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关于对张家界慈利县广福桥狮岩村支书赵国泉违法违纪问题的举报

楼主:katrinalife 时间:2012-08-09 11:29:39 点击:13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赵国泉,男,1967年出生,现为慈利县广福桥镇狮岩村党支部书记
  赵国泉违法违纪问题:
  1、2011年下半年收受贿赂3万元。将村集体600多亩生态公益林树木变卖、土地卖于一老板时,强行索要3万元归个人。
  2、2007年将价值近80万元的抗旱设备变卖,变卖所得归为已有。我村因受原常德广福桥煤矿四十多年的煤炭开采,导致地壳、地表受到了严重的地质破坏,大部分良田因不稳水变成了旱地。2006年该矿下马停办,当时常德市关停工作组考虑这样的现实状况,无偿赠予我村整套抗旱抽水设备(大型水泵、无缝钢管、电机、整圈全新电缆等)价值约80万元。赵国泉将这些物资私自变卖,并将变卖所得归为已有,导致2011年上半年全村绝大部分田地遭大旱却无设备抗旱,给全村百姓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3、侵吞九、十组土地安置补偿费8.5万元。2002年常德广福桥煤矿因生产需要先后征用本村九、十组土地,付给两个组安置补偿费9.7万元。赵国泉将此款从矿方领走后,不按时如数付给九、十组。2002年至2006年间,九、十组的村民代表多次催讨,赵于2006年动用村集体资金支付组方1.2万元。
  4、贪污工程款3.8万元。2006年7月,赵国泉作为本村代表以村集体名义与常德广福桥煤矿关停工作组签订了两份工程协议(一是填堵煤矿井洞口工程,二是渣山堵渣墙工程),在第一项工程中贪污1万元,第二项工程中贪污1.8万元。2002年广福桥煤矿因倒渣需要,将十组张雪阶房屋征用并要求搬迁,赵国泉要求承包建房,在施工途中采取购买旧材料、不标准材料等手段从工程款1.98万元中贪污6000元,并将矿方付给户主的4000元拆迁费据为己有。
  5、侵占上级下拨的水利工程款25万元。本村每年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旱,各级领导都比较重视这一情况,尤其是张家界市审计局原局长张简华(本村人)先后五次下拨水利工程款25万元。但这些钱根本就没用在水利工程上,村财务中也没体现,不仅如此,就连广福桥煤矿无偿支援的几吨水泥、2万块红砖赵国泉也毫不留情地运回家中修了房子。
  6、染指组级资金。赵国泉要求掌管全村大部分组的资金,但又从不给各组村民报帐,对组级资金独作独为、乱花乱支,若有群众对此事不满,赵国泉就通过各种方式打击报复。
  7、村级公路硬化等资金暗箱操作。近几年来,修村部、两段村级公路硬化,资金应该由国家安排,但赵国泉硬要求村民集资,全村每户少则一二百元,多则几千元。村部完工后举行了庆典,所收礼金赞助7万多元,这些钱未公开,至今不知去向。十一组组级公路由本组完成硬化、本组村民出资整修本组河坝,但赵国泉将其作为国家项目上报套取相关政策资金。
  8、截留村民危房补助款1.5万元。2010年九组张贵泉、张海初两户因房屋陈旧(土坯房)重建,按国家现行政策规定申请1万元补助款,两户同时拆修同时完工,而赵国泉将补助款代领后,只给张贵泉8千元、张海初4千元。2011年下半年九组张春初重建房屋时,也是按国家现行政策规定申请的1万元补助款,而赵国泉只给张春初3千元。
  9、截留低保、贫困救济款。2011年春节前,本村三组曾祥欣一大家从县有关单位争取到1万元贫困救济款。这笔钱由赵国泉从镇民政领取后全部据为已有,曾家至今还不知晓,低保户的钱也敢截留。
  10、2006年常德广福桥煤矿停办后,隐瞒事实真相,愚弄百姓,将三栋房屋不如实返还给当地村民,而是自己现独住一栋楼房并出售两栋,侵占所得近50万元。
  11、欺瞒百姓。村民在外地打工、从邮政汇回家的汇单,赵国泉也敢截留领取。历年来国家发放的退耕还林资金、生态林资金、农业税退库款、救灾、救济、村里的水库租赁、房屋租赁款等等全部装进他的腰包。2010年村民阎友富所购买的食堂(3万元),赵国泉以村名义收取管理费1.3万元。2007年广福桥煤矿招待所租赁费30万元,去向不明。
  12、骗取国家土地开发资金。2007年以土地开发为名,独断专行,乱砍森林,将原有部分熟地开发成了荒地至今无法耕种,群众有苦无法说,而赵国泉从中骗来的上百万的国家土地开发资金全部据为已有。
  13、无视法纪。村里财务混乱糊涂,所有收支全凭白纸黑字,村原有厂、场、房、山全卖光了。采取收入不记帐、但开支全由村里开支的方式侵吞村级与组级资金,全村村民敢怒不敢言,谁站出来说实话、看不惯时说真话的,他便打击报复。全村党员又严重老龄化,少数年轻的党员放任自流,怕得罪人,加上赵国泉独断专行,更是独霸一方。村两枚公章全由他一人长期携带在身上,事事由他说了算,事事需经他的手,不管大事小事,特别是与钱有关的事他都会主动积极地去办,凡他经办的他都要得到好处,村民们给其取了一个“通吃”的绰号。在他眼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法律,更没把党内规章及其他制度当回事,为所欲为。


  关于滥伐生态公益林,变卖土地问题

  村里代表起初分发资料给村民了解该事件,并遭到该村书记的恐吓,说要将发放资料者扣留。后村民代表们又将此事报先纪委,纪委已立案,但在取证之后确一再推脱,将此事搁置一旁。村民不得不直接上访县委书记,得知慈利县委书记是上任不久,以为新官上任三把火,没想到事情再次未果。县政府回应要等到换届选举之后,该县县委书记即将竞选副市长。 狮岩村书记擅自变卖土地,砍伐1000余株香樟,私吞村里钱财无数。村里成员已经容不下这个的父母官,一个小小的村官就贪成这样,我们百姓何以见到光明。望政府严厉惩治,该村书记横行猖狂,称不怕告状,自己有钱陪村民玩。

  该村村民代表与广福桥镇政府沟通交流的六个方面问题

  一是发放资料问题。一我们发放的是资料,内容仅限于林地变迁的基本事实、邻近村镇因砍伐或出售几株野生香樟而获刑的两则已公开在网上与林业杂志上的案例和《慈利县生态公益林管理办法》的相关内容(这些本应由乡镇政府与林业部门加强宣传,我们仅仅是为之代劳了一小部分),并且发放范围极小(之前咨询过律师事务所与县公安局多位民警:不违法)。而政府人员却一直要偷换概念,要将资料说成是传单。二如果我们发放资料违法,需要拘留15天,政府人员为什么可以置法律于不顾而说不追究就不追究,难道政府人员比法还大?政府人员的这种底气何来?三发放资料的张贵仁从长沙回来,是因为嫂子过世。张雪阶至今未归,无法联系,我们不明其下落。
  二是暗箱操作问题。大部分组长与党员根本不知道为这块林地转让签字一事,也不知道林地转让公开招标事宜,并且也不会为砍伐山林签字(根据《森林法》关于生态公益林的相关规定,无论谁致使林木受损严重,都要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其他村民全然不知(后来相关人员回忆,说是签过一回有关林场的字,但村书记说的是另外的林地,不是这600亩生态公益林)。4月22日我们发放资料之后,他们也没有立即公开相关材料,也没有对这方面向村民作任何说明,直到现在,他们仍未公开相关材料或作说明。
  三是帐目公开问题。一赵国泉任职10多年以来从未公开过帐目,难道我们村从未向财政所报过帐?(报帐就要公开,政府人员强调)按慈利县政府的相关规定:村级帐目一年至少要公布三次,广福桥镇政府向上面也是这么汇报的。二自赵国泉任职以来,我们村卖过园艺场、林场、村加工厂等,村部与水库等地出租,但现在村里不但没有一分钱,还欠债。三更严重的是广福桥煤矿2006年关停之际(常德地区煤矿,因所占土地大部分属于我们村而命名为广福桥煤矿),与我们村签订有十多项协议,涉及一百多亩土地流转和近200万元款项,至今仍未向党员、组长公开一丝一毫,更不用说普通村民(曾有组长向村书记问过此事,要求看看相关资料,他说:“管你什么事,我知道就行了”)。四他们所提的今年的村级帐目公开,是指5月27日召开的组长与党员会议,会上仅公开了低保户与领取养老金的人员名单。在这份名单公开后,才知道有更困难的户未列入,但名单显示:有一人同时领有养老、低保、退职、公益林看护金等多项,组长、党员、普通村民都极为气愤。
  四是28万问题。28万的由来:2011年10月,村600多亩生态公益林以11万发包给一常德老板。2011年12月,赵国泉派人将林地所有树木砍伐(其中野生香樟2000多株,而野生香樟是禁止砍伐的)。2012年1月,常德老板放弃承包,赵国泉退还常德老板28万元(县纪委已确认事实)。如果说,这其中常德老板有强取之嫌,那赵国泉为什么不立即报警,事隔近一个月,个别村民才知道这件事,而且直到现在,也未见赵国泉报过什么案。后来,村民们所知晓的是:常德老板实在忍受不了村书记赵国泉经常向其索取辛苦费,而且林地面积与先前声称的700多亩不符,因此,才不已放弃承包的。
  村民的气愤之处:一我们村只收到10万元,而村书记赵国泉却退还常德老板28万元(县纪委于2月13日在常德已查明:其中4万元为常德老板给村书记赵国泉的辛苦费),并且600多亩山林变成荒山。二本来我们村应该得到33万元(28万元转让金和5万元卖树木款),但现在我们不仅没有得到一分钱,反而失去了600亩生态公益林补偿费5000元/年(林地变成了荒山),同时还欠18万元。三由于村级已无现金(县纪委于2012年3月在调查村支部书记赵国泉利用贫困人员印章冒领2万元一事时,问过村级现金余额,当时应将2万元全部收缴但也仅收缴到近5000元),28万元全部属于信用社贷款(因去年10月林地流转到帐的10万元已付村级债务),如果不及时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村还需要承担每年3万6千余元的利息。
  五是举报问题。政府人员说:“你们未通过我们镇政府,擅自向上面反映,根本就不相信我们。但无论你们如何向上面反映,最后还是要由我们来处理……”
  我们疑问:一政府某些人员处理这个问题如此草率,是否与此有关?二政府某些人员之前对我们不作书面答复和相关说明,是否与此有关?三政府某些人员对上面一套,对我们一套,出现自相矛盾的说法,是否与此有关?四2006年我们向镇纪委举报过狮岩村支部书记赵国泉违法违纪问题,但最终不了了之。五当我们向政府人员问及到有关村书记赵国泉违法违纪问题时,政府人员要求我们找上面、不找他们,他们解决不了,但这时为何出此言语?
  六是林地问题。6月6日,我们到县森林公安局找谭登华副局长,他说在市开会,最后,我们在大门口遇到了去我们村调查的民警朱家仁,得到一口头答复:一那里的2000多株香樟不是野生的。二树木已砍伐无法确定材积量。三那块林地先前是生态公益林,但正在流转,手续在办理过程中。四以上这些都与村书记赵国泉无关。
  我们的疑问一:他们是如何确定2000多株香樟全部不是野生的?广福桥镇狮岩村,位于慈利县东部,东与石门县相连,南与桃源县接壤,属两市三县交界地区,石门县、桃源县绝大部分香樟都是野生的(因砍伐、出售而获刑事件发生多起),我们这一带都有“养儿不栽樟”的传统。县森林公安局仅于4月23日(也就是我们发放资料后的第二天)由民警朱家仁、向新建等五人会同村、镇干部约我们去了现场一次,以后再未光顾。当时,仅对小范围作了察看,他们为什么就可以据此做出:2000余株香樟全部不是野生的结论(2000余株是概数,2012年3月21日部分村民自发组织清点了其中的200亩林地,被砍代野生香樟有1241株)。按《森林法》有关规定,野生香樟属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砍伐野生香樟一株以上就是违法且要判刑与罚款。
  我们的疑问二:林地流转手续未审批,林地为何可以流转?为何可以砍伐林木?按照《森林法实施条例》第43条第1款、第41条第1款规定:擅自改变林地用途致使林地受到损失的,致使森林、林木受到毁坏的,一律严惩,严重者移交司法机关处理。按照《慈利县生态公益林管理办法》,不得对已区划的生态公益林进行流转,严禁在林区进行有损林木正常生长的活动,致使生态公益林受到严重破坏的,严格追究有关责任人和当事人的责任,涉嫌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我们的疑问三:县森林公安局为何可以下结论:林地一事与村支部书记赵国泉无关?难道林地一事是由广福桥镇林业站负责吗?直到现在,广福桥镇林业站未向我们村出示任何材料予以说明,也未见森林公安局对镇林业站任何一人予以处理。2011年9月之前,600多亩生态公益林补偿款全部由村支部书记赵国泉领取,未直接发放到农户手中,听说村级帐目上也未体现。《慈利县生态公益林管理办法》规定:生态公益林补偿费一律采用“一卡通”方式由县级财政直接发放到农户手中,村集体部分的补偿资金一律由县财政拨付到集体帐户。
  村支部书记赵国泉是否因林地变荒山失职渎职应该由县检察院做出结论。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ty_138735861(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ty_13873586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