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方舟子称从未打错过对象下个目标疑是郭敬明

楼主:我和我的周围 时间:2012-04-27 17:04:52 点击:14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十几年来,方舟子打假旋风横扫学术界、企业界、政治界、宗教界等,有成功的范例---自造或人造偶像因此轰毁,也有不成功的个案---反被判侵权负民事赔偿责任,他个人甚至曾因打假遭到被打假人买凶伤害,家人也受波及。有人质疑他的动机,有人厌恶他的偏执,有人认为他不讲逻辑,也有人指责他双重标准……但不管怎么样,无论是爱他恨他,却无法忽视他的存在,因为没有人愿意成为他的目标,但注定有人将会成为他的下一个目标---
  
  记者 何晶 实习生 黄飞
  
  焦点访谈
  
  方舟子:打假要挑那些
  
  典型、严重、地位高的
  
  春节期间,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青年作家韩寒的文学作品为“代笔”,一石激起千层浪。近日,海内外156位学人就方舟子之妻刘菊花的硕士论文涉嫌抄袭,发起一封致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公开信。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此,羊城晚报记者对处于事件漩涡的方舟子进行了专访---
  
  出于义愤走上打假路 每天花3小时在打假
  
  羊城晚报:您在打假上坚持了十多年,这么一直做的目的是什么?
  
  方舟子:最开始是出于义愤。我一开始接触打假是十二年前,当时主要关心的是生物界的造假,做成药或是做成保健品然后骗人,不仅骗人,而且可能害人。当时我就看不下去。
  
  羊城晚报:这么多年过去,您还是一直坚持最初的目的吗?
  
  方舟子:是的,之后我发现情况比我想象中的严重得多,就想为中国科学的健康发展做点事。学术造假已经变成妨碍中国科学发展和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很大障碍,我愿意为清除这个障碍助一臂之力。
  
  羊城晚报:包括上微博,您现在每天有多少时间用在打假的事情上?是不是大部分时间都在打假?
  
  方舟子:并不是,我现在主要时间还是做科普,看材料,写科普文章和关于科普的书。上微博的时间没法算,因为我在家里就一直挂在网上,过半小时就去看一下。打假上我主要是看来稿和报料,这些主要通过电子邮件或者微博私信发过来的,看完来稿后做些编辑再上传到网站,维护网站,这样下来花在打假的时间上大概每天平均3小时吧。
  
  羊城晚报:打假一事似乎永远也打不完,既费时费力又费钱,而且也树了很多敌,是否有觉得太累想放弃的时候?
  
  方舟子:说实在的,打假本来也不是我的兴趣,纯粹是我看不下去了。我对写科普文章,看科普书籍更有兴趣,但现在我也不能放弃,因为现在没有人能取代我或者我们的网站。如果我放弃了,那些造假的会更嚣张,那些揭露的文章就没地方去了,所以还是会坚持下去。但我本人的精力还是更愿意放在科普方面。
  
  “根本上没有打错过对象” 固定收入是写科普文章等
  
  羊城晚报:这么多年的打假过程中,有打错过对象或吃过败仗吗?
  
  方舟子:我个人比较慎重,亲自写文章打假的,根本上没有打错过对象,但细节上搞错是有的,细节上发现有错我会澄清更正。网站则比较复杂,网站更新的不是我本人写的东西,由别人写,我做初步核实后再登出去。这种有出过错,根本打错对象也发生过,但很少,只有几起。只要我发现错误,会马上澄清、更正、道歉。
  
  羊城晚报:您在选择打假对象上有什么标准吗?有人质疑您从来不敢对高官打假?
  
  方舟子:没有,高官我也打过。我们主要还是针对学术界,学术界也有高官,我都打过假;几年前最年轻的市长周森锋论文抄袭,我也揭露过。
  
  羊城晚报:那您在选择打假对象上还是会有自己的标准?
  
  方舟子:肯定有,每天向我举报的那么多,不可能一一核实、揭露,只能挑着来。我主要挑典型的、情况严重的,尤其是那些地位比较高的人的造假。校长、院士造假,一般只要能确认,我必打无疑。
  
  羊城晚报:有人认为您在打假的做法上是否能稍作改变,比如对某些人某些事宽容些?对某些媒体人及其报道宽容些?
  
  方舟子:既然是假,就应该指名道姓、直截了当把它揭露出来,不应该去宽容。如果宽容造假,对造假厚道,那么就是对公众不厚道。
  
  羊城晚报:有人认为您有时把“对事”和“对人”搞混了,陷在里边不能自拔,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