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噬旅(原创连载)

楼主:式微迭戈 时间:2012-11-11 12:16:19 点击:2660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切都已经简单明了了,畔城只是建立在由巨大磁石构成的国土上的,在不为人知的某荒村旮旯,一些磁屑经过比具有活性糖蛋白更为复杂的变化从而变得生动起来。
  歌舒美感觉自己像是片叶子飘浮在波涛汹涌的茫茫人海中,中世纪欧洲风格的建筑隔着七八米宽的长河摇摇相望,房子前的每一寸空地上都摆着小地摊,然摊贩们和别的所有人一样全都涌在长河的栏杆上。离舒美约两百米的河的正中央是陡然长出来的斜坡,他抬头想目测下它的顶高,但那敢情却是在上海东方明珠下张望一样。
  人越来越多,舒美想抽出一只手当桨用都有些艰难,空气里充斥着这个世界人们的汗水味,就像是在化学实验室里搁置太久的浓盐水发出的气味。有个裹着花布头巾的中年妇女不小心推了下舒美,在看到他漂亮精致的侧脸时,心“咯噔”了下,她希望人群可以再汹涌一些。
  于是,她和那片叶子被冲散开了。
  舒美注意到斜坡的遥远顶端飘着缕红色缎带,明晃晃的。等那缎带到十米高空时,舒美才看清缎带的主人其实就是这座城传说中最为漂亮的红尘女,就是......你懂的。她将挑战上一届三十米无阻力下落的“冠军”,但她光爬到五十米高空处的平台就花费了一天一夜。舒美专业强化的大脑立刻浮现出了一系列公式,1/2mv2=mgh,1/2gt2=h......他甚至推算出了她落到水面的速度以及考虑到水的阻力她将落入水中的深度,想到自己的无厘头,舒美轻轻扯了扯嘴角。
  在离舒美二十一米远处是不知所措的顾开。他看她的时候,他以为她不知道,她把头埋得深但这并不就意味着她不知道她看她,恰恰相反,她看到他看她了,于是,她不好意思了。
  她看他的时候,他也轻易的捕捉到了,难过自己后背灼灼的。舒美挣扎着走过去,这次她是真的没看到他向她走来,他从背后拍她的肩,女生突然惊呼,但她没发出声音,她的脸一下子烧到了脖后跟,她想转身溜开,发现若能从密度超高的人群逃离,那么遁地也是有可能的了。
  人群似是很看好他俩,现在只剩十公分的距离了。
  “你有没有发现我出现在你面前的频率很高?”他问。
  女生木然,她的木然让他莫名其妙的。
  顾开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鬼地方的,等她知道,她已经来了。顾开在受了大量日本动漫阴柔男主的刺激后,对比女孩还女孩的男孩产生了发自内心深处的浓厚兴趣。有人认为,她是腐女,更有人认为,她是百合。
  晚自习后,她和“开关组合”中的关陟外出腐败。她不小心瞥见他穿过街道,弯腰捡起了一张纸,她就像欧也妮•葛朗台第一次见到她表弟那样,顿时灵魂开窍,发现人生还是可以很有意义的。她第一次觉得自己胖。她问关陟,她是不是很胖?关陟咬了咬牙,你这也叫胖啊!她认真地点点头,胖呢胖呢,你看我的手,以前很纤细骨感的,现在跟鸭子似的长了些蹼朴。关陟“噗”地笑了。回到宿舍,关陟还在笑,顾开明白了自己那句自毁的话后劲很大也很有杀伤力。
  既然都已经是欧也妮的心境了,那么跟欧也妮长得也就差不多了,不漂亮但热情洋溢,只可惜没有欧也妮那富有吝啬的爹。
  关陟友情提醒,哎哎,你有男朋友啊,就不要让他有红颜知己,红着红着你就黄了,当然男生也不该让女朋友有蓝颜知己,蓝着蓝着他就绿了。顾开发现,关陟每说完一段颇为经典的话,自己总能在某个地方看到那段话。
  后来,顾开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扔在了荒郊野外,眼一睁,盖在身上的被子没变,床没变,只是周遭的景物切换成了孤悬的草原,还有几株枯死的白杨,离她不远处是黑色的坟冢,在透明的日光下升腾起森森的青烟,可以想象夜间这里是多么繁荣。其中有座墓碑上刻着“一、二、三......七、八”八个人的名字,四世同堂啊。
  顾开的床头是关陟的teddy bear的半只腿,她坚信熊是完整的,那么熊的另半个身体应该还在宿舍里,她扑过去拽熊,这下熊是彻底不见了。等她发现这一切比现实还现实时,她觉得可以害怕了。
  栗色头发、天蓝色唇瓣以及不知道什么色的眼睛的莫暘站在她的床边温柔地望着她。
  “啊?不管你是谁,看见你我就安全了。”顾开说。
  顾开的话往往有多层含义,我只分析出了两种,一,在这荒山野岭的,看见个大活人总比地下那些个躺的好。二,顾开很守旧的,面前这个少年一看就是个gay,自己人身安全了。
  “其实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舒美说。提及心仪之人,他微微笑了,“我也不知道她有什么好,她也不是那种美的让人过目不忘的,但,嗯,也许就是那种感觉吧,她很善良的,哦,她很有意思的,说话特别冷幽默来着......”他瞥了瞥表情怪异的顾开,很想再添个修饰词,“正常”。
  顾开难过地牙痒痒的,她的脑海里只是不断重复着《走钢锁的人》里的一句话,“走在半空中要人命的风,就快要把我吹落,你在那一头说你不爱我,我挂在风里颤抖。”
  如果舒美不离开,他就会看到顾开从震动模式调成了震动加声音。
  舒美目不转睛地盯着河面上那个红衣女子,也许就能找到了吧。
  舒美十岁那天,母亲在舞池里欢快而尽情地跳着,那帮不知廉耻的男人冲母亲吹口哨,满是戏谑的语气,“脱啊脱啊!”母亲唱着“小小羊儿跟着妈,有白有黑也有花,你们可曾吃饱啊?”她欢欣地对每一个人说,今天是我儿子的生日哦,我希望他就和舒美这个名字那样,生活地舒舒服服和和美美呢。之后,他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他听见妈妈说,妈妈相信舒美一定会来救妈妈的。
  既然要救妈妈,那只能靠穿越了。传说畔城是建立在拥有巨大磁力的磁石上的,他相信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就是磁人,虽然这喜欢带着目的性,却丝毫不影响他对她的喜欢。
  顾开对身后三十六米远的莫暘已经彻底无语了,她冲他歇斯底里,“我说你怎的阴魂不散。”
  她忘了自己也是阴魂不散的了。身后的少年只是抱歉地笑笑。
  顾开拨开人群,发现许多人向着一顶大型帐篷走去,是座马戏团。团长向众人展示着怪胎。坛子里是个只剩下手的人,披头散发,那人越看越熟悉,是关陟!
  她吓得瘫软在地,差点得了失心疯。是梦,一定是的,醒来就好了,就好了。
  直到她被带着清新如薄荷香气的手抱起。
  关陟的眼睛被那帮畜生熏瞎了!顾开哭肿了眼睛,关陟捏捏她的手指,说,“我记得你说过,像鸭子长了蹼似的。”
  “我们回家。”
  他们刚出门,就被更多的人围住了,每个人都在往前挤,真不知道有什么好挤的,像浪花似的翻滚。人群中有人指着顾开,“就是她,就是那个女的,她是磁人,我们需要拿她祭奠!必须烧死她,我们家园才能稳定,才能千秋万代。”
  他的说法立刻引起所有人的赞同。
  慌乱中,她推开莫暘让他带着关陟回家。
  幸福的微笑洋溢在畔城人民的脸上,他们仿佛看见了美好的未来似的,他们欢呼雀跃,围着绑着顾开的火堆跳舞。
  乏乏火焰中,她看见了舒美,舒美看见了过去,看见了那个找人围殴他骂他杂种的小痞子,他也看见了母亲。
  “舒美......”她喊道,没有哀伤,她并不指望他能来救她,她也不希望他冒险。
  “太残忍了,”舒美喃喃自语,“还好不是她。”
  是吗?也许呢,又或许吧。自己再努力还是一样,他不爱我就是不爱我,如果是她,结果又会是怎么样呢?谁知道呢?
  
  走磷荒城。
  我站在灵魂转换池边,望着在完全黑暗里闪着粼粼白光的水面上下浮动着一团团灰白色的瘴气,想到了当初十七岁的杞燃同样来到池子边,他借着池边柞树枝的力量跃过池子捞出还是灵魂的我。管理池子的老和尚问他我还需要些什么品质?杞燃脑海里突然闪过他中学校门口的石碑,于是,他直耿耿地回,“真、善、美。”
  好吧,我辜负了杞燃的冀翼,除了美,我发现自己与真善渐行渐远了。
楼主式微迭戈 时间:2012-11-11 12:20:04
  那时这里还没有这么黑,有很多年轻的情侣会来这里培养情感,茂盛的树之间很多白色的光质絮状物纷纷落下,光穿过空气中浮着的彩色的类似于玻璃纸的砖透,折射出五颜六色,像是团揉在一起的彩虹。当然,这些都是那时的事了。
  我继续站着,想着想着就明白了这个世界的本质。
  严格的等级制度是它的构造框架。然而,这个本质上的等级却又是按照人体密度划分的,是的,是人体密度,不是人口密度,不是这片赤黄色大地单位面积上的人口数量,而是把你过个磅,放装满水的浴缸里,然后用你过磅的那个数除以溢出水的体积数得到的数就是决定你去走磷、莫名晴空、花溪、莱索昂斯的根本依据。
  用凉白开就可以更快更好的鉴别这些平行世界的所有生物。
  可怕的是连太阳光照都径直区分了这一点,光,是从莱索昂斯到走磷逐级递减的。值得一提的是,莫名晴空终年由一层昏黄的薄雾笼罩着,房屋、树、电线杆、干草垛都显得格外的朦胧,很是梦幻。
  用花溪的城乡模式来划分也很合适。莱索昂斯是人人向往的城,花溪是镇,莫名晴空是村,而走磷荒城虽然叫城,它其实也就是个贫民窟。
  我当初就是从这贫民窟爬出来的。因为杞燃。现在的我处于花溪处于高不成、低不就、上不来、下不去的悬浮状态。
  莫暘坐在这片蛮荒地带的大石墩上,神色寂然,他静静地望着我的这个方向,他的眼睛像是深蓝夜空的紫色星光滴成的,这孩子死瘦死瘦死白死白的。良久,他才以一种近乎哀求的语气问我,“看见她了吗?”
  我摇头,从水面上的那团瘴气中根本无法看清任何人的脸。当初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和谐的室友四个,顾开挂了,关陟翘了,连岩不知去了哪里,就剩我一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对她们强烈不满而故意诋毁,才不是!我时常认为自己命不久矣,但到现在还好好活着,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是不假,但我知道这并不是上帝的偏爱,而是自己太坚强。当你周围人死得差不多时,你就需要做很多事。比如,此刻,我要陪那个还不算认识的莫暘来找顾开的魂。要真能找到,我也就能找到杞燃了,我依然记得,当初那个十七岁的少年向还是婴儿的我伸出双手,只有他明白,我带着对这即将开始的全新生活的恐惧孤身来到这个世界时的害怕。
  我倒觉得“招魂”这件事让她妈来干更合适,但老人家心脏不好,想象力也匮乏,她无法理解我们的世界观。她认为更为可怕的是,我们这些小孩子居然异想天开地想要到走磷荒城捞出她女儿的灵魂。所以世事很怪,爷爷奶奶那一辈的相信鬼神相信轮回转世,到了我们这一代开始相信灵魂分子相信平行世界继而相信穿越,而我们爸爸妈妈那一辈却又只相信命运相信造化。
  但当我看到,开阔的灰白场地上、残破的屋子前站着顾开妈妈时,我知道我错了,母亲信仰改变的原则太低,她相信命运此刻却更愿意相信我们的“魂灵”说法。
  莫暘见到本可以是丈母娘的顾开妈妈,温柔地喊了声“阿姨”。她猛然回过头,却是对不远处的我说的,“刚刚,我好像看到开开了。”
  我有些黯然。耸了耸肩,回望了下身后的灵魂转换池,只剩一片空白,然后对她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她的脸浮现出了我无法形容的神情,应该是快哭了。她似是完全陷入了温馨的回忆,那些久远的记忆像片片飞絮,飘落于是苍黄满地。我们周围环绕着一些东西,树影斑驳再加上这片地带猛一看刚遭过拆迁的架势,场面十分诡异。
  转弯,绕道。由柏油马路衍伸过去的家门前的那条羊肠小道明晃晃地招人眼。如果是从前,杞燃还在,二楼的灯就会亮着,奶奶此时备着晚餐目光停留在我回家的方向上,她与生俱来的慈祥衬着昏黄底色的背景无论如何都不能不让我时时想到她在灶台前炒焦屑的画面,我攀着锅沿踮起脚,她这时便会用带着焦味的手轻拍我的脑袋。耳畔还会传来爷爷敲打铁墩“叮咚叮咚”的声音。
  嗯,现实是杞燃不在了啊,他是什么时候不在的呢?我不知道也不想去弄明白。不过先让我想想他是怎么不在的吧,好像是涉嫌盗窃被拘捕然后就死了。我跑去追问,负责的人见是一小女孩,于是他和颜悦色而神情悲怆,怎么,好像他很难过似的。邻居叔叔了解到的尸检报告是,受害人四根肋骨骨折;胃里除少许积水外未有任何食物,长时间身体自由受到限制导致的,下肢肺动脉血栓栓塞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看看,好像很专业似的,可惜我没听懂,我只是想,他们为什么就不能换位思考呢?习惯了呢?
  今晚的月亮是出奇的白,黑色的透明缓缓渐染着,不安与烦躁在夜间得以释放,更显猖狂,一座城的疲惫归于沉寂,路两旁高耸的楼房此刻更像是峡谷两侧的山峰,自落地窗扩散出来的白光构成了峡底的渔线。或许某个角落还躺着一两个乞丐,这个城市最为底层的人物,宣告着一次次的破产,更像是每个城市必然会生成的黑色肿瘤,紧紧地攀附着地表。
  我只是鲜明地顺着一个方向走,相对来说,我还是走得小心翼翼的,生怕从我经过的地方冷不丁伸出一只脏兮兮的手,半截枯木似的。我似乎还听见了仿佛来自乞者胃部的有如鸽子似的“咕咕”声,宛如沸腾的岩浆冒着泡。
  城市的概念开始模糊,路面急剧膨胀,房屋像是陷落般地沉隐在地面下,唯留下张扬的一片灰白。修表的小摊孤零零地立在一旁,仿佛有了一个世纪之久,小摊后是片葡萄园林,密压的网似是防着什么,黑暗中我却感觉到自己周围有一团温柔的亮红色,火焰的跳动,幽暗的小径自上而下攀附着丛生的藤蔓。
  此刻,我的身后是长江的渡口,暗色石质码头不时响起尖锐的汽笛,深沉的浪拍着搁浅的滩岸,逆天的墨白。
  我把钱和身份证塞进售票窗口,拿了票后就走到临江的水屋里,靠河的一边是有银色铝质栏杆的长廊,有片白茫茫的雾气在江岸的芦苇荡里浮动,屋子里横七竖八得躺着赶黎明第一班渡轮的游人。因为是夏天,又是在江边,所以,他们真的好淡定。
  略略扫试了一周后,我确定没地方可以躺了,又走到了外头临水的长廊上。有点冷,我举着手里的“玻璃棒”对着东方比划了很久,它的官方名称叫Mp9......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据说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它时,会形成主人刻在里面的实体影象,他说有他想对我说的话。
  会是什么呢?像老爸一样的杞燃除了让我好好的,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知道,肯定没什么事,他就只是希望我好。这种希望太强烈了以至于表现地精神质和爆发狂。
  我会不会告诉你们我看见了海市蜃楼?好吧,我也以为自己眼花了,然后我身边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很多看热闹的人,他们好开心呀,
  “是莱索昂斯!”
  它在我看来像是就在对岸的上空,是座白色城市的影子,所有建筑像是笼上了白色烟雾,那个地方太明亮了,人却是很模糊。旁边的女孩突然支住栏杆伸出手似乎是想够到那座城市,她是典型的瓜子脸,特别的瘦削。她回头看着我,笑了笑。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面前这个女孩。
  而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是没有好人的, 但在我认识了这个女孩并且因为她认识更多形形色色的人之后,我发现这个
  世界确实真的没有好人。
  “你是我的二十五分之一。”她诚恳地向我表态,“虽然我们长得不是那么一样,性格估计也不会有多大相同的地方,但你就是我的二十五分之一。就是,哎,一个人除非是整容,样子变了那他就不是他了,对吧?即使一个人样子完全是他自己的样子,那他还是可以不是他,比如被附身啊什么的,也就是说,样子不同,思想相同他可以不是他,样子相同,思想不同他也可以不是他,就算样子思想完全一致,他还是可以不是他,是不是都是不是,不是是都是是,那也就无所谓样子思想一不一致了,所以说了,你就是我。”
  我捏捏牛仔裤袋子里杞燃留给我的唯一一部手机纠结着是拨110还是120会比较及时一点。
  我瞥了她一眼,转身走进跟宿舍楼架势似的的小屋里,几乎可以说是踏着别人的“尸体”走进屋里的。
  周围渐渐地被一种苍茫的雾气所笼罩,继而雾气不断膨胀,思绪一下子像蛛丝般被拉长,脑中呈现出一片空白,有一阵子的眩晕,仿佛死后重生的那种不知所措感。我麻木地扫视着周围,眼前除了寂寥的墨白便是无尽的幽静,天地万物好像一下子落进了不可估测的深渊。
  穿不过那黑白的交界,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困锁在这个鬼地方,黑与白交融,一切似乎都很明朗,实则视线的交点一片模糊,看不见七彩分不清黑白。
  在我还在纠结自己到底在哪儿时,眼前突然多了个高高瘦瘦、微微驼背的老者,说“突然”是因为根本就不能让人反应出他是冒自哪里。于是当我意识到他的存在后,心陡然一提。
  “嗯嗯,”我干嚎了两声,清清嗓子,以便于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清脆而免得吓着他,“那个,爷爷?我这是在哪儿?”
  他像是受了某种刺激,猛地背转过来,看到我的一刹那,更像是见着鬼般连连后退,面露惊恐之色,银白色的头发溶于那团白色的雾气中,沟壑般的皱纹此刻显得格外“狰狞”。
  “你,你,你是......”他颤抖的干枯如柴的手指着我以一种十分不确定的语气,“怎么可能?太不可思议了。”忽而又自言自语般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啊。”
  “我是什么?还有‘没想到什么’?”酝酿着一团怒气,我平静地问。太可恨了,瞧他那样子,好像我是个什么千载难逢、万年难遇的怪物。
  “你是......”他未说完,便大踏步地迈开步伐向另一个方向跑,这个速度......那叫个比兔子还快。
  “我是什么?”我不甘示弱,也扯开两腿在后面追,身后腾起层层的雾,对他穷追猛打。“我到底是什么呀?”整个白色的世界中空留我质问的声音在回荡,看他好歹也七老八十了,跑这么快,快难为的。
  他总算停了下来,白色宽松的袍子不再鼓得跟孔明灯似的了。他眯起双眼上下仔细打量着我,“没想到啊,没想到。”苍老渺远的声音像咒语般喋喋不休,“真没想到你们磁娃娃可以这么漂亮,啧啧。”
  我晕!等等,什么?他刚才喊我什么?
  “瓷娃娃?哈哈,太好笑了,你怎么不说我是哈利波特或是救世英雄蜘蛛侠,再或者是海绵宝宝。”我故意压低声音学着章鱼哥喊海绵宝宝的声音,顺带着做了两个海绵宝宝的招牌动作。
  老人立刻红了脸,忙解释道,“不是瓷器的瓷而是磁铁的磁。”
  止住了笑声,才发现自己笑得俗,“那,那个什么是磁娃娃?”
  “什么是磁娃娃?磁娃娃,你玩笑开大了,你竟然问我什么是磁娃娃!”看着我一脸迷糊而又无辜瞪着双眼的样子,老人垂丧地摇摇头,“好吧,磁娃娃就是体内拥有巨大磁场的玩意儿。”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他居然称我玩意儿!
  “那你有没有看到那边水上的一间小屋子?”他亲切地拍我的肩,像是在掸灰尘,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直到两瞳孔涣散,也没看到什么所谓的小屋子,但......
作者 :yiranv 时间:2013-09-18 10:57:10
  http://t.163.com/event/info/eventId/-7641775162154458797
  http://t.163.com/event/info/eventId/-4812689474098054647
  http://t.163.com/event/info/eventId/4113574954047977721
  http://t.163.com/event/info/eventId/6753781162231784414
  http://t.163.com/event/info/eventId/4423286208147526352
  http://t.163.com/event/info/eventId/-2927925506074322364
  http://t.163.com/event/info/eventId/-4648904634346071215
  http://t.163.com/event/info/eventId/-1130929307856507058
  http://t.163.com/event/info/eventId/-1576567869968812219
  http://t.163.com/event/info/eventId/-4075156786713492429
  http://t.163.com/event/info/eventId/-404597592372387035
  http://t.163.com/event/info/eventId/-563814876764780407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