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篇真实的回家汇报稿

楼主:傻傻一哥 时间:2009-10-11 18:31:13 点击:1042 回复:1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远行去贺喜
  
   上月底,一朋友L 在Gz省Zi市,天命之年喜得贵子,联春风二度乔迁新居三喜临门,邀我等前去贺喜。
   老来得子,据说比中奖五百万更值庆贺,理当. 情当. 说啥都当去凑个热闹。
   次日,秋风伴秋雨,我一行二驾四人,九时许便出发,赶赴四百多公里外的Zi市。
   不幸的是,十二时许,临近两省市分界处,前方发生车祸。以我前两年在此段路上数十次驾行常识,怎么也得两三个小时后,才可通行。
   至中午十四时后,一友饿得眼泛绿光,步行二十分许,购得几份农家饭,方救我等于饥寒交迫中。临十六时,终于放行。未行三十公里,前方又出车祸,绵长的车流再次阻车。还好,半小时后,我们便被放行。而未与我们一行的另一乘朋友,电话联系中得知,被阻在了后面。
   进入Zi市,已是华灯初上,在最贵的大世界酒店落宿,然后又在最贵的维也纳就餐----并非炫耀,而是想要说明一个最朴素的道理: 最贵的,往往都不是最好的。
   酒过饭足后,已近二十二时,被阻在路上的另一路朋友仍在路上。
   回酒店去等了,几路人马稍作交叉,就组合起两套班子,开始了"你包里的钱究竟会是谁的?"游戏; 而一贯不谙此道的傻哥,在疑似看了些啥电视节目后,独自睡去。
  
   (二)我被挟持了
   次日醒来,已是九点后。
   早餐只得去外面吃,名曰鸡乡面,味道吗----郭冬临同志说是 :不错 .不错,味道挺好的!
   分不清天南地北还是天蓝地白地一阵海吹后,该吃午饭了,这是正席喔。
   地儿仍是昨夜那地儿,菜亦仍是咋夜那样的菜,只是茅台酒换成了茅台啤酒。二三席相识的,二三十席陌生的客人,来自两地三处,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举箸交杯,欢聚一堂。
   举杯的,前提是不开车的,开车的,是不能举杯的。
   为什么?这原因,中国人都知道,而地球人早就知道。
   及到席散,各桌剩菜总在一半以上,傻哥有忍不住想把这掌柜的或是掌厨的狂扁一顿的冲动。
   不忍心再说道,这离了川菜为魂的Gz菜,无滋无味,食同嚼蜡,真它妈不知是啥菜。
   没有不散的宴席,正拟告别间,一友接了个电话,不走了。
   又为什么?重庆人民都知道,据说连美国联邦调查局都知道。
   你不走别人要走。别人走都行,唯独傻哥不能走,总得有人陪呀。又干吗非傻哥作陪,只傻某乃闲人一条,老董老总些皆如此而言。这似乎很有道理的理由,把傻哥没值分文就出卖了。我便蒙着这只一二十岁的半张脸,欲语还羞,装出一副交友不慎的委屈状,留下吧。
   得,就这么着,几驾便吐几口青烟,留一声拜拜便走了。
   疑是被挟持的我,晚餐夜宵,食不知味。靠着酒精的麻醉,在回忆 <论持久战> 何人何年为何写就中,进入了异度空间。
   (三)追寻伟人足迹
  
   Zi市乃红色之源地。
   七十余年前,毛老人家以其阴算阳谋,在此开了一个会,成功地夺取了赤色政权。此地由此而进入中国现代史志,并如颜体般浓墨重书了一笔,且千百年后仍将传世。
   而挟我相伴之友 (以后就简称 L生),本就是混迹于白加黑之中,偏却对红与白产生了兴趣,并以逛逛红色遗址,为在此闲玩的首要事项。
   九月一日,在Zi市的另一朋友X 便成了领队,前去那会址拜谒。傻哥去这地儿,是第三次。
   L生在公示栏上点了一名导游,费用是60元。怕是少遇只三人而点导游的,又或是见这三人都鬼头鬼怪的,导游小姐声明导游时间为一小时。傻哥暗忖: 欺穷不欺富在此颠倒了个儿,两三小时变成一小时----活该。
   这里所展示的那段历史,许多人已了记于心,于傻哥来说也早失去了兴趣。
   倒是 L生,对红军被白军撵得在赤水两岸逃来跑去,而唏嘘不已; 并对那句 "白军不打红军"的标语,展现出如遇外星人般的新奇。而对毛老人家 "Zi得志(痣)" ,及毛雕塑揭幕日 "与日月同辉" 的异象, L生在以后几天还有念及。
   之后,便是每人以99元求来一 "死人头",作此行之纪念。
   再吃饭,再喝酒,再....一天又过去了。
  
   (四)遭美女调戏了
   按朋友们安排,是日,去娄山关下农家乐。
   既然到了娄山关,L 生说怎么也得去看看,于是便有了三个光老壳在娄山关上的合影; 也便有了傻哥用学得不标准的湖南话,高声吟道: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雪
   农家乐就处在娄山关靠南的山下,高速公路桥架下就是停车场,星落般布局的建筑,全都由纯木材料构成。有楼有亭,有桥有台,倒有几分古色,恍惚间若进入百年前的世界。
   依山引来的山泉,激活了这一处山凹。几个人工建造的鱼池. 顺势挖掘的山塘. 又依势连通的水渠中,放养着上千尾三文鱼,还有上百条中华鲟,好一个灵动之地。
   一泓山溪在旁静静淌过,溪中水草生机盎然,溪边野花悄然开放,一种长着莹蓝蝶翅一般的蜻蜓,正于飞飞停停间,上演着有关爱情竞争公平上岗的游戏。
   那清幽幽的溪水. 累累河卵石,激起傻哥赤足挽裤与之亲近的兴趣。刚下到小溪,六七个比蝶艳丽. 比鸟婉音的女人翩然而至,似乎要告诉傻哥,这地儿是属于她们的。咱得让一让了。
   哥哥,帮我们拍个照吧....
   哥哥,我们一起照个相吧....
   哥哥,我俩照一个吧....
   得,咱惹不起躲得起,赶紧闪人。仓皇间,臂上背上被几双柔荑揩了油,身后还伴着咯咯乱笑。唉,这女人成堆,遇上落单的男人,真如非洲草原上那些野狗。自觉羞人的我,回到那群仍在玩 "你包里的钱究竟会是谁的?" 朋友中时,心跳才慢慢减速。
   嘘....这辱,咱难有昭雪之日了。
   暮色中,就着农家风味的盛宴,傻哥整下三两白酒. 两瓶啤酒。
  
   (五)焦麻了的鸡
   吃了不少当地特色食物,总觉差点啥味儿。朋友X 几经思索后说: 去吃"重庆椒麻鸡"。
   菜一上桌,心凉了一大截,怎么看,都不是传说中那椒麻鸡的样儿。我凑和着整下一杯鲜啤,L 生却口诛筷伐地数落着,直到他又接了一个电话为止。这一短暂的电话,不仅中止了他的喋喋不休,且满脸写上了这鸡的菜名: 焦麻!
   这正应了那句话: 人民大众开心之日,就是阶级敌人难受之时。哈哈,天道自在,报应不爽。
   你就是一盘焦麻了的鸡!傻哥趣耍他。
   饭后,寻一洗足城,洗下脚又能小寐一会儿。但一双脚一经洗脚妹儿的手,睡意全消,自己都能感到自己这张脸,在不停地扭曲着。不忍心让这洗脚妹儿失了这笔收入,时不时给她提示着,更多的时候,我想着重庆渣滓洞. 息烽集中营,想着江姐. 邱少云....还想着李琦的名言: 打死我也不说!--再给我背上打满火罐,傻哥也不会说。
   晚饭在"王少龙火锅"。这家在重庆默默无闻的火锅店,比那些一大串著名的重庆火锅更具生命力,在Zi市已开四家分店。味道嘛,还行。尤为可贵的是,它保留着重庆餐饮业餐巾纸管用. 且不用花钱的习俗,与Gz省餐饮业画上一鲜明的异类符号。
   夜里,开一包厢,声嘶力竭地发泄着充裕的精力。在一声声如泣如诉或鬼哭狼嚎之中,用各自的黄喉儿和方式,在一隅灯红酒绿中,浪费了表情。
   是夜,落宿于逸家酒店,价格只大世界的一半,除刮胡刀需花钱外,我真没觉出比之不足之处( 这也是得一警察朋友之面子)。
  
   (六)我是好人我怕谁
   男人在外,照例不违孔夫子言,食色性也。
   成天食之百味,观之百色,但那一半不在身侧,如何幸之性也?
   傻哥非圣人,圣人亦有性。或非情动之处,尿涨慌了,也有随地便之之嫌。从古至今,唯柳下惠坐怀不乱,但后世一些智之学者考证说,柳某原属ED患者。故,世人能效者少。
   前几日傻某去买换洗衣裤,有意大利品牌 E.E.T,看着顺眼便购了上衣,心眼儿着与ED有三分相近,裤子便换成金利来,内裤就整了条"三枪"----廉颇老矣,干饭还能整上几大碗,况傻某虽非年少,却是虎狼之年?!
   这天,午餐是狗肉,每客(男)捎带一狗鞭汤; 晚餐是羊肉,又捎带一羊蛋羹。说是吃啥补啥,养精蓄锐,晚间有课外活动。
   男人此时,真的让贤良的女人些所不齿,咋办?男人扎了堆,舍命也得陪君子(或小人)。
   这友那友,这电话那电话,之后,结果是: 没门儿!
   重庆打黑,全国打醉驾,捎带着搂草打兔子,黄赌毒一刀切。偌大的Zi市,数十家风月场所,风散月隐,有的干脆关了门,说是内部整修择日开业。
   好!打击醉驾,傻哥饮酒减量,要握方向盘时,决不再举杯; 打击黑恶,傻哥苦口婆心,常劝 L生等人,赶紧投案自首,换个牢底坐穿; 扫黄禁赌,傻哥本非此路中人,断了邪念,又可留住命根,何乐而不为?!
   洗洗睡,管它什么是是非非,仓中有粮,回家不慌,我是好人我怕谁。
  
   (七)两个十七岁
   原本说只陪 L生三天,却一晃间就是六七天。
   C 哥于大前天回渝了,Z 哥昨天也回了重庆,我想搭顺风车的企图落空了。原因是 L哥要留客,挡了询我是否一同回乡的呼唤。
   这一天是不能走的,因为是 X哥女友的生日。
   X 的女友是Zi人,称她 Z总,原因是曾经营着一家茶楼。在Zi女子中,是难得真正可称美女的女人。Z 很会做人,去年夏天我到Zi玩周末,她执意要送套衣服给我,原因是履行X 哥对我的承诺。这等好事我只能假意推辞,而结果是一套 RaidyBoer夏装(衣裤腰带鞋),花了她近五十张大币。
   好,这个女人你莫负了她!傻哥当即对 X说(嘘....此段谢绝点评)。
   照例是开车来接,例外的是去吃他俩的家宴。
   一处新房,两个旧人,处处奢侈,却难显高贵----这是我客气的回答。菜早由X 做好,此时围裙却系在Z 的腰上,这两亩地儿 (两兄弟) 面前,何必装呢----这是我不客气的评判。
   中餐午餐菜品不同,味道很不错,谦虚着说是较之傻哥的水平已相去不远。葡萄酒就免了,别糟蹋了高贵,整点啤的得了。
   下午,照例是几人玩钱的游戏,傻哥则悄悄地在网上溜了一圈。转让了茶楼的Z 总,则除了忘不了沏壶好茶外,又干上了水果推销却没钱赚的行当。
   夜间,在白宫歌城,参加了Z 的几个小弟为她举办的生日Party 。生日蛋糕是两个,上面各自写着: 祝17岁生日快乐!
   哈哈,这创意----真的不错!
   有了兴致的傻哥,轻松加愉快,干掉了十来瓶小啤,外带几杯加了饮料的红酒。
  
   (八)一双大头鞋
   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乡。
   何况Zi远差锦官城,傻哥已是归心如箭了。
   这日里,询到Zi市每日早上十点,有发至Wz的长途客车,行了,那咱明日乘班车也得回家去了。
   中午吃啥?坐在咖啡馆里,几个人焦虑着午餐的安排。这人呀,就一个字: 贱!吃着五谷想六畜,半夜里还梦做女婿。我没来由地恨着自己。
   若去啥迈挡老. 得咳死. 啃得动的鸡啥的,青哥可不相陪的。
   并非是抵制洋货,而是无福消受。例如那葡萄美酒,傻哥却如喝啤的,一次干它三四瓶也只微曛(此删去三十字),我如此而饮葡萄酒,无异是糟蹋了粮食。所以,若非遇着知己,傻某也断不会与之相饮的 (加料当水喝时除外) 。
   因此,得出个结论,傻哥就是一土货。
   最后达成一致: 随便找一处儿啥吃食儿得了。这一随便,又只有重庆火锅入选。
   饭后,再随便找一处儿歇歇。这一随便,又是富侨去洗足。不过,这次倒是一回享受。
   晚饭,再去 "矮儿狗肉" 。一是味道不错,二是支持残疾人(店主身高1.4米以下)办事业。
   夜里,K 歌去。扯着一嘶哑的破喉,装扮着如参加超男好男儿比赛般的俊男帅哥的风采,傻哥以饱满的中年革命激情,吼了一首老歌:
   穿着大头皮鞋 走在繁华的大街 虽然有点儿不起眼 也要走出尊严....
  
   (九)再见吧朋友
   L生忽然在次日晨央我再玩一天,等明日同他一道回渝。头去了何在乎脚,碍于情面就再等他一天好了。
   又是一吃喝玩乐的一天,俗得不能再俗,人称俗不可耐,故略之。
   别说是你,傻哥自己都不想再作叙述,奈何是为了打好草稿,以备家长随时盘问,以我这年纪还不至于如此啰嗦的。
   又给离此仅65KM处(我原工作过两年)的Xh的朋友们一通电话,此时无隙,改日再见,足见傻哥心之不诚。
   别了,我的朋友们; 别了,好一个Zi城....9月7日,傻哥与 L生坐长途客车回到家乡。悄悄地进城,打枪的免了,东张西望的 L生,完全没有想喊一声 "我胡汉山又回来了" 的架式。
   车上度过 5小时,有否美妙奇遇,为免被揪耳朵,略过不表。
   此行十天,傻哥干了些啥东东,算是交代清楚了吧。
  
   朋友们帮我预审一遍,看看能否过得了关,傻哥期待着你们真诚的帮助。但切记一点,莫让你家那位被领导的看见这东东,不然,他(她)若有啥变化,我是负不起责任的哟!
   最后,祝耐心看完傻某这B 屎卵垮的东东的你和你的家人: 男的不焦,女的不麻,老的不吵,少的不闹,和和美美,有钱有闲,游山玩水,穿金戴玉,吃香喝辣,天上地下,五洲万国,逮哪好吃好喝好玩就上哪!
   最好,能捎带着免费的我哟。
作者 :冷禅大师 时间:2009-10-11 20:41:42
  好大的沙发·····


作者 :冠男 时间:2009-10-12 00:21:54
  好能写啊~
作者 :360123JCJJ 时间:2009-10-12 17:23:53
  呵呵,回家的感觉真棒!
作者 :慧空智一 时间:2009-10-13 03:49:46
  和老友小聚真是很惬意
  问候楼主
楼主傻傻一哥 时间:2009-10-13 08:17:04
  欢迎朋友们光临,借此向你们问个好!
作者 :两字先生 时间:2009-10-13 14:09:48
  欣赏
楼主傻傻一哥 时间:2009-10-14 16:39:17
  欢迎!
作者 :碎月之殇 时间:2009-10-14 23:26:59
  嘻嘻!
作者 :慧空智一 时间:2009-10-15 05:27:31
  问候先生
作者 :雨痕20070930 时间:2009-10-15 17:53:11
  呵呵,有点意思!:)
作者 :冷禅大师 时间:2009-10-15 18:29:19
  欣赏···
楼主傻傻一哥 时间:2009-10-16 11:04:08
  欢迎各位,别学傻哥喔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