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北清子教育杂谈(一) 当代中国教育的尴尬

楼主:北清子 时间:2007-12-02 08:00:04 点击:2297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桑格格的半自传体半虚构的小说《小时候》中,有一节是这样写的:
     二年级的时候……老师批评了我,她说:“桑格格居然把蝴蝶花描写成一张娃娃的脸!大家说,蝴蝶花像什么呀?”全班同学齐声说:“像蝴蝶……”老师笑意盈盈地点头。然后看着我:“知道错了吧?”我倔强地把头扭向了一边:“不!就是像一张娃娃的脸!”
     在当代中国的教育领域里,类似的“典故”还有许多,这里不妨再撮取几例。
     1.毛泽东有著名诗句“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课堂上,老师要求全体同学进行填空式回答。问:“春风杨柳多少条呀?”学生齐答:“万千条。”又问:“六亿神州怎么摇(尧)呀?”“尽舜尧。”
     2.老师运用启发式教学方法,引导学生练习掌握新学习到的词语“被子”。于是就有了如下的对话。问:“夜晚,你们家炕上铺的是什么?”“褥子。”“褥子的上面是?”“是妈妈。”“你妈的上面是?”“是爸爸。”全班哄堂大笑,老师大窘。
     3.老师问:“雪化了是什么?”“是水。”有一个学生大声补充说:“是春天。”老师不满意地瞪了他一眼。
     4.老师绘声绘色的讲述着,小鸟从路边树上的巢里掉到了地上,恰好有行人走到附近,只见一只大鸟像弹丸一样地射到地面,把小鸟“抱”回到了巢内,继而,老师面向全班学生问道:“这表现了一种什么情感?”学生齐答:“母爱。”老师笑容满脸绽放,连声称“好”。有学生举手反问:“老师,你怎么知道那只大鸟就一定是小鸟的妈妈?不可以是它的爸爸或者叔叔吗?”老师立刻严加斥责道:“课堂上不许抬杠。”
     5.魏得胜杂文《教室就是出错的地方》里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一位优秀小学教师上公开课时说:“古人就是聪明,他们掌握了造字的规律,凡是和树有关的字,都有一个‘木’字。”讲到这里,立刻有个男学生高高举起了手,要求发言。可老师就是不给他发言的机会。而那个学生的手就一直举着。在众人的注视下,那位优秀教师终于招架不住,她几乎是愤怒地说:“××同学,你有什么话就说吧。”那个男生站起来说“老师,你说错了,有个字与树有关就没有‘木’字。”老师愤怒到了极点,变得毫无顾忌:“你如果说出那个字,我当着大家的面,一口把它吃掉。”那学生跑到讲台,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叶”字。那位老师的脸一下红了,她愤然回到到了办公室……作者又写道:其实,叶的繁体字就有“木”。
     上述所列的几种现象,无不反射出当代教育的尴尬。我本人就是具有三十年教龄的老教师,面对这些事例,也曾有过难堪,但我觉得,我们不应该遮遮掩掩,将其集中展示出来,在一定范围内揭示其病因,很有必要。
     在我看来,造成上述尴尬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简要的说,似乎应该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 其一,政治凌驾于教育之上。每当社会稍有风吹草动,学校总是最先受到冲击。建国之后,“反右倾”、“文化大革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智育回潮”、“反击右倾翻案风”……经常处于风口浪尖位置的教育,连自身的安定都无法得到保障,更遑论稳步发展!与此同时,伟人的文章,领导人的讲话,不仅要进入课堂,还要充斥于教材之中,大大影响了教育的稳定性和系统性,教材的知识性和趣味性。其二,师范教育与学校的教育实际严重脱节,如今,诸多师范学校已经是“大楼”取代了“大学”,领导同志忙于搞活经济,教授们忙于著书立说,热心晋职晋级,学生在校期间学无所得,毕业后更是无所适从。其三,一些教育改革家不顾国情的实际,新名词满天飞,新口号更是经常有——“减负”的结果是学生的书包越来越沉重;同样,今天你提“创新”,明天他讲“素质”,高考形势、样式却是依旧。其四,教育主管官员也效法其他事业部门的做法,热衷于出国考察,然后在走马观花中了解人家的一些皮毛,便当成了自己“政绩”的资本,生搬硬套国外教育理论,什么“后现代主义”;什么研究性学习,什么教育要“重过程,不重结果”;什么“人本”——小学生可以上课随意坐……其五,当然,一些老师的自身素质也有待于提高。
     近些年来,看我们的教育改革,犹如看满街行走着的“虎皮”小青年的染发——只顾局部作秀,忽略了自身的整体特征——须知,金发或者栗发,是要与碧眼、白皮肤搭配的。你要真正实现美,要让固有的黑头发变色,首先应该把眼珠儿染蓝,把肤色变白才可以,否则就是不伦不类。教育也是如此,世人看重的是效益,是中、高考的升学率,更关注自己子女的“前程”,教育不重视结果,成么?此外,如今的孩子,都是人中之“龙”,家里的小“太阳”,在家里大多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学校再不稍加规矩,还要实行“人本”——上课可以随意坐,课堂里可以随意走动,让老师如何是好?日前,曾有世界顶级乐团在上海举办音乐会,诸多孩子在场内闹翻天,致使音乐会无法进行,外国艺术家当场悲泣的报道。看到这样的丑闻,不知那些喜欢作秀的教育改革家们作何感想?我曾在一篇有关教育的杂感中写道:“排排坐,分果果”的课堂固然有些死板,那么,胡乱坐,抢果果的课堂就好么?教育改革,不可以违背国情,也不允许胡闹。
作者 :冠男 时间:2007-12-05 21:35:59
   认同老师的观点.
作者 :一声婉转言叶裳 时间:2007-12-06 22:46:25
  问好北清子:)
作者 :比冬天还要冷 时间:2007-12-08 21:39:19
  认同
作者 :冠男 时间:2007-12-08 22:32:39
   谢谢大家.
作者 :百变天生 时间:2007-12-12 20:13:13
  接受教育~~
作者 :冠男 时间:2007-12-13 12:12:59
   问候百变.
楼主北清子 时间:2007-12-13 16:47:26
  不好意思,因为最近家里事情多,多日不曾来。感谢冠男代为应酬。如果欢迎,北清子愿意经常来。
作者 :冠男 时间:2007-12-14 12:56:17
   责无旁贷,应该的.欢迎老师常来赐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