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母亲慢忆(1)

楼主:refgt666666 时间:2010-02-28 08:38:00 点击:36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夜色,似乎早已支离破碎,不远处黑魆魆的人家的屋顶上,晨雾弥漫开来,树的影子若隐若现,没有一丝雨,仿佛晨雾执意要把它融化掉似的痕迹全无,却有一点风,雾霭氤氲中,倒是颇为不甘寂寞的游走在光秃秃的树枝间,时断时续。我的思绪也早已如同一个长途跋涉,精疲力竭急于找寻休憩场所的路人,倦然迷离,丧失殆尽。
   “超娃,天冷,回来穿衣服吆......”
   “超娃,天黑了,回来吃饭了......”
    这不是妈妈的呼唤吗?
    恍然如梦,恍若隔世,却又清晰可闻,言犹在耳,一阵轻风拂过,有远及近,在晨雾的吞噬中扑面而来,清癯的脸庞,稍稍陷入的模糊的眼睛,短短的斑白的头发,蹒跚的步履,温柔亲切的声音,这一切的有关妈妈的记忆越发的清晰起来。
   然而,妈妈却永远的走了,走的悄无声息,我的父亲,两个妹妹,我们都不在她身边,她不曾留下一句话,正如她默默无闻,勤劳善良,行事低调,谨小慎微的一生一样,即使在离开这个没有给她带来一时一刻幸福与安逸的世界的时候,也是那么的不事张扬,了无痕迹,仿佛归于虚无前仍怕亏欠这个世界似的。
   农历2007年5月12日中午,一片静谧之中,母亲在安然的睡梦中,心脏病突发,永远的离开了,父亲打电话用哽咽凄怆的声音,将这一不幸的消息告诉我时,我正在外边看病,我一下子僵住了,我意识到这一定是在梦里,这不会是真的,这会是真的吗?!母亲才刚刚59周岁,尽管罹患肥大性心肌病已经一年了,面色业已很有些萎黄,眼睛深陷,行走已相当迟缓,时常气喘吁吁,动辄大汗淋漓,我仍然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去的,抱着妈妈已经冰冷的瘦弱的躯体,我却没有一滴眼泪流下来,我的颤抖的心在滴血。
   那天早上,妈妈给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娃,好好做你的医生,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我居然不曾预感到那一天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晨曦微露,夜色沉浸在雾霭中,陶然若醉,久久不肯离去,遥远的曲折蔓延的刁河的身影业已悄然浮现,若有若无,近处,回龙寨外,宽阔的寨河上,云雾迷蒙,一只什么鸟儿翩然掠过水面,发出“吱吱”的叫声,向着更远的灰蒙蒙的天空疾驰而去。
   我的思绪荡漾开去,刁河岸边,杨柳桥头,孩童时代那一些外婆家的既残缺不全却又趣味盎然的关于自己及母亲的回忆,在泪光闪现中慢慢的铺展开来.....
   然而,这一切是如此的扑朔迷离,荡人心魄!
作者 :zaoshu5656 时间:2012-09-07 00:11:32
  非常不错的经典贴子!谢谢提供!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