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听了风就是世界末日——反驳韩愈《原道》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1-06-16 19:43:41 点击:4055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听了风就是世界末日——反驳韩愈《原道》
    
    
    
    韩愈在《原道》中好像打了鸡血,青筋暴露,拍桌子敲板凳的。至于说的是不是句句在理他可不管。他不管,我可以挑挑他的刺儿。
    
    他一开篇就说到老子所见小。殊不知老子乃国家图书馆馆长,几十年了博览群书,哪里是没读几句书就跳出来自成一家的人?老子的思想如“知足不辱”、“功成身退”、“自知者明”、“大巧若拙”难道有一个是井底之蛙说得出的?而韩退之似乎反而很少有自己有境界的观点,基本跟在孔孟后面捡东西。
    
    老子门徒曰:“孔子,吾师之弟子也。”韩退之又急眼了,哩了哇啦驳了一串儿。而我记得孔子向老子求过教,还大加感叹老子“神龙见首不见尾”呢。还有,拜个师能降你偶像多少格,孔子曾管个小娃儿叫过老师,也没见形象受损,何况老子也许比孔子还厉害。这至于让书生们听不到仁义道德之说么,听了风便是雨,不,听了风便是世界末日,真小题大做。
    
    “奈何不使民穷且盗。”我翻了几遍《道德经》,就没发现一句会有此奇效。反倒常听老子说坏皇帝的不是,还讲那是“盗夸”,骂他们贼头呢。这么说想做贼的是皇帝啊。桀纣无道使夏商百姓穷,秦皇暴虐使秦朝百姓穷,桓灵昏庸使东汉百姓穷,炀帝极欲使隋末百姓穷,而哪朝百姓穷仅仅因为几本道书禅经?反是“改良”后的儒家却弄出无数自己穷疯了还念叨吾皇万岁的呆瓜,啥用不顶还特忠。
    
    庄子云圣人不死大盗不止,退之怒道满口胡柴。这“圣人”又不是说你前辈孔子孟子,而是一些光顾自己舒服平稳,一天到晚折腾百姓的“圣天子”。鸟兽没有皇帝也不见得动不动种族灭绝,这亿万年延续下来的很多呢。
    
    韩退之嫌骂人力度不够,开始歪曲现实:“那帮人哪,倒行逆施的!整天追了人问:‘干吗冬天穿羽绒不穿方便点的短袖?’你看是不是又坏又笨?”其实人家的观点就是要顺应自然,哪是你胡扯的这么些?而你们学儒的后来开宗立派,还创了个“存天理,灭人欲”的怪谈出来。
    
    韩退之又嚷道:“这破邪说如果生在尧舜禹汤周公孔子那会,早给灭了!”灭不了的。先秦时节张三李四的学说都有一席之地,百花齐放,你的前辈何时心胸如此狭窄。
    
    文末又有一句话大概说把别的学派宗教统统扔掉,把他们的书烧个光光就好了。你以为这么着就天下太平啰?别忘了秦王焚百家之言,结果坑灰未冷山东乱,二世而亡,非能千秋万载无穷尽也。史上几次反佛道,没一次能让天下起多少代之衰。一有与你不同的就喊打喊杀,想踩得它们永世不得翻身,这永远是行不通的。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1-06-16 22:56:49
   附《原道》原文:
    
    
    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之谓义;由是而之焉之谓道,足乎己无待於外之谓德。仁与义为定名,道与德为虚位。故道有君子小人,而德有凶有吉。老子之小仁义,非毁之也,其见者小也。坐井而观天,曰天小者,非天小也。彼以煦煦为仁,孑孑为义,其小之也则宜。其所谓道,道其所道,非吾所谓道也;其所谓德,德其所德,非吾所谓德也。凡吾所谓道德云者,合仁与义言之也,天下之公言也。老子之所谓道德云者,去仁与义言之也,一人之私言也。
    
      周道衰,孔子没。火于秦,黄老于汉,佛于晋、魏、梁、隋之间。其言道德仁义者,不入于杨,则入于墨;不入于老,则入于佛。入于彼,必出于此。入者主之,出者奴之;入者附之,出者污之。噫!後之人其欲闻仁义道德之说,孰从而听之?老者曰:“孔子,吾师之弟子也。”佛者曰:“孔子,吾师之弟子也。”为孔子者,习闻其说,乐其诞而自小也,亦曰:“吾师亦尝师之云尔。”不惟举之於其口,而又笔之於其书。噫!後之人,虽欲闻仁义道德之说,其孰从而求之?甚矣!人之好怪也,不求其端,不讯其末,惟怪之欲闻。
    
      古之为民者四,今之为民者六;古之教者处其一,今之教者处其叁。农之家一,而食粟之家六;工之家一,而用器之家六;贾之家一,而资焉之家六。奈之何民不穷且盗也!
    
      古之时,人之害多矣。有圣人者立,然後教之以相生养之道。为之君,为之师,驱其虫蛇禽兽,而处之中土,寒,然後为之衣;饥,然後为之食。木处而颠,土处而病也,然後为之宫室。为之工,以赡其器用;为之贾,以通其有无;为之医药,以济其夭死;为之葬埋祭祀,以长其恩爱;为之礼,以次其先後;为之乐,以宣其 郁;为之政,以率其怠倦;为之刑,以锄其强梗。相欺也,为之符玺斗斛权衡以信之。相夺也,为之城郭甲兵以守之。害至而为之备,患生而为之防。今其言曰:“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剖斗折衡,而民不争。”呜呼!其亦不思而已矣!如古之无圣人,人之类灭久矣。何也?无羽毛鳞介以居寒热也,无爪牙以争食也。是故君者,出令者也;臣者,行君之令而致之民者也;民者,出粟米麻丝,作器皿,通货财,以事其上者也。君不出令,则失其所以为君;臣不行君之令而致之民,则失其所以为臣;民不出粟米麻丝,作器皿,通货财,以事其上,则诛。今其法曰:“必弃而君臣,去而父子,禁而相生养之道。”以求其所谓清净寂灭者。呜呼!其亦幸而出於叁代之後,不见黜於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也;其亦不幸而不出於叁代之前,不见正於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也。
    
      帝之与王,其号名殊,其所以为圣一也。夏葛而冬裘,渴饮而饥食,其事虽殊,所以为智一也。今其言曰:“曷不为太古之无事?”是亦责冬之裘者曰:“曷不为葛之之易也?”责饥之食者曰:“曷不为饮之之易也。”传曰:“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然则古之所谓正心而诚意者,将以有为也。今也欲治其心,而外天下国家,灭其天常;子焉而不父其父,臣焉而不君其君,民焉而不事其事。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於中国,则中国之。经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诗曰:“戎狄是膺,荆舒是惩。”今之举夷狄之法。而加之先王之教之上,几何其不胥而为夷也!
    
      夫所谓先王之教者,何也?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之谓义,由是而之焉之谓道,足乎己无待於外之谓德。其文,诗书易春秋;其法,礼乐刑政;其民,士农工贾;其位,君臣父子师友宾主昆弟夫妇;其服,麻丝;其居,宫室;其食,粟米果蔬鱼肉:其为道易明,而其为教易行也。是故以之为己,则顺而祥,以之为人,则爱而公,以之为心,则和而平;以之为天下国家,无所处而不当。是故生则得其情,死则尽其常;郊焉而天神假,庙焉而人鬼享。曰:“斯道也,何道也?”曰:“斯吾所谓道也,非向所谓老与佛之道也。”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轲之死,不得其传焉。荀与扬也,择焉而不精,语焉而不详。由周公而上,上而为君,故其事行;由周公而下,下而为臣,故其说长。
    
      然则如之何而可也?曰:“不塞不流,不止不行。人其人,火其书,庐其居,明先王之道以道之,鳏寡孤独废疾者,有养也,其亦庶乎其可也。”
作者 :宽兮绰兮 时间:2011-06-17 12:49:15
  各说都有理,看对谁对什么事(*^__^*)
作者 :冠男 时间:2011-06-18 08:59:27
  看看~
楼主王雁2006 时间:2011-06-19 21:42:35
  这几天很忙,没时间发新文章……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