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怀念弄堂口的小馄饨!

楼主:shchunyi 时间:2010-09-01 09:27:40 点击:103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是一个特别酷爱小馄饨的人,以前我每到一地,都会千方百计地寻找当地的小馄饨;由于在外地工作的地方没有小馄饨,所以每次回沪的第一件事就是吃一碗小馄饨过过瘾,家人都知道我这个爱好,凡是和我一起吃点心的话,小馄饨是少不了的。现在退休了,还常常一个人到附近的小店去吃上一碗,算起来,我这辈子吃过的小馄饨不计其数,印象中最好吃的,还是小时候弄堂口的小馄饨。
  我们家当时住在嘉兴路吴淞路口,哪时的弄堂四通八达,弄堂有大有小,其中靠近吴淞路的哪条弄堂满大满深的,有一对夫妻带得一个小伙子在弄堂口开了一个小烟纸店,每天早上,在烟纸店前靠马路的一侧放上几条长木凳,一张长方形的木桌子,就成了一个简单的点心摊了,他们做的只有二样,小馄饨和菜汤面,我没吃过他们的菜汤面,但他们的小馄饨,我是经常吃的。
  我母亲是纺织女工,父亲是内河轮上的水手,经常不在家,母亲三班倒,她上早班时,我们还没有起床,上中班时早上正是她刚睡下不久,睡得正香之时,上晚班时,她刚到家,我们差不多就到了上学的时间,所以,早餐就给我们姐弟几个每人一付大饼油条的钱,让我们自个买来吃,我常常只吃大饼不吃油条,省下的钱积够了,就到弄堂口的小摊上吃上一碗小馄饨,有时来得早了,就坐在长凳上看他们做小馄饨。
  靠墙是一排大小不同的三个煤球炉,最大的一个是烧三个煤饼的大煤球炉,上面是一个高高地很深的锅子,里面是热气腾腾的大肉骨头汤,第二个是烧二个煤饼的大煤球炉,上面是一个特大号的钢精锅,也烧的一锅肉汤,用前一个高锅中的汤兑上一半水,这个是菜汤面的汤了,最后一个煤饼炉是烧二个煤饼的,跟我家的煤球炉一样的大小,用的是大号钢精锅,里面是开水,我们吃的小馄饨就是从这锅中烧出来的。
  同第三个的煤球炉成90度的地方,放了一张小木桌,木桌上用木条粗糙钉出了二层搁版,木桌下是一个大脸盆,盛得满满的一大脸盆洗碗水,旁边是一个盖得木盖的铅桶,里面是一桶清水,木盖上面有一个木瓢,用来舀水将洗过的碗再冲一下,或者哪个锅里的水不够了,就用这铅桶里的清水加,水用完了,小伙子就会拿回家,加满水后再拎出来。小木桌上底层是一排倒扣的大碗,一个插的木筷的筷筒,一个小淘罗放得调羹,一叠小馄饨皮子与面条,也不知是买来的还是他们在家里弄好的;第二层一边是四个碗,每个碗上都盖一个碗盖,里面是分别放着的鸡蛋丝、紫菜条、葱花、小虾皮;一边是几个小罐子,分别放得盐、胡椒粉、酱油、辣椒粉。还有二个瓶子,一瓶是醋,一瓶是麻油,另外还有一小缸猪油;最顶上一层是洗好的鸡毛菜或小青菜。
  老板娘负责包小馄饨和收款,有一只矮凳好坐,老板负责烧,小伙子是跑堂的,端碗洗碗擦桌椅,手脚快很能干,假如脖子上挂上一条白手巾,倒像极了茶馆里的小二。伊的菜汤面是从来不炒的,直接放在第二个锅内烫熟了的,他们做菜汤面很简单,面在第三个锅里烧,一个大碗取平平一把菜放在第二个锅内,先捞面后捞菜,捞菜时顺便舀出大半汤,再到第一个大锅内舀小半汤浇上去,有人要骨头的,就加一根,估计加骨头要加钱的吧,要加的人并不多, 随后才是加各种调料,这个菜汤面好吃不好吃,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吃过,不过,每天吃得人不少,想来味道也不差吧。
  只要有人要小馄饨,老板娘就会拿起一个大碗,先用筷子挟上一丁点儿猪油,放上盐,再分别抓一些鸡蛋丝,紫菜条,葱花和小虾皮放在碗内,老板接过这个碗,先从最大号锅内舀上小半碗肉汤,然后再从第三个锅内撩起小馄饨,碗又回到老板娘手中,她会在碗内滴几滴麻油,然后大声地问一下食客,要不要胡椒粉和辣椒粉,按客人的要求加上最后的调料后,才由小伙子送到客人的手上。
  这碗小馄饨,色彩极其丰富,汤是乳白色的,小馄饨是本白色,中心露出点点红色,上面飘浮得艳黄色的鸡蛋丝,浅黄色的小虾皮,淡黑色的紫菜条,嫩绿色的葱花,泛得猪油和麻油不同的香味,先舀一口汤,麻麻的,鲜鲜的,香香的,含在口里,回味好久,才小心的咽下,再吃一个小馄饨,皮虽薄但满有咬劲,咬到哪一点红红的肉芯时,舌上布满了咸鲜滑嫩的感觉,吃完后还令人回味无穷,假如是寒冷的冬天,吃完这碗小馄饨,手脚也暖和多了。我们小时候可不像现在有东西吃,过年才能吃上一回肉,每月能吃一碗小馄饨,已经是非常难得的美味了,我如此钟爱小馄饨,或许这也是一个原因吧。
  这对夫妻心不贪,每天准备的材料不多,基本上到七八点钟就买完了收摊,吃客大多都是邻里街坊,以及来往的路人,老客居多,我到外地去的哪一年,因为火车是早上四点多的,三点多点我离家时就看到他们已经在点煤球炉了,看来他们作这份早餐也是很累的,后然吴淞路闸桥建造,我们家也在动迁之列,这对弄堂口的夫妻就再也没有看到了。
  这几年来,虽然小馄饨品种繁多,各种外地的小馄饨也开遍了上海的大大小小的路口,但像儿时这样鲜的小馄饨就再也没吃到过,在我的眼中,上海城隍庙的著名的虾肉小馄饨,也吃不出哪种鲜美,道理其实很简单:现在冷冻食品盛行,虾呀肉呀,冰过了味道总是要差一点,现在是赚钱第一,哪家会吃多少做多少呢,多余的原料放冰箱又不会坏;现在做小馄饨的,不管是福建千里香也好,上海名店的小馄饨也好,谁会去费时间每天来熬肉骨头汤呢,太多的调味品可替代了;现在的哪家的小馄饨不偷工减料,哪个店内的小馄饨会配这么多配料?配料多了,麻烦又少了利润。
  真怀念弄堂口的小馄饨!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