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的求学生涯【人生系列之二】

楼主:春申君CSJ 时间:2008-11-12 19:08:17 点击:1151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七岁半上的小学,高小阶段,正逢民族多难之秋——抗日战争。我的家乡丽水本在山区,非军事重地,抗战期间,那里因为修筑了临时飞机场,运送些战略物资,于是就成了日寇飞机经常轰炸的战略目标。丽水城里也不安全,处州中学就搬迁到了山区。我转入丽水县立小学——囿山小学。
    
  当时,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日寇飞机频频前来骚扰,城里一拉警报,我们学校全体就赶紧逃窜到野外树丛中,田地沟壑里,城墙的防空洞内躲避日机的轰炸扫射。我至今仍清楚记得,当时为逃避日寇飞机轰炸,和母亲一道带上事先准备的水和干粮,出丽水城过瓯江,往山里逃窜,去乡下农家躲避。过江时,要经过一条浮桥,母亲因是缠足,无法独自一人在狭小的木板上行走。于是,我一人先拿了全部东西,走过浮桥以后,放下物品,再回过头去搀扶母亲。她依附在我弱小的肩膀上,两人勉力走过桥去。我的小学阶段,就是在战火中的硝烟里度过,敌机来时逃难,敌机去了,再回学校读书,学习生活虽艰苦倍至,可也就此磨练了我吃苦耐劳的倔强个性。
    
  在王选的文字史料回顾中,我才知道,起因是美国陈纳德的“飞虎队”,有几架飞机,与日寇飞机激战归来,临时降落在丽水机场。飞虎队的对日积极参战,给了日寇沉重打击,于是,日寇飞机穷凶极恶地赶来,对丽水城市进行大规模的轰炸扫射。
    
  大约在1941年端午节前夕,一天下午的二、三点钟,丽水城里又鸣响了凄厉的警报汽笛声,囿山小学的老师带领我们在防空洞躲避空袭。母亲、祖父都外出逃避去了,家里只留下了继祖母。她信佛,从不逃难,敌机来轰炸扫射,就颂经念佛,祈祷菩萨保佑平安。那天,敌机的炸弹就落在我家大门上方约三、四米高处爆炸,顿时,房子全都倾塌了。在巨大的爆炸声中,祖母赶紧钻入八仙桌下躲避,这一举动因此也救了她一命,可人却昏迷了过去,被掩埋在断墙碎瓦下。
    
  从学校回家,看见母亲立在已经成为一片废墟堆的家门口哭泣,我也惊呆了,束手无策地跟着母亲一起嚎啕大哭。幸亏,祖父及时赶了回来,发动街坊邻居,奋力刨开断墙残垣,把昏迷在八仙桌底空隙下,尚存一丝余气的祖母救了出来。祖母大难不死,逃过了一劫,可双耳因此失聪,冥冥之中真有天佑?从此更加虔诚信佛了,她一直活到上世纪的七十年代。
    
  这以后,家里日子更加困窘了,从原来还有余房出租,到现在还要租住人家房屋,这一进一出,倍增艰难。穷凶极恶的日寇飞机,并没有就此罢休,它们不时地前来轰炸扫射,还丧心病狂地向民居处投掷了燃烧弹。一时间,整个丽水城一片火海,大火弥漫了一天一夜,我家被炸以后,残存的房屋也全部化为灰烬。当地的老百姓,只能扒了房屋,来阻挡火势的蔓延。眼看着城里再也无法生存了,祖父祖母,带着我的二哥去乡下投靠大姐;我和母亲,则去乡下二舅家暂居。
    
  可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万恶的日本军国主义,丧心病狂地在浙中、包括金华、丽水一带,投掷了细菌弹,鼠疫迅速蔓延。祖父因年事已高,抵抗力差,不幸感染,医治无效而含恨去世。临死的时候,为避免传染,按照当时政府规定,我们亲人一个都没能给他送终,至今思来,都深感遗憾。祖父一生行善积德、治病救人,不可谓不善也,可临老了竟如此凄惨,这笔帐要算到日本帝国主义的头上!其实,在那时候,每一个不愿当亡国奴的中国人,谁个与日本侵略者没有血海深仇?
    
  除了飞机轰炸以外,日寇军队也向丽水进攻,我们只能向更加偏僻的深山老林逃窜。一路上,除了提心吊胆日本军队以外,还要提防国民党散兵游勇的骚扰。这些兵痞子,除了会抢劫普通百姓以外,其他一无本领,见了鬼子两腿撒鹰,逃得比兔子还快。蒋介石依赖这些人统治天下,怎能不丧失民心,怎能不垮台?
    
  母亲眼瞅着这一景象,一路观察着,细心地看好了一处地形,同时在我耳边轻轻吩咐,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随身带出来的两只金戒指悄悄掩埋在一棵树根底下、杂草丛中,并作好了标记,以便回来可以寻找,就是担心遭受那些国民党的残兵游勇的劫掠。
    
  我和母亲在二舅舅深山老林的一个朋友家安顿下来,避难的地方算是有了,可吃喝又成了问题。于是,就用随身携带的衣物钱财与乡下人交换些番薯杂粮充饥,就数喝水最困难了,因为需要自己去一、二里路以外的山下挑水喝。我从小没有挑过担子,可为了生存,也只能担当起来了。下山是空桶,自然轻松;上山还不敢多装,尽管只有大半桶的水,中间不知歇息了多少回,踉踉跄跄的勉强把水担了回来,可早已晃荡出去不少,所剩无几了。晚上,临睡前,母亲一边抚摩红肿的肩膀,为我减轻痛苦,一边疼惜地暗暗伤心落泪。
    
  就是这样,在这国家民族遭难的多事之秋,我总算度过了自己的“小学”生涯。
    
  1942年的秋天,我读初中了。由于战火频仍,丽水城里竟然安放不了一张课桌,处州中学辗转迁移到了庆元。我至今仍清楚记得,是大哥带着我,徒步行走四天,从丽水走到龙泉,送我到庆元读中学。
    
  学校离庆元县城还有七、八里地,学堂就设在一个寺庙里,全体同学住宿在一个家族的祠堂里边。学校环境卫生极其恶劣,蚊子、臭虫、虱子、跳蚤样样齐全。更为不幸的是,我还患上了疟疾,发高烧、打摆子,没吃没喝的。因为无药物治疗,半年多的日子,就这样断断续续、时好时坏的捱着,哭喊着叫妈妈,叫天天不灵,叫地地无语,硬是靠着自身顽强的生命力,支撑着、艰难的生活下去。一直到以后,大姐夫做生意,偶然带回了些“奎宁”,大姐赶紧给我留了几粒,服下以后,方才痊愈,捡回了一条性命。
    
  不久,庆元也发现鼠疫,学业还未完成,学校提前放寒假回家。学校搬迁至丽水郊区三十里地的“高溪”,那里背山靠水,环境比庆元好得多了。
    
  高溪继续读书,面临着学费无法筹措的危机,眼看就要中途辍学。于是,妈妈带上我去二舅舅家里借贷。舅舅家里也没有余钱,他给了我们二担谷子。我们拿着谷子,在米行换成“米票”,再将“米票”缴给学校,充作学费和膳宿费用总算又勉强度过了一个学期的难关。
    
  高溪的住宿条件比庆元略有好转,教室是茅草房,虽然也住祠堂,因门口有条小溪,洗漱比较方便。学校伙食很是艰苦,缺盐少油的水煮蔬菜,少有荤腥;房子四处漏风,冬天写字,砚台里的墨汁都冻结成冰了。学校离住宿地约有二里地,刮风下雨时节,等到奋力赶到课堂,浑身全部湿透,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我就是在这样恶劣的学习环境里坚持学习,从初中二年级开始,成绩突飞猛进,毕业考高中,成绩名列全校第八名,适逢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胜利的一九四五年七八月之交。
    
  在母亲的极力坚持下,为了我的学业,她克勤克俭、忍辱负重,甚至不惜告贷娘家,在兄弟姐妹的资助下,终于在上世纪的1949年初,依旧是内乱频繁、战火连连的动乱年代,完成了我的高中学业。
    
  苦难的童年,青少年的艰辛求学经历,养成了我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品格性情。它不仅使我具有了基础的文化知识,为日后走上社会具备了必不可少的条件,更教会了我从容面对困难,在困难面前不屈不挠,为以后的人生道路自强独立,顺利行进,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作者 :雨痕20070930 时间:2008-11-12 20:01:49
  呵呵,这篇先前看过了。:)
楼主春申君CSJ 时间:2008-11-12 20:13:09
  你在哪里看见的?
作者 :雨痕20070930 时间:2008-11-12 20:28:44
  在博浪椎里有贴出来 :)
作者 :雨痕20070930 时间:2008-11-14 09:06:53
  在战乱年代,别说求学,就是生存也是很艰难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苦痛和灾难的人生历程,也是巨大的财富.
作者 :面如平湖 时间:2008-11-24 11:37:39
  苦难的童年,养成了坚韧不拔的品格!支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