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刘波:恐怖袭击与其社会根源

楼主:成都道勤 时间:2010-04-06 14:10:00 点击:20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成都道勤管理顾问服务有限公司:www.acmchn.com
3月29日发生在莫斯科的地铁爆炸事件,使世界各地的大城市居民心头涌起一丝寒意。在过去的几年里,英国伦敦、西班牙马德里、印度孟买等许多大城市的公共交通系统都曾遭受过恐怖袭击。在世界各地,恐怖分子的目的都是制造尽可能大的震撼效果,从而引起世人对其民族主义或政治诉求的关注,于是公交系统中拥挤的无辜百姓成为他们的首选袭击对象。这些孤独的个人或者因为经历战火而满怀怨愤,或者心灵为某种狂热的意识形态或信仰所束缚,从而以简陋的设施与低廉的成本制造震撼世界的惨相,挑战那些全球最强大的国家。
恐怖袭击以最震人心魄的方式暴露了全球化与高科技时代国际冲突与族群冲突的不对称性,袭击之后人们的无奈也暴露了这个问题的难解性。近年来,政治领导人的强硬表态与决心宣示、国民的同仇敌忾、国际社会的严词谴责,是每次恐怖袭击之后都会出现的景象,但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到明显的成效,袭击还是在不断发生。像“国际反恐合作”这样的口号也缺乏实质性的意义,因为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恐怖主义团体并不构成在意识形态或政治目标上同质的整体。
激发恐怖活动的怨愤往往植根于延续多年的种族或宗教冲突,例如昔日爱尔兰共和军恐怖袭击的背景是英爱两国的百年恩怨,伊拉克当前的恐怖活动与2003年开始的伊拉克战争密切相关,而已被认定为此次爆炸元凶的车臣武装分子的恐怖活动,则发源于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南部边境的长年动荡,以及20世纪90年代的两次车臣战争,而其远因则可追溯到两百多年前沙俄对高加索地区的逐步征服。他们的主要意图是在长年的血腥缠斗之后再次向俄罗斯寻仇抱怨,宗教矛盾是一个重要因素,但并不是最主要的因素。
任何针对平民的恐怖行为都是绝对无法原谅的,在一个日趋碎裂的世界上恐怖活动也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但是渲染一幅恐怖主义在全球蔓延的图景而不去追究其各种诱因,只是会无端加剧人们的恐惧,并没有其他好处。由于并不存在一个目标统一而明确的全球恐怖主义运动,各国的恐怖主义都有内生性质,都发源于本地性的冲突,因而我们应该寻找一种本地化的解决方案。各国在遭遇恐怖袭击之后都会发誓清除恐怖分子,但以正式的国家机器来对付那些神出鬼没、虚无缥缈的组织,成效并不大,在很多情况下这会引发更惨烈的暴力循环。历史给予我们的并不只是令人悲观的经历:北爱尔兰、南非等地的事例说明,很多原本我们认为不可拆解的“戈尔迪斯之结”其实是可以解开的。
据报道,2004年俄罗斯别斯兰人质事件中唯一活下来的一名绑匪在接受审讯中,法官问他为何如此精于武器的使用与交战之道,他回答道:“这件事你们已经教了我十年了。”他指的是延续十余年的车臣战争。长年战乱已使俄罗斯的北高加索地区变成了混乱之地,暴力事件频发,民众深陷贫困泥潭,大量年轻人失业,更易受极端宗教思维的诱惑。而当惨剧降临安宁的莫斯科时,市民只会把这些远来的袭击者视为疯子和恶魔。莫斯科的公众与车臣的武装分子眼中所见的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这种认识差距加剧了他们的怨恨与敌对。在除俄罗斯之外的许多国家,类似的场面在不断上演。
我们出于人类最基本的良知谴责像莫斯科地铁爆炸这样的恐怖行为,这与我们探寻袭击背后的社会与历史根源的努力并不矛盾,而是完全统一的。在任何一个国家,尤其是像俄罗斯这样的历史悠长的多民族国家,如果不解决这些根源问题,只是高喊“严厉打击、毫不留情”的口号,仇恨会进一步蓄积,暴力活动会进一步加剧,更多无辜平民会成为牺牲品。
每次族群间暴力冲突都是对一国民族政策的考验:是运用简单粗暴的方法,满足于一时问题的解决,而把更大的危机推后,还是以宽容精神促进长期的民族和解共荣;是继续将少数族裔地区视为提供资源的后花园,还是以平等政策促进少数族裔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是继续维持两个族群之间的心理锁闭,还是努力在两个相互隔绝的心灵世界之间构建沟通的桥梁。
成都道勤管理顾问服务有限公司:www.acmchn.com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