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生活杂感

楼主:一辈约定 时间:2010-03-16 16:22:00 点击:22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在这宁静的校园里,居然有这么只鸡,可真是一件稀奇事。
  今天下午放学以后,我在去图书室的路上发现了它,在茂盛的麦冬草丛里,它正悠闲的啄食着被人扔掉的半块面包,看起来憨厚、可爱。我从它身旁经过的时候,它犹豫着退了几步,却没有走开的意思,我知道家养的鸡大多不怕人的。可是接着,我又发现它的左脚有些问题,竟像是被打折了,我怀疑这是某位爱恶搞的同学的“杰作”,十六、七岁的少年,向来不是很安分的。可是,这就有一点令我不解了,既是人为,这只鸡一定会对人有着莫大的恐惧,可它为何见到我以后不曾逃走呢?难道就为了那点吃食?这时我又想到,一只鸡,亦或一个小生灵,它们的需求是多么的少!
  不知不觉,我的眼泪竟流了出来,我自己也不知道为谁而泣,也许是为自己,也许是为这鸡,在这孤清冷寂的深秋,我遇着了它,也算得上是有缘吧!
  去年夏天,我也养过几只鸡,是外婆家的,都还很小,这群小鸡的妈妈有一天忽然死掉了,几个小家伙在鸡群里总受欺负,于是外婆将它们送给了我。当我捧着几只毛绒绒的小鸡时,我的心便颤动了,那心跳,那温度,都是脆弱的生灵发出的强大生命气息啊!
  许是过早的离开妈妈的缘故吧!小家伙们对我很是依恋,每每我一招手,它们便飞也似的跑来,啄食我手中的小米或者麦粒。而我就舒服的坐在院坝里,享受着它们亲近我的情义,然后就是独自一人,欣喜中挖掘自己内心深处的真与善,我觉得我的心灵在那时变得纯洁起来。
  有一天傍晚,我又坐在院里的石板上看西天愈红的霞彩,听斑鸠欢愉的归巢。这时几个吃得饱饱的家伙忽然向我跑来,然后不经意间从我敞开的衣角钻入了我的后背,依着我眯睡起来。当时用“涟漪泛滥”四个字形容我的心情,一点也不为过。这些小家伙,一定在潜意识里,将我当成了“妈妈”,我被深深的感动了,因为这真情,是不容玷污的灵魂深处的一汪清泉。
  父亲长年在外,我回到学校后,家里就只有母亲一人,由于疏于管理,那些小鸡有的被老鹰叼走,有的让山猫捉去,死的死,伤的伤,如今就只剩下一只褐色的母鸡了,上次国庆长假我回了趟老家,那最后一只鸡已经长很大了,也见得生疏了,看见我就跑。我的心情很复杂,悲伤又欢喜,充实而又落寞。悲的是其它的小鸡死了,喜的是还留下一只能让我思忆,充实是因为归家的缘故,落寞却是为那鸡的生疏。
  它对我生疏,我并不责怪它,它很可怜,不但从小失去了母亲,还一度受到惊吓,最重要的是,当它有了依靠后,这依靠,也就是我,却狠心的离开了它。
  可是,我不知道为何它对人也这般恐惧,因为母亲向来是很爱护那些家禽的。看着那褐色的母鸡亦步亦趋的跟着鸡群消失在颓墙的拐角处,就像消失在了这个世界。我想,在那悲凉的季节里,它许是看透了这世态的炎凉与人情的冷暖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