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楼主:跳绳3000 时间:2010-07-07 10:48:00 点击:853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个合同纠纷案两次错判令人质疑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原告河北省魏县第五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与被告河北海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两次做出错误判决,实在令人费解。
       2009年8月1日原告河北省魏县第五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与被告河北海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因合同纠纷案起诉到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其原因是:2007年6月12日、2007年7月13日原告河北省魏县第五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与被告河北海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就永年县“理想城工程”,签定了每平方米单价500
元的《施工协议》。
       2007年8月11日,原告依法通过招投标的形式与被告签定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每平方米单价为734
元,并依法在河北省永年县建设局存档备案。
      “理想城工程”2008年10月16日竣工验收合格后,原、被告双方在工程结算上产生了异议,被告只答应按《施工协议》每平方米单价人民币500元向原告支付工程款,原告认为被告应依照《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以平方米人民币734元支付工程款。原告依法提出交涉,但被告拒不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
       原告向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后,2009年8月28日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没有查清事实的情况下,偏袒被告人,断然裁判剥夺了申请人的诉权,做出(2009)邯市民三初字第30号《民事裁决书》,裁定因管辖问题不予审理。
       原告河北省魏县第五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不服判决,于2009年8月30 日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10月14日,做出(2009)冀立民终字第76号《民事裁定书》。“原裁定认定事实有误,应予撤销。一、撤销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邯市民三初字第30号民事裁定;二、指令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审理。”
       经过六个月的等待, 2010年 4 月 9 日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09)邯市民三初字第45号民事裁定,确认《施工协议书》和备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均为无效合同。同时又确认 “原被告实际履行的也为《施工协议书》和《补充协议》按每平方米单价人民币500元向原告支付工程款”。
原告不服,于2010年4 月 15 日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一、北京汉威律师事务所郭爱军律师认为
       一审判决中,海天公司罗列了20项证据,这些证据并不能证明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是《施工协议书》和《补充协议》的内容,也不能证明双方是按照上述协议履行的。一审法院没有阐明对海天公司那些证据进行采信,也没有采信理由,而是用“本院查明”进行一揽子认定,草率的确认 “原被告实际履行的也为该《施工协议书》和《补充协议》”系典型的认定事实证据不足。另外,一审判决涉嫌适用法律错误。首先,一审判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就得出五建公司如依据《施工协议书》和《补充协议》请求支付工程款是错误的。案件中,当事人双方前后两次签订合同,五建公司依据后合同即《建筑施工合同书》请求支付工程款也应当得到法律的支持;其次,一审判决认为《施工协议书》和《补充协议》及《建筑施工合同书》均是无效合同,但双方的意思表示还是明确的,根据我国《合同法》之规定,对于同一法律事实双方当事人前后两个意思表示的当以后来的意思表示为准,因此,在工程款的给付数额的争议上,还应以《建筑施工合同书》的意思表示为准,一审判决以《施工协议书》和《补充协议》为依据认定工程款的数额,属法律适用错误;再次,一审判决在对合同无效法律后果的处理上也存在错误,根据我国《合同法》
第五十八条:“ 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
二、专家论证意见
       为维护法律的公正,准确认识案件的性质,2010年6月10日, 魏县第五建筑安装有限公司邀请了几位在国内享有盛名的民商法专家:孙宪忠(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国法学会民法学会常务副会长);谢鸿飞(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民法研究室副主任,中国法学会民法学会副秘书长);赵雪纲(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就“魏县第五建筑安装有限公司诉河北海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施工合同纠纷案”一案进行了咨询和论证。与会专家在听取案情介绍,阅读相关书面材料的基础上,得出如下论证意见:
1、五建公司与河北海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订立的2007年6月12日、2007年7月13日双方签订的三份《施工协议书》均因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无效。
(1)、“永年县理想城”项目是依法必须招投标项目,而非自愿招标项目。
     《招标投标法》第3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进行下列工程建设项目包括项目的勘察、设计、施工、监理以及工程建设有关的重要设备、材料等的采购,必须进行招标:(一)大型基础建设、公用事业等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共安全的项目 (二)全部或者部分使用国有资金投资或者国家融资的项目;(三)使用国际组织或者外国政府贷款、援助资金的项目。前款所列项目的具体范围和规模标准,由国务院发展计划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订,报国务院批准。”对什么是涉及社会公共利益、公共安全的公用事业项目,《工程建设项目招标范围和规模标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第3
条专门做了界定:“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公用事业项目的招标范围:(一)供水、供电、供气、供热等市政工程项目;(二)科技、教育、文化等项目;(三)体育、旅游等项目;(四)卫生、社会福利等项目;(五)商品住宅包括经济适用住房;(六)其他公用事业项目。”本规定第(五)项非常明确地规定,商品房建筑是关系社会公共利益、公众安全的公用事业项目,属于依法必须强制招标的项目。因国家计委(发改委)是国务院发展计划部门,而且该《规定》经过国务院批准,所以应作为审判参照的依据。
(2)五建公司与海天公司2007年6月12日、2007年7月13日双方签订的三份《施工协议书》违反了《招标投标法》第3条的规定,为无效合同。《招标投标法》第3条规定强制招标项目的立法宗旨在于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利益,保证项目的质量,促进项目效益最大化,因此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定。依据《合同法》第52条第(5
)项及《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14条的规定,五建公司与海天公司的三份《施工协议书》因违反法律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无效。
       既然上述三份《施工协议书》无效,其效力即为自始无效,当然无效,绝对无效,对当事人双方都没有任何法律拘束力。
2、2008年3月8日和同年9月8日订立的《施工协议书》的两份补充协议无效,不能因此推定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是履行三份《施工协议书》。
       五建公司与海天公司2008年3月8日签订了补充协议,约定被告每平方米给原告增加人民币26元,2008年9月10日,被告又以通知的形式每平方米奖励原告人民币30元。这两份协议是对三份《施工协议书》,如前所属,既然三份《施工协议书》无效,五建公司与海天公司时候就这些无效的《施工协议书》订立的合同也当然无效,当事人之间根本没有这些协议规定的权利义务,所以这些补充协议不能作为当事人愿意履行这三份《施工协议书》的意思表示。
3、2007年8月11日双方通过招投标缔约方式订立的《建筑施工合同书》合法有效,本案工程款的结算标准应以招投标程序订立的两份《建设施工合同书》为准。
       2007年8月11日,双方通过招投标程序,订立的《建筑施工合同书》为合法有效合同。其理由是:(一)双方虽然在招标投标之前已经订立了三份《施工协议书》,约定了当事人双方的权利义务,但这并不表明当事人在招投标程序中就存在恶意串标行为。所谓恶意串标是指招标方与投标方相互串通,恶意损害其他投标人的行为。依据招投标文件,海天公司在评标标准中,主要是报价为主,原则上取最低报价。而后来五建公司以超过原合同标准较多的价格中标,这就充分表明五建公司与海天公司不存在恶意串通,否则五建公司就应以接近原价格的报价中标。另外,招投标发生在三份《施工协议书》订立后一年,市场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五建公司与海天公司要知道其他投标人的报价是不可能的,所以单纯以五建公司与海天公司在招投标程序之前订立有建设施工合同就认为两者存在恶意串标行为,在证据认定上应该说有明显的瑕疵。
(二)五建公司与海天公司在招投标过程的招投标行为符合程序,双方订立的合同也在当地建设管理行政部门做了备案,而且其他投标人也没有通过任何方式提出异议。
       综上,五建公司与海天公司的两份《建设施工合同书》是当事人通过招投标程序订立的,而招投标程序中招标-投标-中标构成一个紧密的链条,是合同订立最严格的程序,足以表明当事人通过这一程序订立的合同是其真实的意思表示。既然经过招投标程序订立的《建设施工合同书》合法有效,其有关工程款的约定也当然应适用。
4、即使认定双方经招投标程序订立的《建筑施工合同书》无效,也应参照《建筑施工合同书》约定的工程款标准或者按照市场价格标准来确定。
       首先,本案涉及的建筑工程于2008年10月8日完工,2008年10月16日由海天公司和永年县质监站验收合格。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建筑工程合同司法解释》)第二条实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在本案中,如前所述,
当事人双方前后两次签订合同,《建筑施工合同书》即使是无效合同,也取代了《施工协议书》和《补充协议》,因为《建筑施工合同书》无效的理由只可能是违反了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非意思表示不真实。
       其次,《建筑施工合同书》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规定的工程款结算标准也是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应以此为参照依据。
       再次,《建筑工程合同司法解释》第21条规定,“当事人就同一建设工程另行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经过备案的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应当以备案的中标合同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根据”。即使认为五建公司与海天公司之前订立的三份合同为“阴合同”,是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海天公司也应当依照招投标合同的约定支付工程款。
        最后,依据《合同法》第58条规定,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本案的建设工程已经竣工,无法返还,因此,应按照市场价格来计算。既然一审判决认为双方先后两次签订的合同均是无效合同,双方就应当视为约定不明或没有合同,海天公司与五建公司就成立不当得利法律关系,此时应当参照以订立合同时履行地的市场价格确定工程款,也可以对涉案标的进行鉴定,以鉴定价格作为认定工程款数额的依据,而不是以前一个无效合同即《施工协议书》和《补充协议》为依据认定工程款的数额。
5、海天公司应对五建公司承担违约责任
       首先,《建设施工合同书》是有效合同,而海天公司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履行,构成违约行为,依据合同法第109条的规定,应承担违约责任。
       其次,《建设施工合同书》未约定违约金,因此应适用法定赔偿金。根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逾期付款违约金应当按照何种标准计算问题的批复》:“对于合同当事人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标准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计收逾期贷款利息的标准计算逾期付款违约金。中国人民银行调整金融机构计收逾期贷款利息的标准时,人民法院可以相应调整计算逾期付款违约金的计算标准。”依此,
被告应当赔偿原告的利息损失。
       综上论证意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又一次认定事实不清,采信证据错误,适用法律不当,有失中立原则,令人质疑。
作者 :某马甲 时间:2011-09-06 23:50:12
  这案子二审怎么判?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