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易经》是个什么玩意儿

楼主:cecishi 时间:2010-07-05 10:33:00 点击:21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易经》是个什么玩意儿
   
大家都说《易经》是群经之首,一切学科的源头。加上曾仕强与南怀瑾这些人的忽悠,更把《易经》搞得神奇的不得了。有个《易经》的小说,还把梅花易数写成有一个口诀的东西,更让人啼笑皆非。万物唯心,其实只需你觉得它不神奇,它就不神奇。
  首先我们看关于《易经》的书时,不要受他人的影响,先把它想得简单起来。大家会问,假如看不懂那些关于《易经》的书,怎样办?好办,不看。总有一本书你会看懂的。这不是我们的智商有问题,也不是《易经》太复杂,是出版人的问题。大家想一想那些算卦瞎子,人家一本书也不看,怎样就会懂《易经》,师傅怎样说,他怎样算。就这么简单。
  
  《易经》终究是个什么玩意儿?在最早,只要
,没有
的意义有三层:
1.
变易。易的上面是日,下面是月,以日月生落、阴阳交合表现宇宙和人世的无量变化;
2.
简易。即用最简单的概念去解释最复杂的世界;
3.
不易。变中有不变。《易经》的
则是指经典的著作。儒家奉《易》、《诗》、《书》、《礼》、《乐》、《春秋》为《六经》。
  
  再往下说,《连山易》是夏代的易学,《归藏易》是商代的易学,《周易》是周代的易学。那么,在一切的这些之前,《易经》是什么样子?我们不用后来的包括孔子解释《易经》的文字来表达,《易经》原文里,其实只要
吉、凶、悔、吝、厉、无咎
孚、志、尚、喜、庆
利有攸往、利涉大川、利见大人
等这样的中心词。由此不难看出,《易经》不过是中国古代一部用于
算卦
的工具书。
  
  著名学者冯友兰先生为
山东国际周易学术讨论会
写的贺信中曾说:
我有个倡议:研讨《周易》当然以《周易》哲学为主,但《周易》原本是一部筮书。《周易》的哲学思想有些与筮法有关,因而对筮法也要作调查研讨工作。
南宋大儒朱熹也说:
《易》乃卜筮之书。
康熙大帝在《周易折中》序文里也提到,
或有谈论己见,渐至启后人之疑
。我们读的书与见过的世面肯定不如以上这三个人,既然这三个人曾经说《易经》是
算卦
的书了,我们权且就认定它是本
算卦
的书,不用多疑。
  
  我们做个简单的游戏。首先,我们来考虑这样一个问题:在当时的社会中,谁来算卦?《洪范》说
选择树立卜筮的人,从而由他操作卜筮
,树立卜筮的人是
祭司
,他怎样树立
卜筮
的呢?肯定是从最神秘的中央寻觅答案,烧龟甲、动物骨头号物,从其显现出的外形来剖析,用以通天地、惬鬼神、定吉凶。他们将烧出来的外形分为
阴(一横)
”“
阳(两横)
八卦
就产生了。这个聪明的
祭司
肯定了最初的游戏规则。
  
  到了商朝末期,又有一个聪明人呈现了,这个人就是周文王。周文王由于政治的缘由被商纣王囚居里,没事干,每天看日出日落,看四季变化,心有所悟,将八卦
因此重之
,即经过反复组合,使每个卦由三个爻变成六个爻,推演而成六十四卦。这时分,商纣王还不放他出来,周文王趁闲于是就又给各个卦加了名字,排好次第,每演一卦,就把本人演卦得出的结果写在上面,也就是所谓卦辞。周文王的儿子周公旦也是个聪明人,看了父亲写的卦辞,觉得还不够全面,就命令
祭司
将每次演出的卦记载下来汇编到一同。碰巧有个
祭司
也是个聪明人,觉得这三百八十四爻能够组织成一个规律,就对以前演过的一切卦以及最后的结果停止整理,这就构成了所谓爻辞。
  
  
祭司
终究发现了什么规律?这个
规律
肯定是从那个时分到如今都未产生变化的东西,说来也只能是
四季
天地
了。有了这个永久不变的
规律
,以后的聪明人就完整能够将一切的事物变化都包括进去了。
  
  所以,简而言之,《易经》是一部描绘事物变化规律的工具书。
  
  从孔子开端,这些聪明人分红了两派:易理与象数。依前理,我们肯定不如历史上这些聪明人聪明,也不如他们博学。那么我们就暂且放弃对易理的研讨,从最初的
算卦
来对待《易经》,就简单了。近代易学巨匠尚秉和先生说:
未学易,先学筮。
让初学者从象数动手,先培育对《易经》的兴味,再去研讨易理,会更接近《易经》实质。
  
  正本清源,还《易经》以原本的面目,我们发现,它真实是一本简单到极致的书,是中国古代朴素唯物论的经典。天、地、人,春、夏、秋、冬,这些人类生活中看似永久不变的东西,其实一直处于运转变易之中。易理原来这么简单。
  
  那么,就是这么一本简单的书,为何一再被以为是算命先生搞
封建迷信
的读本呢?究其基本,还是由于人们无法精确洞悉随时处于变化中的自然万物,进而产生不可解释的神秘感,从而将之附会在《易经》上。由于,《易经》原本就是一部描绘事物变化的书,历朝历代的统治者的
天赋王权
、人类暂时无法解释的
天象
、生老病死
……
都能够堂而皇之地附会在《易经》上,并作出有利于本身的看似合理的解释。
  
  这样,运用《易经》的人中,逐步呈现了两种极端群体:一种是深切控制了《易经》奥妙的人,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有意将《易经》学理化、体系化、复杂化,从而将这种商周时期的普通群众游戏,转变为只要少局部人可以运用的艰深游戏;另外一种则是我们今天所谓的
算命先生
,他们粗通占卜办法,却忽视事物变化之理,武断地对占卜结果作出揣测,到达获取钱财的目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