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凤凰行

楼主:hai丫头 时间:2008-01-01 22:16:36 点击:1275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写年终总结找材料,竟把去年的一篇游记翻了出来,呵呵,又一年了。
  
  凤凰行
  
   与凤凰相识只能解释为缘分,与沈从文先生无关,与苗族凤情无关,朋友的只言片语,关于凤凰的一篇篇游记,“凤凰”这个美丽的名字,便在无知觉里构成了一份向往。
   离开凤凰已很多时日,一直不曾去碰触它。昨夜忽然下起雨来,大雨滂沱,雨点重重地拍打着窗,像要把人揪出去问个究竟,冥冥中,仿佛伟说中的那对神鸟拍打着翅膀在向我召唤,那个美丽的小镇,我此时才终于可以去想念它,为想念它打个合适的时间,为这个合适的时间我藏匿了如此之久。那个美丽的小镇,静溢的让人爱上它的一切,在这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忽尔的便来了。。。。。
  
   美丽迷人的凤凰城山水相依,钟灵毓秀。细雨过后更是空气清新,远处的山峦上萦绕着一层薄雾,青翠欲滴的山林在雾中时隐时现。碧绿的沱江水从古老城墙下蜿蜒而过,叠翠的南华山麓倒影江心。江中鱼船数点,山间暮鼓晨钟兼鸣,悬崖上吊脚楼轻烟袅袅,码头边的浣纱女笑声朗朗。
  
  洗衣妇
  
   此处的沱江水已不复清澈,可清晨的洗衣妇依旧。梆捶敲打的节奏似乎从示变过,鲜艳的衣裳渐渐褪祛初时的颜色,显出古旧纯朴的色彩,而这色彩的底色终是灰的,只因桨洗得如此干净,这灰竟能灰得如此明亮。时光一如这沱江水不断地从眼前流逝,江边的柳树依旧婀娜婆娑。日复一日地,浣纱女在梆捶中逐渐老去,一如那泛灰的却十分干净的衣裳。姑娘变了妇人,成了老妪,然则山水依旧,一代一代安静而满足。(待续)
作者 :孤竹林 时间:2008-01-02 09:06:21
  - -我女朋友很想去的一个地方
作者 :野青MM 时间:2008-01-02 10:29:20
  丫头很会写哦,偶去凤凰城只觉得一般般,但在丫头的文章里回忆着的凤凰城真就是所描述的那样,原来凤凰是这样的美丽.
作者 :逍遥无度 时间:2008-01-02 21:33:00
  等着看后文
作者 :阳达 时间:2008-01-02 22:15:40
  等着看后文...
楼主hai丫头 时间:2008-01-02 23:40:17
  刚回来,上来玩儿会儿。
  
  前门一条街,后门一条河
  
   小雨中的凤凰亦是灰色的,那古旧的吊脚楼,那青石板铺就的老街,那苗女红润的脸颊,那有些许羞涩却更吸引人的眼神,诉说着凤凰人的轮回。
   “去凤凰不可以去新街,只能在老街走走,不要问价买物,中需在沱江边上走走。。。。。”临行前朋友们的嘱咐,只为把凤凰最美的部分保存下来,不愿我对这个向往已久的地方留有丝毫瑕疵。我自然是一一应诺,只是来到凤凰后早把这些嘱咐抛去脑后。一个新的地方,一个老的小镇,处处有现代和古老完美的结合,用它独特的魅力吸引着我。谁能做主新鲜的一切就不能在这个古镇里滋长呢?沱江里嬉水的孩子们却不曾因着我们这些游人改变他们的生活,只是多了些许羞涩,而这些微的异处在玩耍到兴起时也早抛得无踪无影了,光着屁股放肆地笑闹着。
  
  沱江河畔
  
   沱江是绕过小城边廊的一条河,河水清莹澄澈,河底的水草清晰可见。河上渔舟荡漾,嗳乃声声,几点慵懒的鱼鹰随渔翁号子扎进水中,荡起圈圈涟漪,恰如你扩展的思绪。
   河畔,有阿妹在淘米、洗菜、捣衣、照身影,阵阵杵声与姑娘的欢笑相应和。那些由木柱作架,以纵横的杉木板作壁,支撑起湘西富有民族特色的吊脚楼,壁连着壁,悬挂在高高的河壁上。连同木楼后面的青山倒映在沱江清澈的波光里,那和诣,淡雅的意境,只有从唐诗宋词或水墨画中才寻得见。
   沱江两边是客栈和酒吧,那是凤凰独有的,关上门是一个老旧的古宅深院,打开门则飘出阵阵酒香。下了几日的雨,厚重的木门散发出些微朽木的气味,和着周围泥土散发的芬芳和酒香,混成一种仿佛是此处特有的“地气”。楼板在昏黄的光线中泛着光,踏上去发出“吱呀”的声响。这是一所百年老宅了,宅子的主人已搬到离江较远的新街住下。向往新的生活是自然的,回归质朴的生活同样是那么的幸福。
  
  (待续)边客、蛋蛋和边仔
楼主hai丫头 时间:2008-01-03 02:31:51
  写总结,喝了杯咖啡,半夜了还睡不着,起来继续,明天定有黑眼圈了.
  
  边客,蛋蛋和边仔
    客栈主人是广州人,却操着一口标准的北京腔,问了才知道他长年在北京做生意,偶尔来这个小小客栈让自已当几天"背包客",做个出游的人.这个叫"边客"的宅子处处弥散着懒惰的气息.门口蹲着只金毛狗叫“蛋蛋”,眯眼守着青石板的门阶,任由出入的人爱抚一下。说这里是家客栈,只因我住在这儿,走入门里看时它更像是个酒吧,木质的地板,横梁,仿古的音像、探灯,蜘蛛网盘悬其上。木棱的窗中洒入的斜阳懒懒地照在身上,5月的午后一点也不热,老板说这就是古宅,冬暖夏凉。
   我住在二楼,屋里有深蓝蜡染的碎花窗帘,纸质的灯罩散发出朦胧的光亮,映出窗上绰绰的影子,摇摇曳曳,想是窗外的树影,便把木支的窗放下,那影子仍在,再寻来处,原是一串风铃在窗口晃荡,鲜艳的色彩早褪祛,粗麻线串起的小果壳,红的,黄的,蓝的,跳跃出的图画,在这个木房子里被放大了许多倍。我一直以为风铃倘失了声,就不再有它的风韵,却不曾想,这串美丽的风铃只用那无声的音乐“唱出”了美好的颜色。于是回身来复又支起这个小小的窗子,任外面的风儿吹进来,任这风铃儿摇曳,更同那蜡染的窗帘,粗麻的门帘,纸质的灯罩一起在这个夜里摇曳,摇出一夜好梦。
  
   第二日清晨醒的早,还在寻思何以来到这个新的地方,忽的瞅见床边堆着一团毛绒的白色物体,用手轻触却是热的活物,只三秒我脑里一片空白,紧接着从木床上腾的跳起来,那活物却在这时动了,懒懒的抬起头,眯着眼,一幅不屑的神情,“嗖”的一声,消失在窗边。待我反应过来时早已没了踪影。这家客栈不单有只金毛狗,还有只白毛的猫。似乎它在嗔怪我占了它的窝,此后再没来过,问主人时,却不答,只说她叫边仔,多住几天总能见到的。蛋蛋是只狗,边仔是只猫,边客是他们的窝。
  
   楼下的酒吧白天是不营业的,下楼来,昏暗的吧台还在沉睡,蛋蛋已在江边和边仔玩了。这只宠大的金毛狗此时早不似前日那么慵懒,和那边仔玩的不亦乐乎,时不时还替边仔赶走其它来骚扰的不速之客。沱江上泛着一层薄雾,太阳还没出,那水气只在江面久久不散,蛋蛋竟在地上打起滚儿来。洗衣妇有节奏地捶打着衣物,有那么一刻,我只愿身处这里永不离去。
作者 :在天心 时间:2008-01-03 09:23:10
   很不一般的文笔,想不到丫头还有这一手。佩服!
楼主hai丫头 时间:2008-01-03 23:44:06
  06年从凤凰回来定的,写完后给一位大哥看,他帮我改改,呵呵!现在是写不出来了。
作者 :胖头熊 时间:2008-01-03 23:49:05
  还没睡,文笔很好,最佩服会写文章的了,我是打死也写不出来
作者 :野青MM 时间:2008-01-04 15:56:46
  我妹就是这样出色滴!
作者 :逍遥无度 时间:2008-01-04 21:24:37
  丫头的文笔还真……好……呀!
楼主hai丫头 时间:2008-01-07 00:05:16
  你,逍遥,到底看完了没?????
楼主hai丫头 时间:2008-01-07 00:06:04
  楼上的各位,谢啦!嘻嘻~~~~~~~
作者 :吉儿越 时间:2008-01-07 13:40:57
  春节就想去了~~~一听这名字就知道很美了
作者 :野青MM 时间:2008-01-07 15:30:46
  丫头:要早睡觉!太晚了!
作者 :逍遥无度 时间:2008-01-07 19:48:42
  
   作者:hai丫头 回复日期:2008-1-7 00:05:17
    你,逍遥,到底看完了没?????
  看完了,真的,从第一个字看到最后一个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