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烈酒·弗里达

楼主:清花淡草 时间:2007-10-19 01:59:15 点击:719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毕加索说,你我都画不出像她这么好的自画像,说这话时他正看着女画家弗里达自画像的眼睛。
  
   弗里达·卡洛,墨西哥现代史上最著名的女画家,共产主义者,双性恋。她的一生只能用“惊世骇俗”来形容——惊人的美貌、惊人的苦难,以及惊人的生命力!7岁时,弗里达患小儿麻痹症,瘸了;18岁,车祸,然后是32次手术,3次流产,最后是截肢。“我不是生病,我只是整个碎掉了。”弗里达形容自己。再现这样的人生,无论经过怎样的艺术修饰,都注定了这是一部令人揪心的电影。
  
   墨西哥庭院,悠闲散步的孔雀,一身鲜艳的印花裙的弗里达,躺在担架上被人抬上了大篷车。她全神贯注地看着什么,世界在她的注视下融化了,各种浓烈的色彩,一股脑儿地在画面上流溢,没有止息。这是弗里达的世界,浓墨重彩的涂抹令人过目难忘。她也有过短暂的暗淡,那时她还没有给自己上色,充其量就是个好动奔放的女学生,有爱着她的父母和姐姐,偶尔兴起会捣鼓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也不时地与英俊的小男友偷食禁果。
  
   然而有一天,上帝在作画的时候不小心把桌上的颜料打翻了,世间未曾有过的鲜艳色彩从天而降,泼到了墨西哥街头一辆行驶着的中巴上,车厢一阵剧烈地震荡,窗玻璃如水花飞溅,和着颜料洒在年轻的弗里达身上,画笔刺穿她的脊骨,就这样她成了上帝的作品,她的人生从此就是一幅画了——这是我为她的美丽所做的解释,现实的情况是她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多处骨折,一根铁条从腹部刺穿她的身体。死神没有把她带走,但却不时地在她床前跳舞,蛊惑她,挑逗她。所以她的画作里常常出现死亡——她自己的死亡。她画自己象陶罐一样碎掉了,有骷髅在身边漂浮,荆棘纠结着床,被单满是血污。她也画自己长着鹿的身子,因为她一辈子都不能轻快地奔跑,所以她的鹿是呆立着的,犄角下嫁接着她的脑袋……
  
   弗里达的丈夫里维拉评价她的画说:“我画的是我所看到的这个外头的世界,而你,你却泼洒出最幽微的底处。”里维拉能够看到弗里达的痛,所以他成了她最最深爱的男人。他是墨西哥著名的壁画家,在长达11年的婚姻里,两人恩爱,外遇,相互憎恨,到最终的离婚,又复合……爱欲交错、一生纠缠。她对他说:“我的一生有两次大意外,车祸和你.而你是最严重的。”——那天,她亲眼目睹他和她妹妹在画室内的偷欢。
  
   因为有诸此种种性与爱的描写,影片是引人入胜的,但这正是我觉得遗憾的地方:对艺术的弗里达,或者说是对她自身的光彩着墨太少。她丰沛的激情和锥心刺骨的苦痛,似乎都被解释成了爱情的衍生物。然而我相信,有些东西是内生的、天赐的。这个盛装的墨西哥女人,作画,或者躺着,或者躺着作画,坐着,站着,或者接吻,无论何时何地,哪怕躺在病床上,穿着打了石膏的紧身衣,她头上的发式依然纹丝不乱,两鬓的花朵永远盛开。她从本质里散发出来生命的力量,她的才华,她的执着,她的狂野,她的痛楚,哪怕是她的风流,她的放荡,她的双性恋倾向……都具有难以抗拒的魅力。或许她早已明白了灰飞烟灭的道理,于是选择拼命地透支。她在最后的日记中写到:“我希望离世是快乐的,我不愿意再来”。
    
   像她胸前石膏上绘制的那只只飞舞的蝴蝶,她画画,就是美丽的陨落和石膏层层剥离的过程

本文由阳达转载,原文发表在电影乌托邦部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