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2002甲A狂想

楼主:是晓佳 时间:2012-07-10 17:49:10 点击:344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裁判篇
  
  高科技产品畅销甲A,购买摄像设备成为各俱乐部的最大支出。2002年联赛中,各俱乐部老总受美凤事件启发,纷纷斥巨资购买针孔摄象机,吩咐手下务必录下和黑哨交易的全过程,以备不时之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众“黑哨”早已集体学习过美凤录象的全过程,每逢交易,必戴钢盔,面罩,身穿橄榄服,怀揣最新科技产品“影象干扰仪”,使得整个录象经常雪花一片,偶有成功的,也被足协怀疑成是从美国大片《金刚》中截取的片段,断然不予采纳。
  
  为消除黑哨的不良影响,足协规定比赛用哨全部采用红色,球迷称之为黑红。一个青年裁判被黑哨问题逼迫得神经失常,为表清白,竟自带金制哨子。《南方体育》发表头题文章《你的嘴上有金子的味道》,试图以金哨作为黑哨的突破口,足协发表紧急声明:经缜密调查,该裁判的哨子为黄铜镀金,并反击要求媒体停止对裁判的压迫。一位足协副主席愤慨地说:“看把裁判逼成什么样了?谁和谁比赛都分不清了,怎么可能吹黑哨?”
  
  十位裁判不堪重负,集体罢吹,其余裁判请求足协配备心理医生和营养师,足协无奈面向社会招募裁判自愿者,报名者廖廖,传出在面试过程中部分足协官员收受贿金的丑闻。
  
  商机篇
  
  为了吸引观众和广告商,大牌球员如郝海东,范志毅等面部开辟出广告版面,最后海尔以每年180万竞拍到郝董的左脸,长虹电子以185万拍得郝董的右脸,杜威等二线大牌的面部只好绘上泻停封,麝香痔疮膏等广告标识。
  
  张玉宁进军商界,推出拳头产品“酷哥”牌避孕套,迅速风靡。该产品的最大创新是可以根据性能力的不同和性爱的过程而逐渐改变颜色,原始色为全兴队队服颜色,过度色为荷兰队色,比利时色等,最高级别为米兰蓝,“今天你蓝了没有?”成为2002第一流行语。
  
  2002赛季,为增加足协和俱乐部收入,球员号码进行了重大改革,取消了以往单调的阿拉伯数字,而代以昂立一号、二锅头、三星、四通、五粮液、六必居、七匹狼、八百伴……等。很多品牌中没有数字的商家后悔莫及。
  
  球市篇
  上海中远为争夺上海球市,重金请来孙雯出任前锋,孙雯成为中国首位变性球员,轰动一时。据说,中远为此付出的人民币足以买十个大河队。中远还和CNN联合搞了一场世界范围内的模仿秀,终于觅到酷似维埃里,罗纳尔多的人选,和孙雯一起组成豪华锋线,赛季结束,一球未进。
  
  继2001赛季出现甲A宝贝后,2002赛季更上一层楼,推出甲A宠物,各队纷纷从动物园请出各种动物。北京国安队的宠物最引人注目,为被清华大学学生刘海洋用硫酸泼过的那只马熊。沈阳金德队在成绩不利的情况下紧急更改自己的甲A宠物,比赛时十只东北虎一字排开,自此,常常后发制人,主场不败。
  
  由于上座率过于低迷,各俱乐部纷纷推出美女陪看业务,买一张球票,指定一女大学生陪同观看,中国现场看球的性别比第一次出现了一比一。有少数球迷到消费者协会投诉俱乐部虚假广告,美女不美,俱乐部建议每个球迷都进行一次美学熏陶,推荐读物《美的历程》。
  
  球迷篇
  
  李金羽进球后的庆祝动作引起争议,网络写手明月彩云一篇《李金羽,你的刺刀对准谁?》,引发网络大讨论。明月彩云称李金羽的进球动作酷似鬼子进村。南京各报发表声明,表示要坚决封杀李金羽,拒绝他来南京比赛,尽管江苏没有甲级队。
  
  每场比赛,判罚稍稍不利于主队,到场观众都自发地齐声呐喊“黑哨”“黑哨”,引发媒体大讨论,结果认定“黑哨”和当年的“傻B”属于同意词,列为不雅语言。聪明的观众将黑哨黑哨,改为嘿咻嘿咻(做爱),全场几万人一起嘿咻,蔚为壮观。
  
  足彩开始竞猜甲A联赛,由于太缺乏悬念,彩民们纷纷放弃复式投注,改为相同的单注买500注,足彩头奖开出最低奖金,每注一元五,低于2元的购买价格。有球员涉嫌参与赌球,甲A蹊跷地连续三轮出现七场平局,球迷大呼上当。
  
  技战术篇
  
  青岛俱乐部主场奇招迭出,将球场按中国象棋棋盘划出格子,比赛过程中每名球员均佩带小麦克,教练员只需喊“马三平一”“王二进五”,阵形保持齐整,各队纷纷效仿。被称呼足球史上的一次革命化进步,有人坚称要让诸葛亮的八卦阵重现江湖,到时可组成100支国家队,横扫世界。
  
  “中国球员要学会用脑子踢球”再次作为要求被足协提出,比赛中头疼取代了抽筋,几个队员簇拥上前为队友按摩头部的景象看起来类似群殴,队医怀疑是用脑过度,镇脑灵开始供不应求。一队员赛后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出下述名言:“我们已经学会了用球踢脑子。”
  
  为彻底消除恐韩症,足协要求每只球队必须引进三名韩国业余球员,并作为主力登场,在实际的对抗中,中国球员的自信心迅速增强。为摆脱中国头球队的称号,足协规定,用头攻进球门得一分,用其他部位攻进球门得两分。国安队球员小王涛用头和身体连接部进球引发球场纠纷。
  
  世界杯篇
  
  高峰在世界杯前紧急完婚,为自己能征战世界杯做最后一搏。老狐狸米卢以正患曲圣卿式痔疮为由,只委托别人送去一瘪瘪红包。婚礼演变成同一首歌的演出现场,到场嘉宾从始至终,每人都在演唱同一首《雾里看花》,同一首歌第一次名符其实。“借他借他一双慧眼吧”也成为第二天各体育报纸的标题文章。
  
  世界杯归来后,大部分国脚染上粘球过人的恶习,明明已经形成单刀机会,还要等待后卫队员追回,然后再过再等。一老牌国脚揭开谜底,他慨叹:“一辈子被人过的次数也没这一次世界杯上多啊,不在联赛中找回来,晚上失眠啊!”
作者 :妞妞的姐妹 时间:2012-07-12 09:55:41
  看的哈哈大笑,好多的人才啊
作者 :宝贝亲亲昵 时间:2012-07-12 10:00:48
  不错的说,真实些有意思的事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