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不守贞洁只守美的那些红颜

楼主:锦心绣手 时间:2010-03-09 21:49:37 点击:2136 回复:1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金粉浮靡风流艳冶的六朝,烟柳画桥自古繁华的钱塘,因为这位绝世红颜在时光潋滟中的惊鸿照影,让人在万千怀想中落红留情逝水犹温。
  
  隔世离空的灯火疏帘尽头,依稀有歌声引回波舞衣散秋影,歌吹声中更见有伊人坐油壁香车冉冉而来,水佩风裳将那岁月之弦轻拢慢捻,曳下一路花落花开唱彻《黄金缕》的千古余韵。
  
  寻着这檀板箫管中百转千回的似水流年,我终于能在江南四月的一天,来到这春光骀荡花光柳影的西湖。
  
  “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处是苏家”,而今绿杨深处秋千院落歌管楼台不再,只有西泠桥边那方立有“钱塘苏小小之墓”石碑的青石古墓,和“慕才亭”边灼灼红艳的桃花依旧笑春风。
  
  “湖山此地曾埋玉 花月其人可铸金”,“慕才亭”上的这副挽联辞清境远,一扫悼红泣绿绮罗环佩的脂粉之气,倒有几分高隽清越的金玉之声。
  
  而石碑上简单的“钱塘苏小小之墓”几字,静言思之却分明有一种用心宛转的情味:西泠桥边埋香的这位名叫苏小小的女子,已不再是史书或者传奇上所艳称的南齐名妓绝代红粉,而已和西湖山水一样成为属于钱塘的一种风致一种美。
  
  自古钱塘甲江南。西湖烟柳,水木清华;孤山梅鹤,暗香疏影,生于西泠的苏小小尽得钱塘山水风物的钟灵,不仅纤柔玲珑淹然百媚,更有一种卓然神秀诗意流转的别样风情。
  
  涵澹着西湖的秀色氤氲着灵隐的逸气,苏小小不仅指尖能弄弦掌上擅歌舞,更难得的虽不曾从师受学却慧质天成精于诗词,信口吐辞皆成妙词佳句。
  
  “闭阁藏新月,开窗放野云。”迎湖而开的镜阁圆窗上的这副对联,虽是小小闲来信笔之作,却清朗高放全不见闺阁女子的婉约阴柔,倒有一股让扫眉才子叹不如的逸气。
  
  漫步在四月暖阳下山水柔曼的西湖,似乎能感受到小小当年行吟湖畔温雅的气息。虽身为闺闱女子小小却少无适俗之韵,她不慕太液芙蓉未央柳,不恋金谷玉树西园琼枝,却钟情于这清新明媚不染尘垢的山水自然。
  
  西湖旖旎如画的四时美景,就成了熨帖和抚慰她生命所有寂寞的知己。最后,逝于华年的她埋香于西泠桥畔,既遂了伊人“愿埋骨西泠,以不负一生山水之癖”的遗愿,也让西湖多了一处让游人流连驻足的胜景。
  
  而让人称奇的是,这样一个宛在山水画里且行且吟的诗意玲珑的女子,却又甘愿寄身于喧嚷溷浊的滚滚红尘,以青楼为净土,绣口花腮烂舞衣,向街市张扬着她自由无忌鲜润生动的美。
  
  “因迫于生计,不幸沦入风尘”,对于苏小小以操琴献艺为生的青楼身份,怜惜喜爱她的人常作这样善意却落俗的粉饰。毕竟,无论哪个时代,风月场里再高傲绝色的女子的也是卑微。
  
  但苏小小自己大概是不屑这样的粉饰的。“最爱的是西湖山水。若一入樊笼,止可坐井观天”,所以“倒不如移金谷之名花,置之日中之市。”
  
  她宁可将自己的青春和美貌呈之街市,身自由心干净,也不愿像绿珠红拂那样凭着天生丽质寄身朱门,虽锦衣玉食万千宠爱在一身,却如花折玉瓶鸟囚金笼,哪及野花陌上开好鸟林间啼的自由自在!
  
  对于世间男女情爱苏小小亦是看得洒脱通透。有春花秋月的良辰美景相对,有吟诗联句的赏心乐事相娱,欣赏与被欣赏的解意东风里春光满枝,又何须去苦苦追问:眼前的如花美眷能否敌得过似水流年?
  
  在五陵年少争缠头的炫美风光里,她任性地浅颦深笑恣意地且歌且舞,却冷眼看着众生为之癫狂并无一丝动容。世间情爱又为何物?所谓情到深处情转薄,今日欢明日歇,无非露水;暂时有霎时空,所谓烟花。
  
  然而她终于遇到了那个叫阮郁的世家公子。烟光水色娟红媚绿的西湖,一位风致翩翩的白苎春衫美少年,擦肩而过的那瞬间,四目相对竟似天地动容,如同预设在她生命中的一个似曾相识的场景。
  
  没有低眉敛首的羞怯没有迂回宛转的试探,对自己心仪的男子小小的爱热烈而坦荡:燕引莺招柳夹途,章台直接到西湖。春花秋月如相访,家住西泠妾姓苏。
  
  曾经那么多王孙公子为睹芳容一掷千金,一曲红绡不知数,而小小却始终只是拂琼花玉树淡淡而过,不沾惹一丝悲喜的尘埃。
  
  而遇到引为知己的阮郁,小小却如同一树一直将花苞攒得紧紧的桃花,一夜东风就喷出了满枝灼灼红艳的花朵,欣悦而鲜丽的爱意枝头高擎如火如荼: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
  
  油壁车,青骢马;绝色佳人,风流少年,悠游于西湖天造地设的美景之中。或孤山踏雪寻梅,或画舫听雨谈诗,苏小小和阮郁朝暮相随,俨然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神仙眷侣。
  
  然而世间沉沉趋名利,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那个曾在松柏下信誓旦旦愿同生死的男子,终于在世俗的压力下一去不复返。西泠下斜晖脉脉烟波渺渺,青骢不见阮郎不归,只剩下油壁香车独对朝来寒雨晚来风。
  
  “油壁车,久相待。冷翠烛,劳光彩。 西陵下,风吹雨。”沉疴一场的苏小小终于心冷如灰,世间交乃浮云,情犹流水,何况逢场作戏的青楼哪能容得下自由干净的真爱?
  
  纵使阮郁有万千负心薄情的理由,但在小小坦然托举赤诚以付的痴心面前,他被名利压弯的身躯显得那么懦弱和委琐!
  
  但小小毕竟是一个洒脱通透荦荦不俗的女子,进了情关,看破情关,万千世界不过俯仰间的一呼一吸,万千爱恋也不过施受中的一悲一喜,花开花落自有时,缘来缘去两由之,放下执着顺应自然,有道是浮云流水且自去,莫阻寒月浸吾衣。
  
  “ 妾本钱塘江上住,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燕于衔将春色去,纱窗几阵黄梅雨。
  
  斜插玉梳云半吐,檀板轻敲,唱彻《黄金缕》。梦断彩云无觅处,夜凉明月生南浦。”
  
  带着这种未冷未老的情怀,倾一己情爱于西湖的碧水青山之中,不管世事如何沧桑流光如何飞舞,只在永恒的美里浅吟低唱漫游人生悲喜,这是一个何等旷达何等透悟的奇女子!
  
  苏小小之奇美还在于她有一身嶙嶙傲骨。面对孟浪倚权仗势的强令邀请,她不卑不亢地随口吟对:“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若更分红白,还须青眼看!”那出口成章的斐然才情让人惊叹,那毫无媚态的凛然傲气更令人击节。
  
  而对萍水相逢的失意书生鲍仁的慷慨相助,更让人感佩这个在凉薄浊世里卓然独立的女子,不仅能有这等超凡不俗的识人慧眼,且有如此侠义大气的助人热肠!
  
  当衣锦荣归的鲍仁抚棺恸哭此生终失知己,并为苏小小在西泠坞旁筑墓立碑时,曾经信誓旦旦愿同生死的阮郁却杳无踪影。这或许是对尘世间姻缘与因缘之别所作的最深刻最讽喻的诠释。
  
  情爱中姻缘因纠缠着太多的欲望和权衡,往往是发乎情而止于利;而“因缘”因剥离了一个“女”字功利之心的纠结,更能反映人世间心灵遇合交付的高贵和纯净,因而也更能超越世俗而历久弥新。
  
  然而绝世红颜往往难逃情深不寿、慧极必伤的宿命,太美的生命总易遭来天妒。在步入十九岁华年的那个春天,苏小小终于在咳血的绝症中香消玉殒——肺热让她临死前还两颊美艳如夭夭桃花。
  
  佳人薄命情无所归本是一个女子最让人痛惜的悲凉。但苏小小却早将世情看薄生死参透,再是形销骨立、缠绵病榻,也与人无尤,直到临终也平静适然,并无对人世的眷眷不舍和耿耿遗憾。
  
  或许于她而言,逝于华年倒成全了一种永恒鲜润的美。犹如松脂的眼泪包裹住正灿烂的花枝,将生命刹那的芳华封存成永远鲜妍莹透的琥珀,无惧于时间光雨淋漓的剥蚀,永远在十九岁的青春里唯美得栩栩如生。
  
  是的,苏小小是世人眼里永远明艳生动着的美。西陵墓下钱塘潮,潮来潮去夕复朝,多少王侯将相胭脂红粉被荒烟蔓草湮没,多少舞榭歌台钱塘风流被雨打风吹去,只有苏小小玲珑窈窕的身影与这西湖山水,在时空中留驻着永恒的美。
  
  “千载芳名留古迹 六朝韵事着西泠”,重修的“慕才亭”上前人凭吊的墨迹宛然清晰,而西泠桥边风帘翠幕游人如织,已全不见当年“草如茵,松为盖”的冷寂和清幽。
  
  虽然 “名妓”的出身让苏小小的墓冢也未逃过“文革”的浩劫,但杭州人却一直不曾忘记这个“生于西泠,死于西泠”的女子,因为她已成为钱塘的一部传奇西湖的一处胜景,成为杭州这个“爱情之都”爱与美的精魂。
  
  而我,一个晚了一千五百年才能来钱塘的普通女子,久久徘徊在西泠桥边的小小墓前,听千百年的时光之水拍着这西湖的堤岸,却似乎仍能听到油壁香车碾碎六朝金粉碾过流光飞舞,听到环佩琤瑽中有佳人踏歌而来:
  
  妾本钱塘江上住,花落花开,不管流年......
作者 :慧空智一 时间:2010-03-10 19:56:25
  我也曾经到她的目前看过
  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作者 :冠男 时间:2010-03-10 20:53:13
  目前?
作者 :冠男 时间:2010-03-10 20:53:49
  读过有关她的书~
作者 :慧空智一 时间:2010-03-11 16:23:59
  祝福
楼主锦心绣手 时间:2010-03-12 19:56:12
  千年后仍可以想见其人啊。
作者 :冷禅大师 时间:2010-03-14 12:40:40
  好帖
作者 :云雪飘飘 时间:2010-03-14 15:15:39
  嗯
  问候
  
楼主锦心绣手 时间:2010-03-14 19:23:51
  谢谢筒子们的鼓励!!
作者 :慧空智一 时间:2010-03-14 19:38:20
  哈哈    楼主很逗
作者 :冷禅大师 时间:2010-03-23 21:35:26
  红颜薄命
作者 :66982131 时间:2010-04-08 13:48:06
  欢娱后有人捶背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