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绍兴方言

楼主:春申君CSJ 时间:2009-01-13 19:09:24 点击:1178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绍兴咸亨酒店
  
  小时候,印象中的浙江绍兴成年男子,都喜欢喝“老酒”(黄酒),醉熏熏的,嘴里还念念有词道:“老酒糯米做,吃了做‘牛牛’(这里的‘牛牛’,谐音,意思是吃饱便睡的大肥猪)”。无论寒暑,头上总是戴着一顶厚厚的毡帽,很是憨厚。过去中学课本上,选用叶圣陶小说《多收了三五斗》,作者称呼他们叫作“旧毡帽朋友”。
    
  从前,杭州公交151路无轨电车上,有售票员卖票,照例要问下,“到哪里”?
      
  那乘客刚好就是绍兴的“旧毡帽朋友”,也许是“陈奂生进城”,有些紧张,脱口而出,说道:“鹅(我)到绍兴”。
      
  车上的乘客闻听以后,无不哄堂大笑,连售票员也有些忍俊不禁。可她是本职工作,不能轻易嬉笑。于是,一边撕票给他,一边强忍着,努力不使自己笑出声来,还要故作镇静地说道:“我们这里是电车,到不了绍兴的,你先乘车坐到城站火车站,再换乘火车,才能到绍兴。”
      
  周围的人们,笑得益发厉害了。
      
  鲁迅是绍兴人,1906年7月26日,在寡母的一再催促下,从日本回国,极不情愿地与大他3岁的朱安成婚。然而,这位脾气和顺、会做针线,擅长烹饪、不识字、小脚的中国传统女性,却始终成了鲁迅先生的心病,苦恼的来源。无奈老母看好的婚事,亲自挑选的长子媳妇,鲁迅不敢违抗母命。
    
  当年,同住北京八道湾,每每鲁迅试图说服母亲了结这段不般配婚姻的时候,鲁母劝说无效,最后还有一记杀手锏,就是整理好包袱行装,然后牵着朱氏的手,对鲁迅说道:“阿大,吖(我们)要回(绍兴乡下)去哉!”
      
  吓得鲁迅从此不敢再提休妻之事。
      
  民国26年(1936)9月,鲁迅病逝,安顿完毕丧事以后,鲁母叮咛周作人说:“老伲(二),今后鹅(我)要靠侬(你)哉!”
    
  周作人扮出一脸苦相说道:“奈(那么)鹅(我)苦煞哉(苦死了)!”
      
  知堂老人晚年生活凄苦,靠鬻文为生。当时,受时代局限,没有多少题材允许写作,万般无奈,只得拾掇些“鲁迅故家”的内容,码些文字,勉强换得一大家子的温饱,虽然他是十分不情愿的。因为,早在上一世纪二十年代的中期,周氏兄弟反目,鲁迅毅然决然搬出“八道湾”,独自寓居“塔砖胡同”,从此,周氏兄弟“人生不相见,动若参与商”。
      
  即便如此,周作人毕竟是散文大家,又是他从小生活过的地方,那些为糊口无奈写作的文字,居然也绘声绘色的,读后让人兴趣盎然,成就了知堂老人散文的另一种风格。在这些散文里边,娓娓道来、款款而言,不疾不徐、平淡冲和,“胡马悲秋风,越鸟栖南枝”,怀旧思念故乡的情绪溢于言表。这是他在《故乡的野菜》一文中,用家乡话写得一首儿歌,介绍一种糕点。
      
  “黄花麦果韧结结,关得大门自要吃;半块拿弗出,一块自要吃。”
      
  我不是绍兴人,对“黄花麦果”究竟是什么东西没有一点概念,私下揣测是否类似于“松花团子”一样的糕点食品?还得请教下绍兴籍的朋友,能够出来指点迷津、以正视听。
  
作者 :雨痕20070930 时间:2009-01-13 20:24:21
  呵呵,牛牛原来是这个意思啊。绍兴是出文豪的地方。
作者 :心是最冷的火 时间:2009-01-14 15:15:42
  呵呵,各地都有很多地方方言,生动而有趣。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