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如何受罚跪池旁

楼主:lzh0106 时间:2008-03-22 18:03:37 点击:2124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如何受罚跪池旁
    
     ——“惧内”漫话
    
    “惧内”,乃古之说法,即当今所谓“怕老婆”也。
    “惧内”的是是非非,难以评说。“惧内”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这里介绍古代两则知名度较高的故事。
  
  
     “怕妇也是大好”
    在唐代,“惧内”颇著名者,有同时的君臣两人。
    唐中宗时,皇宫里开设宴会,演戏助兴。一个伶人上台来,唱了一首《回波词》:
    
     回波尔时栲栳,怕妇也是大好。
     外边只有裴谈,内里无过李老。
    
    《回波词》是唐教坊乐曲名称,每首第一句都以“回波尔时”四字开头。这里的“李老”是指当朝皇帝李显,裴谈则是当时的御史大夫。
    裴谈信奉佛教,其妻泼辣凶悍,他甚为畏惧,还曾颇有感慨地对人说:“妻有可畏者三:少妙之时,视之如生菩萨。及男女满前,视之如九子魔母,安有人不畏九子母耶?及五十六十,薄施妆粉或黑,视之如鸠盘荼,安有人不畏鸠盘荼?”“生菩萨”即活菩萨,形容妻子年轻之美;“九子魔母”是发间传说中的送子女神;“鸠盘荼”,梵语,佛语中称啖人精气的鬼,用以形容丑妇人。裴谈这一番“三可畏”的妙论,颇有自嘲自解的意味,而他的一辈子怕老婆,似乎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上面这首《回波词》,将当时被称为“怕妇”之最的大臣裴谈与国君李显两人相提并论,揶揄嘲戏了一番。据说,皇后韦氏看了表演,甚为满意,当即命手下:赏给那伶人一束帛。后来,韦后嫌中宗碍手碍脚,干脆同女儿安乐公主一起,将他毒死了。
    
     “河东狮吼”
    在宋代,“惧内”之名最著者,则应是与“河东狮吼”有关的陈慥了。“河东狮吼”这一成语,出自苏东坡在常州所作的《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诗中的句子:
    
     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
     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陈慥字季常,自称龙丘子,又号方山子,是苏东坡的好朋友,当时是黄州岐亭的隐士。他喜欢谈佛,欲精研佛理;又好客,喜蓄声伎。陈季常的妻子柳氏悍妒异常,“每季常设客,有声伎,柳氏则以杖击照壁大呼,客至为散去”。“河东”是柳姓的郡望(所谓郡望,即魏晋至隋唐时每一郡显贵的有声望的家族),苏东坡诗中用以借代陈季常的妻子柳氏。至于“狮子吼”,原见于《维摩经·佛国品》:“演法无畏,犹狮子吼。其所讲说,乃如雷震。”本是佛教比喻佛祖讲经,声震世界。苏东坡《闻潮阳吴子野出家》诗有句:“当为狮子吼,佛法无南北。”也是这个意思。陈季常谈佛,会客,蓄声伎,彻夜不眠;其妻柳氏大不堪,于是,本来就不是那么温驯可欺的她,便“杖击照壁”,并“大呼”,客人一哄而散,只留下陈季常一人“茫然”而坐。生性诙谐的苏东坡巧妙地借用“狮子吼”来比拟柳氏的呼叫怒骂之声,把老朋友陈季常调侃戏谑了一番。此后,“河东狮吼”便成了悍妒之妇的代称,陈季常也被当作“惧内”的典型了。再后来,明代的汪廷讷还以此为素材,创作了传奇剧《狮吼记》,不过,是将矛盾冲突处理为陈季常要纳妾,柳氏不允许,就未免陷入俗套了。
    到了清代,还有一个文人作了《浪淘沙·咏怕老婆史》词一首:
    
     闻说陈季常,谈禅名扬。如何受罚跪池旁?偷看柳妻哪里去,坐内梳妆。
     学士脸无光,笑口开张。终天哪有这婆娘?不是人情难得了,闯进佛堂。
    
    这首词,将陈季常的“惧内”作了进一步的渲染,“罚跪池旁”,光天化日之下,真是狼狈不堪,可怜之至;“偷看”这一细节,更是将其诚惶诚恐的心态,描摹得淋漓尽致。而柳氏呢?却原来是“坐内梳妆”,显得何等的从容裕如!其潜台词不外是:便是我不看着,量你陈季常也不敢不老老实实地给我跪着!“学士”,是指曾任翰林院学士的苏东坡,老朋友的际遇,令他脸上无光,又觉可笑亦复不平,于是“仗义执言”,指责柳氏“这婆娘”天下所无,最后还这么说:要不是人情难了,陈季常早就削发进佛堂,出家当和尚算了!词虽篇幅简短,却描写形象传神,意蕴幽默诙谐,读之令人忍俊不禁。
    对“河东狮吼”这个话题,还应补充几句。上面提到的苏东坡诗,历来另有一种说法:柳氏对丈夫的“谈空说有夜不眠”大为不屑,干脆自己出来演讲佛经;陈季常听罢,不觉“茫然”若失,自愧弗如,手中的禅杖也掉落在地。原来,精研佛理的,并非自己,而是妻子!“狮子吼”依然解作原来的意义“讲经”,而苏诗有关内容的内涵,则与“惧内”完全挂不上钩了。
  
  
作者 :冠男 时间:2008-03-22 19:28:46
   听说惧内的都是富贵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