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弑母砍父 16岁网瘾少年落网后竟称不后悔!

楼主:我不是裙下臣 时间:2007-06-15 00:02:41 点击:1081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视父母为仇人,早已怀恨在心并谋划如何杀死父母!前日下午,广州白云区瑶台一出租屋内发生人伦惨剧,一名沉迷网络未满16岁的少年王滋谓约耗盖咨焙Α⒏盖卓吵芍厣恕W蛉樟闶毙恚幽湓谕?个小时后,他被警方抓获。
  
    对于他来说:杀了父母,才能得到无拘无束的生活。他并不后悔,而是将它视为一种解脱。
  
    据悉,两年以前,他就开始萌生了杀死父母的想法。今年5月份开始进入实际操作程序。他把自己的梦想不能实现,归咎于父亲母亲的羁绊;而对自己的杀人计划,他表现出对自己计划完美的欣赏;他很冷静,冷静得只是出了几个纰漏:父亲回来得太早,警察这么晚还在上班。他为这几个小小的“纰漏”感到“遗憾”,觉得伤害了他计划的完整性。
  
    警方介绍,王滋巫猿菩戳巳客涡∷担霸谝桓鎏凶永铩B渫螅浅U蚓玻复窝段手卸济挥斜硐殖瞿诰魏突谝狻5嵌院幽侠霞业哪棠趟硐值帽冉瞎夷睢>萁樯埽涓改甘呛幽先耍垂阒荽蚬ざ嗄辍?
    
    8小时后落网供认不讳:
    “我心已死,不后悔”
    
    本报讯 越秀区警方对这位狠心的少年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捕,昨日零时左右,在其堂兄的指认下,在瑶台西街将行凶嫌疑人抓获。面对警方的盘问和记者的采访,王滋味宰约旱淖镄泄┤喜换洌冶涞赝鲁觥拔倚囊阉溃缓蠡凇奔父鲎郑北硎咀约何思苹艘桓鲈拢腥位嵯肷备改浮?
    
    少年漠然讲述行凶过程
  
    在派出所面对警方和记者,王涛脸上充满冷漠,全无悔意。他很平静地叙述了自己的行凶经过:当时正好父亲出去,就剩下其与母亲两个人在家,下午2时50分许,其趁母亲张某不备,先是用木棍将其打晕在地,随后抓起家里的菜刀将母亲连砍数刀,在确认母亲已经死了之后,又平静地用拖把将家里满屋子的鲜血拖干净,紧接着把已经停止呼吸的母亲拖到洗手间内,安静地坐在屋子里等父亲的到来。下午3时许,父亲推门而入,询问其母亲去了哪里,王涛甚至还非常镇定地告诉父亲在洗手间,当父亲前往洗手间发现自己的妻子已经面目全非时,王涛又将手中的刀砍向了父亲,“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瞄准,反正看到机会就砍过去了”。其父亲逃跑不及,脸上挨了两刀后逃出房门。行凶后,王涛躲到附近楼房楼顶,至13日零时许,在其准备从楼顶下来潜逃,走至瑶台西街的时候被围捕的民警抓获。
    
    杀父母计划一个月不后悔
  
    双手被铐的王涛向记者表示,“我不后悔,我与父母之间是有感情的,但是感情已经断了,我的心已经死了。”王涛的漠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吃惊,“我到广州之后就觉得他们对我的约束很大,我白天做完事情,他们也不让我出去玩,我一般下午3点到6点帮他们干活,下午6点到8点就去网吧,有时候他们明知我去网吧,还假装问我。”
  
    王涛表示,为了杀父母自己计划了一个月,“曾经有两次行凶的机会,单独与母亲在一起的时候,但是想想他们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就放弃了,也曾经想过不杀他们,离开他们,等自己赚钱了再给他们一点经济补贴,但是没有……”其认为,只有单独和母亲在一起才有机会,“因为这样一个人才能对付得过来。”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生活:
    连续三年卖烧烤
    
    昨天下午的广州矿泉街向阳六巷被暴雨洗涤,36岁的汉子王拙欢映值犊成硕粝碌难垡廊辉谘ㄎ鹘纸挚诘乃喽丈锨逦杉?
  
    王滋危?991年11月出生,河南省内黄县人。
  
    王滋魏退母改妇途幼≡谙蜓袅锏囊蛔鲎馕莸亩ィ盖缀湍盖琢饺嗽谌镆淮桓鑫拗ど湛镜悼凇?
  
    王滋蜗蚣钦呙枋隽松畹墓潭J剑好刻焱砩?点,王滋魏退母改福┕票频男∠铮宦吠渫淝铰吠颈冉弦T兜娜锫羯湛荆搅肆璩?点半,准时收档,回家,吃饭。这种日子对他来说,从2005年开始,已经重复了三年。
  
    王滋胃盖淄踝军家里五个兄弟,他排行第五。八九年前,王建军跟随在广州打拼的大哥王滋慕挪剑吹焦阒菡一盥贰6耸钡耐踝太,从1989年来到广州已经好几年了,一定程度上站稳了脚跟。
  
    在王滋难劾铮约夯故浅渎私景粮校蛭炎钚〉牧礁龅艿芏即隼戳耍搅恕肮阒菡饷匆桓鋈菀谆钊说牡胤健保踔脸说艿苤猓褂幸淮蟀嗬舷缫苍谝黄鹛稚睢?003年,王滋妥约旱乃牡芏悸蛄舜笃担约嚎寂茉耸洌兆釉焦胶茫约杭依镉辛礁龆恿礁雠按泳锰跫裕宓埽簿褪峭踝军家里,是最好的。”
  
    在他的眼里,自己的侄儿王滋胃沙稣獾却竽娌坏乐拢约旱艿芑固稍诼骄芤皆海凰祷熬团绯鲅矗凹词故浅鸺叶几械侥压!彼淹踝涛归咎于“精神病”。
  
    王滋哪盖祝簿褪峭踝涛的奶奶,去年气管动过手术。出了这种事,家里的二弟三弟昨天晚上都知道了,连忙把老太太由老家县城转移到乡下去,他们怕老人家一个不测就此仙去。对于目前出现的事情,他表示:“伤痛之余,人只能向前看。”
    
    ■对话阿涛
    “游戏里能做真实的自己”
    
    在矿泉派出所,记者见到了杀人嫌疑犯王滋巍?
  
    他的头发有点长,一个边分向右倾斜着,他的脸长满青春痘,古铜色。他的言语不经意,似乎含有深意,而当他平静叙述杀人过程时,他语气冷静,分析和用词精当,让记者不觉得他刚刚杀了人。
    
    上网爱玩飙车游戏
  
    记者:“你上网一般玩什么游戏?”
  
    王滋危骸耙话阃骒怠!?
  
    记者:“为什么选择这个游戏?”
  
    王滋危骸霸谟蜗防锬茏稣媸档淖约海飧鲇蜗泛芊衔业男愿瘢」怨圆环衔业男愿瘛!?
  
    记者:“你不喜欢家里做这个生意,父母亲知道你的想法吗?你想做什么?”
  
    王滋危骸罢飧雎杪柚溃抑幌M鲎约合胱龅氖虑椋咛逑胱鍪裁矗颐挥邢牒谩!?
    
    上网是为追求理想
  
    记者:“你说自己有梦想,能和我们谈谈你的梦想吗?”
  
    王滋危骸拔易分鹞易畲蟮拿蜗耄莸锰睢!?
  
    记者:“什么冲动使你杀了父母?你知道父母死了后,你该怎么办吗?”
  
    王滋危骸爸挥猩绷烁改福拍苋贸鸷奘头牛玫轿蘧形奘纳睢N抑牢颐媪偈裁囱纳睿故俏蘧形奘!?
  
    记者:“上网和同学朋友聊天,聊什么?有和认识的网友聊吗?”
  
    王滋危骸耙话愫屯笥蚜模际抢霞业模男┘依锏那榭觯迷趺囱啵呐侣罴妇洌埠芸摹:苌俸筒蝗鲜兜耐蚜奶臁!?
    
    在广州没有朋友
  
    记者:“你觉得家里的生活与梦想不符?”
  
    王滋危骸笆堑模且蚕牍ジ谋洹N业恼庵?杀人)做法很不成功,有纰漏,被抓到,不算成功。”
  
    记者:“小时候和家里关系怎么样?”
  
    王滋危骸肮叵岛芎茫?2岁生日,一家人在广州一家餐馆吃饭,相当高级一点的地方,很开心。”
  
    记者:“为什么开心?”
  
    王滋危骸昂透改负苋谇ⅲ畲笤蚴俏业纳眨芸摹:图依锶嗽谀抢锍苑梗埠芸摹!?
  
    记者:“你爸爸在广州的三兄弟中,你家经济条件应该是最好的吧?”
  
    王滋危骸拔颐羌揖锰跫冉虾茫揖醯酶改缸錾猓挥惺奔涔思拔业拇匆担业拿蜗搿N业拿蜗胧前盐业男∷蛋岬揭簧希倚戳似甙吮荆技窃谖业男睦铩!?
  
    记者:“你在网上看小说吗?你在网上交女朋友吗?你有自己的博客吗?”
  
    王滋危骸拔以谕喜豢葱∷担约合胄淳托戳恕C唤慌笥眩诠阒荩页俗约旱募胰撕颓灼萃猓也缓腿魏稳送妫裁挥信笥选!?
    
    不屑“像傻瓜一样坐在教室里”
  
    记者:“今天是中考第一天,你想过自己去参加考试吗?”
  
    王滋危骸拔揖醯闷胀辎子适合中考,对我来说纯粹是浪费时间,像傻瓜一样坐在教室里。我想自己的智商不低,靠自己的智商完全可以成功。?
  
    记者:“父母对你的梦想不支持吗?”
  
    王滋危骸坝泄睦挥兄С郑蚁M玫街С郑镏业男∷等萌酥馈5背跛嫡饩浠笆橇侥昵埃倚戳诵∷蹈强矗撬敌吹貌淮恚飧龌卮鹨丫芎昧耍缶兔涣恕!?
  
    记者:“你们家里经济条件应该还可以,可以经常拿到钱吗?”
  
    王滋危骸耙惶焓杖胗腥陌伲矣惺本智崮靡恍┤ド贤!?
  
    记者:“温馨的时候有过吗?”
  
    王滋危骸懊挥校改昵坝泄挥芯兔挥辛恕!?
  
    记者:“面对你父母的时候,你想过吗?”
  
    王滋握飧鍪焙蜓劬ζ似斐艘幌禄卮穑骸拔矣辛街指星橄嗷ソ唤纾罄次铱酥谱姿,让自己变得从容、坚强。?
    
    “自由”在心目中最重要
  
    记者:“什么是你心目中最重要的?”
  
    王滋危骸白杂桑∥揖醯米杂扇萌嗣蜗搿T诠阒菸曳浅9露溃以谛吕送嫌懈觥却蜗搿耐场!?
  
    记者:“你奶奶带过你多长时间?”
  
    王滋危骸八乙荒甓啵晕一共淮怼!?
  
    记者:“对你还不错指的是什么?”
  
    王滋危骸八辉趺垂芪遥冶冉献杂伞!?
  
    记者:“你觉得她知道你的事情后会怎么样?”
  
    王滋危骸八涣侥昵暗霉车腊质酢!?
  
    说到这里,他的眼角有些松动和湿润。
在王滋涡聪碌某ご?页的自白中,他称,为了“获得自由实现梦想”,早在5月份就开始预谋怎么杀死父母。
  
  从我被妈妈带到广州那天起,我仿佛就于(与)世隔离了,每天,我所做的就是出档,收档,吃饭,睡觉,干活,再出档。就这样,我的每一天都是按照这样的程序进行的,我开始觉得厌烦,加上每天就只和爸爸、妈妈,和客户见面,我感觉我的世界非常小,慢慢地,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有时,还在被子里流泪想念在家乡的同学们。

  这种孤独一直伴着我,我只有在上网时才能找到一点高兴,在网上有许多朋友和我说话,每次上网时我都会和朋友们多说会话,然后在(再)去玩游戏。
  
  〖萌发杀机〗
  
  他限制我的自由,我在床头写了一个“仇”,一个“恨”

  在网上,我可以找到在孤独之前的那种快乐,在游戏中我可以做真实的自己,让在工作中受的气发泄一下,这两种快乐可以让我在这种厌烦的生活里有一点放(松)。

  可是,爸爸妈妈却不允许我去上网,让我用上网的时间多睡会。

  我觉得这是在禁止我的自游(由),虽说他们不让我出去上网,可我还是会找一些借口出去。

  有一次,我找个借口“我出去给朋友打个电话”,可我爸爸却说:“好,去吧,五分钟内回来,我等你。”

  我出门之后气的(得)直往墙上打。过了一会后我回去了,那(拿)了一瓶水进屋的时候,听见爸爸得意地嗯了一声,我非常生气,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我拿起那一瓶水,一口气全灌进肚子里了,可能是因为他限止(制)了我的自游(由),所以我非常生气,在床头写了一个“仇”,一个“恨”,那时,脑子里就呈(现)出杀他的想法。
  
  她竟然用这种眼神看我,她还是我妈吗?

  在爸爸限止(制)我自游(由)的同时,妈妈也不喜欢我天天跑出去玩电脑,有时抓住我的一个过失就一直说,说我“不中用”、“没材料”、“到哪都会给人添麻烦”。当时爸爸正准备给我找份工作让我去上班,可妈妈却一天到晚说我这样不行那样不行,有时我顶撞她两句她就不出声,只是她会用一种讨厌和憎恨的眼神瞪着我看,我看到她这眼神的时候,心里一阵酸痛,眼里的泪水都要流出来,我强忍着把它压回去了。事后我想她竟然用这种眼神看我,她还是我妈吗?

  慢慢的,我也适应了她的这种态度,只是每当她再看我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会有些酸痛。

  还有爸爸限止(制)我的自游(由),可他不能一直不让我出去玩啊,所以我就隔一天去玩一次,他也没办法。

  可是爸爸妈妈对我的这些做法,我心里还是会有些怒火。限止(制)我的自游(由),伤害我的自尊心,做(作)为母亲却用憎恨和讨厌的眼神看儿子,这些再加上我有梦想,他们也知道却不给任合(何)的支持,只是口头上说了几句鼓励的话,倒(导)至(致)我郁郁不得志,再加上在做生意的时候,他们俩常常为我的办事不尽力而当众人的面用家乡话骂我,说我得罪了客户。这些在我的心里越积越深。
  
  5月份开始,我就计划着怎样杀了我的父母

  我计划出了我一生之中很好的梦想之路时,可他们还在让我帮他们做生意,这生意根本不适合我。他们也常常想换个生意,可是只会说,根本不去努力。我的梦想也随之而破灭,无法完成我心中那完美的梦了,我心都快碎了,因为完成我的梦想是改变我命运之路的办法,也是让我脱离这种生活的办法,可是它破灭了,我要永远的这样过完这一生了。我不服,我不会认命的,我(要)改变命运,改变我的一生。

  这个想法让我大胆地做了一个决定,就是做真正的自己,无拘无束,想怎样就怎样,不让任何人来管我。

  我想,只有杀了我的父母才能让我多年积累的仇恨得到释放,让我真正地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

  就这样,从5月份开始,我就计划着怎样杀了我的父母,杀了他们之后我又该怎么过。
  
  〖三次未遂〗
  
  我举了起来想打他的头,要下手的时候手却动不了

  到六月份的时候,我计划好了就准备等待机会下手杀了他们。

  6月7号那天,我一天没睡就是想趁令(今)天这个机会杀了他们,中午12点的时候我爸爸起床了,先去市场买货,他买完货回来后,妈妈又去买东西了,那时,在里屋的我不知道在外面的是谁,心想:“管他是谁呢,瞄准机会就下手。”我打开屋门,来到大厅看见爸爸正在切羊肉,我洗过脸后,在他后面梳头,心想:“先杀了他再说”,然后我从我下面的玻璃柜中拿出了准备好的铁棒,我举了起来想打他的头,可是当我要下手的时候,手却动不了,心里也在想他是爸爸呀,我要杀的是爸爸呀。

  最后还是没下手,事后我便想用铁棒打头,太狠了吧!那是你老爸啊,所以我就想让他们怎么安稳地过去,我先想到的是迷药,可以让人很快地睡着。
    
  我把药砸成粉放在了水里,结果水一下就变浑了

  于是我到药店里问:“有没有什么药,人吃了可以很快地睡着?”药店里的人买(卖)给了我两片睡觉的药,我对这药的信心(不)足,想试一下。我把药砸成粉放在了水里,结果水一下就变浑了,我喝了一口味道还有点苦,心想:“这水我爸妈怎么会喝呢”。

  于是我放弃迷药,决定还是打昏他们吧。没想到我喝了一口那水,很快就睡着,这(第)二天醒(来)才觉得这药真历(厉)害。

  我走出屋,看见爸妈都在做事,我也就做我的活,过了一会后爸爸要出去买东西,我想这又是一次机会不能放过。
  
  本想也打她的头,可是还是下不去手,后来我就放弃了

  爸爸走后,我装做(作)拿(东西)走到妈妈身后,从我房间里拿出了我先就准备好的木棒,本想也打她的头,可是还是下不去手,后来我就放弃了。

  干完活后我在房间问自己,“你是想就这样的一辈子,还是想过自己的生活,”我回答,“我要走自己的路,过自己的生活。”

  然后我的脑子里就出现了怎样杀死他们的场景,我对自己说:“下一次绝不能放弃”。
  
  〖终酿惨剧〗
  
  “你打我干什么,我是你妈。”我心一横,又照她头打了几下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我一直没机会下手,到6月12号这天,爸爸又要去买鱼,我觉得机会难得,赶快下手,我先去洗手间方便了一下,在那里我对自己说:“就算是违背自己的心意也要做。”然后我就出来了,我先到屋内穿了件上衣,然后拿着木棒走了出来,这次,我想都没想(就)照着我妈的头打了一下,她马上站了起了(来),说:“你打我干什么,我是你妈。”我心一横,又照她头打了几下,她过(来)把我手中的木棒夺走了,干脆我就用掐的,我掐着她的脖子,她还说:“我是你妈,孩子,你不想干这个,咱们就换个生意啊。”

  我没理继续掐,谁知她力量也不小,她一边推我一边往门外跑,她跑出了门,我把她拉了回来,按在地上掐,(她)的手乱摸摸到一根铁棒,我从她手里把铁棒夺了过来,就向她的头砸了几下。没想到,她的手竟然摸到一把菜刀,我夺过菜刀扔在了一旁,继续用力掐她……为了节省时间,我拿起菜刀,在她脖子上划了几(下)子,她就死了。

  我把她的尸体拉到卫生间,然后把门着(关)上,我就到外面清洗地板。
  
  他走出来时,我一刀砍过去,竟砍到了脸上

  这时,我爸爸回来了,为了不让他看到,我就(把)门反锁上直到我洗完地板,才给他开门。

  我打开门之后看到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就说“刚才我在打老鼠,怕你开门后,把它放跑了,然后他看了我一下说:“打老鼠打的(得)满身是血”时,我才发现,我的裤子上有血迹,我说:“哦,我摔倒(到)了老鼠血。”

  然后我爸爸就进来了他把车放一旁后问:“你妈呢?”

  我说“在厕所里。”

  然后我爸爸打(把)买回来的鱼拿到厨房,我本想在他后面下手没想到他竟去厕所那边找我妈。他到了厕所门外问:“你在里面干什么呢?”

  他没听到妈妈的回答就推开门,准备进去。当他一推开门的时候,看见妈妈死在了里面就大(喊)一声:“这是怎么了?”然后就出来找我。可我早就拿着刀在厕房(所)门外了,当他走出来时,我一刀砍过去,因为当时太慌,所以没瞄(准)部位,竟砍到了脸上,我见没砍死他,就又砍了几刀,因为他一直用手挡所以没砍到要害的地方,我只有一刀砍在脖子上了。

  我爸爸一边挡刀一边拉住我,把我按在了床上。没想到,他脖子上那一刀,把血都砍出来了……他拉住我就住(往)外面走,我一度挣扎,挣脱了他,可刀却被他拿走了,他拿着刀就往外面跑。心想他是去报警,我该怎么办?“跑吧”,那时我只有跑了,楼下不能走只能去楼顶。
  
  我想自杀,但念头很快被打消,我怎么能死呢?

  到了楼顶后,我想自杀,但这个念头很快被打消,心想我怎么能死呢,我不能死。

  就这样,我跳到了邻居家的楼(上),在水池旁躲了起来。天很晚了就离开,首先我跳到我另一个邻居家楼顶,在那里,我换了件衣服,准备去沙涌南避避,我在各个楼顶上翻来跳去,大概过了八个楼顶,我才走下楼,一路向沙涌南走去,不料想我一下楼就备(被)定(盯)上了,在我过桥的时候,三个便衣民警把我按在了地上,抓到了派出所。

  可是我竟然没有任何的害怕和恐惧心理,对于杀了自己的妈妈没有私毫的心痛感觉。

  我走到今天这步,全是因为我对梦想的执着而造成的,对现在的这个社会有太多的人,有太多的梦想不能实现,对于这些追梦的人,我要说的是“有梦想是好事,梦想是自己的原动力,不管最后是成功,还是失败,只要你努力过,就行。不过,不要陷的(得)太深,否则无法自拨(拔)。

  (标题为编者所加,括号内为改正的错字和补字,个别标点有所改动。有删节。)
  
  
  受伤父亲:

  “我想问他为什么”

  昨日下午4时,在广州军区总医院重症监护室,记者见到了从儿子刀下死里逃生的王拙?

  记者:想没想到过儿子会杀你和你妻子?

  王:以前他平时很听话的,叫他干什么就干什么,怎么可能想得到。

  记者:现在知道儿子为什么这样做吗?

  王:他要自由么,平时我们对他管教太严,不让他上网,没有让他做他想要做的事情。

  记者:这之前,你和儿子谈过心,知道他想干什么吗?

  王:很少有沟通,也不知道他脑袋乱七八糟的想些什么,我就一个儿子,总想着多赚点钱,赚了钱最后还不是他的。

  记者:知道他爱上网吗?

  王:知道,他妈经常说他,不让他上。

  记者:儿子已经被抓了,你还想见他吗?

  王:想,问他为什么跟你妈妈这样,为什么要这样?……以前沟通不好,我们对他的教育出了问题,希望这个事能够警醒一下其他的父母,孩子教育还是要注意方式、方法。

  记者:想没有想过以后还要不要这个儿子?

  王:想过,以后一定会去监狱看他,看看他的态度,问问他想要自由就可以杀自己父母吗?看他后不后悔。
  
  ■ 专家意见
  关注城市外来少年
  
  专家(广州市穗港澳青少年研究所副所长陈冀京):这个孩子从乡下过来,属于留守儿童,跟父母生活时间比较短。他属于游离在都市外的边缘人,孤独无助,如果倾诉可能得以排解。他思维很清晰,他的梦想属于奢侈的梦想,现实中达不到就归咎于父母。

  他没有计划如何出逃,但是他计划杀人又花了很长时间。应该做一下精神病鉴定。这个个案有一定普遍意义,广州很多从外地来跟父母一起生活的留守儿童,如果他们得不到关注,其中一些人积累起来会有很大破坏能量。我们更关注的应该是如何引导和教育他们。如何让他们活得有尊严,找到自己的位置,找到成就感,成为城市的主人翁。


本文转自南方都市报!
楼主我不是裙下臣 时间:2007-06-15 20:57:05
  孩子啊,你是妈妈生的吗?
作者 :朱振飙 时间:2007-06-17 16:43:01
  确实有点长,帮你顶一哈~没看!
作者 :从来没瘦过 时间:2007-06-18 23:23:08
  眼睛都花了```
作者 :噶儿脑壳 时间:2007-06-19 00:25:25
  该死
作者 :唐小茉 时间:2007-06-19 15:21:06
  眼睛不是花,完全是看瞎了,那个整的哟~~
作者 :chester3 时间:2007-06-21 12:17:05
  可以改哈背景不哟 太红了!!!
楼主我不是裙下臣 时间:2007-06-21 12:53:40
  杀人流血.以示沉痛!
作者 :勒朵钕籽 时间:2007-06-22 16:40:06
  
  
   勒娃儿是猪P~~~~`
  
  
  
   发言完毕!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