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红尘之外,等待春暖花开

楼主:我要红包呀 时间:2010-03-17 21:31:00 点击:38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窗外,没有风,也没有阳光,只有一棵小树静静地伫立,安之若素。
  我关注这棵树的时间并不久,甚至在冬阳灿烂的时候,这棵树也是孤独的,像走丢的孩子,没有一丝生机。此刻,没人会像我一样坐在窗前,打量这棵未成年的树。
  对于这个弱小的生命来说,水泥筑起的方寸世界,就是他的天地,走不出,也迈不过去。从种下的那天起,他的生命便和城里的山水相依,无论是否属于他的季节,都把生命植于这片土地,毫于怨言地生长。我不知道,这棵树打哪儿来,孤独的生活在异乡的天空下,年老体衰时,又把自己葬于这片天地间。一时,默然,无语。
  我的目光移至眼前的高楼,一样,依然无法知道他的高度,或里面已经入住几户人家。急匆匆行走于世的人们,是否想在某一刻停下来歇一歇,然后,再踏上旅程?是否习惯这个陌生的环境?我有些多虑了。所有的季节都有阳光覆盖,即使一些阴霾和遗憾,也会被柔软的光线缝合,就像一些伤口,总有愈合的时候。
  而高楼之下的小树,却是这样的渺小,无人注意他的存在。即使炎炎夏日,洒下一地沁凉,那道优美的弧线,也不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更不会引来多少关注的目光。我,只远远地一瞥,或偶尔想起,似乎内心深处隐藏着许多秘密,待夜寒人静时,悄悄探出头来,抛下一地叹息……
  我听见,风,已经行走在路上,像一道道暗影,时远时近,似有若无。我想,此时的风,若停下脚步,时光会不会回到从前?生命能不能从头再来?眼前的小树能否在风抵达之前,长成参天大树?刹那间,我的思绪回到最初的时光里,在一片祥和中,安然沉睡。
  我想,我该出去认识那棵树,感知一份暖。当我心意萌动时,窗外,开始飘起了雪花,大片大片的飞雪,纷纷洒洒,丝毫没有顾忌,像一位不甘寂寞的妇人,极力炫耀自己,张扬着告诉我,这是属于她们的季节。楼台亭阁,城市山川,还有角落里的故事皆被隐去,天地之间苍苍茫茫,倒也干净。
  曾经的过往就像一个个碎片,我们总是无法拼凑完整,甚至脑海中残存的温暖莫名的多了几分慌张。仿佛在疾风劲雨中行走,所有的感觉都被雨水打湿,连思绪也湿漉漉的。如果尘世之外,还有一片清新的天地,我会沿着时光一路走下去,直到春暖花开,或者我还可以在红尘的尽头,守望沧桑。
  红尘之外,等待春暖花开。恍惚觉着,我的表达很浅,不足以表述内心深深的向往。又好似一场梦,梦醒之后,春暖花开,依然只是心中纯纯的念想。就像那个远离尘世,在天堂里面朝大海,等待春暖花开的诗人。“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想,当诗人写下这句话时,一定心怀某种期待,所有的明天都充满希望。而诗人还是去了,永远的停留在春暖花开的天堂。
  冬的幽夜,一个人行走在陌生的城市,尽管身旁有雪花和昏灯陪伴,而道路两旁却鲜有人迹,空旷的城市,死一般的寂静,连狗吠鸡鸣也难闻其声。暗夜的灯影里,投下我孤独的身影,和整座城市的空寂一起被风雪淹没。我看见,昏黄的灯光下一位老人蹒跚而行,那身影孤独而落寞,手中的拐杖有节奏地敲打着地面,头上的黑色绒帽也阻挡不住寒风的侵袭。恍惚中,竟觉老人就是门前那棵树,孤独而瘦小,不需要多少阳光,却可以昂扬的向上生长,那份孤寂,让我难以忘记。
  忽然很怕这样的场景,更怕这样的景象会出现在现实中,我渴望我的天空湛蓝透澈,身旁微风习习,琴声环峙,远方的田野飘着油菜花的芳香,还有孩子们欢快的笑语……而我,就在站在不远处,静静地凝望。
  其实,很多时候,人生都是孤独寂寞的,就像沙漠中前行的骆驼,不知道前方有多少艰难困苦等着自己,仍然心怀梦想,向着前方的绿洲一路而行,岁月在艰难的旅程中一天天蹉跎,生命之花开始也枯萎。更多时候,人,都像一棵树,从春到冬,从小到大,一天天长大一天天变老。红尘之外,春暖花开,便成为永久的梦。
  其实,这些念想,都是灵魂的歌吟,曾经心动的画面早尽落尽,言语寒凉成霜。我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内心深处久藏的欣喜和渴望,抬望处,眼中、心中皆是一片灰暗。整个人,仿佛置于浩瀚的沙漠,任我怎样的努力,始终走不出那片天地,恐惧由然而生。
  我不确定这种思绪困扰我多久,直到有一天,窗台前一直不怎么关注的仙人球开花了,细细的茎叶长满毛绒绒的刺,丝毫没有因寒冷而不再绽放自己的花蕾。那一刻,我有些欣喜,也有一丝感动,生命不会因季节而放弃,也不会因阴霾而凋零。想起一句话:生命就是花开的过程。我听见春风吹过的声音,也听见自己急匆的脚步声。
  原来,尘世之外,等待春暖花开,并非自己的想象。
  眼前依然是那棵树,一个孤独的灵魂。我不知道,把树和人联系一起是否合适,但并不是我一时心血来潮的想象。舅舅这棵树终于倒下了,在冬雪飘飘的夜里,无声无息的走了。“那人走时,只有星光送他”舅舅走时没有星光,只有盈盈的雪花在飞舞。
  舅舅年少时参军到部队,此后便留在他奋斗了几十年的城市,每隔几年回老家一次,最后一次见他是去年。可能是病痛的折磨吧,我明显的感到他的衰老和憔悴,见到我时,颤动的嘴唇,好半天才含糊不清地喊出我的乳名。不过二、三年的功夫,前先神采飞扬在他身上竞看不到一丝踪迹,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我的心隐隐地痛。
  那年,我和母亲到呼市舅舅家,舅舅开车专程陪我们到郊区的草原,在内陆城市呆惯了的我,被大草原的辽阔和宽广深深的折服,“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空旷的草原,偶尔可以看到一、两株树,孤独的矗立在草原的黄昏落日间,陪伴身边的只有高飞的雄鹰和牛羊。而草原的树,远离喧嚣,在红尘之外,静静地等待下一个春暖花开,因为那是他的季节。
  而今,舅舅去了,我想,他已经化作一棵树或一只雄鹰,在空旷的草原上,看格桑花开,岁月流转。
  窗外的小树依然独伫一方,他已被时光烙上深深的印记,即使在我沉睡的时候,也在窗外静静守候,陪我慢慢变老,所有的恐惧消失殆尽。生命原本就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欢乐悲苦都属于过去,我不能在伤感中品尝苦乐,也不能在回忆中把昨天拉回身边。生活始终朝着前方而行,走过一日,便成永远。
  此刻,阳光穿过阴云,照在大地上。独伫窗前,玻璃上,依然可以看到我的影子,好像此刻的冬阳就是春阳,整个人霎时有了一份暖。如今,大雪的节气过了,冬已渐深。时光以固有的姿势,将生活的酸甜苦辣一一化解。悲欢,瞬间注定,无人可以更改,就像尘世之外,端坐的千手观音,把生活的乱麻一一理清。
  当我再次凝望那棵树时,天空是透澈的蓝,远处的高楼衬托着树梢枝干向上伸展,仿佛枯枝瘦骨里积蓄着惊人的能量,即使风吹,即使雨雪,仍然顽强的向上生长,我的记忆渐渐丰盈。我愿似这棵树,春夏茂盛,秋冬平静,以平静从容的姿势行走于世,等待下一个春天的到来。
  我有幸看到了他的从容和美丽。之前,曾感叹自己始终错过一些美丽,现在看来,并未错过,错过的只是尘世的浮华和虚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