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北清子心情博客(之五) 回家

楼主:北清子 时间:2007-12-23 11:08:27 点击:258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满载长兄嫂的眷眷深情,簇拥着朋友们的殷殷祝福,豪华大巴攒行在云遮雾绕的盘山公路上,车行悠悠,心亦悠悠,挥别客居了九个月的小城,“瘸子、女人和狗”,终于又踏上了归程。
   思归之情是殷切的,洋溢在心头的自然也是欢快。
   可是,近一个月来,随着返程日期的临近,丰收的喜悦中始终萦绕着挥之不去的离情别绪。想着茫茫的未来,不知何日才能聚首,已经臻于老境的长兄嫂,每每长吁短叹,以至几次泪眼迷蒙。为了缓冲离别的伤感,只好暗中与侄子商量,谎称要在朋友家逗留几日,待启程时再告知他们去车站送行。尽管万分不舍,侄子还是在无奈中为我们购置了车票。但是,在乘车的问题上却出现了意见分歧:女儿和侄子极力主张乘坐火车,这不仅是从交通安全角度考虑,还因其卧铺也相对宽敞舒适;妻子则为了让我获得充分休息,又想到贝贝经过火车安检时,可能会遇到例行的“繁琐”,所以建议乘坐夜间备有卧铺的大巴,而我,则想趁机领略长白山的冬日景观,体会一下朝发夕至的快感,终于,我们在朝晖漫溢的清晨登上了开往省城的客车。
   车到延吉,侄子打来了电话,询问所在方位,也谈到长兄嫂已经知道我们启程的消息。二十分钟后,长嫂的电话追来,责备我们的“不告而别”,语气愤然,语声凄切。
  长嫂是在我四岁时与长兄成婚的,之后的二十几年里,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即使是在大学期间,每次的寒暑假期,依然是回到她的身边。如果说年长我十六岁的长兄恩重如山,那么,在我十二岁时母亲辞世之后,长嫂则毫无疑问地负起了“妈妈”的责任。直到今年的相聚,面对已经半百的我,依旧呵护有加——每天都要依照我的口味调理饭食,晚饭后总要顺便把滚烫的洗脚水备好。也曾几次趁晚辈们不在身旁的时候,小声地对妻子讲述我的童年“劣迹”:因过分贪玩而偶尔尿床、第二天早晨不起来的“赖皮”,为逃避劳动躲入仓房看小说的“懒惰”,油灯下捉虱子,冻得瑟瑟发抖的“孬样儿”……此刻,手捧电话,听那满含亲情的叮咛,感受依依不舍之意,心中不免五味杂陈。
   环顾周边负雪的苍山,不知是雪的魄力不够大,没有把群山包裹严实,还是苍山不堪忍受雪的压迫,倔强地挣脱出“一鳞半爪”,远远近近的山坳里,斑驳陆离中,随处可见青松的遒劲,白桦的袅娜。奇形怪状的岩石,棕熊一般蹲踞在路边,松鼠闪转腾挪的敏捷身影也隐约可见。远眺山下的松花江,封冻的江面犹如深蓝色的绸带,又好似巨蟒一样,在山野间蜿蜒、匍匐、盘旋着。大巴车在不很宽阔的山路上晃悠悠疾驶,目光不经意地在水瘦山寒的林莽间滑行,惨白的阳光在柏油路上闪烁,黑色的路面在积雪的影射中迷蒙。
   大巴车在夕阳的朗照下缓缓汇入了都市的车流,沐浴着转瞬即逝的西天晚霞,心中不知因何涌出了某电视连续剧主题歌词中的几句:
  “是太阳压弯了月亮,还是月亮挤落了夕阳?年年岁岁,岁岁年年,都是一个样儿……”
  是的,夕阳依旧灿烂,车潮依旧汹涌,街市依旧喧嚣,决不会因为我们的归来而有所改变,我们自然也无力、无法使之改变。
   到家了,感觉真好!
 
作者 :冠男 时间:2007-12-23 13:49:57
   祝福老师:吉祥如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