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风雪精灵

楼主:天蓝的呀 时间:2010-03-18 10:00:00 点击:313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冬天意外的下了雪,我是在听到有人惊叹之后才知道的。
  雪花似精灵,精灵也像雪花。寂寞冬天里的精灵是一道风景,冬天很显寂寞,精灵不是。
  01
  雪花放肆地飘下,张狂地邪恶,冰冷,随寒风而舞。
  面带微笑表情的老汉步履蹒跚的勉强和僵化,来来往往戴帽子的小学生也都红着鼻子,吐出大口大口的热气。
  人们的热情与天空撒下的雪花相碰,抖落出如轻纱般柔和的梦。
  一大群骑自行车的汉子匆匆忙忙,车铃清脆的悦耳。车身上沾着几瓣白色,汉子的大衣上却湿湿的一块块。几个人玩笑的声音盖过了在路旁小声议论的小孩的声音。只是,他们骑的车,是一啸而过的。
  “呜”,一啸而过!这,也是风吹落雪花的声音。
  车队很快消失在暗的街角,小学生也都不约而同地走进了学校大门。一排排刚才留下的印迹,迅速地被风雪淹没。
  雪花又是“嗖”的一阵,急促地吹着枯枝,瑟瑟作响。
  有几只麻雀在风雪的枯枝间做起了舞蹈,不停地嘶叫着。细小的身子旋转飘扬,好几只甚至还纠缠在一起,又好像是被风雪吹得四处飞舞一样,跌撞着树丫间的一瓣瓣雪,直往地下落。
  风雪的怒嚎里,多了这些清脆的声响。冬天,愈显深沉。
  风而后是刮的越来越弱,雪下的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厚重。拖沓的天色里,糊涂的光景,连成一片。
  风雪舞唳中,有些凄凉的矮房屋也在哭泣。它们在城市的某些不起眼的角落里,像绝望的精灵一样的哭泣,在“叭叭”的碎响里应声倒地。那声音干脆的仿佛是某个遥远年代里遗漏下来的咆哮声。
  那些有人暂栖或没人歇息的矮屋,那些让某些人厌恶却不愿驻留的小屋。终于,在这样一个风雪的天里,统统被悄然埋没。
  然而,城市的喧嚣仍在继续。埋没后的矮屋,只是为依旧前行的城市徒添一座座白皙的雪丘而已。
  安静的白色,仿佛丧葬般静谧。连最原始的精灵,此刻也不见了踪影。
  沙漏似的精灵,飞扬在寂寂冬天的城市里,每个角落里都有。
  02
  来学校的那天,我记得天气是很热的。但还是淅沥的下着小雨,空气里湿润得特别让人舒服。我第一次和父亲出了远门,很匆匆地来到了W市。我依稀记得,j学校大门前湿湿的水泥地面上,有倒映着我们父子忙碌的影子。我还记得,当时我心里是激动且温暖的。
  可直到这学期快要结束时,我才蓦然醒悟:其实,我是没有多少温暖的。父亲来时,我的确温暖过;而现在他回家了走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学校。我才觉得深深的冷寂。
  网上没有遇到一个熟悉的人,也不知道所有的老同学都跑到哪去了,也没有看到一个人在线。
  当冬天的风席卷着漫天枯叶飞舞时,我仍旧是一个人,心灰意懒地游荡在满是白杨树枯枝交织的校园里。我隐约地听见自己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呢喃,这儿真的是我真心喜欢并感到温暖的学校吗?
  冗杂的沌口街,什么样怪异的人都有。社会的污秽与闲杂磕碰着我,仿佛冬日里冰冷的飘雪,压在并不厚实并不坚固的出租房顶后发出的“咯咯”响声,摇摇欲坠的不坚定。
  我又像个孩子一样,每天骑着自行车,穿过两个十字路口,略带朦胧地赶去学校。
  我不敢回忆,昨天是怎样过去的;我也不敢想象,未来是怎样发生的。曾经的风华之气,激扬文字,我现在一点也没有了。
  还有几天就到学期末的考试了。冬天特有的冰冷,让我每次上课都不是很勤快的去。总是没有拿笔的习惯,连写文字的想法都没有。
  我还是和往年冬天一样,手指又被冻疮了。害怕冷风吹,冷风刮的生疼。每次,我都缩着手指不停地吐着热气,一边吐着热气,一边流泪。
  我也不知为何习惯地流着眼泪,我只是孩子气的在蜷缩着,思想和心情都是蜷缩着。有些偶尔的灵感诗意被我书写在笔端,它们像是一只只精灵,好奇而欣喜的在纸上张望着我,不停地跳动着……
  03
  去学校的时候,再次路过那座熟悉的小学。
  城郊外的小学,大多数是一些城市中的孩子聚居的地方。每次来的时候,总会遇上父母接孩子回家的高峰。
  人群拥挤的比想象中的严重。
  因为最后一场考试已经完毕,所以我走的比较悠闲。
  看到一辆电动车停在香樟树下,漂亮的妈妈正在给宝贝女儿系围巾。
  “妈妈?”小女孩仰着头用稚嫩的声音问着妈妈。
  “怎么了?”妈妈习惯地应着。
  “你为什么没有系围巾呢?”小女孩张望着她妈妈,一本正经地说,“妈妈,宝贝的围巾给你好不好,好不好?”妈妈亲了下她女儿的额头,笑着应道:“真是妈妈的好宝贝,妈妈不冷,宝贝要系好哦。”
  我走过去的时候,就只听到这些。
  一会儿,那辆电动车就从我后面急速地驶向前去,我分明看到,那个小女孩的围巾更加厚实地罩住了她半个脑袋。“嗖”的一声,她们的车子飞快地前行,消失在黑沉沉的天幕里。
  而后,雪花居然就飘了下来,静静的,像千万只白色的小手,在空气里招摇着。我好像听到了声声招摇的雪吟,那声音,很像刚才那个小女孩的童音,甜美的就像白色的精灵一样。
  那女孩更像是精灵!
  04
  “j学校”,一个让我陌生又熟悉的词语。
  偌大的校园,因为着优美的自然风景,所以格外的引人注目。初到j学校的人总会说,“j学校的风景太完美了……”说着说着就没下文了,似乎这个学校就只剩下风景,而再没有其他的可以值得称道的地方一样。
  而更多的人则愿意称j学校是可爱的学校,认为那是一所幼稚的学校,和幼稚的小孩一样。
  那天,看见一对牵手的情侣漫步于青草依依的三角湖畔。在一片湖光敛艳,山色空朦里,男孩牵引着女孩沿着滨湖小道蜿延前行。男孩是一脸微笑的,女孩也是,一脸细腻如风的笑。
  再见到他们的时候,三角湖畔已是被飞舞的冬雪所笼罩着。在干枯的柳枝下,女孩温柔地倚在男孩的肩上,雪花在他们身体以外的空气里飞舞着,像淘气的精灵一样,故意不相互靠近,只是在胡乱地蹿着。
  是否,在这个风雪飘扬的纷飞天里,她也是他最爱的精灵呢?安静,美丽;不离,不弃。
  而我更想知道的是,自己算是什么呢?
  我不是精灵,或者说我是一只笨重的精灵。我在努力地找寻着,自己喜爱的可以生存的季节。可,我会如愿地找到自己想要的那种美丽的季节么?
  我厚重地笑着,露出一种自己也难以理解的冰冷的笑。那笑,不像精灵。
  05
  春雪是在春之后才降临人间的,在春雪落下凡间的潇潇里,都带着春天的味道。所以,春雪大都是不冷的。
  引我入迷的是一地的青草和一个怀抱课本在草间漫步的女生。那时正是细雨纷飞春色满城的季节,也是我第一次走进尤尤学校的时节。
  冬天迟迟的退去了,冰冷的悲惨的幼稚的可人和期待的,那么多顽固的过往,终于完全地退去了。
  春天来了,一切都该会是新的。
  只是我不知道,尤尤也不知道。久违的雪,居然又再次降落到这人间的春色里,它,也是带着新意来的。
  还有我,也是带着新意来尤尤这玩的。可,尤尤却没有多大的兴趣。我似乎能够猜到,他,失恋了。
  尤尤的宿舍楼下是一块宽阔的草坪,尤尤说,宿舍的人都很爱惜那片草坪,特别是现在这个季节。
  以前,尤尤和汇汇总会一起,背靠背地坐在那片草坪上。汇汇唱歌的声音很好听,尤尤心情不好时,汇汇总会轻声哼唱着他爱的歌曲。有时候歌声会吸引楼上男生往下寻觅的眼光,后来,尤尤干脆地就撑开了一把伞,遮住自己和汇汇。
  W市的夏天光线很足,尤尤买了一把粉色的遮阳伞给汇汇,汇汇就随身带着它。
  尤尤说,以前的汇汇像一只他爱的精灵。那些在粉色的伞下听汇汇唱歌,遐想着明天像青草一样鲜绿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精灵已经长大,已经飞到了别人的怀抱,她再也不会飞回来了。
  尤尤是坐在那片草坪上对我诉说着,这些往事。说到最后,他居然哭了起来。有泪水断续地滴落到青草叶上,和露珠一样的晶莹剔透。
  尤尤说,他的汇汇是精灵。可此刻,我更加觉得,他自己现在不也是精灵么?受伤的精灵。
  悲伤的尤尤让原本搁置在我内心的新意与期待荡然无存,我甚至对刚才看到的那个女孩都心存介蒂。春色掩映下的鲜艳草坪在微风里拂动着,空气里有点点潮湿的味道。可我,却感觉不到温暖。
  我知道,尤尤也是。虽然,在那个微风轻浮的午后,他是满身的啤酒味。
  06
  回j学校的时候,我仍是一个人,我庆幸着自己仍然是一个人。
  站在绿柳如荫的三角湖畔,遥望着粼粼波光的湖水,荡然似花。一对情侣,一个行人,点缀着绿阴春色,也被春色的绿阴点缀着,相映如画。
  其实,在时间与感情的荒芜沦回里,谁遗忘了谁,谁寂寞了谁;谁又成全了谁,又是谁辜负、亏欠了谁。就是这些纷繁的过往与今朝,难道真的有必要斤斤计较区分清楚么?
  那些曾被遗忘的精灵,那些曾经寂寞过的精灵;那些或可爱或温柔或悲伤的精灵。我始终坚定地认为,她们曾经都是快乐的精灵!
  而现在呢?我只是简单地希望自己也可以变为快乐的精灵;
  我也在期待着,在这个满是新意的春天里,会有快乐的精灵随着春风一起舞蹈。
  附后:《风雪精灵》里有一部分的回忆内容,我是想到了在大一时的某些习惯和生活场景,当然大都是在冬天。然后最近又遇上恋爱受挫的M和恋爱顺利的Z,感觉实在好玩。就摆出了这些文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