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新人新贴] 蝴蝶飛不過滄海

楼主:林越過心 时间:2007-10-17 18:54:53 点击:741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在以前的時候,有一隻身子非常瘦小的蝴蝶,它的翅膀很單薄,只有那麼薄薄的一片羽翼。但是它渴望飛翔,每天總是盤旋在那一片大海的邊沿,它看得見,遠處海天相接的地方,那一道屬於彼岸的弧線,它總是很羡慕的說,要是有一天我可以飛越這片大海到達那片淨土就好了。它很努力的學習飛翔,可是,每當它嘗試著要在沿海邊沿往前的時候,翅膀總是因為被海浪打濕,因而總是飛不遠,卻依然,那麼堅持的飛翔,只因為它渴望彼岸未知的風景……
     (01)
     夏小沐坐在沒有任何護欄的天臺上,手裏拿著一根狗尾巴草,晃悠悠的,身子搖搖欲墜,她的臉上被天空的顏色染上了一片陰影,看不出任何表情,眼角被一縷陽光刺得淚光閃爍,可是還是固執的將臉整個送進陽光一圈圈的光線中。
    尹尚浩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他們又吵架了嗎?”尹尚浩說的,是夏小沐的父母。
     “嗯,他們已經決定離婚了,一切都已經結束了,我的耳根終於可以清靜了。”說這話的時候,她沒有回過頭,可是還是聽得見一絲鼻子抽嗒的響聲。
     “那你以後打算怎麼辦?你要怎麼辦?”尹尚浩故意將後面幾個字重複了一次。
     “呵……”她發出一聲乾笑之後,就沉默了,周圍只剩下風輕輕吹拂的一點聲響。
     煩亂的心緒,儘管在一切都安靜的似乎停止的時候,都還是會有那麼一點的難以呼吸,狗尾巴草被夏小沐伸出手心,放飛了。一點點的向下墜落,一條與弧形交錯的射線,那個端點,就是夏小沐的心。
     那一份安靜一直到早自習的鈴聲響起,結束了。夏小沐從天臺上跳了下來,走過尹尚浩的身邊,停下來,說聲“再見”。然後,向前走,最後,在尹尚浩的眼球中,變成了盲點。
     心裏的一根鉉被重重的撥動了,反彈回來的時候,心好痛。尹尚浩此時的感覺就是這樣。
     第一次遇見夏小沐的時候。她像一隻被人遺棄在牆角的貓咪,瑟瑟縮縮,在尹尚浩家門口的拐彎處,一雙手抱著腿,頭低著,偶爾一兩聲壓得很低的抽泣,然後,頭就往衣角上蹭掉了鼻涕眼淚,無助的讓人心疼得厲害。後來尹尚浩才知道,是因為她的父母吵架了,她一個人躲了出來。
     尹尚浩編了一個理由開始接近夏小沐,跟她成了朋友,她被欺負的時候,他會挺身而出;她任性的時候,他會依附縱容;她傷心了,開心了,他總是會第一個出現在她身邊的人。可是“他很好,非常好,他是個好人。”這些夏小沐對於尹尚浩的評價,讓他們似乎永遠也是朋友,將所有的都被圍成一個圓圈,然後什麼也別想跳出這個圈子之外。
     (02)
     小沐的腳步在早自習的鈴聲響起第二遍的時候開始加快,低著頭,不曾注意,前面有一個人也正以相同的速度跟她反方向走來。
     幾步之後,兩雙腳各自被對方所牽絆住,結果摔了人仰馬翻,男生的書以及文具全都掉落了一地。趁小沐還在地上彌留之際,男生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向地上的小沐伸出一隻手,示意要拉她起身。小沐將手交到他手裏,猝及未防,她被他指尖傳來的溫度緊緊地包裹住了。
     “對不起,我幫你撿!”小沐回過神,抽回了手,蹲下身,把散落一地的東西拾起來。男生也蹲下身,幫她一起撿。直到東西全都完整交到男生手上的時候,他也沒有講過一句話。掉頭就走。夏小沐才慌忙的趕往與之相反的方向。
     兩個在不同方向的端點,卻可以變成同一個位置的線段。
     教室裏,人聲如潮般的響亮,老師還沒到,小沐找到最角落的那個位置就坐下了。周圍的吵鬧聲持續了很久,在老師到來的那一刻,也就終於停止了。老師的身後還帶了一個人,一張遇見過的臉孔霎時間充斥了小沐的眼球範圍。
     是那個手心很溫暖的男生!這是夏小沐唯一記住的,他的特徵。
     原來他叫“沈默”。黑板上,很漂亮的字體讓夏小沐認識了他。安排座位的時候,他被安排在夏小沐的旁邊。坐下的時候,夏小沐朝他點點頭,他只是很小的反應了一下,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夏小沐心理有點難受。
     沈默到來的幾天,每天都可以聽見班上一些女生的議論紛紛,以及對他大獻殷勤。源源的情書不在話下,信差就是跟他成了同桌的夏小沐。可是有一天,沉默生氣了,很氣很氣,他把成堆的情書在那些女生面前一封一封的撕掉,粉紅色的信紙暴露了每一個女孩的心態隱私,那些紙片還有女孩們這其中包裹的一顆心全部被撕裂,然後沉默捧在手心裏,將它們向外面撒了出去,天空那片小小的藍色霎時間內被這些紙片充滿。
     夏小沐想解釋什麼,可是這時候沉默淩厲的眼神總會讓她害怕,考慮了一下,她還是決定跟他說點什麼。
     “沉默,對不起,我……”除了抱歉,似乎已經沒有什麼了。
     沈默沒有說話,抬頭看了夏小沐,眼裏沒有責怪,但是夏小沐看見了他眼中滿滿的落寞。他沒有說話,這不是現在的問題,他來了整整一個星期了,卻都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他沒有朋友,沒有敵人,生活在一個只有自己的封閉式空間內,夏小沐常常覺得,它們好像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可是卻找不到相同的交點。
     (3)
     離高考還有100天。
     夏小沐的父母終於離婚了,她終於成了孤兒了,她終於可以脫離他們的擺佈了。這是夏小沐對於這件事的最大感觸。
     那天晚上,他們提著各自的行李箱留,下桌上誰也不願意去碰的3000元,是給小沐的,然後走出門口,沿著不同的方向離去,小沐站在門口,嘴角被牽扯出一個難看的弧度,吐出一口氣,淚,在她的臉上被擴大,成了一種不知名的形狀。
     她的身體依靠在門上,指尖深深的陷進門縫裏,一顆心,開始墜入了無底洞的深淵,沒有人會來救她,在最深的黑暗裏,看不一絲光線。
     “我以為我會很堅強,我以為離開你們我也會很好,可是,原來都不是這樣子的……”小沐靠著門蹲了下來,雙手抱著腦袋,雙肩一直顫抖著,低聲的抽泣。
     轉角的門“吱呀”了一聲之後打開了,那個高大的身影,像第一次遇見她那樣心疼的眼神,雪白色的T恤衫,被枯黃的燈光染的一大片陰影,慘黃,慘黃!
     “我多麼希望,你不要那麼堅強,偶爾可以給我一個擁抱你的機會,你不是一個人,從遇見我的時候開始,就不是!所以,你可以偶爾不要那麼堅強的。”尹尚浩在她的身邊蹲下來,兩個人的影子被那一點黃色的光線照著,幾乎看不見。
     夏小沐愣了一下,抬起頭,一張固執而英氣逼人的面容,執著得讓人生氣。她也多麼努力的想要接受他的愛,可是,正如來自地獄的小卒,又怎敢奢望會有天使來愛她呢?
     兩條平行線,是永遠也不會有相交的那一天的。
     他是那麼優秀,所有人眼中的天之驕子,他即將要隨著父母出國,這是小沐無意閑聽他的母親向著一群師奶說的,他的父親母親驕傲到可以每天抬頭直視著太陽,俯頭看著別人的時候像是看一隻螞蟻,對於她們家這個鄰居,鄙視得根本不願意去瞧看,對於這麼好的他,夏小沐至今都覺得認識他似乎是上輩子的事情。
     “尹尚浩……”她的話,在直視了他的眼睛之後,被咽回了肚子裏,那麼受傷的眼神,是夏小沐從未見到過的。
     請原諒我,我不是灰姑娘,我不可能變成公主,而你,需要一個公主。
     然後,他們都坐下了,冰冷的地面,那一點微弱搖曳的燈光,窄窄的過道,和他們倚在一起的影子,全部都是慘白而無力的。越發凝重而孤寂的氣息,沒有停止的縈繞著他們的鼻息之間……
     (4)
     夏小沐現在是一個人了。
     她抽煙,喝酒,泡吧過夜生活,翹課,出言不遜。她墮落了,她的世界開始由一片空白,被渲染得五彩繽紛,可是紙上那一處依然白淨的地方,卻被襯托了,更加蒼白。
     最角落的那張課桌,夏小沐的位置,沉默每天都要打掃一遍,理由是,他有潔癖,怕髒。
     心照不宣。
     今天,還是我一個人嗎?沈默很期待的神情在走進教室之後變得暗淡,因為,他看不見那張桌子上的另一個人影,儘管已經有一個星期是如此了。他也習慣了。
     他走出了教室。覺得身體的某個部分總是空蕩蕩的,在夏小沐失蹤的時候,總是這樣。搖搖晃晃的向著與人潮相反的方向,走出了校門。
     人潮在大街上顯得特別的張揚,頭昏腦脹的站在一個角落,沈默覺得他在顫抖,漫無目的,可是眼睛卻一直在搜尋什麽,或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吧。
     他只是因爲學校裏那一份小小失落,讓他覺得難過,所以他逃避了。沈默是這樣子給自己解釋的。
     一輛摩托車從他身邊呼嘯而過,距離近得差點把他撞倒,手臂已經被擦過摩托車手把。他捂著手臂,擡起頭,視線裏,已經在他前面一米開外的地方停下的摩托車上,一頂深紫色的短髮,刺眼另類的服裝,她回頭,從車上下來,身影充滿沈默的眼球。
     “沈默,你沒事吧?”化著濃濃的煙熏妝,凃著油膩膩的唇膏,她是夏小沐。
     “……”
     “……”
     沈默的臉開始有一點扭曲,腦海裏繙找著以前夏小沐的樣子,他很生氣,生氣到他想刮她一巴掌。他的手心已經收起握成了拳頭,全身痙攣。
     她準備離開了,因爲她覺得這個樣子的自己不適合站在他面前。可是,有一只手從後面拽著她的手,她不能就這樣跑開。她選擇了背對著他,就算現在她有一點心痛。
     爲什麽會心痛?夏小沐很迷茫,就算是當初她選擇要墮落的時候,她也沒有這麽迷茫過。爲什麽啊?
     “沈默,我求你了,放開我吧!我……”她沒有回頭,看不見此時沈默一臉的心疼。手,被緊緊的抓著。
     “……”爲什麽你要變成這樣?沈默的心理一直在疑惑,心疼得連自己都無法抵抗,可是他的嘴裏,還是那麽緊閉著,不是不願意,而是不能。
     “沈默,放開我,我也不想這樣,我真的不能,我做不到,在變成孤兒之後,我還能笑哈哈的生活。”一滴淚,從夏小沐的眼角墜落。
     人潮包圍著他們。
     “……”我知道,我了解,可是,你不可以這樣子阿!沈默在心理說著,那麽痛苦。
     “沈默,你……你啞巴阿,又不説話,幹嗎要緊緊抓著我,你以爲你是誰阿,你幹嗎要管我,我們沒關係的,你……”夏小沐突然變得強硬起來,那些話尖酸刻薄。
     沈默也突然的放手了,看著小沐的背影,眼神裏有一種被刀子刺中的痛楚。小沐察覺沈默鬆手了,好奇的轉過頭,她看見了沈默的眼神,那麽深,那麽無奈。人潮裏,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他分明就是啞巴嘛,不信叫他說句話啊!
     小沐的腦海裏浮現出了他們之間的所有畫面,“啞巴”!這兩個字差點讓小沐倒退了三步,是的,她從認識他之後,就不曾聼他說過一句話,難道……
     她不敢再往下想了。
     可是,等她囘過神,沈默卻早已逃出了人群。
     她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可是,他是啞巴嗎?
    
    
  
  
  
  

本文由阳达转载,原文发表在小小城市部落

作者 :雨蛇 时间:2007-10-17 21:39:01
  沙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