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在俄罗斯的中国商人(廖沙和尤力)

楼主:心是最冷的火 时间:2009-05-15 02:13:07 点击:2073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在俄罗斯的中国商人(廖沙和尤力)


文/心是最冷的火



     
   什么叫搭伴?就是各有家庭的男女因为另一半在国内,临时找个看得上眼的异性组成的“家庭”。有的因为生理需要,有的因为生意需要,当然,也有的是因为国外生活的寂寞,心理的寂寞与无时不在的恐慌。
   有的搭伴就只是搭伴而已,回国或者其他原因,两个人随时可以分开,有的却成了真夫妻。
   在安加尔斯克的中国旅店里,几乎一半的家庭是搭伴。
   可能是因为离开了礼教束缚的环境,出国的男人女人都象脱缰的马儿肆意妄为。
   我的朋友中有一个吉林来的小伙子尤力,年纪轻轻,大概20岁,人却很精明。最初,他也是做服装生意的,后来认识了定居的华侨廖沙,从此改变了他的命运。
   廖沙和他中国妻子都是哈尔滨人,他是俄罗斯后裔,中俄边贸刚开放他就带着老婆孩子移民俄罗斯了。廖沙做过很多生意,都不成功,后来就专心在安加尔市场卖货,他在乡下有自己的房子,院子很大,春季的时候就扣上塑料大棚,种黄瓜、香菜、西红柿、茄子一类的蔬菜,长成了拿到中国人住的旅店或者市场卖。
   廖沙的妻子是个泼辣的女人,她嫌在市场下行后回乡下太折腾,执意在旅店包了房间,所以,廖沙我们接触的时间也就多了。因为年纪差不多,廖沙我们经常喝酒聊天,尤力偶尔也参加进来,大家很快就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特别是尤力和廖沙。
   廖沙买了面包车,专门给去伊尔库茨克上货的中国人跑出租,下行收摊的时候经常不在家,尤力就跑去帮廖沙妻子收拾货物。
   安加尔市场的商人在市场没建精品屋之前,都到不远的食品批发市场隔壁一个废弃工厂仓库去买铁箱,下面有四个轮子,下行的时候就把货物收在铁箱子里上锁,然后存放到市场收费的保管仓库。
   廖沙的6岁女儿也喜欢尤力,因为尤力时常给他买小食品和玩具。
   尤力和廖沙一家的关系很快就好的跟一家人一样了,后来尤力自己也不开伙了,干脆和廖沙家一起吃饭。
   廖沙的俄语相当好,不过因为他的潦倒,很多中国人都避而远之,唯有我们几个在一起,自然,我也知道了廖沙的秘密,廖沙和我们住的对面旅店的俄罗斯服务员好上了。原来,对面旅店住的是来自吉林长春的农场劳务人员,随着来安加尔市场卖货的中国人不断增加,那个旅店也对中国商人开放了,廖沙和我经常去那个旅店的中国人那里玩,一来二去就和服务员阿尼娅勾搭上了,阿尼娅是个美丽的俄罗斯女人,是两岁女儿的妈妈,两个人虽然各自都有家庭,但在俄罗斯,没有情人的丈夫或者妻子实在是太少了,所以,他们的交往在周围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当然,廖沙的妻子一直蒙在鼓里。
   每到春天,我们都去廖沙的乡下家里帮他整理土地和大棚,后来,我的国内朋友来俄罗斯买宠物狗的时候,他家也成了中转站。
   廖沙的生意虽然一般,但是出租车却很赚钱,只是好景不长,一天夜里,廖沙把我们送回旅店返回家,车子停在大门外,还没等他打开家门,就听到车窗破碎的刺耳声音,回头一看,自己心爱的车子座椅已经燃烧起来,没等他反应过来,瞬间,整个汽车陷入火海之中。
   廖沙没有报警,他也没和我们说出自己的猜疑目标,他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最大的可能是阿尼娅的老公找人干的。
   这件事催化了廖沙的家庭解体,他老婆不知怎么知道了廖沙和阿尼娅的事,把廖沙赶出了家,旅店和乡下的房子都不准他进。阿尼娅也离婚了,廖沙和阿尼娅在外面自己租房住,只是偶尔,他来市场找我喝酒。
   过了几个月,廖沙和阿尼娅的孩子出生了,满月的时候邀请了很多在安加尔的中国人办酒宴,但是最后没几个人去。我当然会去,而且当天的菜还是我掌勺做的。
   有的时候事情就是那么不可思议,那边廖沙和阿尼娅生孩子,这边尤力居然和大他8岁的廖沙老婆搅到一起了。尽管我极力反对,他们还是不管不顾地成双成对。最不可思议的是,廖沙对尤力不但没有丝毫的仇恨,而且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依然和尤力有说有笑。
   不久,廖沙的朝鲜裔塔吉克斯坦朋友阿卜杜拉利用当地黑社会的关系赶走了他的中国老板,自己承包了市场的中国区,廖沙成了阿卜杜拉重用的副手,这下,那些曾经瞧不起廖沙的中国商贩一夜间就转变了态度,都开始对廖沙笑脸相迎,那虚伪的笑让人看了狂起鸡皮疙瘩。廖沙买了新车,还不计前嫌,让尤力和他一起管理市场。自然,我在市场也更加如鱼得水。
   那之后不长时间,中国区开始建精品屋,原来的摊床全部取消,精品屋的购买权和位置成了最核心的问题,我如愿以偿,花3万卢布买到了两个位置最靠前的精品屋。
   尤力和廖沙在这个过程中都没少捞钱,其他中国人为了保住自己的精品屋购买权,给了他们不少好处。尤力的护照签证到期了,我劝他赶紧回国重新办理,最好干脆就别来了,因为有一次喝酒的时候,廖沙喝多了,对我说尤力太过分了,原来仇恨一直压在廖沙的心里,我就纳闷了,这样大的仇恨怎么平时表面一点痕迹都没有呢。尤力非要等到春节回国,那时候距离春节还有两个月呢,我的苦心尤力并没有了解,我也不可能把廖沙的想法如实地和尤力说啊,那时候我在心里暗自宽慰自己,也许廖沙说的只是酒话而已。
   谁都没想到,就在一切都很平静的表面,暗潮却开始汹涌。尤力被移民局抓走了,而且是在中国市场。在安加尔斯克,我自认为是尤力最好的朋友,我找了所有能找的关系,最后有人告诉我,尤力不是因为护照签证的问题,有人举报他是中国“马匪”(注:流氓或者黑社会),移民局已经把他转送到伊尔库茨克大监狱去了。
   在俄罗斯,陷害一个人只需要一笔钱和一个谎言。
   在当地新华侨之间流传着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哈尔滨的中年富人,本想借道俄罗斯转去欧洲,在朋友建议和撮合下,他娶了当地老华侨的女儿,这个女人五大三粗的,在中国市场协助俄罗斯老板管理俄罗斯区。本来,过了那个春节她丈夫的定居手续就办下来了,没想到,在几个定居华人的春节酒席上的几句戏言不但让他饱尝监牢之苦,还差点失去定居资格。
   原来,几个老乡酒后瞎侃,他说,就老毛子这没正事的样儿,要是哪天中国军队打过来,几分钟飞机就到了这里了,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没几天,这位仁兄就被移民局“请”去了,质问他为什么仇恨俄罗斯,他当然解释不清楚啊,结果拘留十多天,差点毁了他的移民资格。
   我在安加尔的时候很少看到这个经常穿戴整齐的人,不过,定居手续办下来8年之后,他还在俄罗斯,可能他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不再想遥远的欧洲了。
   平时去伊尔库茨克经常路过那个监狱,监狱的围墙高大而古老,据说早期是关押流放人员的。
   我和廖沙的老婆托朋友得到一个面见尤力的机会,那天晚上,明月高悬,寒冷的街道上飘散着白雾般的汽车尾气。我先在中国餐馆买了水饺和酱牛肉,按照约定的时间驱车来到监狱,监狱门口早就有一个狱警在等候了,廖沙老婆塞给那个狱警1000卢布,狱警把我们领进阴森的监狱,左拐右拐来到一个破旧的散发着难闻气味的澡堂里,让我们在那里等。不一会儿,尤力穿着淡薄的衣服,趿拉着拖鞋,本来就瘦弱的他经过监狱的折磨就像一副骨架支撑的空皮囊,眼窝深陷,不过,我们的到来给他的惊喜还是表现在他熠熠发光的眼神里。
   我让他先把饺子吃了,然后询问近况,他告诉我,几乎每天都有人审问他是不是“马匪”,他本来就不是,当然也不会承认莫须有的罪名啊,我告诉他,有人传话了,说尤力拿出10万卢布(人民币25000元),并且保证离开俄罗斯,他就可以获释。
   尤力答应了。事实上,他没有别的选择。
   过了十多天,尤力果然被释放了。出狱第二天,尤力就去移民局办理了回国“围兹”(回国签证)。
   在他回国那天,尤力始终沉默不语,我一直把他送到回国的国际列车上。我当时不知道这是和尤力最后的离别,不然,我一定会给这个兄弟一个拥抱,毕竟,我们在异国他乡曾经彼此搀扶。
   那天很冷,凛冽的风雪吹割着我的脸,目送着列车卷着风雪缓缓离开站台,向着回家的方向驶去......
  
  欢迎大家到起点查看本文连载 地址:http://down1.qidian.com/bookall/1225705.htm
       

编辑:雨痕

          
作者 :风中的一片孤云 时间:2009-05-15 12:19:06
  月色天天去看呢
作者 :雨痕20070930 时间:2009-05-17 15:56:57
  问候心火,期待你的长篇了.:)
作者 :酸心柠檬 时间:2009-05-17 19:41:11
  今天耐心地看了一次,有种溶入角色了
作者 :雨痕20070930 时间:2009-05-18 23:24:48
  恭喜心火和起点网的签约,心火起点中文网作品地址:http://down1.qidian.com/bookall/1225705.htm,欢迎大家支持与关注!
  
作者 :去年的那片雪花 时间:2009-05-19 21:37:42
  顶顶!:)
楼主心是最冷的火 时间:2009-05-22 03:49:42
  谢谢大家!
  这阵子每天都有应酬,差不多一个星期没有更新了,趁着午夜的寂静,今天写了一些。
作者 :雨痕20070930 时间:2009-05-23 21:49:12
  继续期待:)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