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村霸恶绅仗官欺民草菅人命,金华葫芦僧判下5.9万烧埋银

楼主:chjh1234323 时间:2012-08-13 12:33:58 点击:165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村霸恶绅仗官欺民草菅人命,金华葫芦僧判下5.9万烧埋银




  2011年7月22日,浙江金华金东区江东镇前贾村徐女士的7岁儿子能能在家边玩耍时被素不来往的19岁的小景用自行车骑载诱拐至离家几公里之遥的雅金村一人造水潭游玩。能能在与12岁的小辉,13岁的小强在水闸建筑中的流水坡滑玩时,因小强的松手而落水。站在一旁的小景竟推诿救助,冷眼旁观,致能能溺死。小景一家事后不仅毫无歉意,反而冷嘲热讽地说徐女士教子无方。徐女士悲愤之下即将小景及其他两个玩伴,以及雅金村委告上法庭。金东区法院的葫芦法官舒增源竟判决徐女士夫妇自己要承担80%的监护责任,小景只承担20%的道义责任,其他同行玩伴和雅金村委均无责,判下5.9万烧埋银了事。
  对此,《河南法制报》、《文汇报》、《大公报》等已经从法理上对(2011)金东民初字第1180号判决进行了充分批判。但葫芦僧判葫芦案显然并不光是一个法理问题。香港《文汇报》高级记者,北京新闻中心执行总编辑,知名媒体人士凯雷更在其微博中直言“金华葫芦僧判葫芦案,背后是公权力黑幕”!正所谓“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这个“贾不假”指的正是前贾村的呆霸王,小景的大伯,现任金华城西街道规划所所长的贾桂钿。而“金陵王”指的是贾桂钿的好友,曾任上王村党支部书记的金长贵。在本案的庭审过程中,贾桂钿皆携其密友金长贵出入法院,而金的女婿正是某法院的法官。不由让人想入非非!前贾村十几万的排污工程未经招投标即交予金长贵承包施工。验收后的所谓排污工程却只能排排雨水。而这样的工程之所以能够通过验收,背后当然不乏贾桂钿活动的身影。早在2004年,时任雅畈镇土地规划员的贾桂钿就曾逼得雅畈一村(村名)的丁姓夫妇上天安门自焚。事发后,贾桂钿竟被毫发未损地调去城西街道,还升官当了所长。大家都说贾桂钿能量大,门路广,这么大的事都能压下来!
  2011年9月徐女士曾经去岭下朱派出所请求查阅派出所关于本案的询问笔录和照片,刚开始民警小张说是有的,而教导员老张却马上矢口否认。其间奥秘又谁能知!贾桂钿在得知徐女士向法院起诉其侄子之后即威胁要让徐女士一家在前贾村活不下去,并恐吓原告方证人贾永益,致其不敢出庭作证。贾桂钿在一审法院金东区人民法院大门口即明确提醒徐女士别想拿到一分钱。徐女士的大女儿在其10岁时就曾被小景的父亲贾桂余打伤,致其大腿筋骨撕裂,至今不能跑步,留下终身后遗症。雅金村委也是嚣张得很,在收到一审法院的传票后即雇来大车运送泥石堵住雅金村与前贾村之间的通路,在当地造成了恶劣影响。前贾村村民要求联村干部蒋壬水处理此事,蒋却表示开庭之后他才会考虑处理。最终无奈还是由前贾村村民自掏腰包除掉的这堆路障。这件事又给徐女士带去了巨大的心灵创伤。雅金村前书记贾云生在一审法庭上竟当庭呵骂原告方证人汤根年,致其不能正常作证。小景一家及雅金村委在庭审中皆邀集众人,威吓法庭。徐女士一方则只有徐女士的两个兄弟寥落地坐在旁听席上。一审普通程序按说是合议庭审判,事实上却只有舒增源一个法官出审。
  《红楼梦》第四回贾雨村见冯家人口稀少,便徇情枉法,胡乱判断了此案,判薛家给冯家点烧埋银了事。末了,还疾忙写信给贾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告知“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我们无从得知舒法官在判后是否也曾疾修书给贾桂钿告知“令侄之事已完,不必过虑”。但从本案的一审判决来看,“为政不得罪巨室”确已成某些官场人物的“护官符”。
  都说法院很黑,得照着灯笼进去,此言尚待二审法院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证实或证伪!

  看能帮我们伸张正义 维护百姓合法诉求
作者 :大明永历皇帝 时间:2019-01-02 21:45:17
  大元帝国以法律维护民族间的不平等,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和南人不同等级的人享有不同的社会政治待遇,同时在定罪量刑上也实行差别对待,分别由不同的司法机构进行审理,并实行同罪异罚。元蒙统治者吸收中原法文化制定种种法典,并没有废除《大札撒》,他们依靠掌握着政权的强大优势,把《大札撒》所确立的一些基本的法律制度推向了中原地区,并把它通过新定的法律确立了下来。
  元朝沿袭了唐宋以来封建法律的一些基本制度,如五刑、十恶、八议等制度,还在法律上明确规定在许多情况下都可以援引“旧例”,继续使用先前在各个不同法文化圈内通行的一些制度。也根据蒙古民族的法律文化传统,确定了许多汉民族法律文化没有或不曾注重的制度,比如将隋唐以来十为尾数的笞杖刑改为七为尾数,理由是“天饶他一下,地饶他一下,(皇帝)我饶他一下”,杖刑则每等加七下。此外把凌迟写进法律,也反映元代法律残暴的一面。
  烧埋银制度源于蒙古的命价赔偿制度。虽然没有蒙古族赔命价的直接记载,但《史记》记载:成吉思汗曾经在札撒里规定:“杀一穆斯林者偿四十巴里失,而杀一契丹人则仅偿一驴”,窝阔台汗并曾背诵这一条文来教训看不起穆斯林的契丹人。西夏的党项族、金朝的女真族都有以金钱和实物偿命的习惯,《金史》记载,西夏党项族规定“杀人者,赔命价钱百二十千”,女真族规定“杀人偿马牛三十”。
  忽必烈继承汗位之后,把命价赔偿制度提高到法律层面,“烧埋银”这个具有元蒙特色的法律术语正式出现在史籍中:“凡杀人者虽偿命讫,仍征烧埋银五十两。若经赦原罪者,倍之。”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关于烧埋银的记载,时间是蒙古至元二年(公元1265年)二月,《元典章》第四十三卷说的很清楚。《元史·刑法志》也有类似记载:“诸杀人者死,仍于家属征烧埋银五十两给苦主,无银者征钞一十锭,会赦免罪者倍之。”这是此前的中国法律里所没有的内容。
  这项制度是儒家文化“人命至重”观对少数民族“赔命价”习惯法进行的改造,是元蒙统治者附会汉法的制度创新。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