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宜以司法独立为先步(二)

楼主:何小原 时间:2010-03-04 09:06:58 点击:3503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宜以司法独立为先步(二)
  三  阻力较小,较简易可行
  中国之所以能进行经济体制改革,是由于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巨大灾难,使得无论是社会执政的上层和下层都不再有信心和兴趣沿着过去的路走下去,皆思改弦易张。上下都有改革的动力和愿望,所以经济体制改革得以启动,并不断深化发展,至今持续了三十余年。而政治体制改革同样也是一开始就提出的口号,但至今仍是“千呼万唤不出来”。就算是经济先行,政治随之,但即使是现在要启动,也是困难重重。之所以如此,其实大家都明白,是因为有一个特殊的既得利益集团存在,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这个既得利益集团不仅不能获利,而且还要求他们自觉地以社会道义为重,放弃相当的既得利益。与虎谋皮,天下至难之事也!改革初期社会上层和下层都有改革热望,形成合力的局面已不复存在。因此我们就需要寻找一个阻力较小的突破口,循序渐进,形成新的改革动力源泉,使得中国的改革大业得以和平渐进,稳妥有序地臻于成功。司法独立,实现彻底的法治国家应该就是一个较好的突破口。
  进行司法独立改革,只需将党的系统和政府的行政力量彻底与司法体系分离开来,承认司法体系在国家权力系统中的独立地位。司法系统只尊崇宪法和法律,只以维护、执行法律做为自己的宗旨,拒绝任何力量的干涉干预。这样的体制,是世界上任何法治国家的通例。
  这样的改革,在很长的时段内,可以不涉及党和政府的权力来源、权力授与、官员任免、政府的行政程序等等事务,对现行政治体制的震动是比较小的。对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的减损也是比较小的。
  进行司法独立改革后,党和政府应该带头尊崇宪法和法律,自觉用宪法和法律约束自己的行为,接受法院在事务上的裁判。这样,就可以在全社会建立起对法律的信仰,在全社会养成遵法守法的风气和习惯,逐渐建立起良好的、稳固的法治文化。
  中国在进行了三十年的经济体制改革后,已经形成了初步的市场经济体制。而在市场经济中活动的各方,在遇到利益上的冲突和纠纷时,非常盼望和需要有一中立的,超脱各种利益的机构(政府常会是卷入利益的一方)来做公正的裁判,而这样的机构只能是具有独立地位的司法机构才能担当。建立独立的司法机构,培育良好的法治文化,已是市场经济能否继续健康发展绕不过去的前提,现在社会各方,对于建立独立的司法体系的呼声是非常强烈的。
  政府在市场经济日益深入广泛,社会各方利益诉求利益博奕日趋纷繁复杂,有时甚至是非常尖锐猛烈的今天,也不宜事事充当灭火队长,时时处在风暴中心,而应将大量的属于法律裁决的事务彻底交给法院,自己处在比较超脱的地位。这对政府也是有很利的,很必需的。而社会各方如果能对法院的独立性、公正性建立信心,能将法院看成是实现社会正义的底线,这对于社会实现长治久安实是福莫大焉。
  中国改革开放伟大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在改革的初期就提出了政治体制改革的构想,提出了建立法治国家的目标。鉴于文化大革命的乱局,邓小平还特别指出,党必须在法律的框架下活动,接受法律的约束(见《邓小平文选》)。建立法治国家一直是党坚定的目标,因此,党在这样改革的时刻,也不必提出新的口号,新的理论,只需要最高领导人站在历史的高度,下最后的政治决心,将邓小平向全社会许诺的建立法治国家的计划彻底完成即可。
  四  符合历史上社会政治制度迁变的规律
  无庸讳言,在中国的传统文明中,是缺乏法治文化的基因的,而在西方的文明传统中,在古希腊这个源头这里,就有法治文化的基因。但中国人亦不必垂头丧气。从整个人类文明的历史言之,应该说,像中国这样,在古代农业文明时期,始终在宗法文化的浸淫中发展,属于一种常态,印度、波斯、阿拉伯、印地安……莫不如此,而像古希腊,在远古的农业文明(不过他们工商业的成份也比其他同期的文明体系大)城邦国家中,就孕育出公民的法治文化,实属一个例外,一个异数,或如那个以深入研究古希腊,写《希腊精神》著名的学者汉米尔顿情不自禁地惊叹:“古希腊文明是一个奇迹!”
  在古希腊小国寡民的城邦国家里,法治和民主制都广泛存在,在它们的两者之间,应该是一种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相互催生的关系。但在根本上,究竟是民主制催生了法治还是法治催生了民主制呢?古希腊的时代离我们已经久远,史料缺乏,我们现今已很难做出清楚的判断。我们能够说的是,在古希腊的世界里,法治比民主制得到了更广泛的尊崇,更高的评价。在古希腊的世界里,不少城邦实行民主制,但也有一些城邦实行王制(斯巴达)或者僭主制(叙拉古)。伯里克利热情地赞扬了民主制,将雅典誉为全世界的学校。但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都对民主制评价不高,但他们都无一例外地推崇法治。我们须记住,苏格拉底之所以不愿意逃跑,自愿接受雅典公民大会对他的死刑判决,走向刑场,他说出来的理由,就是不愿意破坏他事先已同意的城邦的法律制度。
  但如果我们把目光移来观察世界的近现代史,我们似乎就有足够的史料来做出一个评论:现代民主政治制度是那些实行法治、崇尚法治文化的民族和国家在人类新的工业文明进程中自然而然催生出来的一个结果。
  大约在距今五百年前,在欧洲的西部,逐渐产生了一个人类文明的划时代的伟大成果----工业文明,在人类迄今为止大约五百万年的整个历史进程中,这样划时代的变化是不多的。上一个人类文明的大变化发生在大约一万年前,那就是农业文明。它四处传播开来,在五大洲的很多民族那里取代了它之前的人类文明的另一较落后的文明----采集和狩猎的文明,使人类生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幸运的是,我们现在也享受到了工业文明带给人类的很多福利;不幸的是,倘若欧洲人不搞这一套新发明,那么我们的中国农业文明就可以还在世界人类文明的体系里保持先进的地位,而且由于我们的国土辽阔、人口众多,我们的经济总量其他的民族国家简直永远难以匹敌,我们简直永远笃定世界第一,这样就可以大大满足我们的爱国心。
  对于人类工业文明新时代的出现,贡献最大的是一个小小的岛国---英国。
  在十六世纪的时候,英国还是一个后进的国家和民族,但由于种种原因,古希腊的法治传统在这里保持得最为完整,而且早在十三世纪时,无地王约翰霉运重重,不得不与贵族们签订《大宪章》,大大约束王权,使英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行宪政的国家,更加固了这个尊崇法律,尊重契约的文化和传统,使得英国后日的发展路向与欧洲大陆正在发展的君主权力无限(以法国为代表)路向完全不同。后日英国革命的时候,议会之所以向国王宣战,就因为议会认为国王查理一世违反了宪法,因此他们打败俘虏了国王后,宣布他为暴君,判处他死刑。但查理一世同样谴责革命者违法。查理一世走上刑场时,姿态还是蛮英勇的,他对革命者们说:“你们这是弑君,你们杀死了自己的国王”。革命似乎辉煌地胜利了,但国王的遣责却始终回响在革命者的心头。英国革命的结局是大家都知道的,那就是光荣革命。革命者们最终又从荷兰迎回国王的后裔---玛丽公主,拥戴她为女王。中国的史论家评论这一点时,常批评这表现了英国革命的不彻底性、妥协性和局限性。其实这正是英国革命最伟大最重要最值得中国人深思的地方。英国人看到,议会废除国王之后,议会自已也成为暴政的来源。克伦威尔成为独裁者,也是一个暴君,也许不同的是,他是一个有革命理想的暴君,他同样给国家带来灾难。革命者们最终承认,一切权力都必须受到制约,一切由习俗和传统保持下来的各个阶级的权力都应该遵重,一时强大的政治集团也不应凌辱一时弱小的政治集团,施以暴政。议会去迎回国王,就是主动承认议会的权力也应接受王权制约,英国人民效忠国王的誓言不可以废弃。正由于英国光荣革命的这个结果,英国政体实现了权威与自由,传统和革新,贵族与平民,社会各阶级各团体之间的动态的平衡统一。英国找到了一条在一个社会稳定的情况下,通过不断的和平渐进的改革来发展自已的道路,这也是一条通往世界头号强国的道路。正是有了良好的法治文化,各种合法权力都得到遵重和保护,英国成了当时最富于自由精神的国度,这种自由精神与欧陆精神差异之大使后日的伏尔泰大为震惊,英国的精神文化是那些以巴黎为中心活动的启蒙学者的主要思想来源。这种自由精神使英国人在那个时代成为最有活力最富创新精神的民族,成为乘工业文明之翼首先起飞的民族。也正是由于有良好的法治文化,每个人、群体、集团、阶级、政党的合法权力都得到遵重和保护,每个人、群体、集团、阶级、政党都可以在法律的秩序内争取自己的权益,表达自己的意志。英国后来迭次发生女权运动、选区改革运动、宪章运动等等,原来无参政权的群体和阶级逐渐获得了参政权,英国逐渐从一个贵族政治的国家和平有序地演变为一个民主政治的国家,而英国的工人阶级获得普选权是在十九世纪的宪章运动中实现的,这是每一个去读英国史的人都可以看到的历史。
  因此,鉴于以上论述的各点,我建议,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宜以司法独立为先步。
  
  
作者 :宽兮绰兮 时间:2010-03-04 10:13:36
  路过,不懂政治~
作者 :冠男 时间:2010-03-04 13:16:17
  问好~
作者 :夜色中的清荷 时间:2010-03-04 16:50:23
  :)))
作者 :彦一川 时间:2010-03-07 12:52:34
  与虎谋皮
作者 :早来的更年期 时间:2010-03-10 09:32:36
  其实搞了十年依法治国,现在还是封建社会那一套。要想真的改革,只有等陈胜吴广!
作者 :彦一川 时间:2010-03-10 12:49:59
  来个两会的小插曲,在薄熙来答记者问的时候,一台湾记者问:“你打黑是否在给进政治局常委捞资本?”薄没有回答。一工作人员立刻冲出发布厅,问门口的人:刚才的记者是谁安排的?为何让他提问?!
  
作者 :wh_lvming 时间:2010-05-16 18:58:11
  好文章,有智慧,赞赏!只是重要的是权力层能否跳出利益制衡采纳这种智慧。社会各阶层能否跳出利益制衡采纳这种智慧。中国百年变革并不缺少机遇,从慈禧、李鸿章、蒋介石、毛泽东.......,很多次错失良机,令人扼腕叹息,原因都是一个。不能跳出本阶级,本阶层,本利益集团的利益制衡。中国需要变革,不需要动荡的革命。各阶级各阶层都应有自己的发言权,各阶级各阶层需要的是共赢和博弈,而不是你死我活。所有这些的基础,就应该是法制。这需要大智慧者,站在更高的高度来看问题。站在所有阶层的利益之上来运筹。这大智慧者最有可能、最有条件就是当今执政党。但如果她再一次错失良机,人民会选出新的大智慧者。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