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举报“新表哥”的周禄宝神秘失踪,疑与苏州文盲书记蒋宏坤有关

楼主:巴黎铁塔下的借口 时间:2013-07-26 12:23:20 点击:2436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举报“新表哥”的周禄宝神秘失踪,疑与苏州文盲书记蒋宏坤有关
楼主巴黎铁塔下的借口 时间:2013-07-26 12:23:58
   近日,由周禄宝举报的标题为“苏州“文盲”书记蒋宏坤失职“罪过”有脸戴名表”在各大论坛疯狂转载,这是为人民服务的好人,为政府出力的好公民,但是,帖子被网友自动转载后,“新表哥”,也就是所谓的苏州文盲书记蒋宏坤却利用各种关系疯狂删帖,阻碍民众知情权,甚至利用职权对周禄宝进行人身攻击,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已经连续24小时联系不到周禄宝,希望各位有良知的公民一起讨伐“新表哥”苏州文盲书记蒋宏坤,苏州文盲书记蒋宏坤以权谋私,与红星美凯龙车建新官商勾结,谋取暴利。广大网民一定要帮我们找到神秘失踪的周禄宝,让苏州文盲书记蒋宏坤得到应有的惩罚。
作者 :情系双S 时间:2013-08-09 17:55:43
  感谢楼主的分享!
作者 :周禄宝冤案申诉 时间:2018-12-03 21:16:07
  @巴黎铁塔下的借口 周禄宝敲诈勒索入狱五年为何拒减一天刑坚持常年申诉?

  文/周禄宝


  成年以后,你会觉得,穷人没有选择的权利;绝境面前,弱者同样没有选择的权利。

  镜头回放到2011年。彼时,广西阳朔县鉴山寺宏升经营部法定代表人朱佳林协商赔偿周禄宝各项损失4万元,朱佳林同时提出删帖、撤诉要求。在法律上、人情上,这是一件再也平常不过的民事纠纷。

  2011年8月,周禄宝因实名投诉江苏昆山周庄全福寺假和尚大肆诈骗游客问题,遭到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陈国顺以“敲诈勒索公司8万元”为由报警。江苏省昆山市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将周禄宝刑拘30天后,又以“继续采取刑事拘留措施不当”为由,主动释放。工商信息显示,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大股东系上海东翠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施顺成,统一信用代码913101127771381215,登记机关为上海市闵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官方多方文件证实,周庄全福寺由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建造、经营。

  在这30天的刑事拘留中,存在几个疑点:周禄宝是讨说法的受害游客还是实施敲诈勒索的嫌疑人?自称被敲诈8万元的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陈国顺,在本案中代表公司受害还是代表寺院受害?谁直接感受到了所谓的恐惧感?为此,周禄宝从2012年开始,走上了漫长的控诉之路。

  2013年,在苏州底盘上穷尽法律程序又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周禄宝选择网络实名举报江苏省苏州市时任书记蒋宏坤、时任公安局长张跃进,同时在微博直播赴北京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期间,时任苏州市公安局局长张跃进书面批示所属苏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并案侦查”,这一次,加上2011年已经终结的民事纠纷,周禄宝敲诈勒索案又多了一个“编造、发布虚假恐怖信息”的罪名,一时间,臭名远扬、轰动媒体。

  2012年解除取保候审、事实终结的案件,2013年在没有新的犯罪事实、新的犯罪证据的情况下,江苏省苏州市公安局局长张跃进即亲笔批示“并案侦查”,跨省越权越级、利用刑事手段插手民事纠纷,在“跨省”历史上,开了新的先河,上演了一幕非常罕见的“江苏式跨省奇葩剧”。

  周禄宝投诉寺院,私人公司出面报警自称敲诈公司,苏州市公安局长张跃进在案件终结、时隔两年多后亲笔批示启动侦查程序,没有新的事实、没有新的证据,这也许还不是最奇葩。更为荒唐的是,苏州市检察院公诉处长王勇在幕后“指导”制造了周禄宝案。如果说,这是一个团队的话,时任苏州书记蒋宏坤是投资老板,张跃进是前线导演,而被一次又一次推上神坛的苏州“名检”王勇,则是这个团队的头牌编剧。据官方公开资料和媒体报道消息显示,包揽多种荣誉嘉奖的优秀检察官王勇,具体指导办理了周禄宝敲诈勒索一案。

  由苏州市检察院王勇领衔的公诉团队,在白纸黑字的起诉书中,将所谓的受害人(单位),公然写成了阳朔鉴山寺、周庄全福寺、乌镇修真观。而在2011年,当时自称被敲诈8万元的则是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陈国顺,也就是说,依据刑法敲诈勒索罪“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所强调的受害人(单位)财物这一规定,报案人陈国顺扮演了双重身份,第一次是代表公司受害并代表公司报案,在王勇公诉团队的起诉书中,陈国顺以证人的身份出现,代表的则是全福寺这一宗教场所,事实上,陈国顺既不是住持也不是方丈。

  江苏省昆山市检察院在起诉书中故意隐瞒了私人公司主体单位,而将没有遭受任何威胁要挟,也没有任何钱财损失的宗教场所名字,列为被害单位,是明显的徇私枉法行为。这一行为导致公诉机关指控的被害对象不符合刑法敲诈勒索罪强调“公私财物”的明文规定,受害单位主体不适格,阳朔鉴山寺、周庄全福寺、乌镇修真观,均不能成为本案的被害单位。更严重的问题是,周禄宝案有罪事实均为捏造,有罪证据均矛盾、前后不一致。

  2013年,江苏省苏州市公安局局长张跃进跨省越权越级批办广西民事纠纷,是显而易见的报复陷害行为,全案无罪证据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周禄宝很想知道,当年身穿官袍头顶国徽审理周禄宝的那位年轻的80后法官,那位叫程海港的审判长,这些年,您睡得踏实吗?您的良心,是否曾经无数次颤抖过?昆山市人民法院法官程海港,您还记得吗?当年在法庭上,作为被告人的周禄宝假装微笑着朝旁听席上的人群里多看了一眼,就在回头的那一瞬间,还有另一个亲人的眼睛,四目交织,悲情与绝望,瞬间爆发,双双两眼泪花。

  江苏省昆山市检察院在起诉书中将私人公司单位主体,用“黑纱掌”加“乾坤大挪移法”移花接木为合法寺院名称,导致诉讼客体不适格、事实严重错误,且全案有罪证据均系伪造,作为周禄宝案件的审判长,您难道不懂得公司与寺院哪个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吗?公司和寺院,谁有资格成为本案的“被害人”,这个对于您来说是1+1=2的幼儿园问题,需要不同的认识不同的看法吗?

  2011年,周禄宝鉴于遭受多重心灵创伤和近两个月的维权讨说法误工等总体精神、经济损失,在杭州上城区南星派出所民警建议下,向广西桂林实际侵权主体——阳朔县鉴山寺宏升经营部法定代表人朱佳林,依法提出民事协商赔偿4万元的请求,有合法根据,有法律上的原因,符合民事纠纷协商解决的特征,无论数额多少,均是被二次侵权后的受害游客周禄宝在依法行使索赔权。

  周禄宝敲诈勒索假和尚案,时至今日,仍然有100个无罪的理由,周禄宝不知道,这些原本的事实和法定的理由,够不够有关部门依法启动周禄宝案再审程序,够不够依法公开改判周禄宝无罪?入狱五年,周禄宝宁愿放弃认罪减刑,宁愿受尽所有苦难和心灵上的极度折磨,也拒绝减刑,理由是:“一个没有犯罪的人在邪恶势力面前低头,就是对法律和秩序的严重破坏”。

  五年以后,我呆木地立在五年前消失的地方,内心的凄凉,如同冰窖里喷薄而出的一团寒流,那种在骨子里微微颤抖的绝望感,连同一种熟悉的陌生感和陌生的熟悉感,一起涌上喉咙,连想要伸出舌头湿润一下嘴唇驱赶一下烟火般干裂的力气,都不复存在。

作者 :周禄宝永不服输 时间:2019-01-09 22:31:29
  周禄宝:江苏假和尚诈骗游客,法律文书竟编造“受害人”

  文/周禄宝

  【一】​游客遭假和尚诈骗侵权 投诉索赔反被官方构陷

  2011年8月,周禄宝实名举报“江南第一水乡”江苏省昆山市周庄镇全福寺假和尚“套路捐”诈骗问题,被周庄镇副镇长诸小毛遥控警察刑事拘留30天。

  获释解除取保候审不起诉后,一心想要讨说法的周禄宝走上漫长的刑事赔偿诉讼路。

  昆山、苏州两级警方认定刑拘周禄宝的理由竟然是敲诈勒索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官方资料显示,“昆山华夏”旅游公司由上海东翠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

  【二】申请刑事赔偿遭拒 赴京表达诉求遭拘

  游客周禄宝投诉全福寺假和尚诈骗,私人公司副总陈国顺自称遭到敲诈。2012年12月18日,江苏省昆山市公安局“昆公刑赔字[2012]01号”刑事赔偿决定书认定:“2011年8月,周禄宝以周庄全福寺欺骗游客为名,向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索要人民币8万元”。

  2013年2月28日,苏州市公安局“苏公刑赔复字[2013]02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认定:“2011年8月,周禄宝以昆山市周庄镇全福寺‘非法外包’,假和尚骗取香客钱财为名,向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索要人民币8万元”。

  赴京表达诉求被跨省。时隔两年后的2013年7月28日,周禄宝微博公布“赴京实名举报苏州市公安局局长张跃进不作为”,三天后在北京被苏州警方跨省,涉嫌的罪名竟然是“编造虚假恐怖信息”。卷宗材料显示,时任苏州市公安局局长张跃进曾亲笔批示“并案侦查”。

  【三】公司副总报案谎称被敲诈 起诉及判决书篡改“受害人”

  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检察院“昆检诉【2014】400号起诉书中指控的客体对象是“鉴山寺、修真观、全福寺”,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检察院认定的“受害人”,与2011年案发后被昆山、苏州两级警方认定的“受害人”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这一客体对象不一致,更与自称“遭到敲诈勒索”的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陈国顺捏造“受害”的事实对象不一致。

  自称“遭威胁”的“被害人”是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副总陈国顺,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检察院“昆检诉【2014】400号起诉书指控的客体对象却是全福寺等三家寺庙。

  面对诉讼不适格以及检方起诉书挂羊头卖狗肉的严重荒诞问题,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刑事审判法官程海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在判决书中将检察院起诉书中所谓的全福寺等三家寺庙的名字,再次添加“景区”一词后篡改为“全福寺景区、鉴山寺景区、修真观景区”。荒唐的是,这三个“名词单位”主体根本不存在。

  【四】诈骗头目充当受害单位 法律文书编造受害单位

  2011年8月,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陈国顺捏造事实谎称“周禄宝敲诈勒索公司8万元”,无论如何,陈国顺的“证人证言”确定了其代表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被威胁、被勒索、被受害”,这与检察院起诉书指控的受害对象“全福寺”自相矛盾。

  依据《刑法》关于敲诈勒索罪“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所强调“受害人的财物”这一规定,“受害人”陈国顺只能代表“昆山华夏”公司受害。但是,在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检察院“昆检诉【2014】400号起诉书中,陈国顺又代表“全福寺”这一宗教场所充当受害人,事实上,陈国顺既不是全福寺的住持也不是寺庙的方丈。

  江苏省昆山市检察院在“昆检诉【2014】400号起诉书中,以挂羊头卖狗肉的手法故意隐瞒了涉案的三家私人公司主体信息,而将没有遭受任何威胁、要挟,也没有任何钱财损失的宗教场所列为所谓的被害单位,这是明显的公然的徇私枉法行为。

  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检察院“昆检诉【2014】400号起诉书指控的被害人(单位)对象不符合《刑法》敲诈勒索罪所强调的“公私财物”规定,起诉书中的受害人不适格,鉴山寺、全福寺、修真观,均不能成为本案的被害人(单位)。

  周禄宝案的异省民事纠纷不能强行认定为敲诈勒索。2011年,被侵权的游客周禄宝鉴于遭受多重心灵创伤和近两个月的维权讨说法误工等总体精神、经济损失,在杭州上城区南星派出所民警建议下,向广西桂林实际侵权主体——阳朔县鉴山寺宏升经营部法定代表人朱佳林,依法提出民事协商赔偿4万元的请求,有合法根据,有法律上的原因,符合民事纠纷协商解决的特征,无论数额多少,均是被二次侵权后的受害游客周禄宝在依法行使索赔权。

  【五】人民法院报刊文释法 “天价索赔”≠敲诈勒索

  2015年7月28日,《人民法院报》第二版刊发题为《“天价索赔”不等于敲诈勒索》一文,文章作者符向军指出,基于合法权益被侵犯的“天价索赔”,不等于敲诈勒索;“过度维权”行为也有民事法律规制,无需刑法伺候。

  《人民法院报》的文章指出,所谓“非法占有”,是指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的纯粹“敲诈”占财行为。消费者遭遇消费侵权,有权提起索赔主张,就属于“事出有因”且依法有据,而非“非法占有”。

  文章认为,所谓“威胁或要挟”,必须情节严重,既要具有手段非法性,也要具有强制性,危及他人的人身权利或者其他权益,迫使对方不得不接受条件、交出财物。对于弱势群体消费者的“天价索赔”,商家完全可以拒绝,也可以协商解决,还可以建议消费者通过仲裁、诉讼等方式进行,并不受消费者控制,“天价索赔”本身并不等于敲诈勒索。至于消费者声称或已经向有关机关举报、控告,向社会、媒体曝光的行为,既是一种监督行为,也是一种维权手段,并不具有非法性和强制性,因而不属于敲诈勒索犯罪意义上的“威胁或要挟”。

  感言:周禄宝案,一个在2011年释放后不起诉、显而易见的民事维权纠纷,2013年在没有任何新的事实和证据的情况下,公然重新启动刑事诉讼程序,完全不顾及法律的尊严,这是多么的荒唐。昆山假和尚诈骗,警方处理举报人;广西民事纠纷,苏州跨省刑办;私企副总捏造事实自称被敲诈,检方却将未遭威胁未被侵财的寺院作为公诉的受害对象,法院判决书认定的受害人却是“寺院”加“景区”,即“全福寺”景区,这是多么的荒诞?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