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心结

楼主:老头子弟兵 时间:2014-03-09 14:10:42 点击:5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心有千千结,唯有一结不解】
  1.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老百姓安居乐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可谓是政通人和,天下太平。北国小城的秋天,晴空万里,金风送爽,黄花飞香。夕阳西下的南苑大寺,更显得金碧辉煌,玉阶金瓦画栋雕梁,朱楼碧阁翠柏红墙,幽深小院曲池长廊好一派古刹风光。据传,这座古寺,始建于隋代末年,规模很大,占地40余亩。唐初达到了鼎盛期,有殿宇30余座,房舍400余间,和尚500余人。佛事盛极一时。在山门外的牌楼额匾上横书四个隶书大字【省立中学】。陆郁就在这幽深肃穆的古寺中,结识了一个终生难忘的挚友。他重返故里,物是人非,颇有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感慨,陆郁思绪万千。二十馀年如一梦,往事依旧历历在目,至今记忆犹新。那是开学后的第三天下午,夕阳的余晖,已挂在古寺山门的屋脊上,黄绿相间的琉璃瓦,交相辉映。松涛阵阵,风铃叮叮,低沉浑厚,轻盈明快,犹如一曲美妙的和声。真乃清净之境,读书修炼之地。
  山门里,两厢下,一群天真漫烂的男女少年正在熙熙攘攘的大扫除。有的洒水,有的扫院。山门外,树林中,有一少年,正在专心致志地用弹弓打鸟。他就是陆郁。年龄在十五六岁,中等个,长方脸,黑红脸膛,浓眉大眼,有些帅气。这时一个身材苗条,神态庄重的女孩自传达室那边姗姗走来,她彬彬有礼的向陆郁问道:
  【请问新生报到处在什么地方呀】啊,你是新来报道的吧,陆郁一边说一边比划,
  【由山门进去,往东拐,进月亮门,穿过长廊,再往北拐,过了大雄宝殿再往东,有个角门进去,北屋就是新生报到处】她是懂非懂的点点头,谢过陆郁就向山门里走去了。陆郁看到她带的网兜,脸盆,书籍。。。迟疑了一下【哎,干脆我带你去吧】于是陆郁接过她沉甸甸的网兜问道,你的行李在哪里呀?在传达室。陆郁说,我们先去报到吧。过了大雄宝殿往东一拐,陆郁用手指着那个角门说,你先去报到,出来在这里等我,我帮你拿行李去。女孩很歉意地说,谢谢你太麻烦你啦。
  陆郁扛来行李时,女孩已从教务处出来啦,陆郁忙迎上去问道,你分到哪个班,她说26班,陆郁很激动的喊道,啊,我们在一个班。她也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太好啦,太好啦。你贵姓?我叫陆郁。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我叫梅小怡。
  梅小怡多好听的名字,陆郁心里想。他仔细端详着梅小怡,眉清目秀,端庄恬淡。特别是她那双明澈的慧眼,给他留下了深深的印象。那年她光满14岁,高挑的身材,穿一套褪了色的海潮蓝色学生服,白力士鞋。齐耳的短发,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一个甜甜的小嘴,两个浅浅的酒窝,真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完美的造型。也许是缘分,她的风姿,她的音容笑貌已深深印在陆郁的心底。
  
  2.第二年开学由南苑大寺迁入新校舍后,陆郁和梅小怡同桌。梅小怡文静聪慧,勤勉好学,各门功课都是优等,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姑娘。陆郁不拘小节,贪玩,不求上进,但为人耿直义气。记忆力特强,学习成绩特优。特别喜欢文学和绘画。两人坐在一桌学习,取长补短相得益彰。陆郁在心里暗暗地喜欢梅小怡,梅小怡也很佩服陆郁。两人有共同语言,也有共同爱好,常在课与时间讨论学习心得,未来前途,人生哲理等等。
  晚自习,陆郁写完作业就偷偷的看小说,小说包个书皮,外面写上【植物学】。查自习的老师来了,就合起来放到桌面上。梅小怡就警告他,你再玩猫腻,我就揭发你!于是陆郁就赶快向小怡抱拳,多谢小主教诲,吐吐舌头,做个鬼脸。两人相视而笑,内心中无限的甜蜜。那学期,他们两的关系特别默契。有时课外活动,自由支配时间,节假日,也在一起聊天,做题。星期六大扫除,他们在一起搽玻璃。一个在里边,一个在外边相互对望,含情脉脉。。。特别是小怡张口对着玻璃哈气的那种神态,那如玉似的皓齿,那殷红的朱唇,那。。。。。让陆郁倾倒了。
  小怡和陆郁的亲昵与暧昧,引起了同学们不少的议论和嫉恨。说什么的也有,特别是班里的团支委贾进,在同学中散布了不少流言蜚语。说他们早恋。。。。。。
  小怡听到这些流言后,就有意的疏远陆郁。因此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就很少了。暑假,小怡给陆郁写了一封短信【尽管我们的友谊像玉一样的纯洁,可舆论的黑手往往要给他们上一层黑纱,其居心无非是让我们的友谊失去洁白纯真的光彩而已。【玉终究是玉】
  3.第三学期,陆郁和梅小怡虽然不再是同位,但他们彼此的向心力更强了。她们有一种很巧妙的联系方式,那就是把写好的小纸条,夹在对方的书里。一来一往写些相互鼓舞的话,或彼此爱慕心意。这些小活动很有意义,当得到对方的小纸条是,都会找机会报以会心的微笑。当双方的目光不邀而同的碰在一起时,那种天真坦率无邪的心灵。多么炙烈而纯朴呀。小怡是很用功的,在她的影响下陆郁也发奋图强了。他们俩的功课在班上是优等的,尤其是文学教员,很喜欢他们。每遇批改作文课时,几乎他们的作文同时被选为范文,老师在课堂上给大家朗读或送学校展板展贴。文学老师也很有意思,他也选一两分最差的作文,故意结结巴巴的给大家朗读,引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虽未点名,但杰作出于谁之大笔,同学们心中有数。他就是贾进,五短身材,大圆脸,白白净净,胖胖乎乎,像个活佛。当他听到朗读他的大作时,他的脸由白变红由红变紫,后来同学们给他送了一个雅号【紫色菩萨】。他喜欢打听别人的隐私,喜欢给班主任打小报告,所以在班上威信不高。同学们有些讨厌他。
  4.少年时的好胜心虚荣心都很强,由于他们的作文受到老师的偏爱,同学们的赞叹,因此,他们在文学方面下的功夫就更深啦。每次作文都拟草稿,经多次修改后都要互送对方加以修改润色,而后定稿。梅小怡在这方面是很真的,段落层次,文章结构,甚至逐字逐句推敲,她都是一丝不苟的。陆郁特别喜欢梅小怡议论性的文章。有论有据文简义明很有气势,很有魄力。充分显示了她驾驭文字的才华。
  梅小怡喜爱音乐,但对绘画不行,每次野外写生她就喜欢和陆郁在一起,共同讨论怎样取景,怎样布置画面,比例的确定,地平线消失点,明暗,色彩等意见一致了,才开始作画。各画各的,但小怡不时地要看看陆郁是怎么画的,对她的画面老是不满意。有时自暴自弃的就撕掉。这时陆郁就会放下画夹,帮她一起画。直到把颜色,明暗大致都定下来了才算完事,这时她会长长舒一口气,会心的微笑啦,陆郁也感到很欣慰
  他们对文学的兴趣越来越浓厚。这是两个年轻人相互爱慕的纽带,陆郁开始刻苦读书,写了不少日记和读书心得,小怡也读了好多文艺理论和文学批评,相互推荐作品,交流学习体会,紧张的学习生活废寝忘食。每当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那是很幸福的时刻。他们议论的话题很广泛小说,戏剧,诗歌。。。最使陆郁神魂颠倒的是俄国的普希金,列夫托尔斯泰。契科夫。。。小怡对法国的大仲马小仲马,莫泊桑,雨果,。。。对中国的古典文学也很痴迷。特别喜欢读他们的传记,生平和登上世界文坛的处女作。他们也常常谈论个人的未来,理想,。。。每当在这时候,陆郁常和她开玩笑,等你当了女作家,我为你的巨著做封面设计和插图。她准是嫣嫣一笑,岂敢岂敢,等你成了诗人,我给你校对誊写诗稿好啦。这是她白哲的两颐泛起了淡淡的红晕,长长的睫毛盖住了她明澈的慧眼,少女特有的羞涩非常动人。多么美好的时刻,生命的春天,多么美好,多么诱人的魔力!爱情啊,生活的乐章,扣动着多少情人们的心弦。
  5.最后一个学年的春天,开学不久,就放春假了。正是春光明媚风和日丽的季节,小怡穿一身毛蓝学生装,白力士鞋,头上罩着一方淡青色的纱巾,紧紧的结在下颌下。把那粉粉的鹅蛋形笑脸衬托的更加抚媚。陆郁是白西裤小夹克,两人就这样上路了。小怡一路上兴致很高,谈吐也引人入胜。四十话里的路程,差不多走了十个小时,中途在一个小镇上用午餐,到她家已是夕阳西下了,这是陆郁第一次来她家做客。她的母亲是个很和善的中年人,父亲是个出色的老中医,哥哥在海军服役。家里只有她母亲和妹妹梅英。晚饭后她邀我去散步。我欣然同往。一出屋门,银色的月光,洒满了庭院。玉兰的郁香令人欲醉。我俩迎着绵绵的晚风,走出城墙的缺口来到护城河边,这里已是面积不小的人工湖了。湖堤两侧植满了白杨垂柳,我们顺着长堤并肩漫步,尽情地呼吸着春天的气息。浑身舒展极了。极目望去,远山的轮廓黑越越更加分明。近处的村舍透过树木的浓荫可看到点点滴滴的灯光。平静的湖面犹如一面明镜,月的银辉洒满了人间,真是风清柳娑月移影动。多么迷人的夜色呀。他们来到水闸侧,在柳荫深处找了个石凳坐下这时鲁豫好像累了,小怡紧紧地偎依在陆郁的身傍一动不动。好想睡熟了似的,陆郁可体察到小怡心脏的跳动和均匀的呼吸,他们沉默着,沉默着,各自沉浸在幸福的甜蜜之中。
  陆郁呆呆的望着水中的倒影。一轮皎洁的的明月,一对男女相依的少年。太神奇了,陆郁的心潮在起伏,像潮水似的一浪高过一浪,当他回过头来望梅小怡时,她是那样的平和安详,粉粉的笑脸像圆月一样的明净,明澈的慧眼微微闭着,长长的睫毛更加柔美了。陆郁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浑身燥热,他轻轻地喊了声。小怡,小怡只嗯了一声。陆郁说,你累吧,她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就像进入梦乡似的依旧为闭着眼睛不啃气。陆郁有些茫然,于是用肘子碰碰她说,你在想什么呀?小怡忽的转过身来辩白到,我是么也没想呀。真的,什么也没想。不,你骗我。陆郁猛地拉住小怡的双手紧紧地握着,带些颤音低声地的说,小怡,我真的好喜欢你。小怡像只受惊的羔羊,挣开陆郁双手就在一阵爽朗的笑声中跑了。
  6.这一晚上,陆郁住在他家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恼悔自己的鲁莽,羞愧的无地自容。陆郁决心不再理她了。不只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太阳已经很高了,她依旧还是昨天的装束,神态依旧还是那么娴雅端庄。她像若无其事的很亲昵的问道,看样子你是累啦。睡到什么时候了。小怡向屋外望了一下,回身就用手刮陆郁鼻子,懒鬼,懒鬼。一个劲的笑。。。。。陆郁真想紧紧地抱住她,陆郁试了几试也没敢造次。
  早饭后陆郁垮起书包要走,小怡的母亲再三挽留。陆郁婉谢。小怡把陆郁送过了清水桥依旧恋恋不舍。陆郁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来日方长,后会有期。小怡深情地望着陆郁,把一个很精致的小荷包轻轻地塞给陆郁,嗯,后会有期。就回身急步而去了。陆郁有些茫然,呆呆的不知所以。立在桥头,痴痴地凝望着梅小怡远去的身影。轻轻地叹息,心里默默的想着多么难于琢磨,多么可爱的姑娘哟。回家后打开荷包细看,一方洁白的丝巾,下角绣着一对鸳鸯戏水。一个很精致的蝶式小书签上面印着花好月圆的图案,书签的背面写着【天长地久】和梅小怡的签名。陆郁激动异常,久久不能平息。
  7.最后一个学年学习很紧张,生活也很愉快,一切都是那么惬意。一个挥不去的阴影老在陆郁身边徘徊。给他明朗的心境,罩上了一层阴云。一个令人厌恶的小白脸上,常常堆着一脸卑微的奸笑,在向梅小怡先殷勤,像影子似的追踪她。我非常气愤!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挑战。我真想和那个小白脸子决斗。也不想再理梅小怡了。可是她依旧像没事似的那么天真和纯朴。每当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还是那么会心的微笑,脉脉含情地注视着陆郁。可陆郁老是冷嘲热讽的对待她。有时竟不理她,以沉默相对。小怡很伤心,有时他们遇到一起,小怡对陆郁柔情依旧,长长的睫毛下衔着晶莹的泪珠,陆郁觉得梅小怡就更加柔美,就更加动人了。可他依旧狠心的不理她。小怡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终于伤心地哭了。此后他们就少在一起了,陆郁痛苦极了。身体像大病初愈似的,浑身无力。由于失眠,头昏脑涨,精神萎靡,一蹶不振。
  8.一天下午第三节课,刚打开地理书,陆郁就翻出了一张小纸条【郁,近来我很苦闷,我不知你为什么这样冷酷的对待我?你说真话,到底为什么呀。这样无言无辜的气人,实在叫人难过。做人真难,,可惜,我的心又不能逃出来给你看。假若没有我,你生活的会更好,我情愿默默的去死】陆郁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啦,他是很喜欢听地理课的,军人出身的地理老师姓高,高高的个子,挺拔的身姿,标准的关东口音,据说他是黄埔军校时期毕业。少校营长,同学们都崇拜他,很喜欢听他的课。可是这一堂课,陆郁一句也没听进去。晚自习他又想起了那张小纸条,打开书翻遍了也没有找到。抽屉里也没有找到,肯定是丢啦,陆郁心里好纠结。但愿不要落到别的同学手里。
  没过两天,陆郁真的病倒了。病势很凶,神志昏迷,四肢抽搐。住进医院,过了两个礼拜吊瓶才好转。其间好几个和要好的同学来探视过陆郁,小怡了来过两次。有一天下午有两个同学来看陆郁,一个是陈斌,文质彬彬,白白净净,瘦高个头。一个是吴媛,娉娉婷婷,阿娜多姿,鹅蛋形的纷纷笑脸,楚楚动人。他俩很兴奋,一坐到陆郁的床前就告诉他,紫色文学家挨揍了。谁走的?梅小怡拜。一提到梅小怡的名字,陆郁很愕然。但他还是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淡淡的说,你们真会取笑。陈斌说,真的,我若哄你,我就爬回去。他正要做爬的动作,梅小怡进来啦,啊,这是干么哩?大家一阵哄堂大笑。吴媛挤挤眼对陈斌说,小怡来啦,我们走吧,又对陆郁做了个鬼脸,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啦。
  梅小怡坐在陆郁的床边,相对无言,默默地端详着陆郁问道,好些了吧,陆郁轻轻地点了点头。又是一阵沉默,这时陆郁才注意到小怡消瘦了很多,明澈的慧眼微微的深陷,双眼眶上起了一圈青色的黑晕,挺秀的鼻子更显得高了。紧闭的小嘴,带着几缕幽怨,看到她那憔悴的面容,他心里一阵凄楚眼泪差一点就涌出来。
  我真揍他啦,梅小怡若无其事地说。陆郁问为什么呀?还不是他自己找的。停了停她又说,昨天中午我一个人在图书馆看书,谁知他像影子似的又来了,延着脸搭讪者找话说,我本不想理他,谁知他竟然耍无赖,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在我眼前晃了晃,阴阳怪气的说,你看这是什么?谁写的?我意见纸条,心肺都气炸了。但我沉着不啃气。依旧看我的书,他又拿到我眼前晃来晃去的说,你和姓陆的太贴心啦,我在适当的时候会把它交到教务处去,到那时候你才知道我是什么样性格的人!我真是忍无可忍,就在他得意洋洋的时候,我顺手一下子从他手里夺过纸条。他还想再抢回去,我乘势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见鬼去吧,流氓!
  卑污的灵魂,无耻的小人。他捂着脸像偷儿似的悄悄溜啦啦。小怡说话时的脸色依旧很苍白,陆郁使劲的捏着小怡的手,打得好,打得好,替我出了一口恶气。小怡说他太卑鄙了,这一次他是威信扫地了。调戏女同学,挨嘴巴子的丑闻,全校都轰动了。
  他们又重新和好了。毕业考试结束啦,升学考试越来越近啦,他们的学习就更加紧张了。每天早晨就夹着书包到凉爽的树林里复习功课。一开始各自静静地默读,而后是互相提问,讨论,这样的学习方法非常有效。他们俩学习很刻苦,酷暑盛夏的中午也不休息。晚上是一天最美妙的时间,北方的夏夜很是凉爽,白日的酷热和疲劳被一阵阵的凉风吹散。宽阔的操场上,林荫间,草坪上,到处是三三两两学生在散步,有的在互相打闹,有的在奔跑追逐,笑声欢语不绝,还有三五成群的男女学生围在一起,跳呀,唱呀,歌声此起彼伏,到处都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充满了生活的气息。生命的春天,人生的黄金时代,多么叫人值得留恋和回顾呀。
  9.陆郁的性情孤僻,爱静不爱动。小怡的性格和陆郁有些相近。她恬淡娴静,内向少语。但内心里却有着狂涛般的激情。陆郁老说她是小布尔乔亚与诺曼底克的融合。她准是反驳说,
  她是彻头车彻尾的虚无主义者。【宇宙之间的一切,相对于人生来说,都是虚无缥缈的。以往的都是虚无,未来的都是飘渺。只有把握好现实,才是真实的。】
  所以应好好享受现实所赋予的一切,珍惜当前的每分每秒的欢愉。可是她的哲理和言行有时又很矛盾。记得有一次,也是一个宁静的夜晚,在校园里散步。他们又在议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小怡很自信的说,
  我不愿受人支配,也不想去支配别人。陆郁也符合着说,
  是的,我很讨厌那些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别人的人。把自己的幸福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人。我非常痛恨那些伪君子假道学家。像贾进那样的小丑,我从未正眼看过他。
  小怡说,其实,人只要不是傻子和白痴,大都是伪君子,假道学家。社会就像个大舞台一样,每个人都在做戏,人人都是演员,有的演技高一些,骗人就骗的圆滑些。有的人演技差一些,骗人就骗的蹩脚一下。技巧各异,目的皆同,都是为了骗人。让别人信服他,崇拜他,尊敬他,听从他的支配,那样也就不存在强加于人之嫌了。否则,他就是一个蹩脚的演员。
  陆郁不以为然的问道,小怡,你是属于哪一类的演员呢?是演技高一些的演员,还是低一些的呀?
  她嘿嘿笑道,哪一类的也不是,我只是一个傻乎乎的观众而已。
  陆郁说,你可小心点,别让那些为君子们骗了。她轻轻地捅了我一下。讨厌鬼!就轻盈地向女生宿舍方向跑去了。
  这些往事的回忆,让陆郁像痛定思痛的一样,令他更加痛苦了。他说梅小怡是个才女,很有才华。她像所有年轻人一样,充满着美好的理想。只是她太要强了,对人生的追求太完美了。这在客观上导致了她终身的不幸。
  小怡以优异的成绩结束了毕业考试,被保送省城一中。陆郁考取了金林医学专科学校。在升学问题上,他们发生了尖锐的矛盾,小怡要陆郁和她一起考省城一中,将来一起考北大学文学,当作家。陆郁家庭经济条件不好,一心一意考医专,早工作。各持己见,不欢而散。小怡以讽刺的口吻说,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她含着眼泪终于和陆郁闹翻了,各奔东西。就在这个暑假中,小怡给陆郁写了一封十分恳切和诚挚的长信:
  挚爱的郁哥:分别才十多天,可这十多天却胜似十多年。这些日子一个令人苦恼的问题,老在我脑海中廻萦,说实话,我对你的择抉是很惋惜的。凭你的天赋和才学,完全可以把你的未来或者说把我们的的未来安排得更理想一些。因为我在考虑我的前途时,终是不自觉的联想到你。唉,不知是什么力量使我的心一天也离不开你。可是这次我却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我的心在滴血!对你的固执,我很痛心。看来男人终究是男人,我不在做女人似的女人了。我依旧还是那句老话,我不想去支配别人,也不愿别人支配我。算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眼泪只能换来负心人的嘲弄,痴心只能招来更多的苦痛。
  郁哥,你是否还在生我的气,如果真的还在生我的气。那也只好任你起了,也许终有一天你会悔恨的。多多保重,后会有期。你的怡妹书。
  读罢小怡的信,陆郁的血液几乎凝固了,愁绪如麻,不知如何是好,他知道我再给她回信,也说不清自己的苦衷。所以只好硬心来,等开学前夕去拜访她,也会好些。
  10.真巧,那天她一人正在家里独自整理行装。屋里很杂乱,到处是失散的书籍,凌乱的乐谱上,压着一把布满了灰尘的小提琴,半打开的藤箱里装的平时她穿的衣服。陆郁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轻轻地走进屋们喊了声小怡。她一回头就惊喜的叫起来。啊呀,你到底还是来了!我以为你早就走啦。哪能哩!陆郁说着就坐在靠桌边的一把椅子上。她匆匆地把屋里收拾了一下,坐在陆郁的斜对面,拢了拢前额的散发,含情脉脉的端详着他。陆郁觉得很不好意思。一时两人相对无言。一个多月没见面,小怡好像变得更柔媚了。原来的短发已高高的扎成两个玲珑小抓髻,两只白色的蝴蝶结,好像要飞起来似的。白哲的颈项更显得非常秀美,咖啡色的西裤紧束着她的腰肢,月白色的衬衫紧紧地裹着她的酥胸,微微隆起的乳房把少女美妙的曲线美都衬托出来了。亭亭玉立,丰姿动人。一个明艳绝丽的少女对一个风华正茂的男孩有着不可抵御的诱惑力。陆郁仅凭着理智的自制力来抵御它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呀。真可谓【欲近不可,欲离不舍】,他的心有些茫然。两只眼睛痴呆呆地望着她,她羞怯的垂下头,下意识的摆弄那块小花手巾。陆郁问她,你准备好了吗?她淡淡的回答道有啥准备的。陆郁又问,你还生我的气吗?这是她才抬了起头,嫣嫣一笑反问道,你说哩?
  说罢又送了陆郁一个充满怀柔情的眼波。他真的有些不能自持了,说不清是感激,还是欣慰。是爱怜,还是悔恨。陆郁的整个身心都在颤抖,情不自禁的站起来轻轻地移到她的身旁,右手搭在她的左肩上。低声地恳求道,小怡,原谅我吧!她依旧埋着头不语,肩膀在不停地抽动。怡,你知道这些日子我有多么痛苦啊。她的头埋得更深,双肩抽动得更厉害。她在伤心地哭泣,小怡,别这样好吧,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唉,何苦里?难道你真的不理解我的苦衷,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陆郁的话带着颤音,眼泪已夺眶而出。这时,小怡抬起头来望着陆郁,她那粉粉的小脸上挂这两行热泪,美丽的慧眼依旧那样动人。那样的惹人爱怜。她的身躯渐渐的靠近了他,他轻轻地搂住她的腰,她一头扎进我的怀里,浑身颤抖,陆郁紧紧地拥抱着她,不时的抚摸着她的柔软的秀发,嗅着她特有的体香,他的心在狂跳。她默默地望着我,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射出了充满着爱的光辉和渴望。他终于鼓起了勇气,俯下头去轻轻地亲她红润的朱唇,她回了他一个长久而甜蜜的热吻。屋里一片寂静,只有两颗炙热的心在剧烈跳动。两个挚爱的灵魂,陷入了忘我的幸福之中。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院里的脚步声,一个清脆的少女声音:小怡,在家吗。话音刚落,她已经进屋,陆郁如梦方醒,急忙放开了小怡。
  哈哈,是你们两人在家呀。
  伯母哩?
  来人竟是吴媛,今天她打扮得特别鲜亮。草绿色碎花布拉吉,把她苗条的身材衬托得更加动人了。像黑缎子般的披肩发,特显潇洒。她风风火火的说,就这么巧呀,陆郁也在呀。小怡很尴尬的说,母亲出去啦,你这个冒失鬼,不。。。。。吴媛打断小怡的话说,没想到吧,我是专门来和你告别的,我考上金林医专啦。陆郁和小怡一起拱手,表示祝贺。小怡,指着陆郁说,他也考上金林医专了,你们又是同学啦。吴媛说陈斌也考上省城一中啦,指指小怡,你们又是同学啦。四人相视哈哈大笑。陆郁问贾进考哪里去啦?吴媛说,人家有办法,他爸是武装部长,把他弄到海军去当兵了。陆郁问吴媛你几号去学校报到,她说到九月三号,咱们一起吧。我说一言为定。互相击掌。吴媛看到小怡有些失落,就说陈斌也是九月三号,你们俩一起走吧,我说那样最好。正说着小怡的母亲和妹妹回来啦。吴媛和我借机向梅小怡和她母亲道别。小怡站在门口讪讪的向他们挥手着手说,再见,再见。吴媛和陆郁高声说,后会有期!梅小怡痴痴望着他们俩肩并肩地消失在人群中,才若有所失的转身回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