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南方都市報專訪

楼主:4655465546550 时间:2010-03-04 10:30:00 点击:147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打造“见证奇迹的时刻”,魔术师刘谦红遍大江南北,连续两年登上春晚舞台,风头一时无两。前日元宵节晚会,他更被央视和湖南卫视两家争相邀约表演,前者是录播,后者是直播,刘谦“分身”成功,“现身”两重量级晚会,可见其人气之旺。在当晚公布的“我最喜爱的春晚节目”评选中,刘谦更获得曲艺及其他类一等奖。
      春晚结束后,刘谦便回到台湾家中休假,直到元宵节前夕返回准备演出。其间,正是外界争议的高峰,就在彼时,基本保持沉默的刘谦接受了本报记者邮件采访。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今年再度登上春晚舞台,与去年相比,感觉有何异同?
    刘谦:嗯……两次春晚所感受到的压力是不一样的。还记得在09年春晚前,我只希望直播当天能顺利登台就很开心了。在多次彩排中,因为时间长度的关系,几乎“毙”掉了三分之一的节目。有些演员、表演团体,甚至很出名的歌手,前两天还在后台跟你说笑呢,今天就不在了……压力很大,都不知道下个是不是轮到自己……也担心演出效果不好,怕观众不能接受我的风格等等,基本上,第一次上春晚的任务就是自我介绍,能够顺利表演已是大吉大利了。
    第二次上春晚,并没有被毙掉的压力,但是来自观众和舆论的压力却远远高出去年。由于去年的魔术风潮,有一阵子只要打开电视就会看到魔术,无数的大魔术师小魔术师男魔术师女魔术师在魔术选秀魔术表演魔术比赛魔术展演节目中表演魔术……在这种不太寻常的热潮下,大家开始出现了审美疲劳,开始觉得每个魔术看起来好像都差不多,魔术的魅力消失,神秘感衰退……所以今年的任务,是要让“对魔术已经感觉极度审美疲劳”的观众们重新眼睛一亮,我希望找回因为泛滥而丧失的魔术魅力。这是很难的,因为对我来说,我的对手是去年每一个电视上表演过的魔术师,包括我自己……
    南都:春晚表演压力之大,恐怕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吧?
    刘谦:这次比较谨慎,没有上次那么紧张。可能是已经有了一次经验。去年在湖南,遇到了相声演员大兵先生,他跟我说“能上春晚表演的演员全都是勇者”。听了很有感觉。我不会说自己是勇者啦,但春晚舞台上的每一位表演者都非常值得我们尊敬(当然还有台下和台后的人员们)。
    我从小在台湾长大,春晚对我的影响还没那么强烈,但对许多演员来说,那是一生的梦想,是神圣的舞台,观众朋友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为了站上春晚流了多少血汗泪水,也不会知道当站在那个舞台上时,在全球华人的注视之下,每一秒钟要承受多大压力。更不会知道,观众的掌声,对他们来说有多么重要。可能我自己也是表演者的关系,每次看到其他演员在台上很认真地表演取悦观众,都会不自觉地掉下眼泪,因为这些人尊重工作,同时也让他们的人生更高贵。
    春晚直播前有七八次彩排。为了不让台下的媒体和领导们觉得无聊,我每次彩排表演的都不一样。直播当天到底要表演什么,实际上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因为我喜欢的魔术,领导和导演们不见得喜欢,弄到最后,决定领导们喜欢的魔术和我自己喜欢的都表演……结果表演了14分钟……真的好长。而对我来说,时间越长压力越大,风险也越高……
    还记得表演结束后,我的神志还没有恢复过来,恍恍惚惚地走到后台,几十个下段节目的舞蹈演员冲上来祝贺拍照,说表演得真是太棒了。我才慢慢回神:“真的好吗?”在整齐划一的回答:“好!”中,我才吁出一口气,真正放松下来。至于后来的争议,我倒没什么看法,我的工作已经结束,大家喜欢就喜欢,不喜欢的毕竟还是少数,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南都:目前,已有不少人开始关心,刘谦明年还上春晚吗?撇开其他因素,就你自己而言,敢不敢再上?有无一种强烈的期望再上,春晚表演对你的人生来说,有些甚麼意义?
刘谦:上啊,敢上两次的话第三次当然没甚麼不敢的。只要大家想要看我表演,我就有义务尽力表演让大家开心,这是我的工作和使命嘛。
春晚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舞台,台下有十几亿人之多,演的好掌声很大,演不好骂声也很大,所以很有挑战性。
 
    南都:春晚结束后,你就回家了。这段时间,你是从什么渠道了解、关注外界的反应?知道外界又有揭秘又有争议时,心情怎样? 
    刘谦:春晚后我偶尔上上网,当然会看到大家的反应。这些反应都在意料之中,没什么意外的。关于揭秘还有一些奇怪的评论,也是在意料之中,其实去年一年下来,我已经见怪不怪,早习惯了。 
    南都:对于揭秘者,你曾写下文字表达态度:“这些人毕竟是少数,但是遇见了总是会让人很生气。”但也有不少人提出:“快乐是无处不在的,欣赏是快乐,破解难道就是痛苦?”你如何看待这种意见? 
    刘谦:我说的生气并不是因为他们试图破解我的魔术才生气,这一点你可能要查一下我当初写的原文。我是说:有些人会对床头挂袜子的小朋友说:“这世上没有圣诞老人”。也会在你聚精会神看《阿凡达》时在你耳边说:“都是假的啦!”更会在你对一个魔术赞叹或感动时说:“假的啦,让我来揭秘给你听”。这种践踏周围人梦想的行为令人生气。“欣赏是快乐,破解难道就是痛苦”,这句话逻辑怪怪的,破解当然不会痛苦,也没人这么说。我想说的是“破解没有欣赏那么快乐,而且还会让想要好好欣赏的人没那么快乐。” 
    南都:还有网友宣称:“魔术要揭秘才能进步。”你怎么看? 
    刘谦:说魔术要揭秘才会进步的人,应该不是魔术师,如果是职业魔术师是不会说这种话的。所以我想跟这些朋友们说:“亲爱的朋友们,谢谢您为了要让魔术更进步,而辛苦地做这些揭秘的行为,让我代表全世界的魔术师们向您致上最高敬意。不过说真的,要让魔术进步,是魔术师自己的工作,其实不需要您多费心。谢谢。” 
    南都:有魔术师声援你:“魔术好比自己的女友,我们用尽一切方法让她变得美丽,用心去保护她。却有些人喜欢扒光别人女友的衣服看个精光……可耻。”你觉得呢? 
    刘谦:事实上,网上那些我不认为算是「揭密」,充其量只能算是「猜测」。要做到揭密的行为,必须对魔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的专业人士才能够做得到,关於这一点,我在去年已经说过,我很庆幸没有专业人士或职业魔术师出来揭密,这证明了国内从事魔术这一行的人员还是有相当不错的职业操守。同时,我认为网上的那些所谓「揭密者」也没那麼可恶。,只不过他们还没有找到正确观看魔术的角度,所以总是想知道背后的秘密。这是人之常情,我想久而久之,大家会习惯用正确的态度来看魔术。我想,在电影刚刚被发明出来时,当时电影院中的观众一定有很大比例在研究到底为什么电影里的人会动,而忽略了剧情……而现在,如果有人去影院,为的是去研究电影的原理,那多半是时间太多或钱太多。 
    上面的那个女友扒光的比喻我觉得有点不太贴切,前一阵子我看到了一个魔术师朋友的比喻,我觉得比较符合实际情况:魔术师像餐厅里的厨师,他会做菜,所以用他的手艺和专业知识让他的客人享受到最好吃的美食。他得到的是成就感;魔术师的观众就像餐厅里的客人,他们不会做菜,却懂得欣赏美味,并且有能力花费餐厅的价格。他们得到的是美味的满足;揭秘者就像路人,或许不懂得欣赏美味,也或许没有能力消费,只能站在餐厅的窗外盯着餐厅里用餐的客人和做菜的厨师,嘴里喃喃自语:“那有什么好吃的?谁要吃那种东西?”他……什么也没得到。 
    南都:那若用你自己的语言来定义魔术,你会怎样说? 
    刘谦:在几年下来的表演经验中,我发现大陆有许多人对魔术有着很奇怪的误解,这个误解同样也发生在魔术师同行之中,就是许多人将魔术当成“手指技巧的传统表演艺术”,他们追求技巧的难度、速度、还有一些所谓的“基本功”扎实……有太多人问我“这魔术难度系数高吗?”“这魔术要练很久吗?”我认为这种欣赏角度是受到传统观念中“杂技魔术不分家”的影响,所以用了观赏杂技的角度去观赏魔术了。 
    对我来说,看魔术和看电影差不多,只需要看表面就好了,不需要费心思去想背面的东西。除非是参加专业影展或是国际大赛,否则一般人看电影谁去管那些运镜手法、剪接技巧、使用设备等等事情,这些事情都是在背后的,隐藏起来的,甚至一般观众根本不关心也不见得想要知道。他们只想看好看的故事,好演员的演技,导演营造出来的气氛,还有感动的时光……不过我发现最近这几年,人们对于观赏魔术的心态开始慢慢有比较好的转变,我认为这是个好现象。
 
    南都:韩寒在博客上说,“刘谦完全有可以不使用经过安排的群众的实力,这次表演可能和我理解的纯粹的近景魔术有差异。”你认为,春晚的这次表演有无超出近景魔术的范畴? 
    刘谦:近景魔术(Close-up Magic),又称“微魔术(Micro Magic)”,是在观众的眼前,触手可及的距离之下表演的魔术形式,春晚的魔术就是一个典型。 
    南都:春晚的魔术中,外界对手穿玻璃的争议声音最大,其中究竟是否用“托儿”成为热议焦点。董卿介绍称台上6名观众是现场挑选出来的,“最近距离观看他的魔术,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后来你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是节目开始前临时选出的观众。但节目打出的字幕,却显示有5名“魔术助理”。这是不是一种“托儿”的手法? 
    刘谦:在春晚前,所有参予春晚的工作人员都知道,整整两个星期,我每天跟央视导演和领导们极力争取的就是让我在「观众席中央」完成整个节目。甚至在彩排的过程当中,我们也都尝试过好几次在观众席之中表演,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在舞台上表演这些魔术,而周围的观众又是一开始就坐在台上,那谁都会觉得这些人是托了。但是很遗憾的,听说是基於保安和消防的问题,无法让我在观众席当中表演,关於这件事情,总导演金越先生已经在专访时说明过了。总之,我如果真的用托,我才不会把他们的名字打在节目单上面!5个助理分别是音控一名,后台两名,盯现场画面一名、跑来跑去一名。周围观众的确是现场挑选出来的,这些人录了备播带,还有直播当天的录像都要在,因为直播和备播的内容必须是相同的,而且据我所知直播当天还有身分审批的问题。所以直播备播当然是同一批人,听说有人对这一点提出质疑,我就不懂有甚麼好质疑的。
   
    所谓的托,是这样子定义的,如果你跟朋友说:“等一下我请你心中想一个数字,接着我猜是三,然后你就假装惊讶。”那这个朋友就是你的托了。这种东西,就是韩寒所说的“魔术当小品演”,而我,不可能会这么做的。但是如果,你跟朋友说:“等一下我请你伸出右手,你就乖乖伸出来,如果看到什么神奇不可思议之事,请用力鼓掌,乖乖配合,不要乱说些奇怪的话喔。”那就不算是托。也就是说,神奇现象要靠串通观众来完成,那就是用托,那才是韩寒说的东西。但如果,神奇现象本身就可以完成,旁边的人只是配合乖乖做反应,那当然就不是托。在春晚的舞台上,我如果让周围“野性”的狂热观众,随时会来抢我手上的东西或掀我的衣服,那我才是愚蠢又不理智呢。 
    南都:对于韩寒所说的“刘谦完全有可以不使用经过安排的群众的实力”,你如何看? 
    刘谦:“刘谦完全有可以不使用经过安排的群众的实力”的意思如果指的是我可以让周围的观众随意捣蛋,并且应付他们随时说出意料之外的话。我想我可以,但是如果我真的让这种情况在春晚的舞台上发生,那我就是愚蠢。 
    南都:还有网友爆料称硬币穿透玻璃桌,某国外魔术师有表演过,并附上表演视频。之后有报道称,助手替你作回应表示:“刘谦在春晚上的节目表演都是原创,属于中国人的魔术智慧,目前还没看到有老外会表演。”你知道这件事情吗?为何不亲自站出来作说明? 
    刘谦:国际上,魔术界是一个非常重视智慧产权的圈子,未经授权,使用别人的创意是偷窃的行为。我个人非常注重这件事情,尊重创意才能让艺术更进步。所以我不会做这种事。我记得去年春晚也有人说我的鸡蛋魔术是抄袭,结果说了半年也没见到有人拿出视频来证明一下。今年也一样,说我抄袭的朋友更得要做功课。硬币穿玻璃的原案是美国魔术师Dean Dill的作品,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把他的作品做了大幅度的改良之后,经过了他的同意,拿到了电视上演出,我还将春晚的视频传给他看,他表示非常开心。哪一个助手做的回应?我也不知道,可能没人来问我吧? 
    南都:许多网友看了你写的博文《韩寒》后,惊呼你文笔也相当不错,文风大气有风度。 
    刘谦:我从小就喜欢写些东西,平常又什么怪书都读,所以文笔勉强还过得去吧,离好还差得远。 
    南都:可否谈谈《韩寒》一文写作的过程是怎样的?文章是在凌晨3点发表的,很晚的一个时间,当时你的脑子里想了些什么?后来为什么选择删除? 
    刘谦:韩寒是作家,作家总是会有自己的想法,我很尊重。不过当你看到一位名作家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发表意见,你会自然想要给他些专业上的建议与想法。不过人家既然是公众人物,还是私底下讲好些。那篇博文是我在睡觉前写的,后来睡到一半想想好像不妥当,就起来删掉了。
 
    南都:从去年春晚走红到如今,有无担心过:“假如不红了怎么办?” 
    刘谦:从大学毕业后,我就知道我这一生都会奉献给魔术这门伟大的表演艺术。我也知道我会在台上表演到演不动为止。我会做这个行业本来就不是为了钱,如果一个大学毕业生选择了魔术师这个职业是因为他想要赚钱,那他肯定脑子进水了。我是从表演魔术的过程当中获得极大的快乐,所以钱啊、名声那些对我来讲根本就不是重点(虽然可以让我的生活变得比较好一点啦)。只要能继续表演我就可以活得很快乐,所以我不会担心红不红的问题。 
    南都:一路走来,面对外界争议,你的心态有过什么样的变化? 
    刘谦:说到外界争议,除了无奈之外还是无奈。去年之前,我除了魔术之外什么也不懂,但是去年一整年我和我的经纪人还有工作团队从许多教训中学会了很多事情,包括人性、人际、人脉之类的事情……我们学到最大的一课就是,做这个行业不能只顾着专业,还有许多人际关系、危机处理之类的要搞好。 
    南都:新一年的工作作何安排,是如同去年一样,参加许多节目、全国巡演等,还是有啥新的计划? 
    刘谦:其实老实讲,今年我什么都不想做,闭关在家里看电视,看书睡觉就很开心了。不过我知道不可能,我每次要闭关都会被莫名其妙地挖出来……不过今年真的要放松一点。应该还会有巡演,不过场次不会多,我不想太累。还会上一点节目,也不会多,我不想太累。我觉得只有在不累轻松又愉快的情况下才能把工作做好,这是我的人生哲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