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踏上社会【人生系列之五】

楼主:春申君CSJ 时间:2008-11-16 15:00:23 点击:1142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世纪1949年初,国内依旧战乱频繁、时局动荡。我终于完成了高中学业,这是在母亲的一再坚持下,她为了我的学业,克勤克俭、忍辱负重,甚至不惜告贷娘家,在家人与亲戚朋友的资助下,历尽艰苦曲折,挨过了自己童年、青少年的求学生涯。

高中毕业以后,还是母亲执意坚持,我只身来到浙江省城的杭州,投奔大哥耀康。是求学还是求职?前途渺茫。当时的大哥,因浙江嘉兴平湖县长的人事更迭,他失去了公职,赋闲在家,栖息在直大方伯小营巷内。赶上大嫂要生孩子,于是一齐回丽水老家,让我替他们看守房子。

那个时候,一个人孤零零地滞留在杭州城里,分外地感到孤立无助。

五月初,杭城解放,一个偶然的机会,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我们几个一同流落杭州的同学,通过另一个在浙大附中就读的同学,他当时加入地下党外围组织,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个信息:新政府为适应新的工作环境的需要,须培养干部人材,成立浙江干部学校(简称“干校”),要招收学生,条件是须大学毕业或肄业。我们之中有个同学,他手上有“上海政法大学”的学生证,于是,大家伙儿,凑了两块光洋,用这个证件,人手一册,做了三个“假证”。因为我们都是刚从学校出来的,学生模样、学生装束,竟然给蒙混过关,全部报考成功,录取入校。

如今,回忆起来,这是人生转折关头,至关重要的一步,使我们几个毛头小伙子,懵懵懂懂、幸运地踏上革命道路,以后的参军入伍、上军校读大学,甚至几十年以后的退休,享受“离休干部”待遇,都与之密切相关。

直至今日,我仍清楚记得,1949年5月23日,我们去“干校”报到,地点就在如今西湖北山路上的“葛岭”,参加了“干校一期生”的学习,从此踏上了革命的人生“正途”。其实,当时我们之中的绝大多数,还没有那么高尚的思想觉悟,说穿了,还是为了读书就业,寻求生计而已。

三个多月的“干校”培训中,我们接受了基本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教育,学习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知识等等,懂得了什么叫“剥削阶级”,什么是“劳动阶级”等“革命”原理。在结业前,每位学员还得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原则下,向组织坦白交代自己的历史过程。我们是学生,思前想后的,除了“伪造证件”以外,还没有其他什么过错。于是,“竹筒倒豆”,交代了这一事实,同时还得说明了当时的思想动机,主要还是为了谋求生路,寻找职业。索性“放下包袱、解放思想”,彻底坦白交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幸运得很,倒也轻松过关了。那个时候,类似我们这种“冒充学历”情况的现象很多,不比现在处罚那么严重,动辄上纲上线,甚至要遭受开除、清退。

在干校学习,触目惊心、亲眼目睹了,那些有“历史问题”的学员,一夜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中间幸运的,被“清退”、发送回原籍;不少人因此锒铛入狱,有“血债”的还遭到了“zhen ya”,不明不白地屈死黄泉。我的二哥耀祖,当年就因为受生活压迫,把继续升学的权益留给了我,他自己中途辍学,报考了国民党军队开设的“无线电技术学校”就读。毕业以后,为了生计,参加了国民党军队情报工作,就因为这一段历史,遭受开除学籍,被强迫劳动改造三年,劳教期满以后,立即被遣送回原籍(丽水),回乡下务农。从此,他失去了安身立命的职业,失去了全部做人的起码尊严和权利,堕入了困苦的深渊。

在干校学习的时候,我因为年轻力盛、头脑灵活,大小会议积极发言,处处谨小慎微、遵纪守法。一有合适的机会,尽量充分表现自己。中学读书时期,我学过一些音理知识,正好派上了用场。于是,我带头高唱刚刚学会的革命歌曲,还指挥同学一起咏唱,台前台后的组织安排大家学唱,象模象样的指挥演出。那个时候,确实也是少有人手,顿时,让我这三脚猫的功夫,派上了用场,。一时之间,成了学校的活跃分子,受到班长、区队长等干部的重视和赏识。同年的八月,我就加入了学校首批发展的“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即后来的“共产主义青年团”),成为了发展培养的骨干对象。
如今回想起来,当时为什么如此的要求积极进步呢?主要还是童年、少年的困苦生活磨练了我,解放以后,干校的学习生活,对我来说,已经有了质的飞跃,很大的提高,我珍惜眼前的一切,由衷地感到幸福美好,因此忆苦思甜,如何教人不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呢?

记得,在当时杭州解放路上的“太平洋电影院”里,谭震林(当时浙江的“党政军”一把手)给我们全体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员做报告,他简明扼要地阐述,“夺取全国胜利,意味着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即将进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建设的到来,……”。那是的我们,听了以后,是如何的欢欣鼓舞、憧憬向往!

三个月的培训学习很快就结束了,学员大致的出路有二:一是留在地方,分配去参加农村土地改革工作;二是参军,1949年9月,我光荣地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一人参军、全家光荣,消息很快传到了丽水老家,当地村民敲锣打鼓庆贺,母亲也成了“军属”。土~改时期,我家还分到了一套房子(原有的房屋,遭日寇飞机轰炸,早已夷为平地)。

杭州 “笕桥机场”,过去是国民党空军航校,我们部队就驻扎住在这里。“航校飞行员”的宿舍,条件比“干校”时强得多了。所在的部队,全称叫“中国人民解放军七兵团教导团”,我被分配在教导团一大队四中队二区队一班。团里班长以上的干部,基本都是渡江南下的老兵,他们对我们新兵,一般都很热情诚恳,空闲时候,就给我们讲打仗的故事,对我们这些学生出身的新兵很是照顾,在他们看来,学生兵能够自愿参军实属不易。

住宿的还是日寇占领期间修筑的营房,我们四中队里有一个区队全是女兵,安排住在我们楼上。

部队生活,一是思想教育,二是军事训练。解放军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队伍,推翻了压在人民头上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等,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知道的。新兵中间也有一些战士,忍受不了部队生活的严酷和艰苦,开了小差,当了逃兵,当时部队一般也不追究。“革命队伍,讲究的是自觉革命,来去自由”,部队领导笑笑说道。

在部队受训期间,有一天,我突然发病,上吐下泻,伴随还有发热。卫生员闻讯赶来,测量了体温,给配了消炎药,服药以后,体温很快降了下去,症状也有所好转。炊事班长知道以后,还特地加了营养餐:一大碗挂面,外加两个荷包蛋。西丽呼啦,我狼吞虎咽,一口气吃个精光,直觉得浑身冒汗,病情完全痊愈了。班里有的战友,羡慕不已地说,“赶明儿,我也生病,有‘病号饭’吃”。回想起来,还是属于年轻力壮、抵抗力强。同时,也说明了那时候环境生活的艰苦,“荷包蛋面”,如今再平常不过的饮食,却让我怀念至今。

“笕桥机场”,还留有两架国民党军队溃败时期,来不及撤走的破飞机,也成了残余敌人飞机轰炸扫射的对象。一天,正在吃早饭,敌机前来骚扰,大家几乎没有听见飞机的轰鸣声,就传来机枪扫射的声音,吓得我们这些新兵蛋子,纷纷钻到桌子底下,藏头露腚的。事后,成了老兵们的笑料。为此,部队还专门开设了一堂防空袭击的专题课程,当堂讲解预防敌机攻击的知识。原来,敌机扫射,一般是从高空俯冲而下,这时它往往关了飞机引擎,所以我们听不到飞机的轰鸣声。机枪扫射,与地面呈一辐射角度,例如,它从东往西,我们就应该躲藏在东面的掩蔽物下,只有这样,才可以有效地躲避敌机的扫射。敌机完成一个攻击以后,再飞起升空,有经验的老兵,往往乘这个时机予以还击。随后,再迅速隐蔽起来,对付敌机的下一次攻击。接受了这一次军事知识教育以后,在以后敌机的偷袭过程中,部队没有一个伤亡,只有几个女战士,在匆忙奔跑的过程中,慌里慌张摔倒,而受了些许轻伤。

当时的部队,有一项军事训练,就是需要学会打绑腿,这是一件费时难学的活计。男兵一律要剃光头,这让一些注意仪表的战士接受不了。干部就说明剃光头的意义,在于头部受伤以后的救治,于是,无可奈何,只得接受了。

一天,还只有凌晨二时左右,劳碌一个白天,大家伙儿都睡得十分深沉。忽然,营房外想起了激烈的枪声,紧急集合的凄厉号令也随即响了起来。我们全体急速起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环境里,大家摸索着打点行装,匆匆奔往操场集合。在点到以后,在区队长的带领下,沿着铁路急速行军,上头传下命令,不许交头接耳,紧跟队伍行进。

大家伙儿只顾低着头,小心地辨认着脚下铁轨的枕木,踉踉跄跄在上面行走。凡是走过铁路枕木的人都知道,枕木之间的距离,可不是按照人们脚步排列的,通常走一步跨一个枕木太窄,而一步走二个又太宽。我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方才黑暗里匆忙收拾的行装,更加上磕磕绊绊的一通颠簸奔跑,虽是在深秋季节,个个热得浑身上下冒汗。再检点下各自的装束,更是狼狈不堪:有散了绑腿掉了鞋子的,有丢三落四掉了东西的,更有掉队落伍的。反正,怎么难看的都有,洋相百出、窘态各异。事后,知道了,这是一次实地军事演习,测试大家训练能力。

庆幸的是,每个班配备的两支步枪,通常由班长和一个训练有素的老战士随带,总算没有失少。“武器是战士的生命”,不然,丢枪就是严重违纪行为了,要接受处罚的。最好笑的是,大队的领导,特地安排了人员,跟在部队后面捡东西,杯子、眼镜、绑腿、鞋子等等,应有尽有,足足可以装满两大箩筐,让我们啼笑皆非、忍俊不禁。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的开国大典,我们是在部队上过的。国~庆前夕,部队发放津贴,每人分到四毛九分钱,当时物价便宜,一毛钱可以购买七、八个鸡蛋呢!吸烟的同志还有烟丝发,每人四两,但不是每月都有发放的。班长、区队长他们用纸卷着烟丝抽,我也吸着玩儿,可这一抽,却上了烟瘾,直至几十年以后离休,真正认识到吸烟的危害,痛下决心戒了的。

国~庆那天,部队搞联欢庆祝,食堂还全体聚餐,每桌满满当当的四、五盘菜,还有大肉包子,炊事班忙不过来,邀请女兵们去帮忙。四、五大碗菜肴,加上包子管够,当时,已是绝对丰盛的晚餐了。

联欢活动内容有:兵团军乐队的演奏,演剧队的精彩表演,大显身手。我义不容辞的担任自己区队合唱指挥,中学期间学会的二胡,这个时候也派上了用场,记得是给《张德宝归队》、《兄妹开荒》等活报剧当伴奏。

最振奋人心的时刻到来了,部队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台老掉牙的电子管收音机,虽然声音含糊不清,还不断地间有杂音、啸声,可毛~主~席浓厚湖南口音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人民万岁”,还是听得十分真切。我们全体与会的干部战士,发自肺腑的高呼:“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那时候激动人心的场面,一晃将近六十年,可依旧深刻不能忘怀,仍象发生在昨日一样的记忆犹新。

教导团的三个月的集训很快结束了,我青年团的考察期也到了。在组织生活上,有人尖锐地向我提意见,说是生活不够刻苦,有小资产阶级情调。原因就是,部队发放生活津贴的时候,为防止冻裂,我花了几分钱,买了一合蛤蛎油搽手抹脸。当时就是这样,一个细微末节的举动,都会有违革命化,我当然只能虚心听取,引以为鉴。

由于,在干校与教导团的积极表现,我的“音乐才能”,引起领导的重视,因此,分配到了兵团政治部文工团,幸运地留在了杭州,这又是我人生的一大转折点。大部分的战士,被分配去各军以下师团,甚至下基层连队,担任文化教员工作。

饮水思源,这还得归功于我中学读书时期老师的教育,是他们在传授我文化知识以外,还教会了我一些乐理知识,凑合着能拉几下二胡,还可以上台指挥下合唱……。于是,得以在适当的场合下,充分的施展开来,在我人生的转折关头,起到了不小的作用。遗憾的是,如今我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叫不出来了。


作者 :雨痕20070930 时间:2008-11-16 15:08:03
  呵呵,坐沙发读贴。
楼主春申君CSJ 时间:2008-11-16 15:18:22
  月下花前约 临风上阁楼
  
  轻狂成一醉 做鬼亦风流
  
  ~~~~~~~~~~~~~~~~~~~~~~~~~~~~~~~~~~~~~~~~~
  谢谢雨痕领导,(*^__^*)...嘻嘻
  
作者 :雨痕20070930 时间:2008-11-16 17:50:26
  呵呵,老师这篇写得很有趣。
  “西丽呼啦,我狼吞虎咽,一口气吃个精光,直觉得浑身冒汗,病情完全痊愈了。”呵呵是稀里哗啦吧。
  “四、五大碗菜肴,加上包子管够,当时,已是绝对丰盛的晚餐了。”呵呵,革命条件够艰苦啊。
  “我们全体与会的干部战士,发自肺腑的高呼:“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那时候激动人心的场面,一晃将近六十年,可依旧深刻不能忘怀,仍象发生在昨日一样的记忆犹新。”口号喊得很热烈:)
  “ 为防止冻裂,我花了几分钱,买了一合蛤蛎油搽手抹脸,说是生活不够刻苦,有小资产阶级情调”呵呵,认识还算深刻。:)
  
  
  
  
楼主春申君CSJ 时间:2008-11-17 08:15:09
  楼上的领导真粉丝也,读得好仔细,象声词,各地方言不同,本来就是模仿声音的词语,不必苛求了吧?(*^__^*)...嘻嘻!
作者 :面如平湖 时间:2008-11-24 11:52:50
  历史有时候真的像一本教科书,让我们拨开迷雾看到生活的本质。想当初有多少人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国内的阶级斗争和政治运动中。
作者 :雨痕20070930 时间:2008-11-24 13:30:27
  很庆幸我们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年代:)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