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谭易:天涯,我迷恋的城市和ID

楼主:谭易 时间:2009-03-27 11:53:31 点击:87790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夜行的火车,总是在凌晨一点抵达这个城市。
  这是无数次从西安去北京的旅途中,无数次我看到的城市。
  无数次地,我在昏睡中醒来,随着中途下车的人群,在这个城市的站台上默默地停留三分钟,再随着中途上车的人群,回到我的座位上,继续前行。
  一声汽笛响过,我的心随着缓缓行驶的车轮,滚滚辗过一个名字:洛阳。
  是的,这座城市名叫洛阳,我从来没进去过。从来,都是在夜行的火车上,喃喃念道着它的名字,看着它不大不小的寂寞站台,任由昏黄的灯光,在我心里划过一道浅浅的缝隙,给我短暂的窒息里平添一丝惊悸,一丝怅然。
  其实,我和这座城市与生俱来的缘分就是我从小喜欢牡丹花,而洛阳是著名的牡丹花城。我一直好奇而困惑,这座城市有着怎样的水土和雨露滋润,能让一朵花开到国色天香?开到华美高贵?开到倾国倾城?还有,就是我在少年时代就迷恋的一位歌手,她的《童年的小摇车》曾让我十六岁的雨季里结了一枚羞涩的苦果,那是暗恋的青春伤痛,几乎摧毁了我所有的爱情信念和理想。还有就是一个名叫飞天流星的ID,在我来到天涯社区在舞文弄墨发表长篇小说《红纸伞》的那段日子里,这个ID天天跟帖留言,写下大量的伞兵评论。而我一直不知道她是谁?在做什么?只知道她住在洛阳,和众多的我的洛阳粉丝一样,从小沐浴着牡丹花雨。
    
  北京太大,大得让我从来不敢深入走进。
  而在北京的所有时光,似乎都是在写作,为出版社写小说,为电视台写剧本。
  幸亏北京有爱,我和曾经的爱人一起爬长城,一起去西山赏红叶,一起去三里屯喝酒,一起徜徉在夜半的长安街头,一起飙车在京郊的青峰岭。
  但在北京,我最想见的人却是冷香药丸子,这个ID在《红纸伞》红遍天涯的那段日子里,曾经在每一个早晨留下第一个回帖,那种挚情热烈的回帖让我震撼,也让跟帖的网友震撼,后来被出版商印在书上之后也让万千读者震撼。但是这个ID在我小说贴完之后就神秘失踪了,只留下一个站内消息,把ID密码告诉了我,最终成为我最喜欢用的一个马甲。
  北京的另一个ID红楼梦里人,真名叫王葳,是我在《女友》做编辑时的铁杆作者,她和妹妹王菲、王蕤一起被媒体称作中国的勃朗特三姐妹,一起给我的杂志我的栏目写稿,让我在1996年成为发稿冠军。红楼梦里人后来也在我的煽动下在天涯的舞文弄墨贴了自己的原创小说《男人的贞洁》,在长江文艺出版社隆重出版。
  还有一个ID轻烟飘过苹果树,另一个ID 还魂十三香,都是北京的媒体记者,他们一边在报纸上为《红纸伞》造势,一边在天涯注册ID甘当谭易的伞兵,我却无缘在生活中见到他们真人。
  莫非网络世界真的这么虚幻?这么神秘?这么不可捉摸?
  也有很凑巧的事,也是在北京。2005年,在天通苑社区,我看到一个急匆匆的影子从我眼前一闪而过,我禁不住对着那个影子喊了一声:午夜圣经!没想到他还真回头了。我说我在你的天涯资料里看过你的照片。他这才犹犹疑疑地:你是?这才知道我是谁。而我,曾经是多么喜欢这个名叫午夜圣经的ID做伞兵时为《红纸伞》写的那些评论,多么感激他的高才和顶贴回帖的热情,多么欣赏他写的小说《石头开花》!我一直期待他能在天涯能火起来,他是那种真正会写小说,会把小说写得很有情调的人。可惜他在天涯失踪了,前一阵子我在西岭雪的《爱人》杂志上看到他写的小短文,感觉他没什么进步,心里有些失落,有些遗憾。
  在北京写剧本的那段日子很快乐,天天和西门大官人、朱殊这两个天涯的资深ID在天通苑的馆子里划拳吃酒。西门大官人曾经是天涯最有影响力的网络作家之一,他当年在舞文弄墨首发的《你说你哪儿都敏感》曾经红透天涯。跟西门大官人和朱殊在一起的日子有半年多,西门写出了著名的电视剧《香粉世界》和《雪琉璃》,朱殊写了很多精彩文章,如今也有了自己的影视公司。
    
  人总是随着自己的方向在每个不同的城市流浪。
  而我,在1998年辞去《女友》的编辑工作,流浪到了深圳。
  谁知闯荡深圳,无论是在《深圳青年》还是在《女报》,我都很失败。
  最失败的是在《女报》,原因是我那时一心一意只想写好自己的长篇小说《红纸伞》,杂志社老总亲自安排编辑记者去庐山旅游,我都拒绝参与,只想抽空把小说写完。结果是老总庐山归来之后,我的首席记着位置就被换成了别人。
  但是深圳却是我粉丝最多的城市,《红纸伞》卖得最好!
  后来,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深圳人喜欢《红纸伞》?难道只有无家的流浪者和漂泊如云的迁徙族才能读懂我小说里的孤绝苦意?
  在天涯社区《红纸伞》帖子下,深圳的ID特别多,多到我都记不住他们的名字,只能在互联网的天地里,遥遥相望,做天涯知己。
  现在,和深圳ID联系最紧密的是我的小兄弟刘少言,他在深圳一边做建筑师和酒吧歌手,一边滋滋有味地写他年年有色的青春流浪故事,一边在舞文弄墨做斑竹。
    
  齐齐哈尔,那个地方我从来没有去过,却好像一直都住在那里。
  一年四季,我都会关注那里的气候和天象,那里有中国最壮观的湿地和丹顶鹤,也有我一直很牵挂的一个ID丛威。从我在舞文弄墨开始贴《红纸伞》那天开始,丛威就是最忠实的伞兵和朋友。她总是担心我的帖子上会有人灌水,会有人拍砖,会担心我的伞兵和别人的马甲掐架。她写小说,也写评论,同时画得一手漂亮的水粉画,如今已是中国最有风格的插画师。我曾经多么奢望由她来为《红纸伞》画插图,但是她委婉地拒绝了我,她说她的绘画风格不适合我的小说,果真,后来另一个ID芝兰小雅一边跟读《红纸伞》,一边在跟读中揣摩出《红纸伞》的插图风格,最终以细腻浓艳的笔调,描绘出《红纸伞》下风情万种的女子,全部插画都印在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品的《红纸伞》上。
  现在,丛威一边给《爱人》、《女友》和《读者》画插图,一边在丹顶鹤的故乡养育她的女儿,收获颇丰,成就很大。而芝兰小雅,自从画了《红纸伞》插画之后,就被广州的《漫友》杂志社挖走了,做了《漫画世界》的主编。
    
  我的下一部作品是四十集民国剧,写无锡大家族的乱世儿女情,故事和梅有关。
  因为我非常喜欢无锡这座城市,喜欢无锡大片的梅园。这可能是我个人的城市情结。
  在我心里,城市情结,就是一个城市最勾人的地方,来了就不想走的理由,别后魂牵梦绕的所在。是人和这个城市在恋爱。初恋时一见钟情,热恋时颠倒疯狂,失恋时丧魂落魄,重聚时夜夜新婚,如果不幸遭遇战争或变故,也能演绎另一段倾城之恋。
  无锡我虽然只去过一次,但我已经深深地爱上那个地方了,已经和它热恋了,魂牵梦萦。
  就像我想起大连,会想起有轨电车和精彩的服装节;想到西安,就想起古旧的护城墙和玄奘藏经的大雁塔。想起上海,就想起沧桑的民国艳星和黄埔黑帮。想起安庆,就想起黄梅戏和严凤英。想起无锡,我会想到一望无际的梅园,一个如梅的爱人,一个冷艳的传说,一段旷世之恋——但愿,它不只出现在我的作品里,更能出现在我无望的岁月里。
  爱一个城市需要理由,把心给一个城市需要故事,把梦留在一个城市需要有艳遇和勾魂的妖精。如今的我,对无锡这样一个城市怀有某种难解的情结,这不仅仅是写作需要,或许我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沦为无锡最忠实的爱人了?或许是我真的在这个年代戏里揣摩出了苏南望族的人脉和秘史?或者?在那片风姿绰约的梅园里,我邂逅了这个世界惟一幸存的爱神?哪怕我只是无锡这个城市、这片梅园匆匆的过客和行者,只因我曾经用多情的眼睛看过她,她就记住了我的一生一世,她就勾我一生一世,让我在劫难逃!
  关于无锡的题材我挖掘很久,也很深,却迟迟不敢动笔,惟恐自己一不小心会惊动了匿藏在梅林深处的某个精魂。
  关于这个城市,我也爱到不能爱,却小心翼翼,轻易不敢再去回访。
  这可以理解为一个作家写作时用情太深,过于投入,走火入魔,也可以理解为作家本身和这个城市的难解之缘——说不清的缘分啊!
  和无锡小城的另一桩缘分,和天涯有关,和舞文弄墨有关,和一个名叫朱颜的女子有关。
  这个朱颜,早在1995年我做《女友》编辑时,就是我的读者,喜欢看我写的玫风瑰雨、那年那月、风从校园来等栏目稿子。那些风花雪月、爱恨痴缠的故事,我后来再也写不出来,也不想写了。一是我可能真的老了,二是我的读者也成熟了。
  2004年我在天涯贴《红纸伞》时,朱颜在帖子上以浅笑盈盈中的ID名字与我邂逅,从此跟帖,成为铁杆伞兵,写了很多生动的回复和小说评论。如今她在情感天地做斑竹,又兼任城市广场斑竹,每次我上天涯都能看见她。最近,看到她被评选为天涯十大斑竹之首,去海南天涯总部参加十年庆典了——真是为她骄傲!
      
  一个又一个城市的名字,在我的心里泛起。
  有的像透明的泡泡,在我幽深的心底紧贴着柔软的水草一样的思绪,泛起一个又一个透明的泡泡。有的却像蓓蕾,在我春风得意的心事时里慢慢绽开,醉倒荼靡,怒放到不堪。有的却是一番咀嚼,费劲思量,也尝不出酸辣苦甜。有的却噎住了自己,无语凝咽,欲哭无泪。
    
  不是每一个走过的城市都可以轻盈地出现我的在笔下。
  有的城市,是千不能想,万万不敢想的。想了,就勾起青春的伤痛和遗憾。
  比如,济南。
  我最爱的女子红狐,她曾经在那里爱过我,我也曾经在1998年的秋天,千里迢迢,去奔赴一场燃情的约会。可是,就在那个秋千的深夜,她送我登上夜行的火车,我从此就失去了她。而她,从此变成血泪斑驳的文字,活在我的记忆里,出现在《红纸伞》的章节里,成为脍炙人口的篇章《红狐之恋》、《涕零双坠》、《世纪之约》的女主人公。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与红狐,与这个名叫济南的城市,究竟有着怎样的孽缘?
  既然爱在今生,却为何前缘未尽?
  既然续约前盟,却为何姻缘成空?
    
  从此望断天涯路!
  从此天涯觅知音!
    
  近在眼前的城市,最折磨我的城市,就是昆明了。
  我在这里写完了四十集电视连戏剧《龙凤驹》和《亲亲百合》,构思了小说《回到香巴拉》,也认识了了一个藏族的女孩子。她为我专门在天涯注册了吉香若梦的ID,天天去舞文弄墨读谭易的小说,在影视剧本论坛,在谭易民国剧《龙凤驹》的帖子里回帖跟帖,与别人的马甲干仗。我与她在昆明一见钟情,再见就谈婚论嫁了。
  我在滇池边买了能看得见西山的的高尔夫洋房,只为了能与她走到婚姻的深处,只希望她能为我生一个藏汉混交的儿子,名字我都起好了,叫易香贝儿。
  谁知,突然间她身患绝症,第一次手术就切除了生儿育女的卵巢。
  后来,她一直在与病魔决斗,坚强地做着各种化疗,生不如死,受尽病痛折磨。
  而我和她的缘分,也在去年八月走到尽头。
  不是我无情,也不是她绝情,真的是绝望的爱,无奈的爱,没有结果的爱,走不到头了!
  现在,我只能一次次去吟诵我为她写的情诗了:
    
    我什么都没有,惟有对你的爱;
    你什么都不缺,最稀罕我爱你。
    你幸福,我才会有幸福;
    有你,才会有希望。
    你痛,我就会疼。
    但是有我,你就不孤独。
    我的爱陪着你,我们一起创造奇迹。
    我爱你,你也要为爱我而努力。
    明天是你为我受苦的日子,
    今天,我要为你去裸奔。
    好人永远好报!
    好人一生平安
    
   
  
作者 :禾子 时间:2009-03-27 17:07:19
  楼主的帖子是参加天涯十周年“天涯网事”征文活动的吗?
作者 :桃花客 时间:2009-03-28 03:08:46
  果然是写作能手, 一写就可以写这么长篇, 佩服!!
作者 :乐观的大叔 时间:2009-03-28 18:49:21
  嘿嘿,没有俺啊???
作者 :望断_青梅 时间:2009-03-28 21:59:26
  这么好的文章~~~~酋长不加红脸么(~ o ~)~zZ难怪这里人气差(⊙o⊙)哦
作者 :laoxiong_1972 时间:2009-04-07 12:04:01
  放下个帖子,好像不见了踪影,这个帖子好像是写天涯的故事。
  
  好久不见,原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问好,祝你开心。
作者 :牧童归家 时间:2009-10-19 23:34:26
  已阅!
作者 :恋悦服饰商城 时间:2011-01-17 22:14:39
  我是新人→→↑顶一下楼主↑\\★★大家多多关照一下~~~~~谢谢大家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