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拙劣而令人厌恶的树榜样手法可以休矣!论圣人情结的延续

楼主:田夜 时间:2009-10-31 23:02:03 点击:193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此帖也跟历史沾点儿边,请指教。
  
    有句话叫做“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树立榜样、然后号召大家向他学习,这是我国历朝历代的一个很有特点的施政习惯,其实这个习惯,是我国社会一直难以摆脱的圣人情结的延续。
    
    自古以来,圣人信仰就是我国社会信仰的主流,更是统治阶层治理天下、统驭百姓的伦理和思想基础。然而要成为圣人,代价也是十分高昂的,做为圣人,必须在道德方面成为社会的表率,他得用自己的言行举止展示做人的标准。
    
    首先,圣人的言行举止都得中规中矩、成为典范,并且圣人的规矩之高至少是让普通人望洋兴叹的。这一点让古代帝王们吃了不少苦头,略有松弛,马上就会有道德夫子拼死苦柬,唯恐“圣人失范、天下不安”,大多数的昏君,也通常是给这些规矩逼得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干脆破罐子破摔了。MMD,俺不干了!
    其次,圣人还得是才华横溢的,是全才通才,要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天文地理无所不晓,最好还能写得一手好文章。可能大家很奇怪,乾隆为什么要编拚出那么多的破诗,其实他也是在用圣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再次,圣人还得清心寡欲,不以形拘、不为物役,说白了就是啥爱好都不能有。被形形色色的欲望驱使着忙忙碌碌的,只能是凡夫俗子。所以历来不乏以清廉贫穷自我标榜的圣人,而贬低工商、越穷越光荣,这类怪诞的意识形态,则可谓是圣人这方面的爱好走向极端的体现。
    第四,圣人必须立威,能够以菩萨心肠、行雷霆手段,当然能够有些彪炳史册的武功更好,比如大明朝的正德皇帝就比较重视这方面的“素养”,给自己封了不少的牛比头衔。
    最后,古代皇帝们都搞错了,皇帝其实只是圣人安排的一个社会角色,并非超脱剧本之外的圣人。虽然这个角色号称“男一号”,但是它仍然是且仅是舞台上的天字第一号、剧本中的主角,一旦剧终谢幕、卸妆退场,他是且仅是一演员,千万别头脑发热去沾皇后女一号的便宜,人家一般都是导演、投资商的。
    
    距离产生美,更远的距离也产生信仰,真正能够达到圣人标准的完人,几乎是不存在的,所以圣人需要保持与凡夫俗子们的距离。于是老子想拉大一点距离、骑着青牛跑了,问题是你离中原远了、离新疆近了,嘿嘿:只靠一头小破牛、你往哪儿跑都有中国人民围观你。于是圣人只能从道德、从精神方面制造距离,这种尝试令道德虚无化,以圣人为信仰和统治思想的统治阶层,只能推出一些比较接近圣人标准、同时也比较靠近民众的特殊个体,帮助虚化的圣人示范理想的道德标准。
    
    所以古代社会,十分盛行给一些比较特殊的普通人树碑立传,比如忠义碑、孝子传、贞节牌坊等,在统治者无力达到圣人标准的情况下,只能依靠这些在某个方面比较突出、具有代表性意义的事迹,发挥代圣人教化万民的作用,为社会树立一个个道德的标杆。
    
    因此这一个个的模范、榜样,其实就是一个个简版的小号圣人,宣传机器在树立这些小圣人的时候,受宗教情结的影响,总是有意无意地试图弱化他们的人性,尽可能地靠近信仰的需要。
    
    然而这些经过了艺术加工的榜样,由于要突出某一个方面的圣人品质,常常显得极度畸形,反而令人望而生畏。比如《孝子传》里头就有个“为母埋儿”的郭巨:“有子三岁,贫乏不能供母,子又分母之食,盍埋此子。子可再有,母不可复得”,就把个“孝”字渲染得异常恐怖。
    
    贫乏之间选择母亲还是孩子,是丑陋畸形的古代伪道士虚构的一个价值冲突命题,而“子可再有,母不可复得”就是他们给出的价值称量,非常荒唐的价值称量!这些所谓理性思考的奇特生物,已经丧失了人的基本情感。
    
    可厌的是,至今仍有这么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怪胎,撕咬着我们的社会价值,每当我们的英雄忘记生死去求助遇难的同胞,它们总会急忙跳出来论证它们的狗屁价值,要么毫无人性地称英雄的死“弘扬价值、死得其所”,***!你才死得其所!你全家都死得其所!要么摆出一副“珍惜生命”的恶心神气,说什么“救人要理性、要提前精通救人的技巧”,这种人尤其缺德。
    
    请这些恶心的虫子滚开!不要亵渎以生命肯定生命的英灵。
    
    宣传者,在宣传之前有必要“思考”一下,你自己有没有资格让大家学习?要树立榜样,从未为了他人舍生忘死过的人没有树立的资格,要教育人民,你先好好努力成为圣人。老师教育学生,他“学高身正”可为“师范”,他有这个资格,你呢?动辄就“教育人民”,资格在哪里?
    
    三位大学生用他们自己的方式站立,顶天立地。十四位同学都有资格享有我们的敬意。
    
    解放思想,还需打破圣人情结,避免过度宣传导致道德的虚无化;还需扔掉孔夫子编写的剧本、规定的角色,让人能在社会里做人、而不是在社会上扮演一个角色。
    
    “锵才才锵!我是道台你是兵、我该保命你牺牲~~才才锵!”这是某些特殊群体的京腔台词,并非虚构,而是有事实为依据的:新疆大火里漠视孩童的“让领导先走”!不好,这个剧本和台词都很不好。为什么社会价值体系如此混乱不清?为什么道德准绳跟鞭子似的忽高忽低地乱摆?为什么英雄牺牲总会让一些人兴奋地发现了稀缺的价值而不是悲伤?孔丘啊孔丘,你这个死人是要负责任的。
    
    榜样?热爱生活的人都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生命流失,都会毫不犹豫地去挽救,他们不需要谁来教育、他们不必彼此互为榜样,他们都是一类人、热爱生活珍惜生命的人,坚守着做人的道德的一类人。宣传者也许会问:“我们不应该宣传吗?”可以宣传、但是不应对着英灵的牺牲品头论足、指手画脚,只要给出你们真诚的敬意、表达一点正常人的情感,让他们彼此知道,足够了。真的悲伤、痛惜,属于那热爱生活珍惜生命的一类人,他们不愿意把悲伤裸露、厌恶用戏剧的手法去渲染他们痛苦、编排他们失去同类,这不是宣传是亵渎。
    
    拙劣而令人厌恶的树榜样手法,可以休矣!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