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救救从江的孩子(转载)

楼主:余海青130508401 时间:2015-11-13 02:18:05 点击:21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她是海丰县赤坑镇上一个贫穷家庭的女孩,他是贵州从江来本地务工的小青年。任家人极力反对,她坚持嫁他,除了花八块的领证钱,没有一桌喜宴,更没有像样的新房。而回忆起那样的赤贫的日子,在她现在憔悴恐慌脸上才有一丝丝的生机,眼神里难得一见的闪现一点光芒,那时候的她只有他,却像拥有全世界一样的幸福。

  自从他病后,她无法再去工作,生活的日常开支仅凭老父一人承担。而每天数千元的医药费,她和父母借遍了全部的亲朋好友,现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脑膜炎未降临之前,除了贫穷一点,这只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人家。夫妻俩都是普通的职工,以勤劳的双手编织一个个日月。婚后养育一个儿子,盐米油盐,精打细算,他几年的朝耕暮耘,起早贪黑,到了儿子上小学的年龄了,也总算渐渐摆脱了捉襟见肘的日子。

  看她暗淡的脸色,两鬓惺忪斑白,一同前往的朋友却说,她只有28岁,白头发是他住进ICU病房,才出现在她头上的.我霎时无语,原来除了古书里伍子胥会一夜白头,现实生活里也能见证到。

  她向人借钱,只要能借到,一百两百都可以,她给每个肯借她的钱的人打欠条,她向每个借她的人保证一定会还。只要能把他留下,她说愿意拿她的所有去换,包括她的生命。只要他能留下,哪怕他一辈子卧床,她照顾他一辈子,只要她能看到他,那就是活着的一切希望。在她语无伦次反复说着这些的时候,医生又过来催欠医药费,显然医生不是今天第一次来催了。

  在见她之前,我们已经向主治医生了解过他的病情了,脑膜炎并发多器官功能障碍,治疗是漫长崎岖的过程,而预后并不良性。在和她交谈中,我们委婉的关心她,让她照顾好自己,债台高筑会让她以后的日子更加困难,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她低着头,涰泣着说:“我知道你们的好意。也知道要用很多钱,可医生说他还是有希望的,有希望我就不能让他现在回家去,我不怕以后的日子多艰难,只知道能走一步是一步。因为没有办法才向社会好心人恳请帮助。”

  谁说人世无情,你的仁爱之心,你的点滴之恩,就有可能拯救一个年轻的生命;谁说命运不公,你的无名关怀,你的善意之举,就是她最大的幸运。众人拾柴火焰高,能力不分大小,捐款不分多少,善举不分先后.贵在有份爱心。滴水汇成大江,碎石堆成海岛。

  哪怕就是一元钱,只要您献出爱心,她的他就多了一份生存的希望。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未来!也许您与她素不相识,但爱心与真诚是没有界限的!

  希望大家都能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这位年轻的妻子与他的病魔抗争吧!也许这些捐款对您而言是一笔小小的支出,但是这些积少成多的爱心,就能换回他的生命呵!唤回她对生活的希望。

  她渴望找回以往阳光的笑容,有他活着的日子。此时她需要我们的帮助与关爱,大家一起伸出你们的援助之手来帮助这个面临风暴家庭吧。

  余淇再次感谢大家的大爱付出。您的点滴付出,她都铭记在心!


  
  
  

楼主余海青130508401 时间:2015-11-13 02:18:43
  外来工患脑膜炎急盼救助

  今年的10月11日本不是一个什么特殊的日子,来自贵州的打工青年赵搞学如往常一样,吃完午饭,准备出门往宝石厂上班。可是,谁也没料想到,这一天,厄运从此降临在他身上,让他全家备尝艰辛。
  突患脑膜炎 走上漫漫治疗路
  “我丈夫是家中的顶梁柱,如今他突发脑膜炎,对整个家庭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说起丈夫发病,赵搞学的妻子余淇脸色憔悴,声音哽咽。要不是走投无路,急需社会救助,她都不愿向笔者讲述丈夫的病情。
  余淇告诉笔者,今年10月11日中午时分,丈夫像往常一样欲往厂里上班,刚一跨出门槛就倒下了,脸色苍白,大汗淋漓,当时我以为是中暑,掐了人中,没多久,发现他的双脚一直抖个不停。
  我不敢怠慢,打电话叫来父亲及亲朋好友将他送往彭湃纪念医院诊治,一检查是结核性脑膜炎,鉴于病情危重,遂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入院治疗以来,病情虽稍有好转,但大多时候处于意识模糊,神智不清的状态。医生向她建议,若要治好丈夫的病,最好转去广州的大医院。
  债台高筑 苦难家庭陷困境
  看到医生给出的诊断书,“当时我都快被吓昏了,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患上这种病”。余淇至今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眼下必须面对的是丈夫的治疗问题,余淇是海丰县赤坑镇下兰村人,2007年结婚时,父母怕她吃苦,就竭力反对她嫁给赵搞学这个外省人,但她顶着压力,硬是与他结了婚。婚后,夫妻在可塘市区租了一间几十平方米的平房暂住,并分别在珠宝厂找了份工做。虽说过得清苦点,但夫妻俩起早摸黑,省吃俭用,总算渐渐摆脱了捉襟见肘的日子。结婚翌年,有了一个可爱活泼的儿子。
  入院治疗以来,每日均要花钱近千元,本来积蓄不多的余淇开始四处筹钱,父母、兄弟、亲朋好友能借的都借了。沉重的医疗费压得她喘不过气。20多天的治疗,花费了10多万元,还是没能还他一个正常的丈夫。
  “亲戚、朋友东挪西借的6万元已用光了,医生说要治愈至少要30多万元,现在实在是无钱治疗了。”说起丈夫以后的治疗问题,余淇一脸无奈。
  30多万元对于一个原本只靠打工勉强维持的家庭来说无异是一个天文数字,一座无法挪动的大山。笔者呼吁社会爱心人士伸出援手,挽救这个身患重病的青年,帮助他跨过生命的沼泽。
  余淇联系电话:13929379067



  曾国明 摄影/报道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