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去了

楼主:天蓝的呀 时间:2010-03-18 10:01:00 点击:30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死了会有魂魄回来的,由不得你信不信,确确实实发生在身边的事情。
  母亲得了癌症病在医。我赶回了老家,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1997年1月28,当我到达目地地已是夜12点了。
  在这冰天雪地的博物馆门前的巷子里,我见到了守候已久,被冻得簌簌发抖的父亲。飞机的晚点,让我在这个临晨对有生以来不曾感到的卑亢而触动,尤其是雪光印脱出父亲微微佝偻的背影,忽然之间,良心上掠过一丝酸楚与心痛。眼泪在眼眶的周边巡视。跑过去挽着父亲的手腕默默地走进家门。
  一直以来,我对医院独有的气味就有着抗拒与敏感,于是父亲便没有让我守护着母亲。
  天亮了,父亲很早起床.我们去了医院.。在第一视线里,在那肃穆竟然的病房里,在母亲躺着的床上,煞那间我的躯体掉进了冰窟,感知的寒意侵蚀了我的悲楚,强忍着眼泪移步到母亲的病床前。
  “看看谁回来了.”父亲说着,母亲漫不经心又似乎很迟钝的睁开眼睛,那一刻她的眼神有了光彩,也有了一丝笑意,伸出手在我的脸上。那一双结满老茧且粗糙的手,在此时此刻,却让我无比的温暖和静待。
  母亲是个爱干净的人,甚至可以说有洁辟,可眼下的她惨不忍睹,浑身除了花花绿绿的青紫,再也找不出皮肤的本真,化疗之后所剩无几的头发,像秋收后残余的稻草。护士已经找不到可以打针的位置,我的心碎了,精神彻底的垮了。束手无策的瞪着护士。但是母亲除了轻微的挤出一个“痛”字。好像跟正常人一样,让我帮她煮鱼汤,让我陪她睡,可我不懂这叫回光反照。在医院久了,我又开始胸闷,头痛,想吐,于是父亲把我带了回家。
  仅仅只是一念之差,这一辈子对我就是终身的遗憾与不可饶恕.。
  年三十所有人都没赶回来,父亲因为伤心躲在二楼,我一人在三楼煮饭。
  天依旧寒冷刺骨,家阴暗潮湿,窗外喜气洋洋的轰隆隆的声,明显的反衬出屋子里的凄凉阴森。那一刻我已经找不到悲字源于何处,出自哪里。只是按照中国的传统节日,机械的运作着。
  在麻木和空洞的感怀里,灯突然的灭了,几乎是一分种又亮了起来,一种莫名的灵性让我的感知陷入老人们茶余饭后的嚼舌,情不自禁地胆颤起来,我不在敢设想下去。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姐姐回来了。她跪地不起,痛哭流涕。不能不说母亲最爱的人是她,也不能不说她的痛楚内疚和遗憾远远胜我一筹。不知道多久,沉入悲痛的姐姐勉强的站了起来,这一轻微的举动让灯又一次忽闪了一遍。
  人去了的头年,活着的人就要和去了的人吃团圆,尤其是过年这样的大节日,意味着践行送魂魄上路。自然地我们也给母亲在饭桌上摆位。当父亲话音刚落,母亲房间的那盏灯随着我们将敬酒,再一次忽闪。
  夜已深,我们静静地坐着,没有困意。沉浸在无语的状态中。大约3点多钟,一阵莫名的小旋风从母亲的屋子里袭击而来,不是震动的感觉,像是有人推门进来。虽然我们不惊奇,但是警觉中除了害怕还是害怕,在当时根本没有什么意识,只是在几秒钟后的静寂中,我们的胆识与智商才被惊恐感悟。这就是常说的:人去了当晚魂魄会回来,因为有所牵挂。
  一夜我都没敢合眼,想着母亲,想着那盏灯,想着那一股旋风…….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