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沪松江区调查九亭城管事件 打人城管被"清理门户"

楼主:zkj52 时间:2009-12-13 20:36:00 点击:2000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沪松江区调查九亭城管事件 打人城管被"清理门户" 
    沪松江区调查九亭城管事件
    打人城管被"清理门户"
    东方网报道:东方网记者上午从松江区政府新闻办获悉,发生在12月8日的九亭城管“粗暴执法”一事,已经松江区有关部门调查清楚,当日动手打人的城管队员被调离,负有责任的九亭城管分队队长、带队中队长和执法中有过激行为的四名队员分别受到行政处分。
    12月8日,松江区九亭城管分队在 执法过程中,与部分被执法对象发生冲突,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事件发生后,松江区迅速组成调查组,于12月9日入驻九亭镇开展调查。松江区政府新闻办今天向东方网通报了调查结果。
    经调查,事发的九亭镇九洲小商品街于1995年5月建成并投入使用,建筑面积约1.5万平方米,有各类经营户120户。大部分经营户在店铺内私接电线、使用明火作业,并在消防通道内堆积杂物,104户有跨门营业现象,属市消防局、市爱卫办挂牌重点整治对象。今年9月份以来,九亭城管分队多次向小商品街内的违章经营户宣传相关法律、法规条款,并开具责令整改通知书,要求违章经营业主落实整改措施,消除安全隐患,但收效甚微。
    调查报告反映,12月8日,九亭城管分队二中队、机动一中队派出35名队员,于7时30分进入小商品街,对跨门经营的经营户进行劝导并清除杂物、垃圾,暂扣了部分业主跨门经营堵塞消防通道的物品。起初,劝导工作较为顺利。8时15分,小商品街内的绝大多数经营户开门营业,一些业主对城管执法表示不服,张建林等数十名业主随即跟至小商品街东门,意图取回被扣押物品,并与城管队员发生争执。期间,张建林母亲邓还香摔倒在地。另一业主王加亮随即上前与城管队员理论,并试图记下两名城管队员工号,引起部分城管队员不满,即发生推搡和拖拉,继而引起周围业主不满和聚集。两名女业主以躺在执法车前、少数业主以毁坏执法车上的反光镜和雨刮器等方式,阻止车辆驶离,城管队员与业主之间的争执逐渐升级。其间,邓还香弟弟邓志祥持砖块殴打城管队员,部分城管队员即采取防卫控制,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场面陷入混乱。
    事件发生后,经医院救治,城管队员沈萍头部缝补三针,路人施桂平头顶部外伤缝合四针。邓志祥、张建林等10名业主及吴春晖等2名城管队员在争执中受到软组织挫伤。后经公安分局核查,沈辉军具有殴打施桂平的重大嫌疑,邓志祥持砖块殴打城管队员沈萍后,叶家林、李丹、潘伟峰、吴春晖四名队员对邓志祥及其余陷入冲突的业主实施了还击殴打行为。另外,1名业主和1名路人的手机在试图拍摄现场照片和联系时被城管队员夺走。
    调查报告称,九亭城管分队队长周安健在队伍管理上不严,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带队队长姚军林事先准备不充分,现场指挥不当,造成场面失控,负有一定责任。调查组已责成区城管行政执法局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理,经松江区城管行政执法局研究决定,对事件有关责任人给予相应处理:给予九亭分队队长周安健行政记过处分,给予带队队长姚军林记大过处分,对在执法过程中有过激行为的叶家林、李丹、潘伟峰、吴春晖四名队员给予行政警告处分,对执法过程中动手打人的队员沈辉军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并调离城管队伍。同时,根据调查组的调查意见,九亭镇政府对整治组织不力,负有领导责任,区政府决定在全区通报批评。
作者 :luyislucky 时间:2011-04-18 22:54:27
  我相信被处理的一定是寻衅滋事的人,而非围观群众,鄙视那些散播谣言的人,社会不和谐稳定都是他们肆意散播谣言引起的。
作者 :九亭_城管 时间:2010-01-15 21:12:00
一个上海城管的辛酸 2009<年终小结>
[此吧不支持外链]
    09年的这一年在繁琐的工作中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大家在努力让朱家角的市容环境更清新的进程中有颇多感受,也有很多的担心和无奈。在写小结提笔时心中的郁闷也油然而生,最终我决定把小结当自己在网络论坛和博客中的贴子来写或许能让自己更容易下笔,而不是像别人一样找篇别人几年前的小结抄袭来骗自己和敷衍!
    话说这一年工作已是做的很到位了,上半年主要还是重复城管本职工作,虽然不像以前创建文明社区和建设AAAA级旅游景区时那样工作强度大但一样的繁琐和没保障。而且随着2010年世博会的临近,工作的内容也随之增加。大家本来都为世博希望贡献自己应有的能力,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市政府为了提高城管工作人员的整体素质在报纸上、电视上公告了将要清退城管队伍中没编制人员,而我们大多数人不在编,就是唯一的四个在编人员都是外借来的,所以全分队都无一人会在将来的这个岗位上,虽然领导和有些队员还存有幻想,那也只不过是一个落水之人在没人救援时的升出水面求救的一只手而已。在这种情况下让人写年度小结并展望2010年的工作计划不是在受伤的伤口上撒盐吗?!温总理说过最大的希望是别人对他讲实话真话,所以我决定说说自己的无奈和怨气。队友都说收上去的小结都是忽悠领导的没人看,不管这小结会不会有领导老板看,纯当一种几年工作压力发泄吧!
    进城管队伍六年多了,20多岁的青年变成了奔4族了,原来一直以为身着城管制服是城管一员,工作卖力点干能让领导赞赏,以后会一直有未来。熟不知今年才知道我们是身着城管制服的工具,现在将有更先进的工具来了,虽然新工具的能耗大点(享受公务员待遇),但总是新的,旧的该“废物利用”了,所以这一年世博年或许是我们的城管的终结年。我们刚进城管时冲满幻想和热情,一度让小商小贩在朱家角的白天消失和隐藏了半年,后来的“市容协管员考试”本应让人明白政府的用意,分队中有25人在政府要求下考进市容协管员,但工作还是着城管制服。大多数人还是为政府着想,认为政府可能是财政压力大想用市容协管员的市政府和区政府补贴帮我们提升工资,不会抛弃我们,因为我们的工资还没协管员高,所以大家用200%的热情回报自己工作,在没有后勤保障和支援的情况下和一切不利于朱家角市容环境发展的事物作斗争。这里要提一点的是我们是行政执法部门,即是行政执法机构肯定有强制执法的程序,包括工商、税务、卫生……,所以我们在执法过程中也常常碰到暴力抗法的行为。有队员受伤,被打、被骂,但我们基本上都作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后续一般都交由派出所处理,但结果都是“一般民事纠纷”,根本没作过妨碍公务罪的定论。得出的结论是我们根本没有后勤保障的环境下工作,所有结果都是被打白打,被骂是天天必须的考勤,没被骂就是没在工作,祖上十八代没被骂是工作不尽力。全队人员没去过派出所的几乎没,在派出所的笔录上签字也和发工资签字差不多了。看着这么多处理结果都让人寒心,最大领导又有几次在场来慰问。不过这不足以浇灭我们的工作热情,工作中后来被打后还手打人也有,但只是我们压力大的一种表现,因为来自领导的压力大,政府又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必须“听话”,我们是作好本职工作,这样才能在这岗位上作长。我有时开车回家看到临时摊位都差点过去执法了,开车时习惯性眼睛都在路两边巡视,想想也蛮搞笑的都成“职业病”了。并且我们还响应政府的指示作好兼职工作,一有民众上访闹事我们就集合前去“处理”,总是冲在第一线。政府一有活动,搬场移凳维持现场秩序中都有我们的身影,我想用我们是“蜂房”的“工蜂”来形容自己。
    最终还得提下我们的工资福利,六年前进城管队伍是750元加上加班费,进1000已很开心了,实际上有不少人为了这个事业单位牌子放弃了比这待遇高很多的工作。但我们工作却是其它乡镇的几何倍数,因为我们是旅游景区,节假日必然加班,正常双休也没,一星期上六天班,休息而且不是星期六、日,加班一小时才5元(比劳动保障公布的最低加班费都低2元),加班一天班才30元,我们的年收入和区大队编内人员工资比差几倍,但我们的工作连大队都自叹不如,这说明什么?!我们在真心诚意为工作、为朱家角的市容环境在付出,但回报是什么?!付出工作和捐款时政府会说你们是事业单位,到发工资时会说你们没编制,领联防队一样的报酬,所以我们是同工不同酬的受害者。我们不是没思维,没想法,没有家庭经济负担,大家忍耐的原因是什么,还不是期盼有朝一日能够得到政府的认可有值得付出的回报吗?!如果说对钱淡薄那是骗人,谁不想自己的生活变好,我自认不会不喜爱钱。我们以前加班得到的都是很少的一点钱,年底有人拿二万、四万年终奖说不眼红那人肯定是自欺欺人,但大家能忍受下来不就是期望有朝一日也踏入这个圈吗,至少是有所改善吧!可是如今我们却要进入“废物利用”的环节,心理没落差可能伐,再要年青人无私奉献吗?!官员都在讲高薪养廉, 我们这种实权单位养的是谁?实权又是掌握在谁手里?为工作“冲杀”那么多年包庇照顾的又是谁?马上就要迎来上海世博会了,加班要多了,但加班工时却是8元一小时,双休日的加班费比1200元的工资的正常一天收入都少(更不要说享受《劳动法》),才和50元,月收入2000比上海城镇居民的平均月收入少三分之一(09年的上海平均月收入3298)。我们创建文明社区,建设过AAAA旅游景区,工作完领导都邀功领赏奖金多多,那我们的工作成绩如何体现?那么我就要问了这么无私付出,我们将来一年将得到什么?请求各位领导老板不要用官腔和不痛不痒的话来塘塞我们,就像温总理说的我们要听真话实话!要知道单位中的怨气还颇多,不要让它积聚太多!“废旧物品”将被弃,利用也要有所“价值”是伐?
    哈哈!想写的东西太多,但对一篇无人问津的《年终小结》来说写再多也是浪费笔墨了,发泄了一点点郁闷,也应收笔了,觉得应该去网上写写自己的年终小结,或许还有人能留言一起HAPPY!或被板砖!
朱家角城管队员 吴**
二OO九年十二月31日
----转载
我是九亭城管,同样命运(是松江区各城镇中最低收入的),蝇头小利的悲哀,近十年的青春换来些什么?是我们需要反省,还是政府!?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