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小三”惹事

楼主:我要红包呀 时间:2010-03-17 21:30:00 点击:27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几年前,我在一张黑白照上看见了父亲年轻时的样子,那时的他穿着一身军装,表情很严肃,俊俏的五官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里。
  小时候,我是那样地崇拜父亲,每次他回老家,我只敢远远地躲着看他,生怕我那笨拙的动作会惹他生气。读书了,也搬去和父亲一起住,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坐在父亲的摩托上穿过那一条条的巷子。2008年的某一天,我晕倒了,迷糊中看到父亲焦急地抱着我上医院,那时我才发现父亲是多么地在乎我。至少我知道在那一刻,他是爱我的。
  可是,现在和父亲的话变得越来越少。也许是我冷落了他。甚至,我要用另一种眼光重新去度量我的父亲。我都开始不能理解父亲了,都快50岁的人了,对风月场还是那样的眷恋。十五年前,A女人闯进了父亲的生活,也打破了我家应有的宁静,摔盆子砸凳的情形依稀还在我的脑海回放,母亲歇斯底里地骂A女人,眼睛却哭得红肿。我那时什么都做不了,只觉得母亲很可怜,父亲很无情。
  今天,相似的一幕再次重演。只是,A女人换成了B女人,更确切地说,B女人比A女人更会耍心计,更不要脸。此时,觉得父亲滥情,可恨。
  首先发现B女人存在的是正在读大学的妹妹。由于父亲对手机的功能不太熟悉,常常请教妹妹。一个偶然的机会,妹妹发现了父亲手机里的暧昧短信,屏幕上显示的名称是“范连英语”,掩耳盗铃,想不招人注意都不行。妹妹并没有立刻揭穿手机里的秘密。直到我在QQ上遇到她,她突然跟我说,“姐,平时有空要常和父亲聊聊,多关心他。”当时大脑是莫名其妙地接收妹妹的讯息,她这突如其来的客套让我吃一惊,就逗她说,“要聊你跟他聊,我们天天坐一个饭桌上,没什么好聊的。”许久,她就一一道来了事情的原委,我听了还是不相信,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
  此后,我的眼睛和心便开始尾随着父亲。终于,我的观察一点一点地验证了妹妹的述说,论据成立。母亲在家的时候,父亲总是爱待在我的房间里玩电脑。每次我到房间遇到他都是一个情景,音乐分贝高,虚掩房门,而他不是在看新闻,也不是在听音乐,而是持手机聊得起劲。我在旁边都可以听到是一个女的声音,而我可以断定,那一定是B女人。我对这样的情景已经感到厌恶,终于有一天,我对正在聊电话的他大吼,“你要是想聊电话就走开,别霸着电脑又不让我玩!”显然,父亲受惊不小,不过很快他又移到旁边的座位继续他们的话题,手机的另一头也听出了一点骚动,就问是谁,父亲就笑着说,“是女儿”,他极力想在我这个女儿面前澄清电话那头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继而用有点嗲的语气说,“你都很久没给我写信了,有空给我发短信呀。”听得我全身起鸡皮疙瘩,我的脑神经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语言中枢立刻就把这种感受翻译了,我愤愤地说:“你去你房间发你的短信或是给她写信吧!”没见过这般蠢的男人,他不知道女人是天生的狗鼻子,见不了狐狸还闻不到狐狸的那股骚味吗?由于理亏,父亲被我训斥着离开了我的房间。打那以后,虽然有所收敛,可我知道,他和B女人还是偷偷地联系着。
  有一天,父亲趁母亲外出的时候说去办点事,结果,两个小时后,只见他提着一瓶酱油回来,只要不是白痴的人都会思考——用两个小时去买一瓶酱油,这是什么芝麻屁事,肯定还有下文。没隔几天,父亲再次外出,手机落在我的房间里了。我翻看了手机短信,果然,“范连英语”是个人,还是个女人,确实是B女人,那短信内容我现在都能背出来。“你嬲我吗?”“不是我叫阿聪去的,是阿梅叫阿聪的。”我知道这是一个饭局,本来不想让阿聪参与,出了状况当然要请求原谅,可这B女人啊,她这不摆明要昭示天下,她和父亲的关系不一般吗?却以阿梅为借口达成了自己的计谋,却又伪装得楚楚可怜,其实我想笑,讥笑B女人,不用装我也觉得她可怜,明明是个有夫之妇,却还装得像个情窦初开的怀春少女,真替她感到难为情,我想,她的儿子也会因为有这样的一位母亲而感到羞耻,正如同我的感受。
  范连,这个女人,怎么不改名叫“犯贱”?她很喜欢挑战一般人的心理,比起偷偷摸摸,她更喜欢频繁地曝光,她不打父亲的手机号,倒是把号拨到家里来了,一听是女的接电话就不哼声,几次下来都是这样,我想说,“B女人啊,你真是可悲,如果你不想让别人听到的话,不妨小声一点;如果真的想人家听到,不妨大声一点。何必伸伸缩缩,乌龟似的。”长时间的通话耗费资源太大,B女人还懂得开通短号,5元包月,6字开头的号码又可以掩饰身份,可惜,阿姨级人物可以想到的东西,难道比她年轻二十年的就不知道短号这玩意吗?有一次吃晚饭的时候,B女人又打电话来了,让父亲下载“天仙配”这部电视剧,我和旁边的妹妹一听那声音就心照不宣,就冷笑着使眼色说,“是那女人,她总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父亲似乎察觉到气氛不对,一边答应B女人下载,一边在饭桌前踱来踱去。
  我和妹妹对B女人的事情都选择了沉默,而母亲撞上B女人的时候,正如山洪爆发——不可收拾,所有的茅盾相涌而来。期间父亲住院,B女人也赶来献殷勤。可惜她选的时间不对。再说,母亲是个直性子,面对背叛自己的丈夫情绪有点失控,在医院上演了一场闹剧。都说男人爱面子,可是女人就没有尊严吗?父亲是否换位思考过母亲的感受,是否想过当女儿的感受?当他身体欠佳时,每天在医院和家之间为他奔走七八趟的人是谁?是母亲!是母亲悉心照顾着他,每天为他煮东西,研磨草药,可是这些他都看不到。看着母亲在家独自伤心时的样子我也觉得心酸。B女人撞见母亲,却显得异常的冷静,她一声不哼就离开了。她心丝甚密,突发情况中她总会全身而退。而母亲,怒气攻心,破罐子破摔,把父亲的面子踩在鞋底也不能解恨。群众的眼睛总是雪亮的,若父亲和B女人只是普通朋友,她煲一次汤送过来就好了,有必要天天煲吗,她送汤就罢了,有必要像夫妻一样你一口我一口吗,说到这里,我真是感到恶心至极。
  有人说,“爱上必定会得不到,失去才懂得去珍惜,珍惜注定已找不回——这已经成为情场最老套的逻辑了。哪怕是一个非常成熟的人,也会觉得“老婆永远是别人的好”,也照样一再错爱,一再错过,一再犯贱。”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感情的因果循环。父亲哪,你的脑袋何时才会清醒过来?那个所谓的“朋友”只不过是个幌子,你根本就无法猜透她的心,她正一步步地算计你,瞧你现在落迫的样子,我却一点都不觉得可怜。你当着所有朋友的面说母亲不漂亮了,说这话你到底存什么心?你以为你现在还是18岁的小伙子吗?让我清楚地告诉你吧,就是因为母亲不够优秀,才会嫁给你。换言之,如果母亲是个很优秀的女人,今天就不会成为你的妻子。你又何必搬起砖头砸自己的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