部等发放的各种额外福利。这可能是阻碍城镇基尼系数公布,进而阻碍全国统一基尼系数公布的拦路虎。”
  
  广东《南方都市报》的社论称:“无论现在基尼系数是多少,肯定的是早已超过警戒线且逐年上升。”“国家统计局2005年的调查显示,占人口10%的最富有人群掌握着国家45%即近一半的财富,而占人口10%的最贫困人口只拥有国家1.4%的财富。即使没有这些数字,中国成为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国的新闻、开着玛莎拉蒂挽着爱马仕包的炫富女,挤在小小校车里的数十个孩子、等着‘免费午餐’救助的贫困儿童,都勾勒出了中国贫富差距的真实图景。每个人都在贫富差距愈发严重的中国生活着,对于基尼系数民众必须知情,以任何借口来拒绝都不具有说服力。”
  
  浙江《钱江晚报》署名温国鹏的评论称:“说实话,在贫富差距越来越明显的当前,民众之所以如此迫切地想知道基尼系数,并非是对这个数据有多大的兴趣,而是对这个数据所代表的社会贫富差距忧心忡忡,更希望能借机一窥基尼系数下所掩盖的灰色利益链。统计局这样为公众着想把数据捂着盖着,不仅没能安抚公众,相反却让大家更加担忧。毕竟,按照国际通用理论,基尼系数是衡量一个国家财富分配状况的最佳指数,数值越高,说明社会贫富差距越大;数值越低,说明财富分配越均衡。我国的基尼系数低到连统计局自己都不相信的地步,这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儿。”
  
  重庆《重庆时报》的社论称:“很多年前,业界一直有关于‘是否需要发布基尼系数’的争论,但历经多年的公共诉求与经济常识争论,这个问题相信已无需争议。现在,人们面对的真问题,更应该是,公共部门如何将这样关系国计民生的数据,更准确快速地宣之于民,而不是对数据选择性公布,或是经年累月地闭目塞听。”“公共部门能否及时、准确地发布基尼系数,就不仅关乎民众的知情权,更关乎国计民生与公平公正”。“须知,对一个社会而言,能够维持优良公共秩序的,不是社会整体的丰裕财富,也不是国家公器的强力维持,而是公平与正义。”
  
  香港《太阳报》“华夏透视”的评论称:“中国贫富悬殊早已突破警戒线,但国家统计局却拒不公布反映贫富分化的坚尼系数,声称‘难以获取高收入阶层居民真实的收入讯息’,事实上,当局是担心真实数据一旦公布,将引发强烈的社会动荡,坚尼系数已成为和谐社会一道伤疤,当局的难言之隐。”“惊人的数据表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由世界上居民收入最平均的国家,变成全球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比美英‘万恶的资本主义’更不平等。”“更可怕的是,当局被先富阶层挟持,权力被财富绑架,许多政策及其利益流向大多偏向先富阶层。”“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社会阶层产生断裂,中下阶层民怨滔天,群体事件风起云涌,若继续置若罔闻,坐视不理,再怎么维稳都是徒然。”
  
楼主网络恐龙 时间:2012-01-27 02:47:42
  尽管中国东部沿海省份的经济一直比西部内陆省份发达,但这种差距在过去30多年里大大加剧了。 1980年,沿海省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内陆省份高出80%左右,而在2008年,这一数字上升到144%。同样,中国国家统计局刚公布的数据表明,中国城镇居民的平均收入是农村居民的313%,而1985年仅为186%。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公民很少拥有可量化的个人资产,而在2010年,中国有271个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富翁,仅次于美国。
  
  这种多方位的收入差距对中国经济、社会和政治动态有深远影响,并构成严重的风险。最明显的例子是农民工。据国家统计局的估计,中国除了约1亿农村劳动力在离家不远的城镇工作外,还有1.5亿在外地工作的农民工。这些农村劳动力迁移到其他省份或城市寻找更好的经济回报,然而他们在新的城市家园却面临着各种问题。他们时常面临很长的工作时间和低下的工作条件以及对工作和生活的各种限制、他们的孩子缺乏合适的教育机会、他们没有可靠的解决劳动争议的机制等等。2010年,被媒体广泛报道的富士康员工自杀事件凸显了一些外来农民工的绝望心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