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再论国有企业应该如何管理?

楼主:chenchubao 时间:2013-08-25 22:42:52 点击:291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助理、副教授刘震认为,当前应警惕的是 “国退民退洋进”,绝对不能将“私有化”作为国有企业下一步改革的目标。为什么“国退”就会“民退”?是因为将国有企业下一步改革的目标定为“私有化”,“私有化”的国有企业就变成了私营企业。那我们看看国营企业为什么会“退”?私营企业为什么会“退”?
  
  刘震为什么认为国有企业的“退”是由于将国有企业“私有化”?难道真的有被完全“私有化”的国有企业面临破产倒闭的例子?就算有,我认为那也不是由于被完全“私有化”所导致的,只可能是引入股份的股东们自身的原因。我们不能依据前苏联国有企业“私有化”失败就认为国有企业“私有化”是错误的。前苏联国有企业“私有化”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前苏联的解体太突然,导致国有企业急需“私有化”,因此让某些投机者专了空子导致失败。所以到底应该引入哪家民营公司、外资公司或是个人的股份,这才是国有企业“私有化”的重中之重。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开办的无论是集体,个人还是国营的公司大多都竞争不过外企,原因是什么?
  
  我们回头看看前几年传的沸沸扬扬的“牛奶中毒”事件。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鱼河中心小学发生一起学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中毒人数达251人。中毒原因是因喝了宝鸡生产的蒙牛纯牛奶(学生专用牛奶)所致。事后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调查报告显示,该牛奶中含有一种对人体不利的物质。经过调查,发现该物质除了外企外在大多数的国有牛奶企业的产品中都有。经过调查发现当初从国外引进技术时并不知道该物质会对人体产生危害,CCTV还专门针对此事件做过报道。从此国有企业的牛奶遭到了消费者的信任危机,导致外企的牛奶品牌至今依然占据市场的主导。我想,消费者们至今依然在思考国企负责引进技术的人员为什么会对消费者如此的不负责。
  
  如果国有企业的员工是因为企业财产是国家的所以没有对企业的归属感及责任心,那中国人开办的集体或个人的企业为什么也竞争不过外企?我们再来看看外企的发展历程。
  
  以通用汽车和可口可乐为例。通用汽车在发展之初就面临福特T型车的竞争。为了能够提升企业的市场竞争力,杜兰特收购或合并了许多与汽车研发,组装有关的公司,以求满足汽车从生产到消费的一条龙。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汽车生产成本的可控性,才能满足同“不断降低价格”的T型车的竞争。但是后来却因为高估了消费者的购买力,以至于陷入了财务危机,杜兰特也因此离开了通用汽车。可口可乐也同样面临过高的相信自己产品的独特配方,以至于被百事可乐利用产品品尝实验和其后的宣传活动抢占了市场,与可口可乐的市场差距缩小为2∶3。所以外企在一开始其实与我们中国大多数的中小企业一样,也同样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也同样损失过市场占有率,区别只是外企挺了过来,而我们中国大多数的中小企业却因此一蹶不振。
  
  国有企业企业财产不是个人的,而是国家的。由于国有企业的这个特殊性,必然会导致企业管理层的混乱,因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企业的发展都是与企业领导们的自身利益相挂钩,政府内有一个比较普遍的例子,那就是政府高官们的简历大多在一开始都在国有企业里。所以如果想当官,想当大官,就必须先到国有企业里锻炼一段时间。这样的想法虽然本意是好的,是希望当官的能够明白企业的难处,可是却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并不是所有在国企里锻炼的领导都可以当官的,要想当官,就要先建立自己的关系网。所以在企业里不管发生什么事,对国企领导们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损害到他的关系网,一切的公司管理都必须为他们的关系网服务。这就导致在国企里,有关系的员工尽量靠近领导的关系网,没有关系的员工就只好自己顾自己。所以在国企里发生不顾消费者的事情应该很常见,也就导致企业根本就没有发展的动力与机会。更有甚者有的领导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顾企业的发展为自己服务。比如:顶新集团美其名曰为了提高同可口可乐的竞争力,采取与百事可乐互换股份的方式兼并百事可乐的瓶装生产,却没有分析为什么竞争不过可口可乐的原因,也没人考虑为什么互换的不是肯德基的股份而只是瓶装生产。
  
  当然,我不否认有一部分的国企领导们没有组建自己的关系网,但是这一部分的领导们也由于中央某些人的错误而感到有心使不上力。因为中央某些人片面的依据邓小平主席提出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将许多重要岗位上的领导职位都让技术人员与一些没有市场操作经验的人担任。但是这些人显然是完全不能够理解市场活动的,所以才会感到有心无力,不知道企业为什么不能发展的原因。比尔·盖茨虽然是美国微软公司的首席软件设计师,但他的才华不是体现在他高超的计算机技术上,而是他的远见卓识以及他对个人计算机的先见之明才是微软和软件产业成功的关键。而世界500强中除中国国企外,我相信没有哪一家公司的总裁没有市场操作的经验,没有经历过市场失败的教训。所以,国企的改革也必将涉及政府内部的改革。
  
  原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现国务委员王勇表示,国有企业改革需要进一步解决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一是公有制的多种实现形式还有待于进一步探索,国有企业公司制股份制改革还需要深化和完善;二是规范董事会建设还处于探索完善过程中,“一把手说了算”的问题在一些企业还不同程度地存在;三是企业经营机制与市场经济要求还有较大差距,“能进不能出、能上不能下、能高不能低”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四是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还没有完全分离,离退休人员管理、厂办大集体等历史遗留问题还没有完全得到解决;五是一些地方和企业存在重发展、轻改革的倾向,对突破改革重点、难点问题有畏难情绪。我们来逐条看看王勇说的这五点。
  
  一是公有制的多种实现形式还有待于进一步探索,国有企业公司制股份制改革还需要深化和完善;我不知道国有企业公司制股份制改革还需要怎样的深化和完善,首先,能够出钱购买国有企业股份的集体和个人目前应该大有人在,其次就是国有企业的股份应该卖给谁的问题。如果是企业融资,首先考虑的应该是要融多少资,但是政府显然不应该考虑这个问题,政府考虑的应该是怎样才能更有利于企业的发展,怎样才能提高中国整体企业在世界上的竞争力。所以政府在考虑选择谁入股的时候,我建议应该尽量考虑让外企也加入所在行业的竞争,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提高中国公民的企业竞争力。所以政府应该将能源,水利,交通,钢铁等现已垄断的行业作为试点,因为这样才能吸引外企的参与。至于该面向哪个中国公民或集体出售股份,我认为应该优先考虑有操作市场失败后又能挽回损失的个人或集体,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在与外企的竞争中找到失败的原因从而改进。
  
  二是规范董事会建设还处于探索完善过程中,“一把手说了算”的问题在一些企业还不同程度地存在;我不知道现有的国有企业的规范董事会要怎样建立,董事成员由什么样的人来担任,但是我知道不管是谁都没有资格担任国有企业的董事,因为企业财产属于国家而不是个人或集体。所以目前根本就谈不上规范董事会的建设,董事会的建设只有在上文中所说吸纳了个人或集体的股份后才能谈建设。那应该怎样建设?
  
  由于是将能源,水利,交通,钢铁等现已垄断的行业作为试点,所以建议将已经垄断的公司在公平的基础上分为几个公司,其中一个公司由外企竞拍来获得股份,其它几个公司由中国公民或集体入股。就算已经将垄断的公司分成了几个公司,但是中国公民或集体入股也不可能占据大部分的股份,因为没有那么多的资金,那应该由谁来入股?所以这时候就应该优先考虑有操作市场失败后又能挽回损失的个人或集体(原因见上文),并且入股资金的要求应该排在第二位。虽然国资依然在企业中占据绝大部分,可是这时的公司我认为应该交由有操作市场失败后又能挽回损失的个人或集体来管理,只有这样才会不浪费他们对市场的管理才能。换句话说,就是公司内上至总裁,下至最小的班组领导的任命都应该由有操作市场失败后又能挽回损失的个人或集体说了算,政府只起监督的作用。也就是不能直接干涉上述人群的任何决定,政府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所以这时“一把手说了算”的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因为企业就是需要“一把手说了算”。
  
  关于第三条问题其实已经解决,本文就不再复述。我们来看看第四个问题:四是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还没有完全分离,离退休人员管理、厂办大集体等历史遗留问题还没有完全得到解决。
  
  厂办大集体的问题也不再本文中解释了,因为上文中说的集体就包括厂办大集体,我们来重点看看离退休人员管理的问题。无论企业是什么体制,离退休人员的管理显然是重中之重,因为如果不解决好这个问题,直接就会导致企业现有员工的离职,并且企业也不会再得到人才的补充。既然离退休人员的管理所涉及到的问题对企业这样重要,显然离退休人员的工资及平时的娱乐活动还是应该由企业自身负责。而国有企业经过上述的改变,离退休人员的管理由外企和有操作市场失败后又能挽回损失的个人或集体来负责,我相信一定会比政府的管理来的更好,从此也就不再存在对双轨制的争论。
  
  五是一些地方和企业存在重发展、轻改革的倾向,对突破改革重点、难点问题有畏难情绪。
  
  这点的解决办法非常简单,如果地方政府不支持上述的改变,地方的官员们也就没官做,也就是说应该用法律的条款规定下来,当然,如果表现好的地方官员也要用法律条款来奖励。从此奖罚分明,也就不会再存在到底会向哪倾向的问题,并且也能一定程度的预防官员的腐败。
  
  解决了王勇说的这五点,还需要政府允许这分开的几个公司能够互相兼并,因为只有允许兼并,才会存在竞争,才能提高中国整体企业在世界上的竞争力。有人或许会问,那如果发展到最后只剩下一家公司那就是外企入股的公司我们该怎么办?这种可能不是不存在,解决的办法只能靠政府将外企的股份再购买回来;并且政府还可以增加一种税收,向纳税人征税补齐所需款项。只要政府能向纳税人解释清楚这部分税收用在了哪里,我相信纳税人们肯定不会反对。这种最坏的可能是建立在能够吸引人才,提高中国公民的企业生存能力的基础上,所以值得。再说这种最坏的可能仅仅是无数种可能中的一种,并不一定会发生。
  
  达尔文的进化论说长颈鹿的长颈不是因为长期想吃高处的树叶而渐渐拉长的,而是由于基因发生一代又一代的突变而形成的。我认为企业的发展也是如此。比如通用汽车在当时如果依然让杜兰特担任总裁,我相信通用汽车也一定挺不过这次财务危机。如果政府能够采纳我的建议,肯定会存在有的企业会倒闭的问题。但是有降就会有升,也会有企业得到更大的发展。企业只有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基因突变”,才能够适应目前竞争激烈的世界市场环境。有“舍”才会有“得”,如果我们想得到许多,必须要有付出的勇气。
  
  作者QQ:2259155311
  
  
作者 :武金庭亿 时间:2014-07-07 16:45:59
  好帖,楼主好人~~~~
作者 :杨龙瑾 时间:2014-07-07 16:46:00
  好帖,楼主好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