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十分钟生死大抢救-真惊险

楼主:每天都开心乐呵 时间:2008-01-31 13:41:00 点击:234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怀孕女子独自返乡
   新华网河南频道1月31日讯  鹤壁日报报道:故事发生在2008年1月26日晚,新闻事件中的主人公是一位名叫程丽红的女子,今年27岁,湖北省孝感南区新华街人,目前与丈夫在北京做生意。
   眼看春节就要到了,离开家乡一年多的程丽红夫妇准备停下手中的生意回家探亲。费尽周折后,程丽红的丈夫只买到了一张火车票。考虑到程丽红目前的身体状况还可以,经过再三考虑后,丈夫同意让她一人回家过年,自己留在北京打理生意。
   就要见到久别的亲人,程丽红归心似箭。1月26日晚21时06分,经过精心打扮,已怀孕4个多月的程丽红带着行李独自登上返乡的Z11次列车。当天晚上,程丽红躺在16号车厢的卧铺上,感受着火车运行时特有的节奏,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家人了,又兴奋又激动,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时间接近零时时,程丽红隐隐地觉得肚子里有点不舒服,开始时她以为是自己吃坏了肚子,等上卫生间时才发现自己下身开始出血。以为自己太劳累了,程丽红想着回床上躺一会儿也许就好了,也就没有特别在意。算了算到武昌还需要七八个小时,程丽红就回到自己的铺位上重新躺好,静静地等着天亮。
   为救人,
   直达车鹤壁临时停靠
   何君萍,今年27岁,武汉铁路局客运段直达车间总支副书记,Z11次列车当天的包车干部。12时30分左右,何君萍带领乘务人员到各车厢例行检查。12时40分,当她和乘务人员走进16号车厢时,程丽红向她们求助,将自己下身出血可能会流产的情况告知了她们。虽然何君萍已经成家,但目前还没有孩子,同行的车长也是个未婚姑娘。面对此种情况,两个人刚开始还真有点不知所措。
   列车在黑夜中闪电般地穿行,车厢内多数乘客已经入睡,为了不惊扰其他乘客,看着程丽红的状况还不是太差,何君萍就让程丽红跟她们一起到了9号车厢。因为9号厢是餐车,不仅工作人员多,而且光线好,能够就近照顾,万一出现危急状况也可随时应对。
   “因为高度紧张,我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走到餐车的,只觉得一股股热乎乎的液体顺着自己的两条腿向下流,我拚命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事后,程丽红说。
   到餐车后,何君萍将程丽红扶到座椅上,工作人员也迅速为她端来热水。同时,乘务人员开始通过广播向乘客求助,寻找妇产科医生和安胎药,但求助信息播出后,如石沉大海没有回音。就在此时,乘务人员发现程丽红身下的椅子竟然被血染红了,程丽红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苍白。帮程丽红拿回行李的乘务人员也报告说,程丽红所睡的卧铺上也有一大片血污。
   事情变得更为棘手,程丽红的状况变得越来越糟糕,离终点站还有六七个小时的行程,如果再不另寻求其它途径解决问题的话,孕妇很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此时,最好的办法是就近下车接受治疗。乘务人员一边征求程丽红的意见,建议她就近下车治疗,一边和武汉铁路局联系。“如果下车治疗,人生地不熟,身边没有亲人照顾,怎么办?”程丽红一时拿不定注意,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去。
   就在列车接近安阳站时,程丽红告诉乘务人员说她决定就近下车。就在乘务人员与上级机关联系时,安阳站在列车的呼啸中闪到了身后。“下一站是鹤壁站,请求在鹤壁站停靠。”Z11次列车向武汉铁路局、郑州铁路局求助。
   “Z11次列车上有孕妇大出血,急需救治!”当晚1时05分,得到消息后,郑州铁路局春运办公室、新乡车务段鹤壁火车站同时启动应急预案,安排Z11次列车于鹤壁火车站3道临时停靠,并要求鹤壁火车站做好急救工作。
   鹤壁火车站书记张世民接到命令后,一边通知当晚值班领导和工作人员,一边打电话给120急救中心,告知其将有一名大出血的孕妇在鹤壁火车站下车,请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火车站准备急救。
楼主每天都开心乐呵 时间:2008-01-31 13:41:00
   时间与生命的较量
   一场时间与生命的较量开始了。
   1点15分,鹤壁火车站紧急通道的大门被打开。
   1点18分,Z11次列车到达汤阴车站时,120救护车已经在站台上待命。
   1点20分,等候在站台上的人看到Z11次列车的灯光,相关人员全部进入临战状态,高度紧张地注视着越来越近的灯光。
   1点22分,Z11次列车靠站,9号车厢的车门准确与救护车的车门相对,极度虚弱的程丽红被乘务员扶下了火车,并在鹤壁火车站工作人员的陪护下乘救护车风驰电掣驶向医院。
   从Z11次列车停靠到把程丽红抬上救护车,前后仅仅用了1分钟。1时29分,Z11次列车带着对鹤壁的信任重新起程。
   据了解,京广线每间隔7分钟就会有一列火车驶过,因为Z11次列车在鹤壁站临时停靠,导致紧跟其后的10余列车重新调整了运行时间。
   “当列车准备在鹤壁停靠时,我还真有点紧张,我无法想像如果鹤壁站没有及时做好准备的话,将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当车门打开后,看到鹤壁火车站的同行和救护人员已等候在站台上时,一种感动从我内心深处涌出。我很感谢鹤壁的同行,真的。”事后,何君萍告诉记者。
   当天晚上,在鹤壁火车站客运主任罗爱香、客运员张经文陪同下,程丽红住进了医院。接下来就是一连串地紧急检查,抢救。由于孕妇的精神过于紧张,一时忘记了自己的钱究竟放在哪件行李中,客运员张经文主动为她垫付了医药费。直到凌晨两点多,程丽红的状况有所好转后,两人才离开医院回到车站继续值班。
   多亏了这么多好心人
   1月29日下午15时,当记者在医院见到程丽红时,她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打着吊瓶。经过两天的治疗,程丽红基本上已经康复。她的婆婆和妈妈也一起从湖北老家赶到了鹤壁。
   程丽红说,医生和护士对她都很好,婆婆和妈妈没来前,打饭买东西全靠她们帮忙。被送到医院时她很紧张,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一个什么状况,但火车站和医院的工作人员的举动很快让她放心了。因为点滴一瓶接着一瓶输,身边没有家人陪护,护士们每隔几分钟就过来看一下液体,这使程丽红很感动。
   “我的身体一直都不错,上车前,我还干了很多家务活,谁知道能发生这种事呢?当时我也没有带手机,无法跟家人联系,急得不行。幸亏遇到了这么多好人,才保住了我和孩子。”说起自己的这场经历,程丽红有点懊恼又感到非常庆幸。
   程丽红的主治大夫告诉记者,程丽红发生大出血的主要原因是旅途劳累。
   当天下午5时,程丽红办完出院手续,在婆婆和母亲的陪同下准备返回湖北老家。“原想等你完全康复后再让你回家的,既然你想早点回家过年,路上又有两位妈妈的照顾,我们也就放心了。以前的票我替你退过了,钱你拿着,晚上走的车票也预定好了。不过,这趟列车晚点,你们先到附近旅馆休息一下,车到了我给你们打电话。”在火车站候车室,罗爱香对程丽红说。程丽红的婆婆将手中的行李往地上一放,拉住罗爱香的手一再说:“你有时间一定到我们孝感来,到时候我们要好好地招待你……”
   昨日晚7时26分,程丽红打来电话说,她和家人已经坐上了列车返乡,“是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谢谢鹤壁,谢谢鹤壁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